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夜晚发骚体质 作者:鸡米饭(6)

发布时间:2016-03-16 10:58 类别:现代都市

  谁会觉得高兴啊!这神经病是不是太自恋了点!安言阴沉地否定道:“不!我不想做个地下情人。所以,永别吧!”心下一狠,扭头就对愣住的沐司来了一记头槌。巨大的疼痛从两人额中央泛起,安言虽然疼得眼泪都出来了,但是这却是他唯一逃走的机会。只要逃掉,他就不相信以后还会被这人抓住!
  事实证明,他成功了。
  疼得原地嚎叫的沐司很快就失去了安言的行踪,缓了半天,他捂着自己的额头,低声喃喃道:“想逃?做梦吧!”
  从沐司那里成功逃掉的安言,只能连课都不上,一路抱头逃回了寝室。寝室其他几个虽然奇怪,但也没有多问。接过室友给的红花油,安言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二话不说就抹在了已经肿起来的额上。
  不知不觉,天色就暗了下来。提心吊胆了半天,也没见有人找上门,安言缓缓在心里松了口气。
  “不知道今天会不会又碰到同校的,要真是这样,那我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带着担忧,安言渐渐闭上了双眼,夜深之时,醒来已经在另一张陌生床上了。
  “啧,没想到为了掰弯我,她连这种事都做得出来。”
  迷迷糊糊间,安言似乎感觉到了一股淡然的视线从他身上轻轻扫过。
 
 第十一章 我要吃大ròu.棒
  安言觉得自己这几天可能运气不太好。碰到慕斯蛋糕就算了,怎么还会碰到他!
  “你认识我?”
  “不,不认识。”安言虽然嘴上说不认识,但是心里其实已经炸开了。怎么会不认识你呢!只要是我们学校的,恐怕就没人不认识你了吧?!
  见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其实他是不敢相信的。但是那些明显的特征又在告诉他,这人就是苏哲!安言心底微微着急,在空调房里都滴下了冷汗。
  “先把被子裹身上吧。”
  抱着多说多错的想法,安言只是点点头。拉过边上薄薄的空调被,顺势就盖在了自己身上。从刚才开始,苏哲就已经按照他姐姐给出的那套理论对比过了,不得不说,这人确实算得上是极品诱受。不过再怎么诱受,也和自己没关系。
  “你先睡吧,我看会儿书。”苏哲眼眸一抬,连个眼神都没给就转过了身,仿佛桌上的书要比赤身裸体的安言还来得有诱惑力。事实证明,苏哲还真的是把全副心思都放在了足有十公分厚的书上。
  起先,安言还觉得有点庆幸。但是随着时间过去,他的欲望就开始叫嚣着做做做!一股火一般的热流瞬间传遍了全身,最后全部汇集在了下身。
  不大不小的yīn.茎在被子里面展露着狰狞,不得已,安言只能侧过身,背对着还在看书的苏哲。如真实存在一般,热浪从头开始一点点往下挪移,每到一个地方都能感觉到深处的痒意在呐喊着。自动收缩的后.xuè渴望着能像前几个晚上一样,被流着jīng.液的大屌狠狠充满,狠狠冲撞。安言咬着自己的唇,试图让自己不要叫出声来,可是难耐不已的欲望却在驱使着他什么。
  望了眼自己的手指,他还是败在了欲望上面。“就一下……”
  “就一下什么?”
  “就插一……你怎么过来了!”
  不知何时出现在床边的身影吓得他差点萎掉。不过在看清苏哲那张帅气的脸后,安言只觉得后.xuè更痒了。不知道苏哲的ròu.棒粗不粗,大不大,能不能和自己战一晚上。这种问题快速充满了他的脑海,并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你……能不能别看了。”
  安言疑惑地歪了歪头,但是眼睛依旧没有从那个地方挪开。苏哲微叹了口气,伸手蒙住了安言的双眼。“我姐姐是不是给你吃了什么?”
  “吃?吃什么?”ròu.棒吗?我现在只想吃ròu.棒。上面下面都想。急剧加强的喘息全部喷打在了空气中,被苏哲蒙在掌心的双眼里沾染了些许疯狂。
  “你现在感觉如何?”
