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师父他貌美如花 作者:末予(5)

发布时间:2018-03-11 10:08 类别:玄幻灵异

  但是他有一个连元君娘娘那眼高于顶的二儿子紫微帝君都称赞不绝的优点,就是心大,再艰难的环境,他都不忘找乐子,这种乐观的精神,在这每况愈下、世风不古的仙界中,是非常可贵的,这也是他能被斗姆元君选中送来太虚宫给儿子添人气儿的原因。
  待在仙界著名的“冰窖”太虚宫中,还能保持这种活泼的心态着实不易。这源于他时常戏弄凌霄殿里的小宫女儿,仗着一副清秀可人的脸蛋儿和一张八面玲珑的巧嘴,把小宫女儿们一个个撩得神魂颠倒,毫无招架之力,让他又找回了在元君娘娘宫里众星捧月的感觉。
  正当阿寻自我陶醉的时候,楚靳却紧握双拳,牙齿咬得咯咯响,这种动作,这种语气,让他想起了那些看不起人的小太监,怒火一下子涌了上来,狠狠挥开阿寻的手,张口骂道:“你才是乞丐!你们全家都是乞丐!!”
  阿寻被吓了一跳,连忙道:“我……我就开个玩笑,你……你别生气啊……”
  楚靳没理他,一个人气呼呼地往前走。
  阿寻小跑着跟上去,指着另一边道:“你认识路吗?我给你打扫的房间在这边。”
  可楚靳仍然自顾自往前走,半点没看他指的路,阿寻懊悔至极,他方才为什么要作死惹了这小祖宗哟!看帝君应该非常宝贝这小徒弟,不然不会舍了一身洁癖领回来这么脏一小孩儿,帝君生气可不是闹着玩的,上次帝君生气,他一个不食五谷不受四季影响的神仙,愣是在太虚宫裹了三个月的大棉袄,现在想起来还直打哆嗦,他努力用一种商量的语气对他道:“咱们走这边吧~”
  太虚宫极大,他收拾的屋子又离正殿远了些,阿寻十分担心楚靳这样一意孤行,怕一个没看住把人给弄丢了,见楚靳还是没反应,阿寻快哭了:“你要是走丢了,帝君会怪罪我的!”
  阿寻掐了一把大腿,跺脚抹着眼泪:“小祖宗~我求你了~~”
  作为一个十岁的小孩儿,楚靳算是通情达理的那种,看着阿寻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心里嫌弃至极,却仍走回来,对着阿寻凶巴巴地吼了一句:“不许哭!”
  阿寻立马变脸,欢欢喜喜地准备牵起小徒弟的手,却被楚靳狠狠拍掉:“不许碰我!”
  阿寻一愣,不知道这小鬼哪根筋又搭错了。
  楚靳宝贝似的将师父刚才牵过的手背在后面,伸出另一只手,对着阿寻颐指气使道:“你,到前面,带路!”
  这下阿寻懂了,原来是嫌弃老子!你个小鬼,老子还没嫌你手上全是泥巴呢!心里把小鬼骂了百八十遍,面上却是任劳任怨地走到前面,伸出一只手,做出一个“请”的动作,露出一个满分的微笑:“走吧,我的小祖宗。”
  楚靳虽然在心里看不起阿寻,但却对阿寻这一套十分满意,作为一个出生就被女干佞小人诬陷被废打入冷宫的曾经的太子,骨子里也是有高贵的皇家血脉在的,阿寻这一番动作让他体会到了之前在皇宫里没有体会到的久违的被尊重的感觉。
  阿寻若是知道楚靳心里是这样想的,免不了又会骂:妈个xx,你个小鬼竟然拿老子找自尊心!!
  许是觉得被尊重了,楚靳心情好,看着身旁这个点头哈腰的阿寻,难得主动问了他一句:“你是怎么跟着师父的?”
  见楚靳主动跟他搭话,阿寻受宠若惊,忙回道:“我原来是跟着帝君的母亲斗姆元君娘娘的……”说到这里,阿寻不免得意,“我当时可是元君娘娘身边的第一红人,风靡万千少女……”
  阿寻正说得激动之时,却被楚靳冷冷打断:“停!挑重点说!”
  激动的心情被人打断,阿寻蔫了,索- xing -一句话说完:“后来元君娘娘觉得帝君这里太冷清,就把我送到这里来了。”
  楚靳想:还好送的不是女的……
  抬头看了看阿寻垂头丧气的样子,像之前皇宫里那些会不到情郎的小宫女儿,嫌弃地想:这好像跟女的也差不多……
  许久没人问他这些事,他可是有一肚子苦水要倒……阿寻似想到什么,又激动起来,“你可不知道,我被送来这里的时候,当时的心情啊……”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像个苦瓜。
  楚靳心中鄙夷:能待在师父这里一般人求还求不来,你倒好,还嫌弃起来了……
  不过也好,只有他一个人喜欢,那就只有他陪着师父,多好……
  想着想着,楚靳竟是笑了,灰扑扑的小脸眼睛却是亮晶晶的,像是春天的桃花。
  阿寻眼尖地发现了楚靳的不对劲,立马问道:“你笑什么?!”
  楚靳自是不肯告诉,阿寻自顾自猜测:“是不是在笑话我?!”
  为了防止阿寻再问,楚靳扯开话题:“你方才是怎么找到师父的?”
  听到这个,阿寻卖了个关子,颇为神秘地笑道:“我有秘密武器!”
  楚靳心里一惊,不自觉问了出来:“难道师父也给你叶子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阿寻:帝君竟然收了一个脾气这么臭的徒弟!他再也不是帝君面前唯一的男丁了嘤嘤嘤~~
阿靳:哪里来的娘娘腔?不想跟这娘娘腔说话,我要见师父!师父!
作者:下章就让你见师父!保证场面很精彩!
 
  第4章 尴尬(上)
 
  楚靳想到师父给自己的叶子不是独一份儿的,也给了这娘娘腔,他心里就不是滋味!
  未料阿寻一脸茫然:“什么叶子?”
  楚靳见阿寻的反应,不像是有叶子的样子,看来师父给他的叶子是独一份儿的!顿时放心了,赶紧捂好胸口。
  阿寻觉得这小鬼头一定有猫腻,伸手欲扒楚靳的衣服:“你藏了什么?捂得这么严实?”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