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夜晚发骚体质 作者:鸡米饭(8)

发布时间:2016-03-16 10:58 类别:现代都市

  安言抱着被子,看着眼前这个相貌俊秀却又眼眸深沉的男人,心里的郁闷逐渐放大。“这里是哪儿?”
  “道观。”
  出乎安言的意料,男人对这个问题竟然没有一丝推脱,说完后,他递给了安言一杯茶水。接过茶,安言抿了一口,啧,苦得可怕。“很苦吧?看来妖怪不喜欢茶。”男人眼神一顿,脸上竟然泛起了古怪的笑意。安言心里微微发毛,竟有种不想待在这儿一秒钟的感觉。
  “那,那个,我是人,不是妖怪。所以,所以我……那我走了。”唯唯诺诺的样子虽然很不像平常的他,但是心底总有个声音在告诉他,就应该这样做。
  “你刚化形吧?这样出去,不怕被别的男人开了?”
  化形?什么化形?安言一愣,身上的被子滑落了都不知道。“看来你还真的什么都不懂。妖怪是有化形期的,一旦你脱离兽形变成人形时,身上会有一种很特别的能量。只要得到这股能量,不管是谁,都能修为大增。”
  “请,请问现在是什么年……什么朝代?”我该不会穿越了吧?安言的脸色渐渐发白,颤抖的双手放在膝上显得尤为可怜。
  “朝代?还说你不是妖怪。”男人放下茶杯,径直坐到了床沿上。打量着安言的脸,他发出了满意的啧啧声。“现在是现代,没有什么朝代之分了。我这道观,估计是这个省唯一一座了。”
  安言听到现代两字时,不由得暗松口气。不管这男人说什么,只要还在现代,那就一切好说。心里放松后,脸上的表情也慢慢恢复过来了。安言拉过滑落的被子,对男人讨好地笑道:“嘿嘿,不好意思,打扰你睡觉了。我现在就走!”
  “有人说过,你人形的样子还不错吗?”穿着道服的男人,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尤为阴沉。安言浑身一颤,心底那份不好的预感越来越浓。“你,你不会是……”
  “猜对了。被别人开了,还不如被我开了。”
  男人眼神一厉,俯身叼住了安言胸前的粉色rǔ头。
 