  “想吃。”
  “吃什么?”苏哲发誓,他只是顺着这个问题问下去了而已。万万没想到在下一秒,手掌就被对方直接抓住。
  “我要,要吃这个。”
  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安言拽着苏哲的一只手,将对方猛地拉到了床上。而他自己,也顺势扑在了苏哲身上。“我帮你舔硬。”已经被欲望彻底征服的他,只想立刻有人拿一条硕大的ròu.棒在他体内肆意chōu.插。右手刚摸到那个微鼓的地方,还没来得及高兴,他就被苏哲反客为主压在了下面。本来近在咫尺的地方也瞬间远离了。
  安言带着不满,盯着苏哲的脸,愤愤道:“不舔你能硬吗?”
  “不舔我也能硬!不,不是这个问题,我都被你气糊涂了。”苏哲镇了镇心神,无奈道,“我的意思是,我对男!唔唔!!”
  后面的话安言不想听也懒得听,拍开苏哲按着自己的手后,勾着对方脖子就快速亲了上去。
  两人唇瓣刚刚相触,安言就主动伸出舌头在苏哲唇上乱舔乱吸,猝不及防下,苏哲就被他突破了防线!
  “唔!”口中还没习惯另一条舌头的热度,他就感觉自己的口腔被对方占领了,带着甜味的唾液从齿缝间侵入,最后顺着喉头全部滑下。被迫吞下不少彼此的唾液后,苏哲终于反应过来了。刚想把安言推开,就发现自己腰上已经缠了两条光洁的大腿。
  比女人还滑嫩几分的双腿在自己腰间不断摩擦,就算是圣人也会被擦出几分火气。苏哲眼镜下的眸子暗了又暗,虽然心理上很想推开对方,但是身体却不由自主享受起这种异样的快感。
  自己果然被姐姐带腐了!
  苏哲的反应安言自然是看在眼里的,见他没有推开自己,他就更加卖力地服侍起来。只要做好这些,他就能尝到牛仔裤下的大ròu.棒了!一想到这里,他的内心就蠢蠢欲动起来。
  “啊……唔……啊哈……”
  边接吻边呻吟,这对安言来说是一项技术活。不过随着时间流逝,他也渐渐掌握了一定技巧。什么时候该叫,什么时候该舔,每分每秒都把握地刚刚好。没到十分钟,苏哲就彻底被安言带着走了。本来放在安言肩上的手也已经挪到了大腿两侧。
  光滑细腻的皮肤在手掌下的滋味是难以言喻的,加上嘴里那条舌头的搅动,苏哲知道,自己的xìng.欲也被这个陌生男人挑起来了。
  “到,到此为止。”
  就在安言以为能顺利吃到那根ròu.棒时,苏哲突然推开了他。复杂难明的眼神里还带着点点欲望。
  “为什么停呢?你不是也很想做吗?”仰躺着看苏哲的脸,安言觉得对方好像更加帅气了。胯部微动,敏感的臀缝很快就接触到了同样火热无比的裆部。苏哲的下面可不像是拒绝的意思。注意到安言的动作后,苏哲脸色微动,不过数秒后就把异样掩盖下去了,仿佛那个bó起的人不是他一般。“我是直的。”
  “直的?嗯,下面是挺直的。”浅浅的笑容带着惊人的诱惑力从安言脸上绽放而出,这让盯着他不曾挪开过目光的苏哲觉得下腹更加涨疼。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他觉得自己更不能动身下这人了。要是因为一点点诱惑就掉进姐姐的陷阱,那他这些年的抵抗就显得太可笑了。
  “你还是先睡吧。”
  说着,苏哲就想从安言身下下来,不过安言会愿意放过诱惑了大半天的人吗?
  “我觉得我们还是做点有意义的事比较好。”手肘一顶,安言很轻易地就往前挪动了几分。不偏不倚地用臀瓣抵住了那处关键部位,下一秒,他听到了苏哲倒吸凉气的声音。
  两人贴得很近,苏哲甚至能看到安言眼睛里的戏谑。苏哲喘着粗气,明显提升起来的热度快要将他的下身彻底席卷。“你真的这么想做?”
  这话不知道是在问安言还是问他自己,但是从里面明显能听出来妥协之意。安言搂住苏哲的脖子,很顺从地送上自己的唇。“对啊,想让你的ròu.棒狠狠插进我的小.xuè。”
  刺激!天大的刺激!!
