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夜晚发骚体质 作者:鸡米饭(5)

发布时间:2016-03-16 10:58 类别:现代都市

  “唔……啊哈……别,别说……啊哈……”破碎的话语说了半天也没说完,沐司笑着又加快了chōu.插速度,安言爽得连脚尖都翘起来了。为了方便进入,沐司将安言的双腿牢牢抓住,向上顶弄的同时还低下头含住了另一颗不曾被抚慰过的rǔ头。
  软着的rǔ头刚碰到温热的口腔就以令人咋舌的速度硬了起来。沐司只是轻轻含了含,安言就觉得体内热浪翻滚,这种令人沉沦的快感令他又不禁挺胸求舔。
  “校友好yín荡。不过我喜欢。”
  后面那句话明显是凑在rǔ头附近说的,温热的气息一丝不漏地喷在了本就敏感的乳首上,发硬的rǔ头变得越发挺翘。
  “唔……快,快……啊哈……”
  “要快什么呢?”
  沐司腰间猛地用力,机缘巧合下竟然顶到了安言的高潮点!一阵沙哑的尖叫从喉间越出,沐司惊讶过后就是欣喜了。“校友你要射了?”
  “啊啊啊!要,要射……射了!”
  事实证明,沐司猜得不错。安言勾着沐司大腿的脚掌微微用力,依旧还在沐司嘴里的rǔ头随着动作的上扬,越发深入他的口腔。沐司为了能让安言顺利射出来,也逐渐加快了身下的速度,每一击都重重顶到了那颗小小的凸起。至于口中,则是舔咬啃噬奇招尽出,上下的同时刺激终于让安言快速升到了快乐的顶端!
  yīn.茎一阵颤抖,腹部上下起伏了数秒,一道白色的jīng.液线就如数喷射在了他自己身上。沐司见到这个情形后,升腾起来的火热又一次聚集到了下腹。星星点点的jīng.液分布在白皙的肌肤上,配上被自己玩弄了许久的两颗rǔ头,他只觉得现在的校友诱人地有点过头。
  毫不在意地舔掉了那些jīng.液,沐司俯身将唇附上安言的,轻声道:“校友,我们来尝尝你自己的味道。”
  还在高潮缓冲期的安言只觉身上多了股重力,眼前一花,自己的嘴就被苦涩的液体占据了所有。伴随着jīng.液的进入,沐司的舌也准确无误地捕捉到了安言的舌,轻轻一卷,两人的舌又在口中交缠起来。
  唾液中带着jīng.液,沐司和安言都渐渐起了兴趣。刚刚才平息下去的欲望又一次在两人的*合中喷涌而出!
  后.xuè不断承受着撞击,雪白的臀肉在顶撞间前后翻涌,沐司一只手把玩着rǔ头,另一只手则是打起了臀瓣的主意。配合着自己的chōu.插,他揉搓臀部的动作也是越来越快,每每在安言放松后.xuè时,他的手就带着臀瓣往中间挤,被迫挤压的肉壁给了他销魂蚀骨的滋味。
  “啊啊!校,校友!你,你要夹死我了!啊啊啊!操,操死你!啊啊!!”
  已经彻底沉溺在肉体拍打中的两人,不时说出些yín声浪语来增加刺激。鲜少会爆粗口的沐司也偶尔吐出两句来增添情趣,安言那颗早已被情欲取代的心不仅没有感受到屈辱,反而觉得这是一种另类的快感。扭动着腰肢,迎合着沐司的撞击,安言的尖叫不时响起:“啊啊!要!要被操死了!啊啊啊!快,快操死我!”
  就在两人这一来一去下,吃了‘欲望’极度想要做爱的沐司终于在安言体内shè出了第一股精。接连不断的滚烫jīng.子被灌在了后.xuè深处,在这种热度侵袭下,安言竟然也有了想要射.jīng的欲望!
  “啊哈……我,我也!啊啊啊!!”
  带着细微颤抖的尖叫在这间客房响起。沐司抱着因高潮而抽泣出声的安言慢慢地侧过了身。“校友,我可还没完哦。”坏笑中夹杂着难耐的渴望,沐司刚刚软下去的ròu.棒竟然以安言能感知到的速度飞快涨大起来!
