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师父他貌美如花 作者:末予(56)

发布时间:2018-03-11 10:08 类别:玄幻灵异

  望着云上那个微微颤抖的白衣人,天帝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握紧,都这样了,还在拒绝他?他真的那般不如勾沉那徒弟吗?罢了,难得勾沉主动请求借住在他这里。
  他迈上云,手上泛出金光,施起法术,云团便载着二人飞上天空。
  一路上,微微一点风吹都让勾沉的身子摇曳不已,天帝看得心疼,数次想来扶勾沉,却都被勾沉咬着牙拒绝了。
  最后天帝无可奈何,在勾沉周围布下一道避风术,这才安然到了九重天。
  天帝带着勾沉经过凌霄殿时,恰好被正在凌霄殿门口跟宫女姐姐聊天的阿寻看见了,阿寻向二人行了礼之后,十分兴奋地叫道:“帝君您可算回来了!您可知道你们走了就剩阿寻一个人冷冷清清在太虚宫,这段日子是怎么过来的……”阿寻哭唧唧了一会儿,想到貌似还少了个人,东张西望起来,“诶?小鬼呢?小鬼没跟您一起回来么?”
  勾沉平静道:“本君叫他去做别的事了。另外,本君现在想休息,不想被人打扰,他如果来了,别告诉他本君在这里。”
  叫小鬼去做事又叫小鬼别来打扰他,阿寻有些不明白自家帝君的想法,而后才反应过来这里是凌霄殿不是太虚宫,惊讶地问:“帝君您要在这里休息?”又发现了什么,“诶?帝君您的尾巴和耳朵怎么露出来了?”
  还未等勾沉回答,天帝走过来挡住了阿寻的视线,对勾沉道:“勾沉,你身子弱就别多说话了,朕带你去休息吧。”
  勾沉点了点头,之前被徒弟那般……又失掉了修为,他确实不太舒服,走之前不忘嘱咐阿寻道:“本君方才说的话你可记住了?”
  阿寻被天帝打断有点不高兴,却也不能多说什么,点头道:“帝君您尽管去休息!阿寻绝对不让任何人打扰您!”
  勾沉这才放心地跟在天帝身后走了。
  阿寻看着自家帝君的背影,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自家帝君走路的姿势看起来怎么这么奇怪?
  他旁边的宫女小姐姐青月捂嘴笑道:“我家陛下终于得偿所愿了!”
  青月长相甜美,有着一双弯弯的笑眼,- xing -格开朗活泼,凌霄殿的一群宫女小姐姐们,阿寻跟她最聊得来。
  阿寻奇怪:“什么得偿所愿?”
  青月对阿寻的迟钝感到惊讶:“你没看出来么?我家陛下喜欢你家帝君啊!”
  阿寻张大嘴巴,清秀的眼睛瞪得圆溜溜的:“天帝陛下喜欢我家帝君?!”
  青月点头:“当然,不然你以为你一个太虚宫的小仙天天来凌霄殿跟我们姐妹说话,陛下不会生气么?那是爱屋及乌,陛下喜欢你家帝君,自然对你也宽容了些。说起来,我家陛下都喜欢你家帝君八千年了……”说到这里,青月的眉宇间添了些惆怅,“自从你家帝君两千岁登上帝位起,我家陛下就喜欢你家帝君了,可是你家帝君像个木头,一直不开窍,我都为我家陛下着急!”
  阿寻十分震惊:“天帝陛下喜欢我家帝君喜欢了八千年?!我怎么不知道?”
  青月伸手戳了一下阿寻的额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呀你,跟你家帝君一个样!木头一个!我替哮天犬仙君感到悲哀!”
  一听到哮天犬,阿寻讪讪道:“我对哮天犬大兄弟只有兄弟之情,而且两个男人在一起,多奇怪啊!”
  “哪里奇怪了?!你看我家陛下和你家帝君,一个威严英俊一个清冷貌美,多美好啊!”青月说着,满脸向往。
  阿寻被青月的想法震惊到了,不对!他听到的一切都太让他震惊了!
  青月见他呆愣愣的,主动给他解释道:“你看你家帝君刚才回来面色苍白,走路不稳,我家陛下红光满面,脚步沉稳,明显是那个过了嘛!”说着,她对了对两个大拇指,给阿寻比着动作,眨了眨眼道:“你家帝君的耳朵和尾巴,说不定是情趣呢!早就听说勾沉帝君是一只九尾银狐,原形极为漂亮,可你家帝君一直那么高冷,我还以为我这辈子看不到了,没想到今天竟然真的看到了,满足!”
  “帝君和天帝……”阿寻瞪大了眼睛,难以想象,自从哮天犬大兄弟向他表白后,他去人界的时候就好奇听了一下两个男子究竟要怎么做,貌似很疼的,自家帝君那么强大的一个人也成了刚才那样……想到这里,阿寻一张清秀的小脸皱在了一起,那得多疼啊!
  怪不得自家帝君不让那小鬼来看他,按照那小鬼黏自家帝君的程度,知道了还不得把这凌霄殿掀了!想到这些年那小鬼的行为,阿寻忽然有些通了,那小鬼该不会也对自家帝君……
  如果真是这样,他怎么感觉一种暴风雨将要来临的感觉,阿寻有些瑟瑟发抖。
  青月看他的样子,有些好笑道:“你怎么了?心疼你家帝君了?第一次都这样,你放心,我家陛下那么喜欢你家帝君,不会让你家帝君疼的,没看都领去休息了么?”
  阿寻忽然拉着青月的胳膊道:“青月啊!我忽然想起来我上次去人界的时候发现了些有趣的小玩意,我带你去人界看看啊!”
  “哎哎哎,怎么说走就走啊!”青月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阿寻拉走了。
  天帝考虑到勾沉如今身子弱,担心其他宫殿不舒适,便让勾沉住在自己的寝宫。
  在勾沉坐之前,天帝还特意床上铺了一层柔软的薄毯,勾沉坐的时候还是蹙了下眉。
  勾沉闭着眼睛靠在床边,蹙眉轻轻喘息着,头顶耳朵粉粉的,尾巴软踏踏地搭在床上,看起来主人极为不舒服。
  难得见勾沉这般虚弱的样子,天帝喉结滚动了一下,有一种想要冲上去抱住这冰雪美人好好疼爱一番的冲动。
  理智告诉他不能这样做,这样会伤害到勾沉,勾沉都已经这样难受了,他不能再让勾沉难受了。
  其实他也不是一定要得到勾沉,因为从来没有体验过那种滋味,就愈发渴望,哪怕是抱一下也好,可勾沉如今一点也不肯让他碰。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