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师父他貌美如花 作者:末予(12)

发布时间:2018-03-11 10:08 类别:玄幻灵异

  楚靳握拳愤愤着,这紫微帝君竟然贴着师父的耳朵!师父这弟弟该不会……?
  正胡思乱想之际,额头上忽然传来温热的触感,他抬头,看见师父俯下身,修长如玉的手覆在他额头上,清冷的凤目中流露出一丝关切之色:“可还觉得头疼?”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今天的小剧场就是:今天没有小剧场,话筒留给下章幸福得要吐泡泡的靳哥哈哈哈~
师父[疑惑]:吐泡泡?小徒弟又不是鱼,为何会吐泡泡?
师父的小迷弟——靳哥小醋包[星星眼]:因为下章师父你更亲近我了啊!
师父[宠溺笑]:瓜娃子,不就是……一下么?[作者来插句嘴:具体是啥下章揭晓]还吐上泡泡了[继续宠溺笑]
靳哥小醋包:咕噜咕噜咕噜咕噜……[无限吐泡泡中]
 
 
  第9章 撒娇
 
  “啊?”楚靳有些迷茫,不知师父为何突然这样问。
  紫微走后,勾沉思量起紫微临走时说的那句话,如今看来,紫微只是怀疑,并没有证据,所以暂时还不会有什么危险,可他这个弟弟,行事向来与常人不同,也不知待真的出事,紫微到底会站在哪边。他不知这件事他能瞒多久,不过他既然救了,那便全力以赴。
  这样想着,他忽然想起来方才小徒弟中了紫微的惑魂术,便想着看看小徒弟的状况,如今看小徒弟这般反应,觉得这惑魂术的效力还未彻底过去,不禁一怒,阿靳才十岁,仅仅因为一个猜测便对阿靳施这样损伤神经的法术,紫微也太过分!
  楚靳见勾沉眉心紧蹙迟迟不说话,小心翼翼地唤了一声:“师父?”
  勾沉看着小徒弟乖巧的样子,有些心疼,借着手还覆在小徒弟的额头上,感知了一下小徒弟的神经确无大损伤,这才放下心来,惑魂术无解,只能等效力过去,他放下手,站直身子,对楚靳道:“紫微这个人就是爱玩了点,你也不要怪他,如果觉得头疼,便回去休息罢,惑魂术的效力不长,睡一觉就没事了。”
  楚靳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当时自己脑袋昏沉是因为紫微帝君对他施了惑魂术,心里对紫微帝君的厌恶又多了一分,不仅对师父做那亲密动作,还对他施惑魂术,是个坏神仙!
  他愤愤了一会儿,转念一想,师父刚才是在关心他吗?他刚才为什么没把握住机会!
  他懊悔不已,一手攥住勾沉的衣角,一手捂住脑袋,佯装一副昏沉的样子,“师父……我好疼……”
  勾沉不疑有他,忙又俯身过来问:“哪里疼?”
  楚靳指了指额头:“这儿好疼……”
  勾沉用手覆住他的额头,将自身的仙力传过去,问:“这样好点了吗?”
  额间覆着温热的手掌,源源不断的暖流自额头传入四肢百骸,楚靳觉得舒服极了,忍不住蹭了蹭那玉一般的手,点头道:“好点儿了……”
  阿寻在旁边看得一阵恶寒,这小鬼头也太黏帝君了吧!
  勾沉传了一会儿,觉得差不多了,便道:“为师叫阿寻带你回房罢。”说罢,便要放下手。
  楚靳直觉不想让那手离开,忙伸手捉住。
  勾沉疑惑:“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楚靳抱着那如玉的手,动也不敢动,白衣帝君额间坠着的宝石轻轻晃动,卷翘的睫毛像小扇一般,疏冷的凤目满含关切地望着他,鼻间是那清冷又迷人的冷香,他觉得自己是真要晕了,心怦怦地跳,支吾着道:“还……还不舒服……”
  勾沉见自家小徒弟抱着他的手不放,脸上还挂着两团红晕,心想小徒弟可能是病了,可他方才感知小徒弟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问题,难道是因为他做神仙太久,所以不太了解凡人生病的征兆?
  “阿寻……”
  勾沉张口想唤阿寻过来帮忙,谁知楚靳越抱越紧,将他整条手臂抱在怀里,两条小短腿踢蹬着,大有一副要窜上来的架势,眼里包了一泡泪,像是他要抛弃他似的:“师父……”
  勾沉有些无措,他最见不惯旁人哭了,如今哭的还是他的小徒弟,他就更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阿寻跑过来,看着这小鬼头无尾熊一般缠着自家帝君的动作,忍不住冷笑,多大人了还要帝君抱,没断奶啊?想开口嘲笑嘲笑这小鬼头,却见楚靳抱着自家帝君的胳膊,还不忘狠狠瞪了他一眼,显然是在威胁他,如果他要是乱说话,准没好果子吃。而看如今自家帝君紧张他这小徒弟的情形,如果他要揭穿他这小徒弟,怕不是要招来一顿骂。于是,他悄悄向那小鬼头瞪回去,算你狠!在心里呕了一万遍,开口向自家帝君解释道:“帝君,你这小徒弟是要你抱他呢!”
  “抱?”勾沉蹙眉,他从未抱过这样大的孩子,却见自家小徒弟巴巴地望着他,“师父,头好晕……”眼角的泪水摇摇欲坠,可怜极了。
  勾沉犹豫了一会儿,终是怜惜自家小徒弟中了惑魂术神志不清,尝试伸手将楚靳抱过来,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困难,小徒弟身上瘦巴巴的全是骨头,轻得很。低头一看,小徒弟在他怀里,两只大眼睛亮晶晶的,像是得到了全世界一般,内心忍不住柔软了一分,对小徒弟道:“师父送你回房。”
  说着,又转头对阿寻道:“阿寻,前面带路。”
  阿寻应声小跑到前面,心里将这个小鬼头咒骂了一万遍,叫自己娘娘腔也就算了,还对自家帝君撒娇,偏偏自己还没法子整他,可恨啊可恨!
  楚靳在自家师父怀里翻了个身,埋首在师父的胸膛里,嗅着师父身上的冷香,舒服得想打滚,早知道装病这么好用,他早该装一装的!
  勾沉将自家小徒弟一路抱回房,放到床上,对他道:“阿靳,你好好睡一觉,明日为师再来看你。”说罢,转身便要离开。

下一篇:见鬼的人生 作者:虞姬奈若何 上一篇:珠宝商与龙 作者:齐鸢舞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