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渡劫老祖是炮灰 作者:公子优(下)(116)

发布时间:2018-03-13 19:13 类别:玄幻灵异

  住进了海龙宫,白景每天都有不同的乐趣,探索海底奥秘已经成了他每日必修功课。
  这日,白景照常外出寻找海底奇物,容祁闲着无事就兀自在花园中摆起残局来。残局难解,正当他凝眉苦思之时,一道微暗的光影投- she -到棋盘上。容祁抬眸看去,只见一名仙姿佚貌的女子盈立于前,她唇边衔着些许笑意,大方优雅。
  见容祁看向她,女子的笑容明显了些,她屈身拜道:“小仙敖溪,拜见仙君。”
  容祁道:“原来是九小姐,请起。”
  敖溪道:“小仙观仙君正为此残局蹙眉,方胆大驻足,还请仙君莫怪。”
  容祁略微摇头:“无妨。”
  容祁的态度不咸不淡,敖溪静默片晌,还是开口道:“仙君,小仙对棋艺也有所钻研,不知小仙可否有幸,能与仙君共弈此局。”
  容祁正准备摆放棋子的手轻微一顿:“九小姐,请坐。”
  敖溪在容祁对面坐定,容祁广袖轻扬,把装盛着黑子的棋盅给了敖溪。敖溪准确无误的接着,又从棋盅里捡出一枚棋子,飞快落定。
  容祁的棋局看似温和,实则果断。敖溪的棋局,看似果断,实则外刚内柔。两方各拼数子,却终以平局终结。残局,最后还是残局。
  棋局结束,时间已是不早。容祁抬头看了眼海水的颜色,用以判断海底流逝的时间。他修长的手不自觉叩击着桌面,轻重相宜,敲打出颇有韵律的节奏来。
  照往日的惯例来看,在这时候,他家的小家伙该是回来了才对。
  敖溪曾在暗地里关注过容祁几次,正面相对却是首次,对容祁的了解几近于无。所以,即使她再懂得把握人心,她也无法猜测出此时的容祁在想些什么。
  敖溪低头看了眼被她握在掌心的散发着微弱光芒的赤色宝珠,唇边的笑意越发的清明真实,她清声道:“仙君,与仙君的一局对弈让小仙受益良多,不知小仙往后可还有幸能得仙君指点?”
  容祁道:“九小姐棋艺不在本君之下,本君当不得指点二字。且,九小姐近事繁忙,还是莫要为了杂事分心分身罢。”
  敖溪面上的笑容有片刻僵滞,却又很快恢复如常。
  敖溪离开后,容祁也有些坐不住,起身朝着外面掠去。
  容祁循着遗留在白景所佩戴的玉珏上的气息找去,很快就发现了白景的踪影。只见化作原形的小家伙正秉着呼吸躲在海底悬崖的缝隙中,在悬崖的周围,盘旋着无数蛟龙。即使还隔着不短的距离,容祁都感受到了来自蛟龙的愤怒,电光火石,龙吟不绝。
  容祁很快飞了过去,为首的蛟龙立刻化作人形见礼。而后,在蛟龙首领愤懑的语言中,容祁基本了解了整个事情的大概。
  原来,蛟龙族不比龙族为天所佑,蛟龙族子嗣得来不易。历经数万年,蛟龙族总算又有新的小蛟龙即将降世,这对整个蛟龙族来说都是天大的喜事。
  欣喜之余,蛟龙族为了小蛟龙能平安出生,用了数百载的时光自然培育了两株混沌青莲,眼看着混沌青莲就要成熟,其中一株却被白景摘了。
  容祁斜眼瞥着蜷缩成团的白景,对蛟龙首领道:“仙友,小景年幼,还请仙友莫要与他计较。至于贵族晚辈临世一事,本君或有解决之法。”
  蛟龙首领得了容祁的保证,就不再继续围堵白景,与容祁告辞过后就径自散开离去。
  容祁站在缝隙的出口处,好笑的看着越缩越小的白虎,故意肃着声音道:“还不出来,愣着做什么?”
  白景看到他师父来接他其实是很高兴的,但在看到他师父和追堵他的兽族交流时又想起了他之前做的事,心虚感油然而生,行动间也不由得畏缩了两分。
  白景磨蹭着从缝隙中爬出来,目露彷徨的看着容祁。见容祁表情微凉,它的脖子又怯然的缩了些许,嘴边的胡子颤个不停。
  容祁无奈,托这小家伙的福,以后他的职业生涯路又宽广不少。
  平生仅有的两次接生,都与他有关。
  不管小家伙是否惹了事闯了祸,容祁都对他狠不下心来,他缓和了神情朝着白景招手:“过来。”
  白景立刻忘了之前的胆怯,欢腾的朝着容祁扑去,身形于半空中转变,到容祁手中已是白嫩小娃,伴随着小孩冲击力的还有他干净软糯的声音:“师父……”
 
 
第159章 本源世界18
  白景随着容祁回到龙宫后就安分了许多, 对海底世界的兴趣探索也暂时停歇, 整日追随容祁左右, 片刻不离。
  容祁不喜热闹, 对晶莹成碧的水晶龙宫也无多少兴趣,所以他带着白景在龙宫作客的时间里,多是静歇在被安排居住的宫殿里。初始时,龙君还欲引荐仙家与容祁结识,但见容祁意兴阑珊,他也就把心思歇下了。
  龙君- xing -情爽朗好客, 立志要让龙宫的每位客人都乘兴而来满意而去, 他担心容祁居住的宫殿太过冷清寂寞, 便亲自选拔了几批形色万千的美人送到宫殿照顾容祁和白景。
  容祁的心早已归付于人,除了在他心底扎根的人,即使是世间极艳也难以让他的心绪拨动分毫。然而, 对于龙君的好意, 容祁并未全数拒绝,因为在这陌生而危险的海底龙宫,他需要人帮忙照顾白景。
  白景对被龙宫派遣来照顾他的仙娥也无多少意见,只要她们不盯着他师父看,他都无所谓。
  白景化作通体雪白的小老虎,百无聊赖的挂在水晶铸成的树枝上, 澄澈水润的眼睛睁阖不定,看起来很有些倦意。
  在白景触目所及之处,身着墨色华袍的容祁正沉静优雅的端坐着, 他略微垂首,专注的看着摆放在他面前的书页,仿佛就此地老天荒。他头戴束发羽冠,三千墨丝披散在身后,光华柔顺如顶级丝绸,与他身上的长袍几乎融合。从白景的角度,刚好能看到容祁的侧脸,如镌似刻,美得摄人心魄。
  小白虎痴痴的凝望着容祁,他嘴边的胡子轻微动了动,只见大滴大滴晶莹明透的液体从他嘴角边滑落,在水晶地面上溅开许多水花。

下一篇:渡劫老祖是炮灰 作者:公子优(上) 上一篇:筝祗 作者:倜傥君子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