  奔腾的血液顿时将他残存的理智完全击溃,苏哲扯下自己的眼镜往后一扔,捧起安言的脸就狼吻了过去。
  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保持着双腿打开的姿势,安言享受着苏哲唇舌的舔弄。细细舔了舔粉色的乳晕,安言的表情仿佛更加愉悦了苏哲。“我这里没有润滑剂,你有吗?”
  “我光着过来的,你说呢?”
  苏哲皱了皱眉,思考着要不要去向肯定在门外偷听的姐姐要,但是安言却有点等不及了。自己抱住两条修长的腿,用一种正面承受的姿势向苏哲展示着他的后.xuè。“不用了,你看。”
  粉色的菊*上褶皱清晰,晶莹的肠液已经急不可耐地从甬道里泄露而出。看着这等风光,苏哲甚至都能想象自己的ròu.棒在里面进进出出带出来红色媚肉的场景!
  “嘶!”
  倒吸一口凉气后,苏哲终于按捺不住出鞘的欲望,将之直直抵在后xuè.口上,一鼓作气冲了进去!直到自己的硕大被紧窄的肉壁紧咬住后,他才急急睁开眼观察安言的表情。每个做下面的,或多或少都会因为上面的没耐心而在性事里受点伤,他可不想自己的第一次就让下面人感到难受。
  “怎,怎么样?”在火热的甬道里还要保持不动,这对一个初次做爱的人来说太难太难。安言感受到了苏哲的贴心,在微微轻吟下后,主动扭了几下腰肢:“嗯啊……啊……继,继续……”
  见安言没有一丝勉强的意思后,苏哲体内那只压抑着的兽终于被释放了!
  紧紧扣住安言的腰,深吸口气后,就开始了剧烈的chōu.插!红紫色的ròu.棒在粉色的后.xuè里进进出出,透明的肠液起到了润滑剂的作用,每一次进入都没受到半分阻碍。
  连根出又连根进,撞击的快感差点令安言爽得放开自己的腿。苏哲一只手揉掐着安言胸前的rǔ头,另一只手则是帮他缓解着ròu.棒的涨疼。三个地方传来的刺激让安言彻底进入了癫狂!
 
 第十二章 夹紧学霸的肉屌
 “啊啊啊!太!太快……唔!”
  “你的后面好紧。”
  “别……唔啊……”
  细细碎碎的呻吟已经不复存在,每当苏哲的肉屌全部捅进那个柔弱的地方时,安言都会发出激励般的尖叫。而苏哲也会像是吃了chūn药一样,频频耸动腰肢。
  掌下的肌肤已经因为大力抓捏的关系变得白里透红,配合着安言yín荡的表情,更加刺激了苏哲体内的野兽欲望。四溅的yín液沾湿了身下的床单,更有些还糊到了苏哲的大腿上,形成了透明的斑块。
  汗水顺着两人的腰线一直流到了*合处,微咸的液体一和肠液混杂在一起便失去了踪迹。
  唇舌不断啃咬着胸前的两粒硬挺rǔ头,吮吸声在这个暧昧的空间里显得尤为色情。安言也表现得很配合,手掌反面向上,放在头顶,手肘微微用力,将自己的胸膛挺得越发靠近苏哲的唇边。
  牙齿磕碰着乳尖,舌头绕着小凹点不时画圈,就在安言舒服地夹紧后.xuè时,苏哲猛地朝上一吸!一阵巨大的快感从胸前翻涌而来!“啊啊啊!好,好爽!!啊哈!”
  快感的冲袭,令安言下意识抓紧了掌下的床单,仿佛这样就能缓解体内怪异的感觉。
  “姐姐教的方法还是蛮管用的。”用安言听不到的声音嘟囔了一句,苏哲见安言缓过神来了,便又再次俯身去伺候另一颗寂寞的rǔ头了。
  涨的极大的ròu.棒在窄窄的后.xuè里肆意进出,粉色的媚肉刚被肉屌带出就又在下一次进入时被带入。反反复复的chōu.插中,苏哲也尝到了以前不曾尝到过的滋味。怪不得姐姐会这么想掰弯他,想必现在换个女生来,都不一定能让自己得到这种极致的快感。
  会自动紧咬吮吸的后.xuè,再加上魅惑又不阴柔的yín叫,这一切的一切都给苏哲最大的愉悦感。安言属于肌肉线条不明显的人,每次一抬腰,苏哲就能看到那平坦的腹部随着自己的操弄一起一伏。而最令他感觉到刺激的,还是粉色后.xuè吞吐自己大屌的景象。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