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香君 作者:沦陷

发布时间:2016-12-29 21:07 类别:现代都市

情有独钟年下民国旧影
 
  
【让人沦陷的文案】
 
大美人戏子攻vs禁欲军官受
一个全文只唱了一天戏的戏子攻
一个全文只处理了一天军务的军官受
 
讲述的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大美人,
历经九九八十一难,
终于找到了令自己满意的金主的故事。
 
本文采取责任制
攻负责美
受负责苏
作者负责每天花五百字形容攻宝的美
 
内容标签:年下 民国旧影 情有独钟
主角:沈湛、陆正则 
 
 
 
  第一章
  
  沈湛藏在一张桌下,桌上的桌帏挡住了他的身形,他凝神听着台上的动静,待一道略沉的步伐踩到第三声的时候,悄悄撩开桌帏的一角,丹田提气,轻启薄唇,一道细腻的水磨腔从喉间溢出。
  “最撩人春色是今年,少甚么低就高来粉画垣……”
  声音轻柔婉转,细腻软糯,唱的是《牡丹亭》中的寻梦一折。
  桌帏外,沈湛的小徒弟端午站在台上,满头珠翠,穿着刺绣的对襟褙子,手执一柄金扇,启开的嘴唇分毫不差地对上了他的唱词。
  一句落下,台下就响起了叫好声。
  沈湛出身科班,学戏的时候,师父就告诫他,即使有一天成了名角,也不得欺场。彼时沈湛信誓旦旦地应下了,哪料到今日不但欺场,还帮着他的小徒弟假唱。
  混成这样,沈湛也是不想的。
  这几年,他带着小徒弟四处漂泊,靠的都是小徒弟唱戏得来的赏钱,可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不久前,他的小徒弟“倒仓”了。
  “倒仓”就是嗓子变声,干唱戏这行的,都得经过倒仓这道坎,有的人几个月就“倒”过来了,有的人“倒”不过来,嗓子就废了,从此只能改行。
  端午倒仓后,嗓子就跟公鸭似的,戏是不能唱了。眼见兜里的钱越来越少,两人就要流落街头,沈湛动了亲自登台的念头。
  端午听后,不知想到什么,吓得眼睛都红了,扯着沈湛的袖子道:“师父,你别上台,我心里害怕。”
  端午平日里十分听话,涉及到这件事,就固执得要命。沈湛劝不动他,也晓得自己这张脸容易招惹是非,就想了个折中的法子,让小徒弟在台前装假把式,自己躲在暗地里唱。
  端午跟着沈湛学了几年戏,得了沈湛七成的功夫,就能得个满堂彩,沈湛亲自出马,自然是非同凡响。不过唱了十余日,就在当地小有名气。
  人怕出名猪怕壮,尤其是沈湛这样的,更怕唱出点名头。他赚了一些小钱后,就要带着小徒弟跑路,谁知在跑路的前一日,驻守在当地的谢师长听说他昆曲唱得好,叫他到府上唱一出戏,招待军部下来的参谋长。
  沈湛平日带着小徒弟在茶馆里欺欺老百姓的场就算了,欺到当兵的头上,不是寻死么?
  可又不能不唱。
  不唱,得罪了当兵的,肯定得倒霉,唱了,露馅了,还是得倒霉,唯一的活路就是圆满地将场子糊弄过去。
  沈湛挑了一出独角戏,带着小徒弟硬着头皮上了。两人此前配合了十几场,早已默契十足,再资深的票友都挑不出半点错来。
  二人在台上唱,坐在台下的谢师长听了,还觉得自己这回找对人了。
  这位谢师长年近五十,是驻守在当地的第八师师长,今日宴请的是新任命的陆军整理处参谋长。新任参谋长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少将军衔,下头带着第六师,现又负责整顿全军事宜。
  谢师长是绿林出生,手底下的兵什么德行他最清楚,真整顿起来,肯定得伤筋动骨。可不让整顿又不行,这位参谋长不仅能力了得,背景更是硬,乃是陆总司令的长子。
  别人的脸可以打,陆总司令的脸还是要给的。
  硬的不行,那就来软的。
  谢师长打听了这位陆参谋长的喜好,知道他既不贪财也不好色,唯一称得上爱好的就是听昆曲。
  现今这年头,京剧兴起,昆剧没落,好角儿都唱京剧去了,想找个昆曲唱得好的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何况这位陆参谋长眼高于顶,那些红透半边天的角儿到了他跟前,都难落到一个“好”字。
  谢师长正觉得难办,手底下的人就告诉他,前些日子镇上来了个唱昆曲的,叫做傻蛋儿,样貌平平,嗓子却是一等一的好,比起那些名角有过之而无不及。
  谢师长一听,行啊,你叫回来试试。
  端午刚上台的时候,谢师长心里是凉的,扮相勉强称得上是清秀,真能糊弄得了行家?可等端午一张口,谢师长就惊艳了!
  真真是一副金嗓子!
  那一个字一个字地从他嘴里蹦出来,又软又糯,听得人像是吞了一只水磨糯米粉包出来的汤圆,香甜软糯,细腻圆润,叫人欲罢不能。
  谢师长喜出望外,忍不住向边上坐的年轻军官确认:“陆参谋长,你觉得如何?”
  年轻的军官一言不发,突然起身向台上走去。
  谢师看不懂了,现下是什么情况?
  谢师长看不懂,端午直接就懵了。他眼看着那位年轻的军官一步步上台,脚下的台步乱了,身段僵了,等那名年轻军官在他眼前站定,他嘴里是一个字都蹦不出了。
  这样近的距离,就是师徒二人配合得再默契,都糊弄不了人了。
  端午的两片唇瓣并在了一起,而软糯的清唱仍在继续,台下顿时一片哗然。
  年轻军官见状毫不意外,脚下一转,向声音的发源地走去,随后,躲在桌帏后的沈湛看到了一双黑得发亮的军靴。
  他顺着黑亮的军靴往上看去,修长的大腿,劲廋的腰身,紧接着是一张格外英俊的面孔。
  面孔的主人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没有被愚弄后的愤怒,也看不出逗趣的模样,只是一双黑漆漆的眼珠紧紧地落在他身上,生了根似地。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