 
 第九章 校友我逮到你了
 “唔……校友……我们再来一次……真的……我保证是最后一次……唔,校友?”
  直到摸不到怀里的柔软肌肤时,沐司才彻底清醒。看着怀里凌乱不堪的被子,沐司不信邪地又叫了几次。事实证明,昨晚和他抵死缠绵的人真的消失了。
  沐司从浴室出来后,脸上的失落越发浓重。“校友去哪儿了……昨天出现的时候也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咦?这是?”刚刚还在沮丧的他,突然瞄见了床头柜上的一张白色纸条。
  这像极了电视剧的情节还令他有点小激动,不过这点激动在看清纸上内容后就被丢到了九霄云外。
  “慕斯蛋糕是吧?等你看到这张纸条的时候,我肯定已经离开了。对你,我只想说三个字,那就是:别找我!!!记住!千万别找我!我不想和同校的搞!!!”
  好像是为了让沐司注意到自己激动的口气,安言在纸上加了不少感叹号。每看一个感叹号,沐司的胃就痛一分。“我有这么讨厌吗?”沐司扭曲的表情中带着难以言说的心痛,仿佛下一秒就会对着纸条哭出来似的。不过在数秒后,沐司就收起了那副面容。捏着纸条的手轻轻一颤,他的眸色很快沉了下来。
  “一个学校的不是更方便嘛。别以为不告诉我名字我就找不到你!”
  对于安言那个不和同校搞的理论,沐司表示完全不赞同。他不光要和同校的搞,还要和这个敢偷偷逃走的yín荡校友搞!沐司边穿衣服边想办法,等他回到学校的时候,他已经找到了一个完美的搜寻方法。
  “喂,是罗老师吗?对,我是沐司。我想请您帮个忙,我想找个……”
  安言远远望着在校门口打电话的沐司,心中的急切可谓是毁天灭地的。从回到宿舍开始,他就决定来校门口蹲点了。他要确定这个叫沐司的到底是谁,会是哪个院的人。只要以后上课下课避开这个人,那他愉快的校园生活还是能继续下去的。等了半天,他才看到穿着皱巴巴衣服的沐司出现在校门口,碍于距离实在太远,他也不好确定现在沐司的表情是怎样的。
  泛白的骨节在红润的唇瓣下显得格外醒目,没多少工夫,上面就出现了一排整齐的压印。这是他极端紧张时才会出现的下意识动作,可见现在的他有多慌张了。
  “嗯,好,麻烦您了。是,好的。”
  满意地挂断电话后,沐司深切觉得家里钱多也不是件坏事。把手机塞进口袋后,他打算回趟寝室,换掉身上的隔夜衣服。没走两步,他突然停下了脚步。快速朝左边看去后,只见一个熟悉的背影一闪而过!
  此时的安言心里是崩溃的。他第一次知道,自己的运气是如此得差!盯个梢也能被发现也是够了!“妈的!还追上来了!”嘴里飞快地骂了句,脚下一刻不停地朝前飞奔。没多会儿,他的眼前就出现了一栋繁复的建筑。
  “嘿嘿,教学楼这么多教室,我就不信你知道我躲在哪儿!”打着人海里藏人的主意,安言二话不说就蹿进了学校最大的教学楼。
  等沐司追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神情也逐渐迷茫起来。这栋教学楼他虽然来得不少,但是里面到底有多少教室,他至今都不是很清楚。沐司的后槽牙咯吱直响,脸上的表情就像是被泼了五颜六色的油漆。
  “校友,这可是你逼我的……”
  在教室等了近半个小时,安言还没有感觉到任何异样。就在他打算安心回寝室时,校广播里突然响起了点点杂音。
  “现在插播一条紧急消息!一位半小时前进入教学楼的格子衬衫同学,你的……额,伴侣,你的伴侣现在正在医院抢救,你的朋友希望你能尽快到教学楼门口与他汇合,赶去医院!现在插播一条紧急……”
  通知足足重复了三遍,就算安言想要无视也没有办法。如果这里没有人认识自己那还好说,可问题就是有个清秀的女生是和他差不多时间进来的。安言悄悄往那个女生的方向望了眼,果不其然,对方已经注意到他了。
  暗道倒霉,安言只得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了教室。就算现在不出去,到时候对方堵在教学楼外想必也是很难躲过的。已经有点自暴自弃的他在走出教学楼后,腰间就多了只熟悉的手。
  “这是学校!放开!”
