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天国的光与影 作者:争无尤(下)

发布时间:2017-02-05 18:31 类别:玄幻灵异

生子前世今生奇幻魔幻强强
怨,
  不行不义、只求真理
  凡事包容,
  凡事相信,
  凡事期冀,
  凡事忍耐,
  凡事要忍耐,
  爱是永不止息。”
  拉斐尔的声线优美,歌声从打开的天顶缭绕入繁星初上的天空,星辉洒下一地细碎的光影,落在众人身上,一触即灭,星星点点,连绵不绝。
  路西斐尔下意识地握紧了尤利尔的手,然后他感觉到掌心传来温柔的回握。看一眼身边人虽然恢复了清冷却看起来别样柔和的面容,他的心里充满了喜悦和感恩。
  丰收祭典本就是一个感恩的节日。但在过去的30年里,路西斐尔却从未真正在这个祭典上产生过感谢神恩或者是感谢法则之力的想法。一切于他不过是责任和过场,民众们负责幸福并感恩,他们负责将这种信力转化为力量,用来保护他们的人民。
  可是这一刻,路西斐尔衷心地感谢着这个世界的命运和因果,感谢它将自己诞生在一个有尤利尔的世界里,感谢它将尤利尔带给他。
  尤利尔这一刻想的却是:这首歌的歌词写的真好,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永不止息的忍耐。
  祭典于月升时分开始,圣都的大街小巷一片喧哗热闹。魔法焰火不断冲入夜空,撞上大结界后四散开来,构成规则或不规则的美丽图样。数不清的火舌蜿蜒而上,去势凶猛,仿佛是要点燃夜空中的群星,可升至高处,却柔柔地散开,化作细碎的光屑洋洋洒洒地飘了下来,落在身上变成凝出了六瓣的雪花,为圣都的祭典之夜下了一场仿佛置身梦中的大雪。
  拉斐尔接住一片雪花,赞叹着对加百列说:“你和米迦勒一起研究出来的这套魔法焰火还真是漂亮。”叹完了,他四下一转头:“对了,米迦勒呢?祭典仪式马上就开始了,他怎么还不到?”
  加百列微微一笑,看向路西斐尔的方向。这时路西斐尔正在一脸关切地问尤利尔累不累,尤利尔摇了摇头,路西斐尔便向尤利尔身上挨了挨,示意他靠在自己身上。加百列眼中的笑意一寂,低声说:“祭典仪式上咱们本就是辅助父神,其实作用并不大。米迦勒说今年大结界不是特别稳定,他向神请命到第四天镇守,今晚不会来了。”
  拉斐尔注意到加百列的目光所向,看过去后,立刻收回视线,恨恨地用圣灵说道:“路西斐尔这个笨蛋,早晚有他后悔的一天!”
  加百列轻叹一声,也用圣灵传话道:“他们彼此喜欢,咱们作为路西斐尔的朋友,最好还是不要诸多怨言。”
  拉斐尔咬了咬牙说:“我看那个尤利尔可未必是真喜欢路西斐尔。他那些老朋友这些日子在神圣议会活跃的很呢!他可是被硬从天界第一人的位置给生拉下来的,对于他的继任者他能喜欢得下去,我怎么就不信了!”
  加百列有些无语地看着拉斐尔已经在磨动的嘴巴,心想这话题还是不要继续了,不然眼前这个愤怒的小炮仗搞不好就真把这些话嚷嚷出来了。
  祭典仪式在午夜时分正式开始。作为光明之力最薄弱的午夜,也是大结界最容易吸收力量的时刻。
  这时的圣都一片宁谧,沉浸在祭典喜悦中的民众都自动自觉地停止了欢庆的活动,原地下跪,面朝神塔,虔诚地许愿。
  主神举起一只手,从大结界连接到他身上的能量线被流动的能量缓缓点亮,看上去就像是以主神为中心连接了无数道细小的闪电,一直伸入无垠的夜空。仪式法阵的符文线此刻也在夜空中点亮,就好像是一座座被具现化的星座,围绕着主神与大结界的联系缓缓绕行。
  此刻,所有祈祷着的人们的愿力,都化作能量,通过主神流入了将天界牢牢保护起来的大结界。而最大的愿力,则来自主神对法则之力的祈祷,来自主神无比强大的圣灵之力。
  作为除了主神之外,唯一能与大结界交流的撒拉弗,四名在场的炽天使也伸出手,将自己的圣灵接入到与大结界的呼应之中,圣灵之力和信仰之力的流淌,就像是无数金色的细线,结出密密层层的金网,附着在了神塔的每一个角落。当这些细线被大结界彻底吸收时,便是祭典仪式结束之时。
  就在能量的流淌已近尾声之时,异变骤生。
  一道金色的火焰,突然从天空中直窜而下,重重地落在神塔上。噬灵的烈焰沿着能量线直接窜上了神座,并震断了撒拉弗们与大结界的连接。
  刺目的光芒自神座瞬间扩布到整个圣都的上空,神塔下的民众尚未搞清状况,便被不断落下的天火灼伤。加百列在第一时间拉开守护结界,拉斐尔则放出一道风墙,那道风墙以神塔为中心迅速旋转扩大,不断承接着来自天空的火焰。
  路西斐尔迈步挡在尤利尔身前,同时放出神圣之力支援向加百列的结界,助她增强守护结界的力量。尤利尔却展开六翼一跃而起,审判之剑立现掌心。神塔剩余的信力向着他手中极速汇聚,瞬间便化作他剑刃上的锐芒。尤利尔奋力挥出剑芒,只见一道银色的光刃冲上天火密布的夜空,斩向了空中的一点,同时他擎起一只手,掌心向上,一道金色的法阵旋转着自他掌心溢出,也扑向了天空。随着一声巨响伴着至高天从未有过的地震,天火的正中出现了一个细小的黑斑,随即那黑斑迅速扩散,片刻间便熄灭了整个燃烧着的天空。
  繁星再现,空阔的至高天上,此刻唯有一道银色的身影,他手中握着闪烁着寒芒的利刃,目光清冷地望着脚下的神座,巨大的六翼缓缓舒展,长长的银发随风而动,承接了天空中全部的星辉。
  仿佛劫后余生的民众们抬起头,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
  神塔中刺目的金光此刻也终于暗去,唯余空空如也的金色神座,立在表情多少都有些惊忙和无措的神圣阶级之前。
  落在神殿正中,尤利尔收回了审判之剑,用目光制止了路西斐尔的靠近,看向了跪在神座前的亚列。
  亚列一脸凝重地站起身,面对神塔内的神圣阶级轻声说:“刚刚是天火峰结界受损,天火倒灌入大结界。父神为了守护圣都,暂时进入了沉眠。”
  他的话,就像是一颗破坏力巨大的魔法弹,砸入了神圣阶级的队伍,立即引发了一阵骚动。拉斐尔满脸的不可置信;加百列仿佛意识到什么一样,一脸不安地看向路西斐尔,路西斐尔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缓缓摇了摇头。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