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师父他貌美如花 作者:末予(28)

发布时间:2018-03-11 10:08 类别:玄幻灵异

  勾沉被捏得蹙了眉,又觉得有些莫名的头晕,忍不住呵斥道:“阿靳,你捏疼为师了,快放开!”
  放开?昨夜就是我心太软了,才放了手,如果你觉得这是耻辱,那倒不如叫你耻辱到底!
 
 
  第23章 轻薄
 
  楚靳索- xing -将人向前一拉,勾沉便跌到了他怀里。
  勾沉大惊,自家小徒弟的行为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阿靳,你抱着为师做什么?!快放开!”
  楚靳捏住勾沉的下巴,拇指摩擦着他唇上的伤口,轻佻地问道:“师父,你可知你唇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勾沉的唇被楚靳摩擦得极疼,他蹙眉斥道:“阿靳,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再不放手,为师便……”
  本是清冷如霜的帝君,此刻却被他抱在怀里,嘴唇被他蹂·躏得鲜红欲滴,那双清冷的凤目里写满了怒意,再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人,而是他可以亲近、可以蹂.躏的人……光是想想,他就已经迫不及待了,他低下头,缓缓靠近这冰雪美人,唇边挂着一抹戏谑的笑意:“徒儿就是不放手,师父要怎样?”
  勾沉不知为何突然就变成了这样,感觉自家小徒弟像变了一个人一样……难道……他心里突然有了一个不好的猜测。正当他准备释放法力试探自家小徒弟身上的气息之时,门外响起了阿寻欢快的声音:“帝君帝君!织女姐姐把衣服送过来了!”
  勾沉一慌,一把将楚靳推开,整了整衣冠,打开门。
  阿寻捧着一件做工精致的白袍等在门外,见到自家帝君开门,将袍子送上去,却发现自家帝君有些不对劲,“诶?帝君您的嘴唇怎么出血了?”
  勾沉想到刚才之事,只觉又羞又怒,他第一次被人这样轻薄,还是被自家徒弟!
  见阿寻盯着他看,淡道:“无事,不小心咬到了而已,你把袍子给他罢,本君出去透透气。”说罢,便走了出去。
  阿寻觉得自家帝君有些奇怪,可他也不敢乱想,走了进去,发现楚靳坐在地上不知在想什么。
  他觉得一定是这小鬼做错了事惹帝君生气了,被帝君训了,不容易啊!八年才见这小鬼被帝君训一次,帝君从来都对小鬼和颜悦色的,也不知道这小鬼做错了什么,竟然惹帝君生气了!帝君对你那么好,你竟然惹帝君生气!他绝对不能放过这个嘲笑小鬼的机会!
  “叫你昨天把我关在门外,遭报应了吧,挨帝君训了吧!我把你的饭菜都吃了你什么也吃不到了哈哈哈……”
  “出去!”阿寻还没笑完,便被楚靳突如其来的吼声打断。
  无论在何时何地,阿寻从来都是招人喜欢的,从来没有被人吼过,如今冷不丁被这小鬼吼了一下,自然十分生气,瞪着楚靳道:“你这小鬼敢吼我!”
  楚靳抬头,眼神- yin -鸷之极:“我再说一遍,出去!”
  阿寻被那眼神吓了一跳,撇了撇嘴道:“出去就出去嘛!这么凶!难怪惹了帝君生气!”
  而后愤愤地把手里的袍子扔给楚靳:“给你的臭袍子!亏帝君怕你觉得年年都是白袍会单调,今年特意提前那么多天赶去织女姐姐那里给你选了新花样在白袍上绣了金纹,你竟然惹帝君生气,简直狼心狗肺!”说完,气呼呼地跑了出去。
  白袍就那样散落在地上,沾了灰尘,像是师父看着他失望的眼神,这样一想,血液里的白光一下子冲散了黑气,楚靳陡然清醒过来,膝行过去将白袍拾起来,小心地将那些灰拂掉,珍宝般地抱在怀里。
  师父将他从淤泥中拉上来,给他新生,指导他修炼,而且年年生辰,师父都亲自给他庆生,昨夜也任他胡来……
  如今师父只是忘了昨夜而已,而他呢?他刚才都干了什么?他怎么能那样对师父?师父一定不会原谅他了,怎么办?他该怎么做?才能让师父原谅他?
  在地上坐了一会儿,他决定去找师父,不管师父要如何惩罚他,他都心甘情愿。
  他找遍了卧房,大殿,偏殿,还去了趟自己的卧房,都不见师父。
  难道师父已经离开太虚宫?师父离开太虚宫会去哪儿?去找天帝吗?
  这个想法一起,他感觉到血液里有暴虐之气在乱窜。
  师父八年前在天帝寝宫待了一夜,昨日又被天帝扶回来,如今又去找天帝了,天帝有什么好?师父愿意和天帝……却觉得昨夜和他的记忆不堪?
  师父,既然如此,那徒儿……正当他脑中白光一闪,当头一喝:难道你还想将师父吓跑吗?!
  暴虐的黑气立刻缩回角落。
  不,不,师父未必会去找天帝,说不定师父还在太虚宫,只是他没找到而已。
  他忽然想到了叶子,拿出来,试探般地传音给勾沉:“师父你在哪里?徒儿找不到你徒儿错了徒儿再也不敢了,你不要不理徒儿……”
  他生怕师父不理他,一连串说了很多,都是在认错。
  半晌,他听见勾沉回道:“为师在听风崖。”
  听风崖!他怎么把这个地方给忘了!
  他只想到了室内,却未想到室外,听风崖是师父之前教他练剑的地方!
  顾不得想许多,他飞快地奔往听风崖。
  白衣人背对着他,站在崖边,吹奏着手中玉笛,那笛声悠扬中带着一丝伤感,叫听了的人不禁也跟着难过起来。
  青山,白云,吹笛人,宛如一幅优美的画卷。
  风吹起那人的衣袍,长发飘散,足下踏着缥缈的云雾,仿佛要乘风而去一般。
  他走过去,跪在地上,抬首望着白衣人的背影,“师父徒儿错了徒儿再也不敢了,徒儿不是故意惹您生气的,徒儿只是一时昏了头脑,请您原谅徒儿。”
  “您怎么惩罚徒儿都可以,只是请您不要不理徒儿……”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