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师父他貌美如花 作者:末予(66)

发布时间:2018-03-11 10:08 类别:玄幻灵异

  何为坚持?
  听道的人一一说出自己的看法,来听道的人都是六界之中的大能之人,且听了三百年的道,自然境界十分高深,每个人说的都各有亮点,但白衣人皆摇头。
  他最看不得白衣人摇头了,哪怕是白衣人皱一皱眉,他都要心疼半天。
  何为坚持?他皱眉苦苦思索着,抬头,一下子对上了白衣人清冷的凤眸,他大惊:他看见我了?他为什么看我?
  他心里怦怦跳,紧张得手心里全是汗。
 
 
  第49章 前缘(下)
 
  他听见那人转头, 向众人道:“这位小兄弟在窗外听了三百年的道, 风雨无阻,一日未止,这,就是坚持。”
  而后又转回来向他招手, 笑道:“这位小兄弟,你在窗外听了三百年的道,可否来为大家讲一下你的体会?”
  白衣人一笑,险些要将他的魂儿都勾走了,那清冷的凤眸染上的点点笑意,像一泓温柔的春水,荡漾在他心头。
  他晕晕乎乎的, 手扒上窗框就要爬进去, 其他人哄堂大笑。
  白衣人也忍俊不禁,指着殿内的门对他道:“别从窗户进来,那儿有门, 走正门。”
  他也不管什么丢脸了,带着满脑子白衣人的笑容,晕晕乎乎地走到正门口。
  原本紧闭的门大开, 正中央那个等待着他的, 是他望了三百年的人。
  他激动地向白衣人走去, 却停在白衣人几步开外的地方,他怕自己靠得太近会惊扰了这如冰似雪的神明。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近看见白衣人的正脸,比侧颜还要美上百倍, 玉冠束发,额间一枚银色的流云纹,面容白皙如玉,清冷的凤眸此刻染着笑意,如春风化雨,叫人心旌摇曳。
  白衣人见他望着自己发呆,鼓励他道:“不要紧张,不会有人笑话你的,你有什么体会,都可以说出来。”
  他这才回过神来,望见白衣人鼓励似的眼神,忽然有了些勇气,他站在窗外听道听了三百年,自然也有一番自己的体会,他一边想一边说,就这样,磕磕巴巴地讲完了自己的见解。
  因为他第一次讲,又对着这么多人,难免有些紧张,他讲完,转头望着白衣人,心里十分忐忑,他是不是讲得很烂?会不会被赶出去?想到要被赶出去,他忍不住失落起来,要是被赶出去,他就再也不能在窗外看这个人讲道了……
  谁知白衣人竟带头鼓起掌来,赞赏似的看着他道:“讲得不错,仅五百年的修为就能有如此感悟,前途不可限量。”
  他没想到竟可以得到白衣人肯定,心里欢喜极了,而后他又听到白衣人对他道:“吾有意收你为徒,你意下如何?”
  这句话无异于一颗巨石砸在他心里,他……他竟可以做这人的徒弟么?他激动得无以复加,这可是真的?!
  还未等他高兴多久,下面便有人出声反对道:“师尊不可啊!这只是一只再低微不过的小妖,您身为六界至圣,怎可收这样一只低微的小妖为徒?”
  白衣人皱眉,声音中带了一丝薄怒:“众生平等,道法自然也平等,任何生灵都有学道的权利,且这小兄弟极有慧根,吾不愿其慧根被埋没,有意收其为徒,谁人若有异议,现在就出去!”
  殿内顿时鸦雀无声。
  谁敢对这位六界至圣说的话有异议?殿内的人都是来听这位六界至圣讲道的,谁也不敢再出声惹这位六界至圣生气。
  白衣人又看向他,问道:“你可愿意做吾的弟子?”
  看到这人这般为他说话,他心中充满了感动,用力点头大声道:“愿意!”
  白衣人笑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听见白衣人的问话,他又自卑地低下头道:“我没有名字……”
  “吾为你取一个可好?”
  他抬头,怯怯地点了点头,面露期待。
  白衣人看了看外面的天空,向他道:“悠悠昊天,鹏程万里。你便叫,昊天。”
  “吾名鸿钧,从今往后,你便是吾第四位弟子。”
  他跪下,郑重道:“多谢师尊赐名。”
  鸿钧虚抬一下手,示意他起来,而后点出几个人:“元始、灵宝、太上,出来见过你们师弟。”
  待三人站好,鸿钧对他道:“昊天,这是你的三位师兄,吾之大弟子元始、二弟子灵宝、三弟子太上。”
  他谦卑地俯身拱手道:“昊天见过三位师兄,昊天初来乍到,有许多事都不懂,还请三位师兄多多指教。”
  “师弟不必客气。”
  他抬眸,这三人的面容看起来都十分年轻,好像比他大不了多少。
  按照辈分,最左面的是元始,一身靛蓝长袍,面容威严,看着他的目光不甚和善,正是方才那个出言反对师尊收他为徒的人,他心里也讨厌这个人,他差点就不能成为师尊的徒弟了。
  中间的灵宝一身碧绿长袍,面容周正,看起来很呆板,他对这个二师兄没有太大的感觉。
  最右面的太上一身淡黄道袍,面容极为和善,笑眯眯地看着他,抚掌欢呼道:“师尊收了新弟子,我终于不是最小的了!”
  修道之人大多自守自持,平日里难见笑颜,这么高的道行,还能有如此心境,已经十分难得,他对这个三师兄好感度最高。
  他见完三个师兄后,师尊便叫他坐下听道,殿内成百上千人,师尊让他和三个师兄坐在最前面听道。
  他在窗外站了三百年,终于能光明正大地坐在里面听道了,他感到激动又满足。
  坐在蒲团上望着前面的白衣人一张一合的嘴唇,他有一丝不真实感,他真的成为这个人的徒弟了?
  这感觉好像从地狱一下子到了天堂,整个人都飘忽忽的。
  他飘忽忽地听完,师尊问他的三个师兄,谁带他来熟悉一下紫霄宫的环境。三师兄太上自告奋勇,拉着他讲东讲西,说他简直太好命了,他的三个师兄都是经过师尊千般刁难万般考验才被师尊收为弟子,而他只是在窗外站了三百年听师尊讲道便被收为弟子,太上表示十分羡慕。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