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师父他貌美如花 作者:末予(38)

发布时间:2018-03-11 10:08 类别:玄幻灵异

  龙王也十分震惊,自家女儿何时这么看得开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忙拉着自家女儿问道:“罗儿你真的打算放过他?”
  繁罗满脸不耐烦:“父王我都不计较了你计较什么?!”又看向楚靳,柳眉倒竖,怒道:“你还不快滚?难道要等本公主改变主意吗?”
  “多谢公主,在下这就走!”楚靳说罢,拾起地上的宝剑转身便往外走,经过勾沉身边时,也未看勾沉一眼。
  繁罗又叫住他:“喂!你回来!”
  楚靳转身询问:“公主还有何事?”
  看着那眉目俊朗的白衣少年,繁罗的心怦怦跳:“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楚靳勾唇一笑:“在下楚靳,祝公主早日寻到自己的心仪之人。”说罢,转身走了出去。
  楚靳……繁罗怅然若失,其实她变作一条鱼被楚靳摸到身体的时候,她就已经心动了,不然也不会跑回来让父王帮她将这个轻薄她的男人找出来。
  从小父王就对她说,他们龙族有个规矩,龙族未出嫁的少女是不能随便被男人摸身体的,如果被男人摸了身体,她就要嫁给那个男人,如若不然,那个男人就得死。
  而她作为龙族公主,龙宫里所有人都对她恭恭敬敬的,从没有男人敢摸她的身体,所以,她压根就没把这条规矩放在心上。
  如今,大姐二姐都嫁了人,龙宫里就剩她这么一个公主,自然无聊得很,她今日忽然兴起,化成一条小鱼跑到龙宫外面去玩,谁料却被一个男人捉住,那个男人长得很好看,剑眉星目,俊朗挺拔。
  她自小生活在龙宫,面对的都是一群歪瓜裂枣般的虾兵蟹将,从没见过这般俊朗的男人,所以她一下子就被这个男人的容貌吸引住了。
  谁料在她沉迷这男人的容貌里时,这男人竟开始摸她的身体,她一个龙族公主,怎么能被一个陌生男人随便摸身体,她忽然就想到了龙族的那条规矩,又羞又怒,拼命挣扎着,当她想用法术攻击他时,男人的手指点上了她的额头,她又忍不住眩晕起来,内心狂跳,她迷迷糊糊中听见那个男人旁边的人说了句什么,那个男人就放开了她,她回过神来,羞怒地冲那个男人吐了几个泡泡,便游走了。
  她绕着龙宫外游了几圈,满脑子想的都是方才调戏她的那个男人,搞得她心神不宁,想到他们龙族的规矩,她被摸了身体,那个男人就要娶她。
  如果……那个男人娶她,也不错。
  当被那个男人摸身体的时候,那是一种奇异的感觉,酥酥麻麻的,心跳得很快。
  她想,她是对那个男人动心了吧。
  于是,她决定游回去以真身见见那个男人,如果那个男人也看上了她……想到此,她的心怦怦直跳。
  可惜待她再游过来时,那男人已经不在了,她心里有些失落,又气恼起来,摸了本公主就想跑是吧?没门!
  于是她急冲冲赶回龙宫找到父王,让父王帮她把那个摸了她身体的男人找出来。
  待真的见到那个男人了,她内心非常激动,想着那个男人会不会看上她,但表面上还是要维持她公主的骄傲不能给那个男人好脸色,谁知那个男人说自己已经有了心仪之人,不能娶她,她又失落又恼怒,这个摸了他身体让她动心的男人,竟然不能娶她!
  为了不让她的清白受损,他叫她砍去他的双手,但是,她却下不去手。
  她想,他只是不喜欢自己而已,没有必要将他的双手砍去。
  最终,她放他离开了。
  她很羡慕楚靳心仪的那个人,她想,能被这样的男人喜欢,一定很幸福吧。
  虽然父王已经告诉过她他的名字,但她还是想亲口问一下他的名字,亲耳听到他告诉自己,他的名字,楚靳,这个第一个让她动心的男人。
  在繁罗怅然若失之时,勾沉则心焦不已,起身向龙王告辞。
  龙王有些惋惜:“帝君不多留一会儿吗?”
  勾沉紧蹙着眉,急切道:“龙王美意本君心领了,这顿饭,改日再吃罢。阿靳他可能对本君有些了误会,本君有些担心,就不多留了。”想到方才徒弟看他冷漠的眼神,他心里像被针扎了一样,勾沉说完,便匆匆离去。
  繁罗看着勾沉离去的背影,忽然想到楚靳方才对勾沉的态度,她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龙王以为女儿还在难过,便安慰女儿说以后一定能找到更好的。
  繁罗心思重重,方才的画面一幕一幕在脑海里回放,难道……楚靳的心仪之人,是那勾沉帝君?!她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两个男人,还是师徒,怎么可能?她摇了摇头,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清出去,至少,他亲口告诉自己的名字不是吗?来日方长,只要他一日不娶,自己还是有机会的。
  龙族公主唇角微勾,楚靳,我们会再见面的。
  勾沉追出龙宫,却没看见徒弟。连等他也不等,看来这次,徒弟是真的生他气了。无奈之下,用法力感应了一下叶子的存在,发现徒弟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他急忙御剑飞出东海。
  他远远地瞧见徒弟踏着新得到的宝剑,穿梭在云里,还说自己不会御剑,之前果然是在欺骗他!
  可他也惹了徒弟生气,顾不得生气,只好追了上去。
  他御剑飞到楚靳身旁,问道:“阿靳,你为何不等为师?”
  楚靳目不斜视,看向前方,语带嘲讽:“师父让徒儿娶那公主,不就是要赶徒儿走么?现在徒儿离你远了,不是正合了师父的意么?”
  勾沉解释道:“为师不是这个意思,你误会了,为师只是随便问了一句,没有要赶你走的意思。”
  “随便问了一句?”楚靳念了一遍,忽然转头,双眼盯着勾沉,激动地吼道:“师父你不接受徒儿的感情可以,可你不能将徒儿的一颗真心就这么扔在地上践踏!”
  勾沉被自家徒弟吓了一跳,随即蹙眉道:“你怎么跟为师说话?为师何时践踏你的真心了?”
  楚靳看着他,双目通红:“你明知道徒儿喜欢你,你却要徒儿娶别的女人,你知道这对徒儿有多残忍么?!你早就很恶心徒儿对你的感情了吧?徒儿娶了别的女人,你就可以抛弃徒儿了吧?你可是打得一副好算盘!我的好师父!”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