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师父他貌美如花 作者:末予(27)

发布时间:2018-03-11 10:08 类别:玄幻灵异

  白光覆在床上熟睡的少年头上,很快散去,再不留一丝痕迹。
  而后,他用移物术将小徒弟送到了小徒弟自己的房里。
  勾沉做完这些便回到自己房里,想了想,将自己的记忆也清除了,如若不这样做,他真不知以后该如何面对小徒弟。
  而楚靳房中,在白衣人走后,自楚靳身体里涌出一团黑气,吞噬了那道白光。
  楚靳第二日醒来,觉得怀里空落落的,抬头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了不对劲。
  昨晚他明明搂着师父入睡的,怎么回到自己房里了?
  可能是师父觉得害羞,所以把他送回来了吧……
  失落之余,他又想起昨夜的事,心里兴奋不已,师父真的在他身下,任他为所欲为……
  不过师父也只是让他亲,他再想做别的,师父死活都不肯,他便想着,来日方长,总有机会的。
  他觉得经过昨晚,他和师父的关系,不一样了。
  这想法让他浑身激动不已。
  他迫不及待地想见师父。
  师父昨晚愿意给他亲,会不会已经接受他了?
  急于知道答案,他迅速起床梳洗好,便跑到勾沉的卧房门口,带着怦怦跳的心,轻轻扣了扣门:“师父你在吗?”
  没听到答复,他疑惑地推开门,发现屋内并没有人。
  他又走到书房,发现勾沉正在书房看书,白衣帝君衣冠整齐,坐姿端正,依旧高高在上不惹凡尘。
  见到楚靳,勾沉放下手中的书,温和地笑道:“阿靳,你来了。”
  楚靳抑制住激动的心情,微一俯身,恭敬道:“徒儿给师父请安。”
  而后站直身体,少年一身白袍,墨发高高束起,浓眉斜飞入鬓,双眸灿若寒星,薄唇轻扬,轮廓棱角分明,身材修长,皮肤却不似小时候那般白皙,黑了一些,是那种健康的小麦色,显得更加英俊挺拔,肌骨强健有力,像一匹刚成年的幼狼,而等待着他的,是广袤而辽阔的草原,任他肆意奔腾。
  勾沉打量着自家小徒弟,一年不见,小徒弟又长胖了,再这样下去可不行,本想跟小徒弟说说少吃点,却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不同以往,惊讶地问:“阿靳,你突破到化神……了?”却因说得太快牵动了嘴上的伤口,不得不顿了一下,他早上醒来感觉嘴唇有些疼,照了镜子一看发现嘴唇破了口,像是被人咬破了,咬破了……是他自己咬的,还是……?
  不知为什么,这个想法一出,他的心跳忽然快了一拍,不过他很快就给忽略掉,放眼六界,除了三尊之外,只要他不愿,没人能近他的身,可能是昨日喝酒喝太多咬到了吧,便也没有想太多,没想到却让他在小徒弟面前失了态。
  “是,徒儿突破到化神了。”
  楚靳点头,听出了勾沉话中的异样,走近了一些,看到白衣帝君浅色的唇上一个明显的咬痕,心里兴奋起来,看着面前清冷的美人,不禁回忆起这唇带给他的销.魂滋味来,还有这温凉如玉的身体……
  兴奋之余,他又自责起来,昨夜他似乎亲得太狠了,关切地问:“师父,你嘴上的伤还好吗?”
  勾沉并未多想,只觉自己唇上的伤叫小徒弟看出来了,寻常的关心而已,便道了一句无事,而后想到小徒弟刚到化神,有很多要注意的事情,便开始说起来,因为嘴唇破了口,他说得异常慢:“阿靳,你如今化神了,修仙之路已过一半,但这只是表面上,以后的路还很长,你……”
  勾沉一番苦口婆心的教导,楚靳却半点也没听进去,他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明明昨夜……为何师父的表现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于是,他打断勾沉,主动提起:“师父,昨夜……”
  “昨夜?”勾沉说得兴起,突然被小徒弟打断,有些不悦,又想了想,恍然大悟,忙语带歉意地道:“昨日是你的生辰,为师昨日喝得太多睡过去了,错过了你的生辰,抱歉。”
  楚靳越听越不对,睡过去了?昨夜明明……
  勾沉见小徒弟皱着眉,以为小徒弟不高兴了,便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为师今日给你补过生辰,为师记得昨日提前让阿寻回来给你买些人界的饭菜,不过现在应该凉了,无妨,为师再让他去买便是。为师前几日还请织女为你做了一件新衣服,为师现在就去给你拿回来,你先回房耐心等待,为师回来给你做长寿面吃。”说罢,起身就要离开。
  楚靳快步走过去,挡在勾沉面前,目光灼灼地问道:“师父可还记得昨夜发生了什么?”
  高大的身躯拦在他前面,遮住了他面前的阳光,勾沉才意识到,小徒弟已经比他高了,让他有些不适应,他不知小徒弟为何拦他,却认真答道:“昨夜?昨日为师喝多了,被天帝扶回来,然后……”说到这里,勾沉又顿了一下,脸色有些不自然,“然后被你抱回房,之后为师就睡了,有何问题?”
  楚靳听着勾沉的叙述,皱紧眉,为何师父忘了昨夜的事?
  师父法力高强,没有人能消除他的记忆,难道……是师父,可师父为何要消除自己的记忆,师父觉得昨夜那些很恶心,所以才将自己的记忆消除了来惩罚他?
  想到这些,楚靳的心一阵发凉,“师父……你……”看着面前这个清冷的白衣人,他以为师父接受了他,没想到师父觉得昨夜那些是耻辱,将自己的记忆清除了。
  双拳握紧,隐藏在楚靳体内的黑气似乎察觉到主人情绪的剧烈波动,突破压制他的白光,开始在楚靳体内肆虐游走。
  “阿靳,你怎么了?”勾沉见自家小徒弟的脸色不对,不禁伸手想看看他的状况。
  楚靳猛地抓住勾沉的手腕,力道大得要把人骨头捏碎,眼中深沉如水,仿佛酝酿着一场风暴。
  楚靳体内游走的黑气接触到了那纤细的手腕,立刻导引着更多的黑气,白光再也压制不住,叫黑气肆虐开来。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