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师父他貌美如花 作者:末予(54)

发布时间:2018-03-11 10:08 类别:玄幻灵异

甜文情有独钟爽文仙侠修真
  “师父!”楚靳伸手想要拉住勾沉的衣角,却听到勾沉冷冷的声音:“别碰为师!”
  听见这句话,体内有黑气冒出头来,被他强行压制下去,索- xing -这些年随着他修为的提升,他有了一些自己能控制黑气的能力。
  他不知这黑气从何而来,却十分有益于他的修炼。但他发现黑气固然能提升他的修为,却也让他的脾气变得暴躁,尤其是对师父,他怕一个控制不住就将师父给吓跑了,当年就是他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让师父躲了他二百年,如今他做的事更严重,自然要更加小心翼翼。
  他再不敢乱碰,瑟缩着收回手,望着勾沉,神色哀痛:“师父……”
  见到徒弟这般模样,勾沉有些内疚,开口道:“为师……为师只是想一个人静静,你先回去,等为师缓过来了,自然就回去找你。”
  楚靳看着他,眼中充满希冀:“那师父会原谅徒儿么?”
  “为师……为师不知道,你先回去罢。”勾沉支吾了一句,他真的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梦中经历的一切让他的脑子很乱,他觉得自己活了一万年,心从未这样乱过。
  他随便找了个地方想用吹笛子来静心,却越吹心越乱,脑袋里不禁回忆起梦里他心死时吹笛子的片段,而后就是那些……这太荒唐了!正当他的心越来越乱时,徒弟竟追来了,看到徒弟,他就想起那些荒唐的事,他不能见徒弟!
  楚靳想,他绝对不能回去!梦中师父最后的态度让他太害怕了,连话也不愿跟他说,还说永远也不再见他,他怕师父最后想明白了会赶他走,于是,他固执道:“师父不原谅徒儿,徒儿就跪在这里不走!”
  “你……!”勾沉被自家徒弟的举动气到了,“好,你不走,那为师走!”说罢,转身离去。
  “师父!”楚靳起身想去追,却见远处飘来一团黑气,这黑气见到他,瞬间化了形,浑身乌黑,体形庞大似狼,两眼锃亮,粗噶沙哑的声音飘出来:“修仙者……”像是看到了什么美味一般,鲜红的舌头露出来卷了又卷,“本座上万年没有见到气息这么符合本座胃口的修仙者了,今日就拿你来给本座补补!”
  似乎来者不善,他竟感受不出来这人的修为多深!
  楚靳凝神,手中金光一闪,化出长妄剑,瞪视他道:“你是何人?”
  黑气似乎被他手中的剑吸引住:“你这把剑从何而来?”
  楚靳握紧手中的剑,警惕道:“你打听我的剑做什么?”
  黑气像是陷入了回忆,露出向往的神色,声音里有惋惜有感慨:“想不到当初他何等睥睨,却为了救那人,自愿放弃至尊的地位,落得个永堕红尘的下场,贴身佩剑也落到这么一个毛头小子的手里……”
  楚靳皱眉,听这怪物的语气,他这把剑,似乎有故事?
  那黑气缓过神来,“本座是何人,你还没资格知道!能成为本座的补品是你小子的福气!”黑气说罢,径直向他压来,“这剑本不该是你的,既然他不在,本座便替他保管这剑!”
  楚靳只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吸力,长妄剑瞬间脱手,落入那怪物手里,同时自己的身体也被那怪物的吸力吸去,他调动全身真气抵御,额间不断沁出冷汗,却还被迫一点一点向前挪动,离那怪物越来越近。
  那怪物大笑着:“小子!别白费力气了!乖乖成为本座的补品吧!”
  就在这时,一道白光闪过,一把寒光熠熠的青色长剑斩断了二人之间的黑气。
  那怪物一惊,认出来人:“勾沉!”
  白衣帝君持剑而立,凛眉道:“荡魔,你竟又出来作恶,看来本君上次给你的教训还不够!”
  楚靳见到勾沉,大喜,忙唤了一声:“师父!”
  勾沉蹙眉斥了他一句:“为师方才叫你回去怎么不回去?就知道给为师添乱!你赶快回去妖后那里,这里为师来应付!”
  楚靳摇头坚定道:“师父不走,徒儿也不走!”
  “而且徒儿的剑还在他手里,徒儿要亲自取回来!”
  勾沉气到说不出话来:“你……!”
  荡魔似看出什么来,咧着一口白牙笑道:“我说从来不理红尘的勾沉帝君怎么突然跑到我这鸟不拉屎的深山老林里来了,原来是给徒弟出气来了!我说用得着急着赶你的小徒弟走吗?你这小徒弟明显是担心你嘛!索- xing -两个人都留下来陪本座玩玩如何?”
  勾沉的心情本就被徒弟搅得一团乱麻,此刻听荡魔这般说,心中一怒,长剑刺出,“本君今日就结果了你!”
  荡魔迅速散做一团黑气躲开,飘到远处又重新化出形态来,一副受到极大惊吓的模样:“哎哟哟,可吓死我了,我说勾沉咱们好歹也是交过几回手了,你下手就不能轻点?”
  勾沉却没时间跟这荡魔废话,身形一动,持剑向荡魔所在处疾奔而去:“废话少说,将本君徒儿的剑交出来!”
  荡魔眼珠一转,径直向一旁的楚靳抓去。
  楚靳修为没有荡魔高,又一直紧张地盯着勾沉看,猝不及防被荡魔抓住。
  荡魔抓着楚靳的后颈哈哈大笑道:“本座修为没你高,为何要跟你打?抓住你这小徒弟不就能威胁你了!”
  勾沉见到徒弟被抓,当即怒道:“本君奉劝你尽快将我徒儿放了,否则本君便不客气了!”
  楚靳向勾沉吼道:“师父你别管徒儿,你快走!徒儿先前做错了,徒儿死不足惜,徒儿只希望你能原谅徒儿之前……”
  还未等楚靳说完,勾沉似想到什么,脸一红,喝止他道:“你闭嘴!本君不会扔下你!”
  荡魔的眼珠在二人之间转了转,觉得气氛十分微妙:“好一副师徒情深的画面啊!”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