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白昼(第三卷) 作者:墨竹

发布时间:2015-01-10 22:09 类别:玄幻灵异

 
仙魔劫第三卷《白昼》 BY 墨竹
 
 
 
文案: 
 
千年的等候与期盼,纵被锁在这冰寒忘川也无怨悔,只等著再见上你一面,再相遇一回。不求你能记得、不望你能情深爱挚一如那场梦中,只为这一面,尽可舍去所有无怨尤!只为这一面、这一回呵…… 
 
白昼的笑容一瞬间僵在了唇边,下一刻,鲜血肆意地从他嘴里涌了出来。捂不住的猩红色从指缝之间满溢,溅到了白色的衬衫上,他弯下腰,草地上顿时也有了点点红斑。 
 
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总是在受伤,总是在自己的面前…… 
 
 
 
 
 
楔子 
 
迷路了?居然是在森林中迷失了方向,这倒是生平头一次。 
 
他抬头看了看早已暗沉下来的天色,打算先找个适合的地方。来到林木间的一片空地,左右看了看,四下里一点声息都没有。 
 
他伸出了右手,闭上了眼睛。如果现在有任何人在场,都会惊讶到说不出话来。点点绿色的光芒从虚空聚集到了他的四周,如萤火般追逐嬉戏,他美丽的面容漾著飘忽的微笑,整个人脱离了地心引力的作用,浮离了地面。 
 
半晌,他睁开了眼睛,脸上有了一丝疑惑。“找不到方向?”他喃喃自语。 
 
一阵晕眩。他跌落下来,坐倒在地面上。这座山林,拒绝提供任何的信息。不若其他的地方,这座森林里的植物,对于他的询问缄默不语。 
 
“看来,得等到天亮了。”他望著自己少到可怜的装备,倒也不是真的那么担心。他索性躺了下来,枕在背包上,仰首望著夜空。一朵小小的野花,在他脸颊边迎风招展,那嫩黄的色泽吸引了他的注意。 
 
“怎么了?”他轻轻碰触著花瓣:“你是觉得孤单吗?” 
 
“想要找个朋友?”他闭了闭眼睛,笑得有点淘气:“好,我帮你。”将脸凑近散发出芬芳气息的大地,他深深吸了口气,然后慢慢地吐出来。 
 
一瞬间。绿色的柔软草苔间钻出了小小的嫩芽,转眼,遍地开满了小小的野花。“不用谢。”他有些疲倦地闭上了眼睛,却仍是微笑著的:“我知道……孤独,最苦……” 
 
 
 
 
 
第一章 
 
有人在盯著他! 
 
一种无来由的警觉,让他从清浅的睡眠里突然清醒了过来。 
 
张开眼,满目的暗红让他差点扭伤了眼睛。 这红色,真是可怕。 
 
然后,他看见了一双眼睛。 
 
如同水色般泛著波光的眼眸,那是一双足以沉溺任何东西的眼睛。 
 
这双眼睛的主人,是一个笔墨难以形容的人。不论是那张高傲的美丽面孔,还是长长发稍间那种飞扬的如同正在燃烧的风姿。 
 
只觉得,是一个不属于这个世间的人物, 可是,半夜里,在一处无人的树海,为什么会有一个穿著……睡袍的男人? 那样式,是睡袍吧? 
 
“这位先生。”他当然觉得奇怪,但依旧保持礼貌地问:“如果可以的话,你能稍微退后一点吗?” 是怎么做到的?看似和他平行又没有压到他,这人居然能把身体弯折成这样的角度? 那张离他很近的脸稍微退后了一点,他顺势坐了起来。 
 
“这位先生。”他稍稍清了清喉咙,想著要说些什么。 
 
“惜夜。”这人的声音有一丝沙哑,以及很多的不确定。 
 
他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惜夜先生。” 暗红色的丝绸沿著身体的轮廓缠绕飞扬,似火焰却与夜色相容,这个叫做惜夜的人,奇异地适合这种对于平常男人来说略显突兀的颜色。 
 
“叫我惜夜。”那双眼睛,是向上斜飞的凤目,看人的时候,就像一泓流转的水光。 
 
“这……不大好吧!”他婉转地拒绝:“我们,好像并不认识。” 
 
“你叫什么名字?”这人看他看得失了神。 那眼神有些迷离遥远…… “我想,你可能是……认错人了。”如果他没有理解错,那写著怀念的眼神应该是给予另一个人的,一个不是他的人。 
 
“我知道你不是他,可是,你们两个人很像,太像了。” 
 
“人总有相似的。”虽说,很难相信会有人和自己的样子相似,但他依旧做了些空泛的安慰:“也许是你太想念他的缘故。”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白昼,就是白天的意思。” 
 
“白昼?”惜夜在离他一臂之遥的地方站著,轻声细语地念出他的名字。 
 
一个诡异的夜晚,一个诡异的男人。 暗红的丝绸,迷离的神色。 他应该感到不安的,可是,奇异地,他没有。 
 
这个人,没有什么恶意,更重要的,是这个人身上的气息,使他感觉熟悉。 
 
“你……不是人类?”这话很荒谬,可他依旧问了。 
 
谁又能说,山野间的精灵绝不存在呢? 
 
