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师父他貌美如花 作者:末予(32)

发布时间:2018-03-11 10:08 类别:玄幻灵异

  楚靳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美丽而蔚蓝的景象,身体被柔和的水流包裹住,他能看到游动的鱼,飘动的水草,好似进入了一个神奇的世界。
  这时,有条红尾小鱼从他面前游过,他不禁伸手将它捉住,那小鱼似是被他吓到了,在他手里扭动挣扎,鳞片都竖起来,有些扎人,他觉得十分有趣,用指点了点那条小鱼的小脑袋,那小鱼的两只鱼眼瞪着他,鼓着腮帮子冲他吐泡泡。
  勾沉感觉到徒弟松了手,没有再抱着自己的腰,有些疑惑,回头却看见徒弟手里捉着一条鱼,饶有兴致的样子,忍不住蹙眉劝诫他道:“阿靳,莫要顽皮,东海里的生灵许多都有灵- xing -,你抓着它,它会疼,将它放了罢。”
  “是,师父。”楚靳应了一声,松了手,那条小鱼得了自由,立马从他手里窜走,临走时还不忘用鱼尾甩了他一脸水。
  楚靳倒未生气,抹了把脸,发现自己和师父面前立着一座宫殿,这宫殿甚是宏伟,且整个闪着金光,他想,这应该就是东海龙宫了。
  勾沉将剑停在离地面不远处,跃下剑,对楚靳道:“阿靳,下来。”
  楚靳望着地上那个眉目清冷的白衣帝君,唇角一勾,也跃了下去,却似没有控制好力度,径直扑入勾沉怀中,而勾沉也未想到徒弟会扑向他,身子往后一倒,二人双双跌入宫殿旁的水草丛中,这清冷的白衣帝君便被自家徒弟结结实实地压在了下面。
 
 
  第27章 开窍
 
  楚靳如愿抱到了自家师父温凉如玉的身体,自是满足得很,正想享受一会儿,忽然听见了一个急切的声音。
  “帝君在哪呢?帝君在哪呢?”
  这时,从宫殿里跑出来一个衣着华贵的国字脸中年男人,这男人长得十分特点,他头戴金冠,且金冠两侧长着两只犄角,红色头发,铜铃大眼,宽鼻阔唇,下巴上还蓄着乱草般的红色胡须。
  他四处看了看,不悦地问着身边背着绿色龟壳的矮小老人:“龟丞相,你方才不是说看见帝君的圣光了,帝君在哪儿呢?”
  龟丞相眯着眼看了看,摸着花白的胡须,皱眉怪叫道:“噫——奇怪,老臣方才明明看见了帝君的圣光,怎么不见帝君人呢?”
  而后男人的声音更加不悦了:“莫不是丞相你这老花眼看错了?”
  二人说话的声音不大,但勾沉和楚靳的位置离他们并不远,所以将二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勾沉被自家徒弟压在身下已经很尴尬了,此刻听见了声音,脸上更是红得厉害,忙低声催促楚靳道:“还不快起来!”
  楚靳如梦初醒一般,连忙起身,一把将勾沉拉起来,却因用力过猛,白衣帝君直直跌入他的怀中。
  勾沉先是被自家徒弟压在身下,现在又被自家徒弟抱在怀里,这下真是又尴尬又慌乱,心里还有一团怒气,抬头压低声音瞪着楚靳道:“你在做什么?!还不放开为师!”
  到了如此境地,他之前想不通的事情,忽然就都想通了,为什么徒弟御不了他的剑,为什么徒弟上了剑抱他抱那么紧,为什么徒弟下剑的时候偏偏那么巧就将他扑倒了,为什么拉他起来的时候又“用力过大”将他拉入了怀里?
  从御剑到现在,这一连串发生的事情绝对不是巧合!他有种感觉,徒弟一定是故意的!徒弟不死心,想趁机占他的便宜!
  勾沉越想越气,他这些年到底养了个怎样的徒弟?!
  楚靳见勾沉脸色不对,忙松开勾沉,将双手举起来,摇头急切地辩解道:“师父徒儿不是故意的,这一切都是巧合!”
  “你给为师小声点!”勾沉斥了楚靳一句,慌忙抬头,见龙王并没有注意到这边,这才松了口气,可转念又一想,他这么紧张,是在担心什么?担心别人看见他和徒弟……?
  这么一想,勾沉心里一惊,他为什么会这么想?他和徒弟本就没什么!他只是,只是……勾沉正想着,忽然觉得自己的衣角被人拉住了,转头却发现楚靳低头拉着他的衣角,可怜兮兮地向他低声道:“师父你要相信徒儿,徒儿真不是故意的!”
  勾沉压下心中那些疑虑,蹙眉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先把手放开。”
  楚靳十分听话地将手放开了,眼巴巴地望着他,低着头,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如今见徒弟这般模样,勾沉却是再不会相信了,他原先倒是没有看出来,自己这徒弟原来这么能装!
  这么想着他又开始气恼起来,这一路上他竟被徒弟欺压至此!好不容易压下怒火,将衣冠整理好,转头嘱咐了楚靳一句:“你整理一下衣服,待会儿为师出去,跟在为师身后,不许再对为师动手动脚。”
  楚靳点头如啄米:“徒儿一定谨记师父教诲,不对师父动手动脚!”说罢,立刻整理好衣服,抬头看着勾沉,一副求表扬的表情,“师父我整理好了!”
  勾沉只点了点头,并未多说话,转身走了出去。
  勾沉走出来便冷静了些,他想,这样下去可不行,若他一直任由徒弟这般欺压像什么样子!徒弟的想法他已经把控不住了,看来之前他的口舌白费了,得找个机会再好好教育一下徒弟罢。
  跟在勾沉后面的楚靳也思虑重重,根据师父方才对他的态度来看,他觉得自己该收敛一些了,这一路上,他似乎做得有些太过火了,不过,他觉得自己和师父的相处模式有些进步,师父已经不再将他视为之前那个单纯的小孩子了,这该是一件好事。
  要他不再对师父产生非分之想,他怎么可能做得到?他也想做一个乖乖徒弟,只要能永远待在师父身边,看着守着师父便好。
  可若是一直碰不到师父也就罢了,可已经碰到了,尤其是已经品尝过师父嘴唇的滋味之后,他幻想着更多,要他停止这些想法,已经不可能了。
  虽然师父已经说了不能对他有不该有的想法,可毕竟师父就在他身边,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这明明就是对他最有利的条件,他有什么理由放弃呢?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