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夜晚发骚体质 作者:鸡米饭(4)

发布时间:2016-03-16 10:58 类别:现代都市

  在一波波快感的侵袭下,就算再猛,菲尔也逐渐达到了顶点。而安言,早在一刻钟之前就已经射过一次了。虚弱的他只能懒懒地瘫在床上,任由菲尔前后撞击。接连的猛攻后,菲尔终于在安言体内shè出了人生中的第一次精。一股股jīng.液从马眼喷出,每一滴都进入到了安言身体最深处。
  “啊啊……要,要被你的jīng.液填满了……哈啊……”
  火热的jīng.液比两人的体温都要高上不少,安言甚至都觉得自己体内要被融化了。菲尔的呼吸渐渐平缓,俯下身后,就给了安言一个绵长的吻。不同于刚才的火辣,现在的吻明显多了几分缠绵。
  “妖精,你会一直呆在我身边吗?会吧?会吧……”微弱的声音道出了他内心最深处的渴望,可惜安言一个字听不懂。
  不过就算听懂了,他也做不了任何回答。
 
 第七章 吃了chūn药的校友 
躺在自己那张小床上,安言盘算着今天晚上要怎么才能不睡觉。两天了,自己一个异性恋大好青年竟然连续两个晚上被不同的男人操了几次。其中一个更是未成年小孩。
  淡淡的羞耻和躁动从身体深处逐渐浮现,安言在发现的第一时间就白着脸将它们压了回去。他虽然已经丢破下限,但是也不能拉着几个室友下水。
  “也许我该去图书馆找些资料。”
  双眼放空的安言,从嘴里缓缓吐出来这么一句话。
  大清早,安言就穿戴整齐出了门。目的地不是别的,正是学校那个最大的图书馆。即使可能性很小,他也还是想找些能参考的资料。他知道这一切都不是他的臆想,不然身上那些浅而又浅的暧昧痕迹又如何解释。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他才越发觉得奇怪。其实那两人给他留下的痕迹都不算浅,但是等他早上起来后却发现吻痕什么的都比晚上浅了不少,有些甚至淡得快要消失了。身体唯一一处还残留着相同感觉的,恐怕就是那处被使用过度的地方了。
  “啊呀,吃嘛吃嘛~我特意买的呢~”
  “既然是嘉儿专门买的,那我就吃了。不过吃之前……”
  “唔!好,好坏……唔……”
  唇瓣交缠的声音从角落轻轻传来,安言下意识往那边看了眼。顿时,一双带着戏谑的眼和他望过去的视线直直撞在了一起。
  原来是情侣接吻。安言撇了撇嘴,带着些许不满转向了另一个方向。边走,嘴里还边嘟囔:“刺激我这个被男人操了好几次的人吗?图书馆里也不知道节制点。”
  细微的骂声缓缓消散在了偌大的大厅里,角落里的接吻声时重时轻……
  “这本不是,这本……也不是。”
  懊恼地将手上将近十公分的书籍重新放回书架后,他的心情是沉重的。“书里没有,网上也没有……我这到底算不算是一种病啊啊!”烦躁感从心底猛然升起,看着这些对他毫无作用的书,他差点没上去一把火烧掉。
  好在这种阴暗心理在他理智回笼的时候被彻底压制了下去,后.xuè的酸胀感也不能支持他站立太久,所以在觉得查找无望后,他还是回到了寝室。隐藏了身上的疲惫,安言趴在书桌上,等着咖啡变凉。
  “虽然没什么用,但是赌一把吧。”
  看着热气升腾的咖啡杯,他心里是越来越没底了。作为一个时时刻刻都能睡着的人,就算有了咖啡,估计也能秒睡。要是今天晚上还会到别人床上,那他以后也许真的要做一个夜晚yín物了。
  每每想到他会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大张着双腿哭着求操,他的手脚就彻底凉下来了。“要是在女人床上,我肯定很乐意。”
  事实证明,安言确实是个很能睡的人。
  等他恢复知觉时,身上已经多了个……女人!
  “啊啊啊!你是?!!”看着眼前这个白皙光洁的裸背,安言那颗本来已经凉下来的心顿时火热了起来。难道是上天听到了自己的渴求,真的让他到了女人床上?
  来不及细想,他就伸手想去摸一把,看看是不是自己在做梦。可是下一秒,他摸到的不是女人光滑的肌肤,而是一块结实的胸肌!
  “……是你?!”
  两道不同的声音从两人口中快速蹿出,安言是惊讶,而沐司则是带了一抹喜意。
