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师父他貌美如花 作者:末予(39)

发布时间:2018-03-11 10:08 类别:玄幻灵异

  勾沉实在听不下去,冲他吼了一声:“阿靳!”他不懂,他不过问了一句而已,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
  楚靳嗤笑道:“怎么?师父被我说中了心思恼羞成怒了?”
  “母妃说得果然是对的,不能靠近太好看的人,太好看的人,都是毒蛇,蛇蝎美人,用来形容师父,再恰当不过!”
  “你……!你怎能用这等词来形容为师?你……”勾沉白皙的脸上染了一层薄薄的红晕,不知是羞的还是恼的。
  平复了一下,他耐心劝道:“为师说了,为师只是试着问了你一句,没有要抛弃你的意思,你到底要怎样才肯原谅为师?”
  “原谅?”楚靳的眼睛亮了一下,又自嘲道:“徒儿哪敢?”
  勾沉气得不轻,一甩袖袍,偏过头去:“你再如此,为师便不管你了!”哪有师父主动要徒弟求原谅的?关键是他主动要求原谅,徒弟还不领情,他这个师父当得真是半点尊严也没有了!
  楚靳望了一眼那修长的身影,轻飘飘道:“看来师父的原谅只是说说而已,半分诚意也没有。”
  勾沉无奈,只好转过身来,认真道:“阿靳,为师方才不该问你,为师向你道歉,你可否原谅为师?”
  楚靳见师父这般,也缓了态度,将剑停在空中,低下头,呜咽道:“徒儿方才听见师父的话,很难过……”
  勾沉也跟着停下,见徒弟的模样,心中愧疚不已,索- xing -道:“你想要为师如何补偿你?为师什么都答应你!”
  楚靳猛地抬起头来,双眸亮晶晶的:“真的么?师父真的什么都答应徒儿?”
  “你……”勾沉未想到自家徒弟变脸变得这么快,忽然有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徒弟不会早就等着他说这句话呢吧?想到了什么,脸上一红,忙补道:“你不能向为师提太过分的要求!”
  楚靳的表情像是得到糖吃的孩子,太过分?那意思就是他可以小小地过分一下咯?笑道:“放心,徒儿不会对师父提太过分的要求,师父方才伤了徒儿的心,徒儿只是想师父能让徒儿亲近一下。”
  “亲近?”勾沉瞪大了眼睛,忽然心跳加快,“如何亲近?”
  楚靳伸出手臂,将白衣帝君的手拉过来,这双手莹白如玉,细腻得让人爱不释手。
  勾沉见徒弟拉着他的手,心里有些慌,“你……你要做……”下一秒,就见楚靳低头,吻上了他的掌心。
  楚靳原只是想轻轻地吻一下,可嗅着手上那清冷的香气,却忍不住想要更多,不禁伸出唇舌,舔上那细腻的掌心,师父身上是香的,嘴唇是甜的,就连掌心也是甜的,师父哪里都甜……
  勾沉觉得掌心被徒弟舔得- shi -漉漉的,浑身不自在,忍不住缩了一下手,“好……好了阿靳,你可以放开了……”
  楚靳恋恋不舍地从勾沉的掌心抬头,却见勾沉一张清冷白皙的双颊红透了,如花一般艳,长长的睫毛在不断颤抖,美丽极了。
  他勾了勾唇,“徒儿将师父的手弄脏了,徒儿来为师父擦一擦。”说着,化出一方帕子,轻轻擦试着那被他舔得晶莹剔透的掌心,一边擦一边还目不转睛地盯着勾沉的脸看,像是刻意要欣赏这副美人害羞的美景一般。
  勾沉被自家徒弟盯得心慌,又恐自己和徒弟这般被旁人看到,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却被楚靳牢牢按住。
  楚靳望着勾沉,唇角挂着一丝邪气的笑意:“徒儿还未擦完,师父急什么?难不成师父害怕了?师父在害怕什么?”
  勾沉心中无比后悔方才心软向徒弟道歉,徒弟根本就是想占他的便宜,开口斥道:“你莫要胡闹了,赶紧放开为师!”
  楚靳却好似未听见一般,低头,就着方才擦拭的地方,又吻了上去,还发出了“啵”的一声响,勾沉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恼怒地呵斥了一句:“阿靳!”紧接着,手臂被人一扯,身子便人拉入了怀里。
  勾沉挣扎着:“你放开为师!”徒弟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别怕,徒儿只是想抱抱你。”楚靳说话的时候,热气喷在勾沉此刻因害羞而变得粉粉的耳朵上,“师父,你心跳好快。”
  仿佛心思被说中,勾沉连忙否认:“没……没有!”
  楚靳笑起来:“师父这么着急否认做什么?徒儿又没说什么,难不成师父真的对徒儿动心了?”
  勾沉挣扎得更厉害了,“胡说!为师怎么可能!你放开为师!”
  楚靳道:“师父你方才答应徒儿,要让徒儿亲近一下的,徒儿还未亲近完,难不成师父要反悔?”
  “你……!”勾沉又气又悔,最后无奈地问:“你要抱多久?”
  多久?他想永远抱着师父,可是这是不可能的,将头埋在勾沉肩膀上,闷闷道:“师父不要挣扎,就这样让徒儿抱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一会儿就好……”
  大概是听徒弟的声音太难过,勾沉也未挣扎,就这么任着楚靳抱了一会儿。
  最后勾沉实在担心会有人看见,不断催促着楚靳,楚靳才放开。
  放开的时候,楚靳恋恋不舍,拉着勾沉的手不让他走,“师父……”
  勾沉又好气又好笑:“为师不过是去御剑而已。”
  楚靳眼眸晶亮:“师父可以乘徒儿的剑,徒儿带你飞!”
  勾沉剜了他一眼,凉凉道:“你这会儿倒是会自己御剑了?”
  楚靳嘿嘿笑道:“徒儿也不知,这把剑使起来颇为顺手,不等徒儿念动法术,它自己就飞起来了。”
  谎话连篇!勾沉冷哼一声,踏回自己的剑上,御剑而起。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