  挣扎了几下,安言悲催地发现自己竟然连推开对方都做不到。同样意识到这点的沐司,就显得有些肆无忌惮了。指腹在安言腰间那块敏感区上下摩擦,暧昧的低语在他耳边幽幽响起:“校友,我们又见面了。” 
 
 第十章 你一定是暗恋我! 
 将人带到学校隐蔽处后,安言率先找了张石椅坐了下来。双手抱臂,满脸不耐道:“说吧,你想干嘛。”
  沐司笑嘻嘻地凑到安言旁边,两只手还不安分地在他身上摸来摸去,“想干你。”
  “白天别想!”白天的他和晚上的他不一样,晚上只要是个男人他都想和对方来一炮,但是白天,哼,碰他一下他都想吐。沐司见安言表情严肃,也知道他不是开玩笑的了,弱弱收回手后,他不禁嘟囔道:“晚上骚成这样,怎么白天跟换了个人似的。”
  “别以为我听不到。”
  沐司轻轻咳嗽几声,掩饰了一下尴尬。虽然晚上已经吃饱了,但是看到白天迥然不同的校友,他心里还是有点痒痒的。“如果不是我发现了你,你是不是打算一直躲着我?”想起早上那番追逐,沐司心里就一阵不爽。自己长得有这么吓人吗?明明晚上还和自己抵死缠绵,臀肉翻飞的。
  也许是被沐司怨念的眼神吓到了,安言不自在地偏了偏头。白天的他,真的不愿意和任何发生过关系的男人有所接触,这会让他想起晚上那个撅着臀等着ròu.棒进入的自己。
  按下心头那些复杂念头,安言的表情变得更加冷了。推开沐司逐渐靠近的身子,轻声道:“我不喜欢和校内的做。昨天是个意外。”
  “意外?那我倒是很想知道要怎么做才能进入已经被明确打过招呼的房间。还是说,思思放你进来的?”
  “……”虽然他很想回答是,但是这明显是不可能的。没发现原来这小子也是个人精。安言眼珠一转,刚想敷衍,沐司就抓住了他的手。眼里迸发出来的光芒令他心头一颤,不好的预感徐徐升起。
  “你一定是暗恋我!”
  “啊?”
  沐司摸着安言的面颊,稍显得意地又说了一遍:“你一定是暗恋我。不然绝对不会出现在那里。”
  面对沐司自信满满的脸,安言真的不好去戳穿他。毕竟能找到一个会自动帮你圆谎的人也是不太容易了,他嘴角一抽,默默道:“是,是啊,我确实是暗恋你很久了。所以昨天晚上能做一次我已经很满足了,我希望我们以后不要再有什么联系了。”这话说完,他就想抽手走人,不过沐司却没有这么容易放手。
  手上微微用力,安言整个人就跌在他怀里了,挣扎了老半天都没起来。
  “你到底想干什么!”已经没有精力管沐司伸向他衣内的手,安言瞪着他,厉声道。沐司摇了摇头,对已经在他指边那颗硬起来的rǔ头轻轻一掐,缓声道:“我就是想和你好好交往看看。”
  “唔!”轻吟很快泻出了口,不过安言只是眼神一凝就恢复了清明。现在的他不同于晚上的yín荡,就算被掐着rǔ头也不会有想要被插入的感觉,最多叫几声罢了。
  沐司的“威胁”明显没起到半点作用,安言索性就保持这种姿势窝在了他怀里。大开的衣摆下,一只宽大的手掌正在其中寻寻觅觅。“我,我不想耽,耽误你……唔……”
  破碎的呻吟夹杂着他不想听的话,沐司眼神一厉,另一只空闲的手也出动了。目标不是上面,而是……
  这回安言不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了,他连忙按住沐司还想往里伸的手,满脸潮红地说道:“你不要糊涂了!两,两个男人没什么好下场!”
  “那……”沐司一顿,本来坚定无比的眼神也动摇了些许。两个男人在一起确实是惊世骇俗了点,不过……让他放开这个人,不可能!简单衡量了下,他还是不想放过这个任何方面都符合他胃口的男人。“那偷偷交往呢?你应该很高兴吧?”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