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师父他貌美如花 作者:末予(55)

发布时间:2018-03-11 10:08 类别:玄幻灵异

  他看着面前那个清冷的白衣帝君,贴近楚靳的耳边压低声音道:“小子,今日本座心情好,不如送你一份大礼如何?”
  楚靳心头一跳,“你想怎么样?”
  “别激动,你会喜欢的。”荡魔邪邪一笑,而后手中化出一团黑雾向勾沉散去,“勾沉,本座老早就看不惯你这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了,今日看你这小徒弟顺眼,决定成全他一把,这可是本座研制了好久的媚神香,老伙计你就慢慢享受吧!”说罢,将手中的楚靳向勾沉抛去,旋即化作一团黑气飘走,山谷中回荡着荡魔粗噶沙哑的笑声,听起来竟有些猥琐,“小子!本座拿了你的剑,这就当做给你的补偿吧!可不要太感谢本座哦~”
  楚靳被荡魔抛到地上,忙爬起来跑到勾沉身边询问:“师父你怎么样师父!”
  勾沉只觉鼻间萦绕着一股奇异的香气,让他脑袋晕眩不已,可恶!他竟中了这荡魔的计!用尽全身力气喊出一句:“别碰为师!”便倒了下去。
  楚靳反- she -- xing -地接住了勾沉下落的身子,这一刻,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二百年了,他终于再次抱到了师父,不是在梦里,而是真真切切的,师父就在他怀里。
  他望着怀中双眸紧闭的美人,心中既激动又满足,有邪恶的情绪钻出来,手臂情不自禁地收紧,唇边勾起一个邪魅的笑,不碰你?怎么可能?
  ……6568
  楚靳望着美人眼角挂泪,可怜兮兮的样子,笑问:“那师父亲亲徒儿?”
  楚靳本以为勾沉会想昆仑镜里那样亲他的脸,没想到勾沉想也没想直接吻上了他的唇。
  楚靳立刻抱着美人将这个吻加深。
  放开时,勾沉白皙的脸蛋儿红通通的,气喘吁吁。
  楚靳看得心中怜爱不已,轻柔地将他黏在脸颊的发丝别在耳后,勾沉却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凤眸里带着恳求:“阿靳,为师饿了,你能出去帮为师摘些果子来么?”
  楚靳还沉迷在师父刚才主动亲自己的喜悦中,此刻心情好得很,不疑有他,吻了吻勾沉的鬓发:“那师父在这里乖乖等徒儿回来。”
  勾沉点了点头。
  楚靳手中金光一闪,化出一身纯黑的袍子来,向洞外走去。
  楚靳走后,勾沉急忙拾起地上的衣服穿在身上,因为尾巴的问题,他将袍子后面撕开些许,迫不得已把尾巴露在了外面,好不容易才穿好,双腿打颤地走出山洞。
  他不能继续留在这里再被徒弟抱着做这些事了,他的法力已经全部被徒弟吸走,毁灭之力连带着他的修为全部在徒弟体内,这力量足以动荡六界,一旦徒弟大肆动用法力,必会惊动三尊,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他该如何做,才能挽救这一切?勾沉思虑着,却听见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勾沉!原来你在这里!”语气中带着惊喜。
  勾沉抬头,看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第43章 识破
 
  天帝自听阿寻说勾沉跟着徒弟去了妖界, 他就马不停蹄地跟了过来, 未料却被驻守在仙妖边界的兵将拦住,说什么如今仙妖两界的关系还没有到随意走动的地步,他万金之躯,实在不宜冒险。
  他想了各种办法, 终于支开了那两个兵将,进入了妖界。
  可谁知当他到了妖王宫,妖王却对他说勾沉和徒弟已经走了,他问二人去哪了,妖王说也不知道。
  他失落万分,漫无目的地在妖界走着,想着能不能碰见勾沉, 虽然知道这机会很渺茫。
  没想到当他走进这个山涧, 就看见了那个白衣飘飘的身影,勾沉的身形,他绝不会认错, 当即唤了一声便赶了过去。
  可当他走近,却被勾沉的模样震惊,这个他珍藏在心里多年的人, 如今发丝散乱, 嘴唇红肿, 身上的白衣褶皱不堪,双腿打颤,眼前的一切昭示着勾沉已经……他又心痛又恼怒:“勾沉, 是谁把你弄成这样的?朕要把他大卸八块!”
  勾沉未想到自己这样被天帝瞧了出来,忙解释道:“是臣不小心跌倒了,才弄成这样的。”
  “跌倒了?”天帝紧紧盯着勾沉,又注意到他的狐狸耳朵和尾巴,大惊:“勾沉你的修为……”竟全部散去了!勾沉作为仙界第一战神,修为之深除三尊外无人能及,谁能令他失掉修为?
  而且勾沉如今的样子……好像又好看了许多,天帝看着看着,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勾沉心头一跳,又急急忙忙补充道:“臣碰见了荡魔,不小心中了荡魔的计,失掉了修为后又跌倒了,才弄成这样的。”
  见勾沉这般反应,天帝自然不会相信勾沉的说辞,可他也不能明问,那样对勾沉对自己都是一种伤害,对于勾沉变成这样的原因,他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一个人,勾沉是与徒弟一同出来的,勾沉变成这样,徒弟却不见踪影,想到这里……他沉声问:“你那徒弟呢?”
  果然听到徒弟这两个字,勾沉身子一颤,仿佛受到了惊吓一般,“他……他……臣叫他去做别的事了,他做完自会与臣汇合。”说到这里,他十分担心徒弟会追上来,现在这种情况,他不宜再与徒弟接触。于是他看向天帝,眸光中带着请求:“臣如今没有修为,行动不便,臣能先到陛下那里借住一晚么?”
  天帝自然不会拒绝勾沉,勾沉主动请求要在他这里借住一晚,他乐不得,当即不再想其他事,点头笑道:“当然可以,只要是你提的要求,朕都会满足你。”天帝说话的时候,沉郁的面容显得极为温柔。
  而勾沉却未注意这些,他听到天帝的自称,恍惚了一下,想到昆仑镜里那一世,他与徒弟的纠缠,情绪有些低落。
  这时,天帝召来一片云,走到勾沉身边,想伸手扶他:“勾沉,你现在身体虚弱,朕来扶你上去罢。”
  勾沉反- she -- xing -地躲开,疏离道:“多谢陛下美意,臣自己可以。”说罢,艰难地迈开腿,因为腿上无力,差点没站住跌下来,他只好手脚并用地爬上了那片云,站起来,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若无其事,有些悲哀地想:他何时这般狼狈过?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