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师父他貌美如花 作者:末予(59)

发布时间:2018-03-11 10:08 类别:玄幻灵异

  勾沉一向不喜紫微这嘴上没个把门的缺点,如今竟这般拿他说笑,恼怒地斥了一句:“闭嘴!”
  “哥哥不喜欢听,那弟弟说点正经的。”紫微说着,叹道:“我说哥哥你的心可真软, 你这徒弟要了你的身子还吸走了你的仙力, 事到如今,你还要包庇他,你莫不是真喜欢上你那小徒弟了?”
  勾沉忙否认:“我没有!”
  紫微展开扇子, 慢悠悠地扇着,道:“既然哥哥说不喜欢,那么事情就容易多了, 你自己种下的这祸根, 你自己不除, 若是天尊亲自来,你这徒弟可就……”
  勾沉瞪大双眼:“你要我除掉阿靳?我如今法力尽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这好办。”紫微手中光芒一闪, 便出现了一个紫色的珠子,紫光幽幽,仿佛能摄人心魄,“这叫聚灵珠,会主动吸收他人身上的真气,你把珠子放在合适的地方,它自然会融入你的身体。既然那小鬼是因做那事吸走了你的仙力,那你便再跟那小鬼做一次,你的仙力自然就会回来了。”
  勾沉听到要放珠子,脸就开始红了起来,又听到自己又要跟徒弟做那些事,脸已经红得不行了。
  紫微主动将珠子放在勾沉手里,道:“路弟弟已经给你指出来了,你知道三尊中老君脾气温和,灵宝尊者云游四海,他二人也许不会插手这件事,但天尊是三尊中地位最高脾气最火爆的一个,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你们,你亲自动手,总比天尊动手要好得多。”
  勾沉蹙眉犹豫:“可阿靳并未做过任何为害六界的事……”
  紫微道:“天尊可不管这些,身负毁灭之力的人,宁可错杀也不能放过,他带有毁灭之力,迟早会为祸六界,你能保证他永远不会为祸六界?”
  见勾沉仍犹豫不决,紫微继续劝道:“如今天尊还不知道具体如何,只是派我来查探,天帝那边我也能帮你拖几天,你要尽快行动,万一等到天尊亲自出马,仙界的大军压境可就来不及了。”
  勾沉望着手中的珠子沉默了一会儿,抬眸看向紫微,道:“我会认真考虑,紫微,多谢。”
  紫微摆了摆手,笑道:“谢我做什么?我这个做弟弟的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哥哥你去送死吧?再说了,娘要是知道了我不救你,能掐死我。”
  “好了,该说的我也都说了,我先回去了,哥哥你要尽快行动哦~”紫微说罢,紫光闪过,人已消失在屋中。
  紫微走后,勾沉望着手中的珠子,如玉的面颊绯红无比,他真的……要这么做么?
  楚靳回来时,看到勾沉安然坐在床上,似乎在发呆,顿时心里一片柔软,他把手中食盒放到桌上,向勾沉走过去,笑问:“师父没睡,是在等徒儿么?”
  “师父一定等着急了吧?徒儿特意去了人界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汤圆,还有一些你爱吃的菜,快来趁热吃罢。”
  勾沉觉得有些脸热,他刚刚放了珠子,并没有他想象得那么困难,那珠子很有灵- xing -,可心里的感觉还是怪怪的,他努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点头道:“好。”
  说罢,准备掀开被子下床,楚靳却先他一步将他抱起来,“师父你身体不适,徒儿来抱你过去罢。”
  勾沉身子僵了一下,随即主动环上楚靳的脖颈。
  楚靳十分惊喜于勾沉的小动作,当即低头吻了勾沉的额头一下,“师父,徒儿好欢喜。”
  勾沉红着脸没说话。
  楚靳知师父是害羞,抬手施法在椅子上铺了一层软垫,小心翼翼地将勾沉放在椅子上,将食盒里的饭菜一一摆在勾沉面前,又给勾沉盛了碗汤圆递给他,而后坐下看着他笑道:“师父,吃吧。”
  勾沉舀着碗里的汤圆小口小口地吃着,余光总能瞥见楚靳灼热的目光,有些不自在道:“你看为师做什么,你别看为师。”
  楚靳望着勾沉绯红的面颊,神色痴迷:“师父好看。”
  小时候,他就期盼着这样与师父同桌吃饭,如今真的实现了,感到无比的安宁与幸福,真的想永远这样。
  他心里有许多疑问,师父为什么会法力尽失,师父现在在他面前这样乖巧到底是不是真心的?可他此刻都不想问了,他不想打破这样来之不易的安宁。
  昆仑镜里那段时间,他们相处得太痛苦,如今虽依然如此,师父却愿意跟他说话,只要师父愿意和他说话,他就满足了。
  勾沉虽不自在,但心里装着那件事,也没再开口制止,只专心吃着汤圆,努力忽略徒弟的注视。
  勾沉心事重重,就这样一点一点地将碗里的汤圆吃完了,用汤匙将碗里的汤圆汤舀了又舀,觉得再这样拖下去他自己就要受不了了,于是抬眸望向楚靳,颤着长睫轻轻道:“为师吃好了。”
  楚靳问:“师父刚吃完,要不要出去消消食?”
  勾沉摇了摇头,只想快点结束这一切,抬眸望着楚靳,脸上越发泛红。
  楚靳伸手将他抱起来,勾沉伸手环上他的脖颈,紧张得心怦怦跳。
  谁料楚靳只是将他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师父,你好好休息,徒儿去你的房间睡。”说罢,便要离开。
  勾沉急得忙伸手拉住他的衣袖:“你别走。”
  楚靳回头询问:“师父还有何事?”
  “你不……”勾沉有些说不下去,毕竟是这种事,叫他如何开得了口?
  楚靳明白了他的意思,认真道:“师父,昆仑镜里,徒儿看着你变成那样,徒儿很伤心,如今徒儿不想再做错了,你好好休息,除非你愿意,否则徒儿不会碰你。”
  勾沉心里有些异样的感觉,张了张口,徒弟这样,让他怎么说?
  楚靳见勾沉的样子,可爱极了,忍不住抚了抚他的发,温柔道:“师父乖,徒儿明日再来陪你。”说着,就要拨开他的手。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