  “啊啊啊啊啊!!!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尖利的女高音从床边直接贯穿了两人的耳膜,安言眉头紧皱,有点摸不清现在的情况。这个男人明显是白天在图书馆遇到的那个高调男,但是这个女的……好像不是同一个。
  看这里的布置不像是卧室,反而像是酒店的客房。这么说来,这两人根本是来酒店开房的!
  “糟糕了……他们开房,我出现算是怎么回事!是要上女人还是被男人上啊?!”这两天他已经彻底摸清了自己的身体,一旦出现在床上,那他体内肯定会不由自主地想要有大棒插入搅动一番。这么想来,好像上女人就变成了一种妄想。想通了一部分事情的安言,脸色唰地白了。正在思考中的他,并没有发现边上两人的神情似乎还要怪异。
  “今天的事我不会追究,但是我觉得我们以后没必要再见面了。”似乎是隐忍着什么的沐司在看向女人的眼中,出现了少有的狠戾。被这种眼神吓了一跳的女人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不过看她的样子好像还是不想放弃。
  “沐司,你现在中了很大剂量的‘欲望’,你确定要让我离开?”想到那种效力凶猛的chūn药,女人脸上突然多了点扭曲的笑意。微微倾下身子,胸前那片白皙的肌肤顿时晃花了安言的眼。
  虽然不是很清楚事情的发展过程,但是安言还是从里面听出了点别样的意味。抽出边上一条薄被围在身上后,他打算离开这个他看不懂的世界。就在他快要从床上下去时,腰间突然多了一只放肆的手掌。这种大小的男人手,在场除了自己,就只有他有了。安言扭头瞪着沐司,嘴里幽幽道:“你们俩的事,我没必要掺和。我要走了,快放开!”
  已经嗅到危险气息的安言,边挪动着身子,边掰着腰间那只纹丝不动的手。挣扎了数秒,他觉得自己根本是在螳臂当车。刚想抬头再骂几句时,他就觉得腰上一股大力传来!
  只觉眼前一晃,他就被彻底撂倒在了床上。而身上,还压着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
  “你干什!唔唔!放!放开!唔!!”
  大力的啃咬从正面袭来,沐司喘息着将舌伸进了安言口中,带着侵略的味道从舌尖泛滥开来。
  沐司的吻技可谓是顶尖的,没过多久,安言就缴械投降了。推拒的双手变成了搂颈,熟悉的感觉驱使着他将修长双腿缠上了沐司的蜂腰。交缠的唇舌间口水四溢,有几滴甚至还滴到了安言胸膛上。沐司眸色一沉,顺势低头将胸膛上的混合唾液一一舔净。别样的感觉从胸膛上缓缓传来,安言的眼睛此时已经被顶在自己大腿根的那根肉柱吸引了。
  泛红的ròu.棒上汁液流淌,马眼一开一合间还有透明的液体渗出来。隔得这么远他都能感受到上面灼人的热度。如果这一根插入自己体内的话……那得有多爽。
  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身上男人的yīn.茎吸引了,安言甚至还在仔细思考那种被插入的感觉。伏在他身上的沐司看着安言这种呆滞的表情,心里突然少了许多抵触。
  也许男人也不是这么难以接受。
  不可否认,刚才的吻感觉很好。已经被‘欲望’勾起xìng.欲的他,现在能选择的,只有身下突然出现的安言了。在今天之前,沐司怎么都不会相信,自己会在高档酒店里,和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校友打炮。不过现在这种箭在弦上的状态,不打的话,难受的就是他了。
  “你还不走?虽然我不介意被你看,但是我怕他会介意。”身子微微挺起,沐司的冷笑已经降到了冰点,毫无疑问,要是下一秒她还不消失,也许她以后都不用待在这个市了。
  名叫思思的女人脸色变了又变,最后咬了咬饱满的红唇,在沐司冰冷的眼神下离开了这间房。
  听到关门声的一刹那,沐司脸上的冷意消退地无影无踪。既然碍事的走了,那他就要好好品尝他的“解药”了。
  “我叫沐司,校友你叫什么名字?”
  “废话少说,做不做!”
  已经到忍耐边缘的安言,腰身一挺,自动将开始流淌yín液的后.xuè送到了尺寸惊人的ròu.棒前。龟.tóu上传来的触感,不禁让沐司身体一颤。
  
