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师父他貌美如花 作者:末予(49)

发布时间:2018-03-11 10:08 类别:玄幻灵异

  男人话音一落,身后走出三个壮汉,向容沉走过来。
  “谁敢碰我!”容沉下意识想要出手反抗,却忘了自己如今毫无内力,双手软绵绵的使不上力,一下子就被擒住。
  三人将他抬到一个石床上,让他动弹不得。
  男人走过来,捏住他的下巴,满脸得色道:“太傅感觉怎么样?还敢反抗老子吗?”
  容沉吐了他一口唾沫,舌尖用力便要咬下去。
  男人看出容沉的意图,立刻捏住他的双颊,迫使他张开嘴巴,令他不能自残。
  做完这一切,他看着床上的美人,灰暗的牢房中,美人容色昳丽,肌肤如雪,仿佛会发光一般,凤眸里满是屈辱,感慨道:“太傅就是太傅,还挺贞烈!还跟老子玩咬舌自尽这一套,看在你长得这么美的份儿上,老子就不追究你吐老子一脸唾沫了,美人儿,老子这就来宠幸你!”说罢,便迫不及待撕扯着他的衣服。
  周遭的起哄声不断,容沉神色恍惚,想不到他清白一世,最终却要被人……
  忽然传来一声暴喝:“都给朕住手!”
  牢门忽然被打开,一个身着明黄龙袍的男人走了进来,容貌英俊无匹,身材高大挺拔,周身散发着王者之气,深邃的眼睛漆黑如墨,仿佛在酝酿着一场风暴,身后跟着十几名狱卒,所有人不由自主跪了下去。
  楚靳快步走到容沉面前,看到容沉长发散乱,衣衫破烂,露着大片白皙的胸膛,眼神空洞,那双清冷的凤眸像是已经失去了原本的色彩。
  楚靳看得心疼不已,沉声问道:“告诉朕,他们有没有碰你?”
  容沉偏过头,一副不愿与他说话的样子。
  楚靳握紧拳头,站直身子,在牢房内扫视一圈,一把将跪在容沉边上的男人拎起来,眼神- yin -鸷之极:“你用哪只手碰的太傅?”
  男人吓得屁滚尿流,连忙摆手道:“没有没有,我没有碰太傅,皇上饶了我饶了我!”
  楚靳将他狠狠掷回地上:“把他两只手都给朕剁了,凌、迟、处、死!”
  男人听了,脸上露出惊惧之色,下面飘出骚臭之味,急忙磕头:“皇上饶命啊皇上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很快有两个狱卒走过来,将男人拖走。
  见此,牢房内所有囚犯都瑟瑟发抖,不断磕头哀嚎道:“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啊……”
  楚靳暴喝一声:“都给朕拖下去!你们是什么东西?!也配碰太傅!”
  狱卒将剩下的人也都赶到别的牢房去。
  直到再没有其他人,楚靳在容沉床边坐下,神色温柔地安抚道:“好了,他们都走了,不会再有人伤害你了。”
  容沉依旧不说话,他面对着墙壁,如瀑的黑发在石床上散落开来,侧颜莹润如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楚靳望着问:“你在生朕的气?”
  良久没有等来一丝回应,楚靳心头火气上来,将容沉的脸扳过来:“容沉,你看看朕。”
  眼前人的容颜依旧那么美,美得令人心折,可这双凤眸却比之前更冰冷了,冰冷得让人心寒,或许,不是冰冷,是失望了,浓浓的失望,还有恨。
  楚靳被这目光伤到了,内疚道:“朕不是有意的,朕之前只是太生气了,你原谅朕好不好?”
  容沉望着他良久,终于开口,声音是沙哑的,却依旧动听:“皇上觉得自导自演很有意思?”
  “朕也没有想到他们会这样对你……”说着,想到那些人碰了他的太傅,楚靳心里怒意上涌,骂道:“他们是什么东西?也配碰你!”
  容沉望着他,冷笑:“那你又是什么东西?”
  眼前人凤眸冰寒,声音刺耳又刻薄。
  我这般跟你道歉,你却不领情!之前的心软一下子荡然无存,楚靳的眼神迅速- yin -沉下去:“朕是什么东西,太傅很快就会知道!”
  ……5427
  
 
  第39章 青楼
 
  楚靳将人打横抱起来, 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轻柔道:“以后在朕面前,不用自称臣,像方才那般自称‘我’就好。”
  美人长睫颤了颤,闭上双眼道:“多谢皇上恩典。”
  楚靳抱着容沉上了马车, 马车摇摇晃晃,香炉袅袅飘起醉人的香气,容沉便靠在楚靳怀里迷迷糊糊地睡着。
  楚靳抱着怀里的人,满足得很,美人蜷在他怀里,只露出一张白皙的脸蛋儿,他看得心都要化掉, 忍不住拢紧美人的披风, 在美人颊边印下一吻。
  似是感受到他的触碰,美人蹙了下眉,呓语一声, 将脸埋在他怀里,再不肯露出来。
  楚靳看得好笑,心中愈发爱怜起来, 老老实实地不再动作, 让美人睡个好觉。
  到了地方, 楚靳将美人的脑袋从自己怀里剥出来,轻轻在他耳边唤道:“阿挑,咱们到了, 该下车了。”
  容沉睡梦中依稀听见有人在唤他的小名,声音很温柔,让他想到了小时候母亲唤他时的温柔模样,他小时候挑食,母亲就给他取了个小名叫阿挑,天天阿挑阿挑的叫,可是母亲如今已经不在了……是谁在唤他呢?忍不住睁眼,望见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入鬓的长眉,深邃的眼睛,英俊而威严,是他这辈子也忘不掉的一张脸。
  他冷下声音问:“皇上如何知道我的小名?”
  “朕先前听到容老将军这般唤过你,便记在了心里。”楚靳望着他,弯着唇角,眉眼温柔,“朕想这般唤你很久了,今日终于唤出口了。”
  他的小名只有爹娘唤过,如今被这个强迫他的人唤来,他感到不自在,张了张口,想制止楚靳,可望着楚靳的笑容,却没说出口。
  不过一个小名,由他罢。

下一篇:见鬼的人生 作者:虞姬奈若何 上一篇:珠宝商与龙 作者:齐鸢舞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