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夜晚发骚体质 作者:鸡米饭(33)

发布时间:2016-03-16 10:58 类别:现代都市

  在完全看不到来时路后,文轩终于停下了他的脚步。面对安言的再三追问,他只是笑而不语。“你刚才的意思不会是……”终于猜到那方面的安言在被文轩放下后,猛地抱紧了自己的胸口。一副马上就要被强jiān的模样,逗得文轩更想欺负他了。
  “好了好了,来都来了,你捂着自己又有什么用。而且……你是不是已经开始热起来了吗?”
  “你怎么知道?!”脱口而出的疑问顿时暴露了所有。星光下的安言看起来比平常更诱人了点。
  再次被自己这个小学弟萌到了,文轩也不再端着。压在安言身上,给了他一个深吻。“抱着你的时候,你浑身都在冒汗,那个地方的水都流到我手上了。你说,这不是开始,是什么?”像是要让自己的话变得更加有说服力,文轩已经半干的手在安言眼前晃了又晃。借着星光,他能看到上面一闪而过的银光。
  脸上发着烫,扭动的腰身倒别有一番风味。“那,那开始吧……对这个,我连一点反抗力都没有。”既然被文轩点破了,安言也不打算再藏着。缓缓松开自己的手后,捧起文轩的脸,吻了上去。
  舌尖刚从口腔里伸出就被文轩一下子逮住,吮吸声刚刚响起,安言的腿就不由自主地缠了上去。两人隔着衣物缓缓摩擦,凸起的地方在这种不同的刺激下变得更加肿大。滚烫的ròu.棒在内裤里蠢蠢欲动,但是两人都没有先开始的意思。只是舌头舔舐着舌头,吞咽着对方的唾液。
  “唔……嗯啊……”
  “安言……你流了好多水……”即便隔着裤子,文轩也能感觉到从里面传递出来的超高温度。再加上那泛滥成灾的yín液,他知道安言已经达到忍耐的极限了。“我帮你脱。”
  经过了各种男人的锻炼,安言的吻技虽然有所提高,但依旧不是文轩这种自学成才的人的对手。所以在一吻毕后,他的神智已经游离天外。躺在柔软的土地上,任由文轩将他的衣服缓缓解开,鼻尖都是文轩和青草的味道。
  好脱的小外套被放到了一边,文轩的手开始解那些难解的扣子。小小的白色纽扣在指尖泛起了美丽的色泽,每解开一粒,文轩的眸色就深沉一分。不得不说,半裸的安言绝对要比全裸的他更诱人。
  比纽扣只逊色一分的肌肤随着指尖的律动一点点展露出真容,呼吸带动的起伏,让他的手和那一片平坦时不时接触。等衣服被解开到一半,跳跃而出的两点粉色也彻底夺去了文轩的呼吸。
  “你这里比之前更漂亮了……”不管是颜色还是形状,都深深戳中了他的点。颤抖的指尖在rǔ头上轻轻一刮,腻人的呻吟就随之出现。“也许用舔的比较好。”微微一笑,扒开了还没完全解开的衣衫,他的舌对着左边的那颗就舔了上去。带着凸起的舌苔在乳首上扫过,安言边叫边缩起身子。下腹那根已经涨到极限的ròu.棒立刻又跳了几下。
  下面虽然还没被解开,但是一点不妨碍文轩的手伸入。从腹部往下的手毫无阻碍地伸进了内裤之中,刚碰到那根硬硬的yīn.茎,安言就止不住地呻吟。“嗯啊啊……别……别摸……啊哈……”
  胸前和下身都落入了文轩手中,无力挣扎的安言逐渐享受起这种套弄。rǔ头被舌头来回舔舐不说,乳晕上都沾满了文轩的唾液,若隐若现的齿痕也可以看出文轩到底下了什么重口。至于下面,安言已经将它全权交给了文轩。极具技巧的套弄令他不断叹息,不由自主律动起来的腰身配合着文轩的一拉一压。
  “还是帮你解开吧,这样卡着,我们俩都难受。”终于,文轩感觉时机已经成熟,打算将安言全部扒光了。口中依旧没有松开安言的左rǔ头,右手套弄着ròu.棒转移着安言的注意力。真正行动的,还是空闲的左手。
  精致的皮带被缓缓抽离,裤头的拉链也在一瞬间被彻底拉下。已经湿了大半的白色内裤在黑夜中显得如此亮眼,文轩的手只是微微一动,那根本还在内裤中待着的ròu.棒顿时被拉出了大半。粉色的龟.tóu上已经浸满了粘滑的液体,如果不是有技巧地拿捏,也许他已经抓不住这根不算粗壮的yīn.茎了。
  安言主动屈起的双腿很大程度方便了文轩。外裤被拉下后,他的目光停留在了那依旧还被自己握在手里的yīn.茎。“要舔舔这里吗?”
