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师父他貌美如花 作者:末予(34)

发布时间:2018-03-11 10:08 类别:玄幻灵异

  龙王只以为这对师徒不喜被人夸感情好,并未放在心上,转头对楚靳道:“小王这兵器库里的兵器都是顶好的仙家法器,刀枪剑戟样样俱全,贤侄看中了什么,直接带走便是!”
  楚靳四下扫了扫,架子上一排一排摆放得密密麻麻的兵器,数量之多,看得人眼花缭乱。他仔细看了一会儿,发现这些兵器数量虽多,类别却分得很清晰,刀枪剑戟分别摆在不同的架子上,他正看得聚精会神时,龙王走过来对他道:“本王看贤侄肌骨颇为强健,不如使刀试试?”说着,从身边的架子上取下一把又长又重的刀来,往地上一杵,地面顿时跟着一震,“这把赤魂刀,长九尺六寸,重八十八斤,劈砍威力极大,可与二郎神的三尖两刃刀相媲美,不如贤侄来试试?”
  楚靳摇头道:“龙王好意,小侄心领了,只是小侄对刀不感兴趣,就不试了。”
  “如此,那是本王考虑不周了。”对于楚靳的拒绝,龙王未有不悦,他将刀放回原位,又热心地问:“不知贤侄对什么兵器感兴趣?本王帮你挑选。”
  楚靳目光转向勾沉,勾沉也想知道徒弟想要什么,不由看向徒弟,而徒弟正好也向他看过来,二人目光相碰,勾沉觉得有些莫名地脸热,不由转身看向他处,楚靳的目光从那道极美的身影上收回,转头对龙王定定道:“小侄想要一把剑。”
  他想要一把,和师父的青冥剑相配的剑。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文中的小剧场:
他想要一把,和师父的青冥剑相配的剑。
- shi -乎乎[气fufu]:选兵器就好好选,配什么配!
靳哥:那不要了,回去咱们还共乘一剑,抱着你回去[邪魅一笑]
- shi -乎乎[炸毛]:滚蛋!赶紧选!
 
 
  第29章 取剑
 
  “原来贤侄想要一把剑,这好办!”龙王领着他来到插满剑的架子前,道:“这个架子上都是顶好的宝剑,乃我龙宫最有名的铸剑师采用玄天之火淬炼而成,个个削铁如泥,贤侄可随意挑选。”
  楚靳目光划过架子上各式各样的宝剑,却摇了摇头道:“小侄对这些剑不感兴趣。”
  龙王奇怪:“贤侄方才不是说想要一把剑吗?怎么见了剑又说不感兴趣呢?本王不明白。”
  楚靳看着龙王,似乎有些为难地说:“小侄说了,龙王可别生气。”
  龙王一听,摆手笑道:“贤侄尽管说,本王不是那不好相与之人!”
  “那小侄便说了。”得龙王保证,楚靳心中有了底气,语气坚定道:“小侄觉得这些剑太过普通。”
  龙王皱眉:“普通?”
  楚靳道:“小侄见这架子上的剑,做工虽好,但周身的光晕看起来却像差了些什么……”说着,他又有些不确定,“可能也是小侄的错觉,龙王这些剑已经是非常难得一见的绝世名剑了,是小侄太挑剔。”
  龙王有些为难:“可这已是本王这龙宫全部的剑了,这么多剑,贤侄就没有一把看中的?”
  楚靳摇了摇头。
  这时,勾沉走过来,对龙王道:“本君也觉得这些剑太过普通,龙王这里可还有其他的剑?”
  “其他的剑……”龙王皱眉思考了一会儿,忽然叫道:“小王想起来了!还有一把!”
  说着,他带着二人走到龙宫外,指着远处一座冰山问楚靳道:“贤侄可看到那座冰山上插着的剑了?”
  楚靳抬眼望去,只见深蓝的海底中央立着一座巨大的冰山,冰山上插着一把通体湛蓝的剑,这剑周身散发出白色的光芒,但这白光却不似师父施法时柔和的白光,而是带着寒气,冷寂又沉重,仿佛蕴藏着极大的力量。
  楚靳自看到这把剑,便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好像冥冥之中有股奇怪的力量拉扯着他。
  而勾沉见了这把剑,一双好看的眉却蹙了起来,忍不住问龙王道:“这把剑从何而来?”
  龙王摇头道:“小王也不知这把剑从何而来,小王自出生起,这把剑便在这里,听小王的父亲说,相传上古时,有一日此剑从天而降,直插.入海,不仅将龙宫搅得一团乱,还引发了洪水,差点将人界淹了。后来天神禹见到人间发洪水,下凡来治水,将定海神针插入海中,才停止了这场灾难。之后也没见这把剑再生出什么异状,便任由它立在这里了。也有人好奇,想要将这把剑拔.出.来,但这把剑的周围好似有一层保护的屏障,只要有人一靠近这把剑,便会被重重弹回来,而且修为越高伤得越重。是以,千万年来,试过的人数不胜数,但没有一个人能将这把剑拔.出.来。”
  楚靳看着那把剑,眼里闪着奇异的光,不由向前走了一步,道:“我想试试。”
  勾沉忙按住他斥道:“阿靳,你疯了?!依你的修为根本拔不出来!”
  楚靳转头看着勾沉,定定道:“师父,徒儿想要这把剑。”
  “可是……”勾沉犹豫了一下,对他道:“为师帮你将它拔.出.来。”
  楚靳摇头,态度十分坚定:“不,师父,徒儿想自己去。”
  勾沉蹙眉,这是徒弟第一次如此坚定地拒绝他的帮助,从来都是杀伐果决的勾沉帝君,面对徒弟,第一次觉得有些挫败,可他若不阻止,徒弟会受伤……
  楚靳知道勾沉在担心什么,安慰他道:“师父你不用担心徒儿,如果徒儿真的被这剑伤到,那也是徒儿自己的选择,与师父无关。”英俊少年望着勾沉,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不过,徒儿更希望你相信徒儿能将这剑拔.出.来。”
  勾沉眉头紧锁,仍想开口阻止,却被楚靳抢先道:“万一,徒儿受伤了,师父可会看在徒儿受伤的份儿上原谅徒儿之前的无意之行?”
  此刻楚靳的语气和神态,活脱脱像一个人界的纨绔子弟。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