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深巷夜雨 作者:骊婴

发布时间:2018-03-13 10:11 类别:现代都市

甜文都市情缘因缘邂逅网配
 
文案:
广州老城区某古村里,绕过一片工地和民居后,在某个小巷尽头,坐落着一栋古色古香的两层小楼。爬满绿藤的青砖院墙,陈旧拙朴的老榆木门,轻轻推开走进去,别有洞天。这一带,家家户户三角梅,独它满院种蔷薇。站在院子口抬头,可见木匾额上写着“一缕光Cafe”。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因缘邂逅 网配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连慎,席佑 ┃ 配角:陶符 ┃ 其它:
 
 
 
第1章 (一)
  十一月底了,广州还很暖和,今冬又一点也不冬。  
  小院子里的蔷薇还开得粉红一片,云霞一般,院门口的一株四季桂也依旧满树嫩黄小花,清香扑鼻。
  只是天气不太好。
  这天是星期六,下午四点多时,整个天空灰蒙蒙、- yin -沉沉的,看起来快要下雨了。
  店长姐姐不在,一缕光咖啡馆里只有陶符一个人。
  也没有顾客,陶符简单收拾一下各个桌子和吧台之后,走去角落柜子旁,按亮落地灯,又把古铜色留声机形状的音响打开,播放起他的雨天歌单,心情愉快。
  暖黄灯光盈满一室,舒缓音乐声响起,室外- yin -沉欲雨的天气一下子就不讨厌了。
  陶符满意地环顾一下四周,拿起打烊的牌子准备走去院门口挂上,打算关了门后就回来找本书窝在沙发上看。
  但就在他距离院门不到一米远的时候,院门被人推开了,进来一个客人,男的。
  看见这客人的第一眼,陶符就在心里“啊”了一声,睁大眼有些傻住。
  客人很年轻,二十多岁的样子,高个子,干净的短发,身上穿着细白布衬衫加军绿色外套,配卡其裤和运动鞋。
  太会穿衣服了,明明有些奇怪的颜色组合,在他身上却潇洒帅气得像杂志画报。
  陶符欣赏了好几秒客人的穿搭,才去看他的脸——脸也好好看啊,英俊得像明星一样。
  客人看着陶符笑了,指着他手里的打烊牌子问:“要关门了?”
  这声笑和这句话进到陶符耳朵里,使得他又在心里“啊”了一下,“啊”一下没完,接着又“咦咦咦?!”
  也太低沉磁- xing -了吧……这声音,一下子感觉店里的音乐声都褪色了淡远了。
  “你们要关门了吗?”
  看陶符傻乎乎地微张着嘴不回答,年轻的男客人又问了一遍。
  “哦哦,没有没有,”陶符这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笑一下,连忙把歇业牌藏到身后,让开路,“您进来吧!想吃点什么呢?”
  客人又笑了,棱角分明的五官显得柔和温暖起来,一边往店里走,一边回答:“想吃鸡汤面。”
  陶符跟着客人进店,闻言挠挠头,为难地说:“我们不卖鸡汤面。”
  客人在临窗的位置坐下,放松地靠住沙发椅背,抬头问:“那你们卖什么呢?”
  陶符下意识朝桌面上看去——只有干净雪白的桌布和一瓶蔷薇花,没有菜单——一下没及时接上话。
  客人低沉悦耳的声音又再响起,“或者,你最喜欢什么?最擅长什么?”
  陶符抬头对上客人含笑的眼睛,问:“我吗?”
  客人点头,“嗯。”
  “熔岩巧克力,卡布奇诺咖啡。”陶符歪头想一想,有点腼腆地笑了,“我刚学会拉花。”
  客人笑着点一下头,“好,那就这个了。”
  陶符笑出一排雪白牙齿,“好的,那……先生,您稍等!”
  说完,转身就往吧台走。
  身后却又传来一句,“连。”
  陶符回头望去,疑惑道:“嗯?”
  客人手放在桌上撑着头,朝他淡淡一笑道:“我姓连。”
  陶符明白了,“好的,连先生。”
  咖啡要用咖啡豆现煮,熔岩巧克力蛋糕要拿到烤箱里烤,都没有那么快。烤箱和咖啡机工作的时候,陶符短暂又漫长地闲着。闲着的陶符倒了杯柠檬水,用托盘端着给唯一的客人连先生送过去。送过去时,连先生正侧着脸看窗外的天,神色温和沉静,像是投入在背景音乐里。
  察觉到陶符端水过来,连先生转过脸朝他微笑,“谢谢。”
  陶符放下水杯,“不客气。”
  可连先生却没去拿水杯,而是伸手去摸裤子口袋,同时轻声问他一句:“能抽烟么?”
  陶符闻言,下意识地想皱眉,又觉得不妥,改为抬眉,抱着木托盘连摇几下头,小声又坚定地说:“不能!”
  “好吧,那就不抽。”连先生笑了笑,左手把取出的烟盒塞回口袋,右手把已经拿着了的一支烟夹到了耳后。
  陶符不喜欢人抽烟,虽然连先生长得好看连耳朵夹烟的样子都好看,但这一下对他的好感度还是降了下来。咖啡煮好花拉好之后,烤箱叮一声巧克力香漫出来之后,陶符礼貌周到又沉默地送了餐,没多在客人面前逗留,就又沉默地回到吧台后面洗咖啡机和杯盘。
  留声机音响里的雨天歌单始终播放着,《东京下雨了》、《下雨的日子》、《下雨的晚上》三首歌播完,连先生桌上的东西也吃完了。吃完东西之后,他像有心事一样静默着,走到前台付钱时也只是用手势跟陶符示意,付完钱就迈步走出店门。
  可他才走出一步,灰暗的天空中就划过一道刺眼的白闪电,紧接着是轰隆隆的雷声,再接着,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落下来了,落在院里的蔷薇花上使花枝乱颤,落在玻璃窗上使玻璃窗模糊一片。
  见到连先生脚步顿住,陶符立即跑去吧台最角落的储物篮里拿出一把透明长柄伞,拿着伞走到他身边,仰脸看着他说:“这个可以先借给你——”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