  “唔……不,直,直接插进来……我,我等不了了……”已经摊牌的安言此刻也没有太多的顾忌,感受到身体的状况后,便直接对文轩说了这些。而文轩也不打算为难他的可爱学弟。一把扯下那条包裹着臀肉的内裤,将手指伸向了那处饥渴的地方。
  喷洒着灼热气息的xuè.口已经泛滥成灾。流淌而下的肠液不光浸湿了手指,连身下的土地都被好好地滋润了一番。还带着体温的液体在指尖滑下,文轩的欲望也在此刻被彻底释放。
  “马上就让你舒服。”
  扛起两条乱动的腿,安言的下半身几乎悬在了空中。本应该流出来的肠液被重新灌回了身体深处,和被ròu.棒填满完全不同的感觉直接侵袭了安言的神经。“难受……这样好难受……嗯啊啊……”
  “那这样呢?”
  文轩连裤子都没来得及脱就直接从拉链口掏出了那根火热的ròu.棒,就着安言自己分泌的肠液,直直插进了深处!
 
 
米有大规模的NP让大家失望了,粗长粗长来谢罪。还有谢谢大大们给的礼物,么么么(づ ̄3 ̄)づ╭?~ 
现在刚聚在一起就NP,感觉不太符合这帮人各自的性格。真要一起上的话,还得磨合磨合。至于会不会写到……_(:з」∠)_总感觉好难呢。群着来,我一般都很容易侧重一个人
 
 第五十九章 视女干也是一种爱
紧窄的地方被火速破开,龟.tóu上的yín水进入到了安言身体最深处,和里面本就存在的肠液混合在了一起。
  “文,文轩……嗯啊啊……”yīn.毛随着顶入的动作在臀瓣上来回摩擦,痒痒的也热热的。安言手中的草被他全部捏碎,青色的汁液沾满了指尖。“好热……好热……”
  湿热的空气包裹着欲火燃烧的两人,现在文轩也顾不上别的,双手嵌在腿弯处,用尽一切力量往里面顶去。几分钟过去了,直到根部都完全进入后,两人才深深舒了口气。
  硕大的卵蛋紧贴在安言的会阴处,文轩含着安言的双唇,模糊不清地说道:“感觉怎么样?”
  “好粗……你的比以前粗了好多……啊哈……”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彼此的脸上,安言的双眸里已经盛满了泪水。体内的肠液被挤到了最里面,一根异常粗壮的ròu.棍堵住了所有出路,他只能就着这种姿势大口喘气。“嗯啊啊……”
  舌尖描摹着安言的唇形,一点点滴下的唾液不光滋润了唇瓣也增加了热度。“你还记得我之前的尺寸?我好高兴……”吮吸着安言的舌头,文轩露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来,再放松点。我要开始动了。”轻轻捏了捏安言的臀肉,文轩提醒道。
  “等,等等……”安言深吸了一口气,感觉体内翻涌的热浪稍稍平静了点后,才对文轩道:“好,好了,你动吧……”
  本来紧缩着的后.xuè在安言的努力下放松了不少,文轩发麻的ròu.棍渐渐恢复了知觉。滑腻的肉壁和柱身的交缠在一瞬间被打破,文轩的肉柱顺着甬道的方向缓缓往外抽离。“啊……啊哈……”
  “进来了!”
  “啊啊!!”
