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师父他貌美如花 作者:末予(43)

发布时间:2018-03-11 10:08 类别:玄幻灵异

  不过,自从仙妖大战后,想来他也已经千年未去妖界了, 也不知这新妖王是个什么脾- xing -, 对他有没有敌意。
  他虽修为强大,但妖界毕竟与仙界不甚来往,而且千年前是他带领天兵打败了妖界, 妖界有些旧部定会仇视他,若来找他寻仇,可就麻烦了。
  所以此行妖界吉凶未定, 想到此, 他嘱咐楚靳道:“仙界与妖界, 可以算是井水不犯河水,为师在仙界虽有一定名望,但在妖界却是无甚作用, 为师千年前曾带领天兵打败过妖界,甚至有些妖兵会仇视为师。所以,到了妖界,你要谨言慎行,勿要仗着自己会一点法术便随意出手,你一个人生事事小,若挑起两界大战,便成了罪人了。”
  楚靳点头道:“徒儿一定谨记,不随意出手。”
  勾沉道:“你回去收拾了一下行李,明日在太虚宫大殿等为师。”
  “那师父你好好休息,徒儿告退。”楚靳说完,便退了下去。
  第二日一早,蹦蹦跳跳从凌霄殿跑回来的阿寻迎面与刚出太虚宫的勾沉楚靳二人相撞,一脸惊诧:“咦?帝君您什么时候出关的?还有帝君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勾沉道:“阿寻,本君同阿靳要去妖界一趟探望他的母妃,你好好在太虚宫待着,等我二人回来。”
  “帝君放心,我一定看好太虚宫!”
  阿寻点着头,心里有些奇怪,小鬼的母妃,帝君也跟着去探望?他怎么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呢?
  勾沉见阿寻点头,转身与楚靳道:“走罢。”
  楚靳点头,二人御剑而起,消失在阿寻眼前。
  阿寻还有点反应不过来,回过神来心里头又骂楚靳:这小鬼也太黏帝君了!天天跑去跟帝君房门口跟帝君说话也就算了,帝君刚出关小鬼就把帝君拐走了,得!太虚宫又没人了,我还是继续去凌霄殿找宫女姐姐们去吧!
  这般想着,阿寻又蹦蹦跳跳地跑走了。
  跑着跑着,他又忍不住哀叹着:也得亏是我心大,这要是换了别人,早就撂挑子不干了!就这样哀叹着,一路到了凌霄殿。
  他跟宫女姐姐们谈得正欢时,却看见了天帝走过来。
  他和几个宫女姐姐连忙跪下行礼。
  天帝示意他们起身,状似无意地问了一句:“勾沉可还在闭关?”
  天帝陛下每次看见他,都会问上一问,阿寻都习惯了,回答道:“回天帝陛下,帝君已经出关了。小仙刚刚回太虚宫时看见帝君和徒弟楚靳正往外走,说是和徒弟去妖界探望徒弟的母妃。”
  阿寻想,天帝对自家帝君可真关心啊!不像那个讨厌的小鬼,就知道惹帝君生气!想到这里,他在心里又把楚靳骂了百八十遍。
  天帝本以为勾沉还在闭关,没想到这一问,竟然得到了意想不到的答案,颇为惊诧:“出关了?还和徒弟去妖界探望母妃?”心里不觉有些酸,勾沉果然宝贝这徒弟,一出关就跟徒弟走了,勾沉那个徒弟,一看就对勾沉有想法,上次竟然当着他的面就把勾沉给抱走了,想到这里,天帝冷哼了一声,又看见阿寻惊诧的表情,觉得自己有些失态,咳了一声,道:“朕知晓了,你退下罢。”
  阿寻这才和小宫女儿们跑走。
  见人都走了,天帝沉着脸思量着,去了妖界……勾沉之前带兵打败了妖界,这次去该不会有什么事吧?而且勾沉对感情之事还一窍不通,万一被他那个心怀不轨的徒弟……想到这里,不由担心起来,金袍男人在龙椅上坐了一会儿,忽然金光一闪,消失在凌霄殿中。
  而这边勾沉与楚靳二人行了两日,才到达仙妖分界处。
  路上御剑时楚靳一直跟勾沉保持着距离,令勾沉感到很欣慰,徒弟终于能放下对他的情感了,但欣慰之余,他又有点小失落,至于为什么会失落,他不愿去想。
  仙妖分界处驻守的两个仙界兵将见到勾沉,连忙跪下:“见过帝君。”
  勾沉虚扶一下:“不必多礼,本君与徒弟去往妖界有要事,你们先退下罢。”
  两个兵将应声,白光一闪,仙妖结界便出现在眼前。
  面前是像一扇门一样的结界,门中是一圈圈深紫色的光晕,充满了神秘感。
  勾沉指尖白光在二人身上一划,将二人身上的仙气敛去化作妖气,而后指着结界对楚靳道:“从这里进入,便是妖界了,你要跟紧为师,切勿东张西望。”
  楚靳点头道:“师父放心,徒儿一定跟紧师父,不东张西望!”
  勾沉率先穿越了结界,楚靳也跟着穿越过去。
  进入妖界后,楚靳看到眼前的热闹景象,才明白,原来妖界和人界一般无二,也有集市,府邸,只是,妖界的妖跟人长得有些差别,可能是未修炼完全,有的人的脑袋是马,身子却是人的身子。有的人虽已是人形,耳朵却是尖尖的狐狸耳朵,总之,这里的人长得都奇形怪状的,每个人身上五颜六色的妖气弥漫在空气中,混杂在一起,令人眼花缭乱,若是胆小的人见了,定是要被吓晕过去。
  一只美貌狐妖感受到楚靳的注视,转过头来,向他抛了个媚眼。
  楚靳倒是对这狐妖没什么想法,再好看的狐妖,在他眼里,还没有师父的万分之一好看,倒是看到这狐妖的狐狸耳朵,他忽然想起什么,转头向勾沉道:“师父,徒儿记得,元君娘娘说,你的原形是一只狐狸?”
  勾沉点头道:“为师的母亲是狐狸修成的神仙,所以为师的原形是一只九尾白狐。”
  九尾白狐……楚靳望着勾沉清冷白皙的侧颜,这样清冷的人,竟然是一只魅惑的狐狸?师父魅惑起来,会是何等绝色?他又想到两百年前的生辰那日,他压着师父亲的场景来,那双凤眸含着水汽,双颊晕红,被他欺负得委委屈屈的样子,简直要将人的魂儿都勾没了……
  想着想着,心里又苦涩起来,师父如今他连碰都不能碰了……
  勾沉并不知道徒弟在想什么,道:“这里只是普通妖族的聚集地,妖王宫距离这里还很远,不过为师知晓一条捷径,你跟紧为师。”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