惜夜的表情很是惊讶:“为什么这么说?” 
 
“只是感觉。”他低头摸了摸小小的野花:“你身上散发出香气,它们争著想与你亲近。” 惜夜出现以后,他先闻到的是火焰的气味,然后却是莲花的香气,却又都不尽然。就像是融合了火焰与莲花的香气,在这片树海里流转飞扬。 
 
“原来……”原来,这个叫白昼的凡人,是拥有通灵之能的凡人,他闻到的,应该是自己身上散发出的红莲之火的气息。 
 
“既然遇到了你,惜夜先生,能不能麻烦你告诉我,该怎么才能走出这片树海?”总不能真的迷路吧!他可不太愿意把白夜独自一人留在家里太久。 
 
“你想离开这里?” 他点了点头:“我预定这几天就要回家的。” 
 
“你好像能和这些植物沟通?为什么不问问它们?” 
 
“它们不愿意理睬我。”他也觉得奇怪,这些植物都很友善,却偏偏不愿意告诉他离开的方向。 
 
“那是因为它们太喜欢你,不希望你离开。”现在看见了,白昼的灵气是温暖柔和的,让人生出眷恋之心。 
 
“是吗?”白昼抬头,四周的树木正沙沙作响,似在附和惜夜。 “这里叫做烦恼海。” 
 
“海?” 
 
“对,很久很久以前。”惜夜盯著白昼在月色下闪闪发亮的璀璨银光:“你的头发,是为谁而白的?” “谁?”白昼错愕,然后微笑:“从以前就一直有人说,我前世一定为谁伤透了心,这伤心让我无法忘记,所以,才会满头白发地来到了世上。但是,我根本不相信这种说法。” 
 
“为什么?” 
 
“因为,如果真有那么伤心,我一定会把它忘记。人不应该背负过去而活,这一生会有这一生的苦恼,如果加上前世,不是太多太重了吗?” 惜夜听著,若有所思。 
 
“你想离开吗?”他问白昼。 
 
白昼点了点头。 “那么,如果你愿意让我拥抱一下,叫我一声惜夜。我就告诉你怎么离开这里。” 
 
这个要求实在奇怪,白昼一时无法理解。 “为什么?” 
 
“不要问为什么,你只要回答我好或者不好就行了。”惜夜说话轻柔,语气却很坚定。 
 
白昼当然犹豫,但他权衡再三,还是点了头。 
 
惜夜开心地笑了。 一阵香气扑面而来,白昼有些僵硬地走入了那双微张的臂膀。 
 
惜夜双臂收紧,脸颊深深埋入了他的肩窝。 
 
他突然觉得有些难过,几乎是本能地,无意识地抬手摸上了那头乌黑的长发。然后,鬼使神差般喊了一声:“惜夜。” 
 
搂著他的惜夜浑身一震,突然更加用力地抱紧了他。 
 
白昼被抱得有些发痛,却不好推开他。 
 
“放开!”正当他想开口要求,耳边却有人更快更大声地说了出来。 
 
事实上,那声音尖锐得刺人。 
 
他下意识地转头,却心中一惊。 近在眼前,有另一个人。 另一个男人。 另一个很难形容的男人。 温文中带了一丝狡黠,俊美里渗了九分尊贵。当然,这一个刻这个本该俊美温文的男人显然怒气横生,破坏了应有的翩翩风采。 也只有一眼,第二眼看到的是一只斗大的拳头。 
 
他及时地侧脸闪避,却依旧没有闪开。一个闷哼,他硬生生被打退了几步,嘴角尝到了铁锈味,想来是咬破了嘴唇。好大的力气,还真看不出来,这样斯文的一个人会有这么快的拳头,连反应敏捷的自己也躲不过去。 
 
“你干什么?”惜夜的脸上带著惊愕,却眼明手快地拖住了那个活动的凶器。 
 
“他是谁?你半夜里跑出来就是为了见他?”男人过分紧张地质问惜夜。 
 
“你为什么动手打人?”惜夜带著怒气。 
 
“因为他抱著你。”男人的语气居然是酸酸的。 
 
“那又怎么样?” 
 
“怎么样?我很生气,炽翼,你为什么让他抱著你?” 
 
“其实你应该看见的,是我抱著他。”男人大大地倒抽了一口冷气。不知为什么,捂著脸蹲在一旁的白昼突然觉得他有点可怜。 
 
“那你为什么要抱他?”男人更加紧张地追问。 
 
“我想那么做。”回答十分地斩钉截铁。男人的脸立刻比树还要来得青一些了。果然很可怜!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