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师父他貌美如花 作者:末予(51)

发布时间:2018-03-11 10:08 类别:玄幻灵异

  楚靳的目光划过容沉雪白的颈项,眼神幽暗:“朕今日帮了阿挑,阿挑该如何报答朕?”
  容沉望着他,凤眸里的色彩渐渐黯了下去:“只要你能帮他,你要我如何我便如何。”
  楚靳凑近他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阿挑可要记住你说的话。”
  说罢,将外面守着的两个侍卫叫进来,给了他们一些银子,叫他们给那头牌赎身,顺便嘱咐他们把那个“官老爷”的官帽给摘了。不好好当官跑到这里来寻花问柳,朕要这废物作何!
  实际上,不消阿挑说,他也会这样做,如今阿挑既说了,那他便多了一个亲近阿挑的机会,他何乐而不为呢?
  两个侍卫走后,他转身望着容沉,笑问:“朕如此做,阿挑可满意?”
  “多谢皇上。”
  容沉点了点头,头发自然垂下来一缕落在颊边。
  他抬手将那缕头发别在容沉耳后,美人低垂着头任他动作,长睫不断颤着,身子也有些抖,极为不安的样子,好像他是毒蛇猛兽一般,他双臂向前一伸,将人捞在怀里,低笑道:“这么害怕?朕可是帮了你了,你方才答应朕什么?”
  容沉埋首在楚靳怀里,闷闷地回了一句:“我记得。”
  楚靳亲亲他的额头,道:“朕带你回宫。”
  ……
  容沉仍觉得这样是不对的,他只是单纯地感到很累了,迫不得已才主动求饶。
  实际上,他觉得求饶是耻辱的,他一个曾经带兵打仗的将军,就算被敌军困住九死一生之时也从未求饶过,但他如今所有的尊严都被这个他一手带大的孩子亲手打破,他还有什么尊严可言呢?但是见楚靳这般高兴,也许,楚靳是真的喜欢他?可是,楚靳喜欢自己什么呢?自己只是奉先皇的命教书而已,楚靳为什么会对他产生这样的情感?
  楚靳见容沉发了呆,亲昵地蹭了蹭他的鼻尖,声音低沉如醇酒:“阿挑在想什么?”
  容沉望着楚靳,认真地问道:“皇上……为何会喜欢臣?”
  楚靳听容沉主动问起,唇边绽出一个温柔的笑来:“阿挑可还记得朕跟你说过,朕六岁见你时,就喜欢上你了。”
  “六岁?”容沉微张着口,十分震惊的模样。
  “你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吧?可是,朕真的是这么想的,朕见到你,就在想,哪里来的一个这么好看的神仙,我想把神仙藏起来只给我一个人看,现在神仙终于在我怀里了。”楚靳说着,卷起美人的一缕发丝放在唇边吻了吻,“阿挑,你相信吗?朕自出生起,梦里就有一个白衣飘飘的神仙,直到见到你,朕想,上天一定是听到了朕的祈求,才将你送到朕身边。”
  望着帝王真挚的眼神,容沉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臣……受不起。”
  楚靳眼中闪过失落,在他额间轻轻印下一吻,“没关系,朕会等,等到你真正愿意接受朕的那一日。”
  容沉道:“皇上迟早要娶妃。”
  楚靳望着他,深邃的眼眸盛满了深情:“朕不娶妃,朕喜欢的只有你一人,朕若娶妃,岂不是背叛了你?”
  容沉张了张口,想说臣不在乎,却变成:“就算皇上同意,满朝文武也不会同意,臣的家人更不会同意。”
  听此,楚靳的眉眼间散发出凌厉的气势来:“朕是皇帝,朕说如何便如何,岂容他人置喙!”
  “你若想家了,朕可以陪你去探望他们。”
  容沉听到这里,摇头大惊:“臣的家人不会同意臣与你……”
  楚靳连忙将人搂在怀里安抚道:“朕会想办法让他们同意的。总之,你的一切顾虑都不是问题。”说着,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内心激动不已,挑起怀中美人的下巴问道:“阿挑问了这么多,是准备接受朕了吗?”
  容沉低垂着眸,“臣……”
  楚靳却没有勇气再听,低头吻吻他的唇,露出一个苦涩的笑来:“别说了,朕会等。”
  望着楚靳,容沉心里忽然生出一丝内疚来,这个人欺他,辱他,废他武功,拿他的家人要挟他,他该恨这个人,可他为何还会同情这个人?
  然而并未容他多想,马车便停在了皇宫门口。
  依旧是楚靳先下了马车,容沉跟着下去,却因之前被折腾得厉害,双腿一软,直接扑入楚靳怀里。
  楚靳抱着怀里的人,笑道:“阿挑主动向朕投怀送抱,朕很欢喜。”
  容沉觉得丢脸之极,埋首在楚靳怀里:“臣……不是故意的。”
  “朕知道。”楚靳低头吻吻美人如云的发丝,将人打横抱起,抱入侍卫抬来的轿子,一路颠回了寝宫。
  宫门口,一个身穿官服,面容苍老而威严的男人望着轿子,目光沉了下去。
  而这边楚靳刚脱了容沉的披风,将人放到床上,便听到一声小小的咕噜声,抬头看到美人玉面飞霞,笑道:“朕倒是忘了,带你出来这么久还未给你吃饭,这都到下午了,阿挑想吃什么?朕吩咐御厨给你做。”
  容沉恨不得将自己埋入被子里,他在这亲手带大的孩子面前,真是把什么脸都丢尽了,手指揪着被子,小声道:“皇上无需费心,臣吃什么都行。”
  楚靳笑道:“那怎么能行,朕之前听容老将军说你挑食挑得紧,朕就这么一个阿挑,不精心准备一番怎么行?朕听说你极爱吃汤圆,你等着,朕这就去御膳房亲自给你露一手!”楚靳说得兴致勃勃,“还有,阿挑为何又自称臣,朕说过,在朕面前,不用自称臣,自称‘我’便好。”
  容沉点头:“谢皇上。”
  楚靳温柔道:“叫朕阿靳。”
  容沉乖巧地叫道:“阿靳。”刚叫完,脸颊就被亲了一口,看见楚靳得逞的笑意,低柔地对他道:“阿挑好乖。”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