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渡劫老祖是炮灰 作者:公子优(下)(111)

发布时间:2018-03-13 19:13 类别:玄幻灵异

  经过几天的喂养,白小六已经能凭意识和本能饮用灵液,他用两只爪子抱着奶瓶吮吸着,两眼圆滚,直盯着容祁清隽的面容。
  容祁唇角轻扬,勾勒出一道绝美的弧度,他眉眼温润和煦,让躺在他身上的白小六也像是被感染了般,抱着奶瓶愉快的打了个滚。
  白虎仙君和白家兄妹几个见白小六如此灵动可爱,都恨不得将他抱在怀中好生疼惜着,但还不等几人走近,白小六已经满脸戒备的瞪着他们,还用爪子死死挂着容祁的衣襟,以寻求保护。
  白舞心有不甘,她把准备好的奇珍异宝都拿到白小六眼前晃过几圈,奈何白小六兴味索然,她也无计可施。
  白司本来是想趁着白小六熟睡的时候将他抱回,可他刚接触到白小六的皮毛,小家伙就迅速转醒。见自己被挪了个窝,便想也不想张嘴咬,没有牙齿的白小六咬人并不痛,却是将才抱着他的白司的手上糊了许多口水。
  然而,白司却顾不得他手上的口水,因为白小六在咬完他之后就眨巴着水汽氤氲的眼睛要哭。小家伙娇小的身子轻微颤抖着,小嘴张合有度,光是看着,就让他觉得心疼。
  白司彻底认输,把白小六重新递回给容祁。刚闻到熟悉的气息,白小六眼中的水汽顷刻间散去,躺在容祁的怀中又是打滚又是撒娇的。
  白家兄妹各种办法想尽试完,都没能找到能让白小六心甘情愿回到白家的有效方法。容祁也不拦着,由着白家人折腾,毕竟是仙友,也是小景此生血脉相连的亲人,总得让他们心服口服才是。
  最后,还是白虎夫人一锤定音,确定了白小六的最终归处。
  于是,白虎仙君家刚出生没几天的小六就在亲友的见证之下被送入九华山,拜了仙君容祁为师。
  自此,白家小六便光明正大的住进了九华宫。
  兽族的成长时间非常长,在九华山中生活百余年,白小六的身体除了圆润许多,在高度和长度方面都没有明显变化。
  自从白家小六住进九华宫,白虎仙君就以要教导白小六传承为由也将九华山当成了第二个家,三天两头的到九华山串门。白虎仙君个- xing -耿直爽朗,他早在白小六拜了容祁为师后不久就问了容祁和白小六本来的关系。容祁也不过多隐瞒,把能够告知于白虎仙君的都与他说了。
  白虎仙君虽然感慨容祁和萧景之间的遭遇,但也不愿意就此把自家的小崽子白送给容祁。所以,他隔三差五的到白小六面前刷存在感,希望能把自家老六哄骗回去。
  这日,容祁刚吐纳完毕,就见数道白光直朝他掠来,他沉寂须臾,骨节分明的手指虚空而抓,就见数道白光迅速重合在一起,形成了通体雪白的小老虎。小老虎悬挂在容祁的手上,左右晃动了几次,这才往容祁怀中跳去,寻了个舒适的位置,阖眸打呵欠。
  容祁好笑的看着懒洋洋的白小六,说道:“小景,这才几时不见,你怎么又重了许多,可是又偷懒了?”
  白小六立刻收起慵懒的状态,眨巴着眼睛望着容祁,整张虎脸上都写满了无辜。
  容祁抚着白小六光滑柔顺的毛皮,说道:“是你父亲又给你送了吃的来?”
  白小六舒服的眯着眼睛,他动作灵活的翻了个身,露出鲜嫩的肚皮给容祁摸。容祁用指尖弹开白小六的肉爪子,又把他翻了个面,为他顺毛。
  白虎仙君曾告知过容祁,神兽白虎的幼崽通常会在百年内完成兽形到人形的转变。白景之所以现在还不能幻化成人形,大概是与他神魂还未凝合相关,不过化形的延迟时间,最多也不过三五十载。
  自从白景百岁生辰过后,容祁就很是注意他的身体变化,和体内仙灵之气的变化。然而,等了将近五十年的时间,他依然是憨头憨脑的小老虎。
  随着化形时间的迫近,白景的精神状态越发不妙,他总是会在不自觉中陷入沉睡。容祁担忧白景,也暂时放下了手上所有事物,全程陪着他。
  数月后,白景周身的仙灵之气突然暴动,容祁立刻设阵为他护法,静等着他的蜕变。容祁在这段时间中看过不少兽族化形的典籍,也查询过很多相关典籍,所以处理起来也算是游刃有余。
  兽族化形,是天道对它他们的认可,也是他们真正的起点。
  白景周身暴动的仙灵之气很快引来了劫云,墨色的劫云在阵法上空形成了无数个巨大的漩涡,漩涡中翻滚着腾云,仿佛正大张着嘴的吃人怪兽,叫人不寒而栗。
  片刻后,乌黑的劫云忽然被雷电的光芒照亮,狰狞扭曲,宛如正在张牙舞爪的魔。雷声轰然,穿透时间与空间,直透心间。闪电如同舞动的厉鞭,将天幕撕开无数道裂痕。
  在雷声的轰鸣中,夹杂着幼虎痛苦的哀嚎声。
  从容祁的角度,很清楚的看到阵法中心的白景正凄惨的蜷缩成一团,浑身雪白的毛皮早已经血肉模糊,他微张着嘴,发出低哀的叫声。
  容祁慢慢呼出几口浊气,心中默念了几句从小世界学来的经文,才稍将心里的汹涌平息。他不是不心疼,只是这时属于白景的必经之路,只能靠他自己。
  在第九道雷劫后,劫云消散,九华山恢复平静。
  容祁忙朝着阵法中心掠去,却又在看到浑身焦黑的婴儿的时候下意识放缓了脚步,无声的走了过去。
  容祁说不清楚他现在是什么心情,悲喜交织,哀乐同行,复杂得很。
  他的小景,那是……他的小景。
  容祁慢慢在婴儿身边蹲下,小心翼翼的将他抱了起来,护在怀中。婴儿全身都被黑尘覆盖,容祁却从他稚嫩的眉眼间看到了他铭刻千年的熟悉。
  容祁盯着呼吸逐渐平稳的婴儿看了很久,直到眼眶发涩,泪意弥漫。
  容祁此生,所求向来极少。可是在此时此刻,他是由衷的想要感激上苍,感谢它的仁慈悲悯,感谢它把小景还给他。
  潮起潮落,月缺月圆。
  花开花谢,春去春归。
  无论多久,回来就好。
  小景……回来就好。
  熟悉的怀抱,熟悉的气息,熟悉的温度,都让白景觉得无比安心,他熟练的寻了个他最熟悉舒服的位置,安稳入梦。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