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总有人想撩我怎么破 作者:双子的五月份

发布时间:2016-12-19 23:45 类别:现代都市

甜文
 
文案 
 
 
对上眼的时候。
南槿:你那么好看,我只想跟你睡觉。
白斩:我脱,马上脱。
撕逼的时候。
白斩:你吃饭怎么跟吃翔一样!
南槿望着对面的饭碗:这翔不是你做的?
收拾的时候。
南槿:今天我就要干你,谁说话都不好使。
白斩抓着被子:我承认错了,但是!求轻点……
 
 
食用前友情提示:
1.宝宝们需时不时带好去污粉,以备不时之用~
2.1V1,轻松文,结局HE~
3.本文无逻辑,时而脑抽会冒出稀奇古怪的东西,智障作者也不造这是为啥~
4.日更,日更,日更哦~有意外会提前说~
5.不喜勿喷请点X,谢绝扒榜
 
 
内容标签: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南槿,白斩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南槿从来都觉得自己是个性冷淡,而这次却梦见自己穿越了,还是穿越到了一个热火朝天的时代。
 
这儿四周全是火山围绕,男男女女形形□□,姿势也颇多,他看的表面平静,实则内心在沸腾,他站在山上,感觉脚下正在慢慢波动,这种波动蔓延到全身令他僵硬了起来。
 
“嗯!”他闷哼了一声,最后坚持不住痛的一脚踹了上去,只听见谁像打树桩一样“咚”的掉了下去。
 
南槿惊醒了过来!
 
他发现地板变成了天花板,那些椅子桌子之类的都倒了过来,脑袋停机了三秒钟之后,南槿迅速的扬起了下巴,才发现自己半个身子挂在了床沿上。
 
他蠕动了一下,感觉凭一个人的力量无法顺利爬起来,而且姿势也优雅不到哪里去,于是他大喊了一声:“小司?!”
 
小司是他的二把手兼司机,平日里除了吃喝拉撒睡,他一般都会在南槿的身边,今早上是来接南槿的。
 
通常情况小司会等在房门外,而今天他的声音却出奇的从床的另一边回应了起来,南槿以为自己做梦做傻了:“你在我房间?”
 
小司慢吞吞的扶着腰从地板上爬起来:“是啊,我在外头实在听不下去了,老大有难,我吃你的饭当然要帮你的忙了。”
 
“什么忙?”南槿被扶了起来,见小司一伸手把一条小裤裤拎到他眼前,南槿往下看看,然后懵了。
 
“你不要怪我。”小司委屈着叹了口气,“我就是想帮你治治这个毛病,刚才听你在梦里嗨的起劲,我就顺道觉得这是个时机,然后……”
 
“然后就干了我?”
 
“对对对,哦,不不不不不,”小司赶紧辩解,“我不好那口,真的,我没有对你产生非分之想。”
 
“那你刚刚是怎么做的?”
 
“像这样。”小司在南槿跟前扭起屁股摆动腰来,还搓着手,“来跟着我一起摇摆,摇摆摇摆~”
 
看他像个蛇精病一样在跳水蛇舞,还笑的跟个花痴一样,南槿穿上小裤裤丢下一句:“妈的智障。”
 
房门开了又关,小司边穿鞋子边追出去,手里还搁着南槿的外套:“老大,等等我,今天我们上哪去啊?”
 
“一个富婆家。”
 
“啊?你要被包养了啊?”
 
南槿站住后突然转过身来,抬起食指撩了撩小司的下巴,眉眼含笑道:“现在飞来横祸多,认真点儿开车。”
 
今儿个日子不错,白斩打算去市里溜一圈买点好吃的回来,毕竟家里库存没有了,而且他个蠢货也不会做饭。
 
他住的是公寓楼,在最顶层二十楼,当他拿着信用卡出门按上电梯的时候,他发现电梯并没有反应,然后他就在上面狂按:“操,什么破玩意儿……”
 
实则是昨天的公告早已贴了出来说是今儿电梯全部进行维护不运行,但白斩从来不关心公告这种东西,便在上面狠狠的踹了几脚,结果电梯按钮弹了出来,弹在了他的鼻尖上。
 
“卧槽!”白斩按着弹痛的鼻尖,望望一边的楼梯通道,“破玩意儿,要老子走二十层?特么的……”
 
这个时候,手机响了,是他的专属司机打来的,白斩“哟嘿”了一声,赶紧接电话。
 
“白哥哥,”司机的声音从来都是软软的细细的,让人听了汗毛都竖了起来,“我等你很久咯,尿尿都快尿身上了,你到底……”
 
“又不是尿我身上。”白斩打断道,“你给我上来,立刻,马上!”
 
司机听罢忙挂了电话跑上来,然而一跑到电梯前就知道自己上当了,于是要给白斩打电话,可是电话里传来了:你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司机的内心是崩溃的,他望着这高高的二十层,突然觉得像是地狱般,而自己就将踏入这地狱。
最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屏住,司机发出“啊”的咆哮声直接往楼上冲去。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