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艾泽凯亚Ezekiah 作者:Lisa Henry

发布时间:2017-12-25 19:30 类别:现代都市

 
剧情:​为摆脱被家人当商品贩卖的命运,年轻的Omega艾泽凯亚只身逃往旧金山并在这里打工为生。本来已经平静生活了两年的他某天因热潮引来流浪Alpha的追逐,继而误闯某狼群领地,被该狼群年轻的头狼Alpha帕克救下的同时,也被做了标记。没多久,帕克以人形闯入艾泽凯亚的公寓将他掠走。等待艾泽凯亚的,难道依然是被Alpha蹂躏的Omega宿命吗?
 
 
 
 
  相对于人类来讲,在ABO狼族社会中,服从有着不同的意味。
 
  艾泽凯亚是一匹不想被标记的Omega狼。
 
  帕克是一匹必须拥有这个Omega的Alpha狼。
 
  狼形态下的艾泽凯亚可能会向第一个标记他的Alpha屈服,但是艾泽凯亚想要的不止这些。如果帕克可以抛弃过去的偏见,他可能会发现他的Omega超出了他的想象,并且极为契合他。
 
——作者自序
 
 
 
 
 
第一章
 
 
 
 
 
  这是满月的前一天。
 
  艾泽凯亚在老地方下了车。这个站点距离他在教堂区的公寓有三个街区。这会儿接近黄昏,艾泽凯亚可以感觉到自己热血沸腾。他皮肤瘙痒,浑身充满了不安分的能量,狼形态踊跃欲出。
 
  该死的。他的狼形在满月的时候总是比往日更不安分,每到这时他便兴奋急躁,迫切地要想化形、奔跑、狩猎、交配。并且似乎每一次满月过后,他都更难以抵抗这种冲动。
 
  自青春期以来,艾泽凯亚就一直在抵制着自己的狼形,如今他应当更为熟练才对。毕竟,他的狼形态显然是一匹彻头彻尾的Omega狼。
 
  艾泽凯亚强迫自己不去回忆那段过去。他把双手插在口袋里,在街上匆匆走向他的公寓。
 
  因为月期,还有狼形急迫地想要显现出来,艾泽凯亚的嗅觉已经变得更敏锐。艾泽凯亚知道附近还有其他的变形者。在旧金山这么巨大的城市里,自然存在其他狼人。艾泽凯亚知道城中至少有好几个不同的狼群。他们大多时候都守在自己的地盘里,不难避开;孤狼才是艾泽凯亚要警惕的,他们在夜里溜达,露出爪子和尖牙,像狗寻肉一样想把艾泽凯亚嗅出来。
 
  艾泽凯亚打了个寒颤。
 
  天黑了,他需要回家。
 
  他的父亲告诉过他,如果没有狼群的保护,在这座城市里他活不到一个星期。但是被当成狼群的出气筒——或者经受更糟糕的对待——算得上什么保护,艾泽凯亚并不知道。
 
  艾泽凯亚十六岁就离开了俄勒冈州,到目前为止他已经孤身一人过了三年了。但艾泽凯亚还没有交配过,而发情的情热又越来越强,他担心再这样下去他会印证他父亲的说法。总有一天他会遇到一个他逃不过的Alpha,然后对方就会罔顾他的意愿侵占他。在他自己的狼群里,他曾被当成沙包打。换作另一个狼群,一个不存在血缘约束力的狼群,他可能会被当成狼群公共的母狼婊子,被轮流侵占。Omega狼不就这点用途嘛。
 
  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反复听到这些话了。
 
  艾泽凯亚的父母都是Alpha。萨德勒狼群共有五匹Alpha狼,艾泽凯亚从小看着他们为了争夺头狼的位置而大打出手,但是亚伦·萨德勒作为萨德勒狼群头狼的地位从来没有被动摇。他期待着有朝一日自己的儿子能够挑战他,并成功从自己的手中夺得头狼地位,但是艾泽凯亚却只是让他失望,进而变成了他的耻辱,进而使他愤怒,不断引起他深刻的厌恶。
 
  从出生起艾泽凯亚就一直是那么的脆弱。
 
  大家都觉得艾泽凯亚熬不过他出生后的第一个冬天,自那以后,他就在不停地追赶狼群中其他的孩子。他总是狼群中最小的那一个孩子,永远是最慢最落后的,就算当时的艾泽凯亚不知道Omega具体到底意味着什么,他也感觉得到这不是一个什么好词。后来艾泽凯亚得知,在一些狼群中,Omega是受到尊重甚至崇拜的。但萨德勒狼群不是这样。即使他的父亲是头狼。
 
  艾泽凯亚又哆嗦了一下。
 
  在街道的拐角处有一个商店。艾泽凯亚停下来走进去买了面包和火腿做晚饭。缴了租金还有公摊费后,他在星巴克领取的工资就所剩无几了,但是现在,他只想随便买点什么,然后趁着天黑之前赶紧回家。
 
  他的公寓在四楼。这里的条件不是特别好,没有房间,床就在客厅,角落里立着柜子和水池,旁边还有一个狭小的浴室。不过这已经足够了,这是艾泽凯亚自己的地盘,用他自己的钱租来的。他的父亲曾经轻蔑地告诉他他永远不能够独立,可是现在他做到了。
 
  艾泽凯亚将钥匙插进锁转了几圈打开门。走进去时,他发现有人把什么东西塞进了他的门底下。看清楚是什么时,他浑身的血液都凉了下去。那是一张来自俄勒冈州的明信片。
 
  艾泽凯亚把他的面包和火腿放在鞋柜上,然后确认门窗都锁紧了。他从地板上捡起明信片,翻过来想要阅读反面的留言,但是那上头什么都没有,甚至连投递的地址都没有,也就是说是送信人亲手递送的。
 
  天啊。他现在没办法应付这个,至少不是在他快要发情的时候。他把明信片撕了个粉碎然后丢进了垃圾桶。
 
  尽管天气寒冷,他还是觉得热得过分。他知道这不仅仅是因为对狼形的欲望,也是因为他再一次进入了发情期。上一次热潮至今已有四个月,他也早该发情了。艾泽凯亚对于处理情热有丰富的经验。通常情况下,他会尽可能地多吃退烧药,然后淋上好几个小时的冷水澡直到最凶猛的那一阵热潮退去。不过艾泽凯亚仍然讨厌情潮碰巧在满月的时候来临,他总是担心他比往常更浓郁的气味会招来个不理会他的拒绝的混蛋,虽然在情热中,受本能操控,他根本不可能向对方提出拒绝。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