  一瞬间,刚才的空虚被全部打散。龟.tóu只到xuè.口就又重新被送进了身体。火热的柱身和肉壁紧紧贴合,溅开的yín液打湿了两人的下身。“安言,你里面好热。”
  “我,我也不想的……”紧闭着双眼,试图将自己的注意力分散点。可是安言不知道,这样只会加剧触觉的灵敏度。文轩就算只是挪动一分,他体内也能深切感受到所有变化。微凉的四肢和滚烫的躯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全身最热最涨的就是前面的yīn.茎和后面的xuè.口了。被撑大到极限的xuè.口已经找不到一丝褶皱,粉色的口里含着那根深色的ròu.棍,吞吐间还能看到溢出来的银线。
  “嗯啊啊……好快……太,太快……啊哈……嗯……”
  等安言适应了一会儿后,已经进入完全兴奋状态的文轩也开始了快速的chōu.插。不断耸动的下身侵犯着安言的后.xuè,yín靡的呻吟响边了整个林子。
  “唰唰……”
  就在两人忘情做爱时,他们头顶的一颗参天大树发出了细微的声音。如果有人站在树下,就能看到一对明亮到有点恐怖的双眸正死死盯着下面两具赤裸交缠的身体。
  “这个角度怎么样?”
  “嗯,差不多了。谢了。”
  “不过互惠互利罢了。”
  “好了,别说话了,我要听安言的呻吟。”
  “啧……”
  耳机里传来了不同的声音,方墨并没有再理会。他现在的心思全都在拍摄和自.wèi上。他的眼力和隐蔽力是这帮男人里最好的,所以这件事也只能由他来做。
  一只手握着摄像机,另一只手在粗大的ròu.棒上来回撸动。望着安言被文轩肆意chōu.插的身体,他的下腹也涨疼到不得不自.wèi的地步。也只有安言,能光用声音和动作将他逼到这种程度。从马眼口流下的yín液沾湿了整片手掌,滚烫的柱身在掌心里越变越大,方墨压抑着呼吸,一动不动地盯着下方。
  与此同时,被摄像机拍下来的安言,也出现在了那帮男人的房间电脑上。
  稍显黑暗的背景配上安言的叫声,活脱脱一部GV直播版。如果让安言知道他们用这种方法视女干他,他肯定连见都不愿意见他们了。不过很明显,他们是不会让他知道这件事的。
  方墨的手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过颤抖的迹象,就算身体正处于自.wèi状态,他还是那副平淡如水的表情。紊乱的气息只出现了一瞬,下一秒他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呼吸,用着最平静却也最火热的目光打量着安言。
  文轩的ròu.棒在安言的xuè.口里不断进出,每chōu.插一下,那声嘶哑的呻吟就会如猫挠般出现在下方。视力极好的方墨更是能清楚地看到安言的所有表情,哭的,欢愉的,欲求不满的。
  “没想到还是这样yín荡。”莫询的西装裤已经半解开,一根朝天的粗大肉屌直直立在半空,柱身上全部都是透明的液体。他没有将手放在上面以取得更多的快感,他只是静静地盯着安言的身体,借着屏幕想象着他在自己身下浪叫求饶的模样。“如果能把你带回去,那我这次来也就不亏了。”
  木沉和木浮的房间里,两个人用同样的表情看着屏幕上的安言。幻想着自己代替文轩,全身心地在安言身上耸动。这种感觉……爽到让人下身涨疼!
  “老哥,安言叫得好欢。”
  “只要有人操,他都这样。”
  “妈的,我想射了。”
  “……别和人说你是我弟弟。要是别人也觉得我这么快该怎么办?”
  戴了一天的眼镜,鼻梁已经泛疼。但是苏哲不打算现在摘下来,只有戴着眼镜,他才能看清楚安言的模样。看清楚安言那一副想要被ròu.棒填满的饥渴模样。虽然没有身临其境来得爽,但是光是这样看着,他裤子里的ròu.棒也bó起到不能再涨大的地步。鼓鼓的ròu.棍溢出了些许液体,沾湿了内裤,也碰脏了外裤。
  双眸里带着难以言说的情欲,苏哲很想直接跑到林子里将安言带出来,但是理智却在告诉他,不行。“只能暂时这样解解馋了。”望了眼自己的右手,他的叹息声变得更加响亮。他也很久没有和安言做过了,没想到再次见面后的做,竟然会是以这种屏幕的方式来。摄像角度挑得很好,树木上伸出来的枝桠正好挡住了在安言身上耸动的文轩,而全身赤裸的安言却连最细微的表情都能看到。再配合那特意放大的呻吟,就如同是在电爱一般。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