 第十五章 我要被道士操死
点点血腥气从胸前溢出,安言紧咬着下唇却不敢有任何动作。男人见安言如此乖顺,也不再继续下口,轻轻舔掉上面的血迹后,抬头说道:“躺下。”
  不敢有二话,安言忍着胸上的疼痛,眼角含泪地躺在了由木板撑起来的床上。微风从皮肤上掠过,泛起一阵颤栗。
  “反着趴,然后把屁股抬起来。”冷冷的话语配上那双森然的眼睛,安言打从心底害怕起这个男人。挣扎几秒后,他还是按照男人说的话,趴好抬起来屁股。浑圆的两瓣臀肉在皎洁的月光下显得尤为诱人,男人随手一捏便知道这手感是上等的。
  “真是yín荡,还没插进来就已经湿了。”泛着光泽的指尖上挂着一丝晶莹的肠液,男人的表情里有着说不出的嘲讽之意。头抵着柔软的床单,安言很想转头反驳,但是自己这夜晚yín荡发浪的身体却显得毫无说服力。光是男人的手指蹭过,就已经让他体内开始发热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强忍着呻吟的欲望,安言微微偏头,看向了衣衫依旧完好的男人。毫不在意地舔掉指尖上的液体,男人唇边笑意泛滥。“我不是说了吗?”
  “那,那你还不做吗?”打着早做早超生的念头,安言眼睛一闭这话就脱口而出了。但是许久之后,却没听到对方的回答。“咦?人呢?”眼睛睁开后却没有看到男人的身影,漆黑的房间里只有月光照射的那块地方是亮的。
  “我总得准备点东西不是吗?”
  片刻后,男人的声音又一次响起,不过这回不是在床边,而是在床上了。湿热的气息在敏感的臀缝间打转,安言终于忍耐不住地叫出了声。
  “看来你还真的很想被我好好疼爱一番,不过现在还满足不了你。我要做做开你的前期准备。”男人在安言的臀上落下湿湿的一吻,灵活的舌尖在唇瓣触及臀肉时,留下了一道yín靡的口水印。
  “嗯啊……快进来……操我,快操我啊……啊哈……我忍,忍不住了……”丰满的臀在半空中晃悠了一阵,后.xuè开合间的水渍声让男人呼吸突然一急。
  “再忍一会儿。”男人的胯下也已经高高耸起,但是为了能最大程度得到完整的能量,他还是决定按照书上看过的方法一步步来。首先,是让妖怪的后面得到最好的放松。
  湿润的舌刚一触到饥渴的后.xuè时,安言就彻底哭出来了。火热的欲望在体内熊熊燃烧,后面的空虚感令他头脑一片空白。想也没想,他就把手伸到了臀边,但是还没等他戳到自己的后.xuè,手腕就被男人一把抓住!
  “放,放手……唔……”
  “别想自己弄!”
  男人的低喝让安言浑身一震,手腕上的疼痛夹杂着难耐的欲望,折磨着他脆弱的意志力。“我想你的ròu.棒进来,想要你大力操我的小.xuè……好难受……真的好难受……”细小的抽泣声在静谧的夜晚显得格外清晰,男人抓着安言手腕的动作陡然一顿。
  我突然心软什么……男人眉头紧皱,低头重重吸了口安言后.xuè流出来的yín液。咕啾的水声从他口中泻出。
  “啊啊……啊哈……”巨大的快感如潮水般侵蚀了他最后的理智,安言疯狂地扭动着腰,挺翘的臀竟然泛起了诱人的粉色。他手下的床单已经被揪得不成样子,如果不是男人给他的压迫感太强,也许他现在就奋起反抗,反压男人了。
  “ròu.棒……我要ròu.棒……”
  喃喃声被反复捕捉,男人舔舐着后.xuè上的褶皱,时不时吸吸里面的yín液,心道:“估计这样也算是得到放松了吧。”
  “好了,你自己把屁股扒开。现在我就用大ròu.棒满足你。”直到后.xuè被彻底湿润后,男人的头才从臀缝间抬了起来。右手探向安言已经bó起的yīn.茎,在上面粗鲁地撸动了几下,柱身上的肉被扯动后,安言不光没有感觉到疼,反而有种异样的舒爽从腹部升起。
  弯成一道近圆弧线的背脊,在淡淡光线下闪着幽光,弹性惊人的臀肉上下抖动。男人拍了下手感十足的臀,将自己的舌换成了胯下已经涨疼到极限的肉屌,红色的龟.tóu在流着yín水的后xuè.口转圈摩擦。
  “快进来!我要被你操死,快……”
  yín荡的催促从安言口中不住冒出,男人的汗水从脖颈滴落,最后在消失在床褥间。“今天就操到你下不了床!”男人也发了狠,扶着粗壮的柱身就往小.xuè里捅,借着粘滑的肠液,没费多大工夫就整根没入!
  火热且湿润的甬道成了最好的载体,随着ròu.棒的进入,空虚的肉壁快速收紧。忍耐地快要爆炸的安言也舒适地yín叫了出来。
  “嗯啊啊……好粗……好涨……啊哈……”
  男人耳朵里听着安言的肆意浪叫,ròu.棒也承受着后.xuè的吸咬,一时之间,竟让他忘记了插进去的本来目的。“还说不是妖怪,竟然yín荡成这样。”男人的思绪一清,捏着腰肢的手也逐渐收紧,腰腹往前一撞,让本就已经在深处的ròu.棒更往前顶弄了几分。紧致后.xuè的绞动给了他莫大的快感,但是他知道,还差一样才能达到快乐的巅峰。
  “我要动了。”
  安言眼眸一闪,身后立时传来了暴风骤雨般的撞击!肉壁被壮硕的ròu.棒大力摩擦,进出间连细微的经脉走向都能感受得出来。臀瓣被有力的冲刺拍打地啪啪作响,yín靡的水声顿时传遍了这个空荡的房间。
  