 
作者:chūn药对上发骚,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发现我也是夜晚发骚(码字)体质_(:з」∠)_,果然是主角像作者系列
 
 第八章 上面rǔ头下面小.xuè
  “校友你还挺大胆的。”
  随着安言的主动靠近,沐司可以很清晰地看到自己的龟.tóu在那颜色粉嫩的xuè.口若隐若现。
  “快做!”
  “是是是,校友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沐司自己也快忍得爆炸了,二话不说,就扶着红得发紫的柱身顶上了那处xuè.口。从小.xuè里接连不断流出的肠液润滑了后.xuè,沐司没费多大劲就直接插了进去。肉壁刚被火热柱身破开,安言就舒爽地叫出了声,缠在沐司腰上的腿也快速收紧。借着这股力,沐司顺利地一插到底。本来热得快要爆炸的地方顿时像找到了归宿之地,微微调动了一下姿势,沐司就急不可耐地动了起来。
  “啊!校,校友你里面怎,怎么比女人夹得还,还紧!”肉壁的绞动带给了他无上快感,刚退出一点,就不舍地收紧了甬道。就算是女人的*道都没有校友的后.xuè来得给力。原来操干男人是这种感觉……沐司觉得以前的自己似乎是错过了一些好东西。
  “唔!快,快动啊!”沐司的磨蹭顿时让打算躺着享受被插快感的安言不满了,扭动了一下臀瓣,将沐司的ròu.棒又吃进去不少。享受了一会儿安言的主动扭臀后,沐司也开始正式动作起来。
  不断挺进的后腰如打桩机般,每下都捣在了那甬道最深处。不知是不是姿势的缘故,安言只觉自己的前列腺都要被顶出来了,不过总体来说,还是很舒服的。后.xuè绞着沐司的粗大xìng.器,安言拉过沐司的头,就将唇舌送了上去。
  两人的唇瓣刚刚相触,沐司就闻到了一阵好闻的味道。如果真要说的话,那就是男人之前的情欲气息。安言的主动虽然让他很高兴,但是也同样令他这个在性事面前总占主导地位的人有些许不甘。
  下身快速耸动,灵活的舌已经制住了安言的全部行动力。“咕啾咕啾”的唾液交缠使两人的身心越发融合,沐司那只罪恶的手也已经触到刚才就一直肖想的地方了。
  “啊哈……”
  胸前传来的异样感觉让安言不得不睁开闭着的眼睛,正想要往下看的时候,沐司制止了他。“校友别急,我马上让你舒服。”最后一个字刚刚说完,安言就发现一阵比身下被操干的快感还要强烈的感觉从胸前传来。
  这下他终于知道天下还有人玩弄rǔ头技术比玩弄后.xuè技术还要强的。
  后.xuè里那根ròu.棒还在不断chōu.插,带出的yín液随着ròu.棒的重新插入,发出了噗嗤的声音。被打湿的yīn.毛软软地贴在皮肤上,两人卵囊的碰撞带来了别样的刺激。
  不过这些都远远比不上rǔ头上传来的阵阵快感。
  沐司品尝着安言上面下面两张嘴,邪恶的右手却流连在他平坦的胸膛上。粉粉的rǔ头已经变硬,沐司的指尖不时搔刮着乳首,耳边安言的轻喘是他最好的回答。没想到校友的身子这么敏感,不过是捏了几下,竟然就后.xuè紧缩。
  既能玩弄小小的乳首,又能感受到ròu.棒被夹的快感,沐司对于这个活动更加热衷了。放开已经瘫成一滩水的安言,沐司的舌划过敏感的脖颈后,迅速来到了有两点粉红的胸前。
  “校友,你的rǔ头真漂亮。”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