 
 第十六章 被夹射后的温存
   不知道做了几次,安言只觉得体内有只凶猛的兽在不停往他后.xuè深处顶撞。滚烫的精水充满了整个甬道,溢出来的部分则是全部滴落在了两人的大腿根上。
  男人的眼神一直很冷,但是细看之下,还是能分辨出几分被欲望带动起来的火热。至于安言,老早被男人的ròu.棒操得只剩下微弱的喘息了,嘴角边的唾液带着情色的温度流到了下巴,最后消失在了床单上。
  “看来你也到极限了。”男人身上带着淡淡茶香,一靠近,安言的鼻子就下意识耸动起来。深吸了口气,他无力地侧了下头,回道:“还,还没完吗?”
  男人轻拍了下安言的臀瓣,“差不多了,所以你再夹紧点,只有我们彻底结合在一起,能量才能从你体内被导出来。”浑圆的臀肉被他拍得左右晃动,感受到臀部上的压迫后,安言不由自主地收紧了后.xuè。
  “知,知道了……”虽然羞涩,但是安言还是按照男人说的,后.xuè不断用力。挤压的甬道里汁水四溢,不少甚至被挤出了后.xuè,而还在里面chōu.插的男人则是感觉到了发自灵魂深处的快感。ròu.棒被肉感十足的甬道不断吸吮挤压,温热的yín液也起着润滑的作用,每进入一分,他都像是被人拿灵活的嘴做着口.jiāo。这种异样的快感之前已经尝试过数次,但是这回明显是要来得带感许多。
  男人满意的低喘是给安言最好的鼓励,他腰肢一动,越发绞紧体内的肉壁,火热的肉屌上甚至传来了富有节奏感的跳动。突然!肉屌像是长了眼睛,直直朝着不久前才被发现的小凸点飞快戳去!一时不防,安言那脆弱的高潮点就被男人的ròu.棒正面戳中!在上面来回搓动几下后,男人知道,真正的快乐现在才要来临……
  “啊啊!!别,别操那里!啊啊啊!!”虚弱的安言在被戳中那里之后,顿时发出了高亢的呻吟,强烈的快感带动着他敏感的神经引起了一波波热浪!
  “嘶——”安言的反应虽然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但是万万没想到,最后的效果会这么好。粗壮的ròu.棒在肉壁里享受着极致的紧缩,吸咬感达到顶点,蠕动的肉壁甚至还重点照顾了红润的龟.tóu,在马眼处来回摩擦。
  强烈的射.jīng感从ròu.棒上传递而来,随着震颤,滚烫的jīng.液霎时喷涌而出!每一股都射到了安言的内壁,甚至更深处,后.xuè的刺激再一次带动了身体的颤栗,安言的表情既欢愉又痛苦。
  “哈……啊哈……”喘息声渐渐变小,刚刚因为射.jīng而变红的脸颊顿时又恢复成了原样,男人的眸色在月光的照射下泛着淡淡的棕芒。
  就着插入的姿势,男人直接在安言的背上躺了下来。带着余温的身体紧紧相贴,粘腻但又不失柔情。
  “现在还觉得我是妖怪吗?”湿润的气息在耳后出现,安言微微偏头,想要看到男人的表情。但是下一刻,却被男人的脸重新压了回去。一上一下,两张不同的面颊带着不同的气息缓缓相叠。
  “你就是妖怪,而且……还是最yín荡的那种。”
  调笑的话语让安言笑不出来,他能听出男人语气里的认真和不容反驳,眼神一暗,他最后选择了闭嘴。反正就一个晚上,妖怪就妖怪吧……如果从另一个层面来看的话,他也可以算是妖怪了。
  每个晚上都会出没于不同男人的床第,然后再求着他们操弄自己……快感夹杂着痛苦,每一次都令他纠结不已。
  “还有两个小时才天亮,再睡会儿吧。”
  安言手指微颤,即便后.xuè里还塞着男人的yīn.茎,但男人在此刻带给他的安全感却让他放松了身心。轻轻点了下头后,本就极度劳累的他,在男人有规律的呼吸声中闭上了眼睛。
  两个小时后,莫询看着空无一人的怀抱,脸色顿时沉得犹如墨汁。
  “yín荡的小妖怪还敢逃跑了?真是给点颜色就开染坊!”他发誓,下一次一定做到妖怪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
  
 
 第十七章 有个愿望:请操我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大中午了。咯吱作响的破风扇带给了他唯一的凉爽。裸身躺在床上,昨晚的旖旎记忆还在脑中一遍遍回放,望了望不听话的下半身,安言叹着气将手放在了上面。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