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夜晚发骚体质 作者:鸡米饭(28)

发布时间:2016-03-16 10:58 类别:现代都市

  安言见此,连忙上前。“老师等等我!”
  在间羽老师的带领下,安言跟着一起上了楼。现代感十足的大厦里,每个走过的人都带着一股子忙碌劲。安言遵循着只走路,不说话的好习惯,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周围。坐着电梯,两人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和别的楼层不同的是,这一层保安明显要多一点。一股不由自主升上来的紧张感笼罩了安言的心。偷偷戳了戳间羽老师的腰,安言小声问道:“我可不可以在下面等你?总感觉这里……怪怪的。”
  间羽老师沉思了几秒,最后答应了安言的提议。“那也行,不过不要乱跑,在十七楼等我。”安言表示绝对不乱跑后,就坐电梯下去了。
  十七楼和普通的办公楼层也有点区别,一路走过来,安言见到了不少被接待的外来人。细想一下,他也明白这里是所谓是待客区了。随便找了个角落,他掏出了打发时间最好的工具,手机。
  “宁少爷,您真的没事吗?”
  宁汀捧着文件,咳嗽几声道:“没什么事,文件我快看完了。等会儿去看看公司里的情况,咳咳……咳咳咳……”可能是空气太过干涩,宁汀又呛了起来。边上的人看着这样的宁汀,说不担心是假的。要是这宁家少爷在自己这儿出了事,他工作不保是小事,摊上官司可就不是开玩笑的了。明面上不能直说,他只能用各种委婉的方式让宁汀休息。可是宁汀像是没明白其中的意思,即使咳嗽不断,也不曾有休息的意思。
  放下手中的文件后,宁汀说道:“走吧,先去视察。”
  “是,请往这边走。这里是十七楼,是我们的接待……抱,抱歉,这人不知道从哪儿来的……”不知何时,宁汀的脚步停下了。他觉得奇怪,视线便随着宁汀看的方向挪了过去。只见一个学生样的男生在角落玩着手机,看屏幕的转动,似乎还是一款挺受欢迎的小游戏。咳咳,不对,重点不是这个。见宁汀一直盯着对方,他也知道事情大条了。“我现在就去赶他走!”
  “等等!咳咳……等等,咳……我亲自去找,咳,找他……”因为太过激动,宁汀愣了许久,才将这句话断断续续说完。挡住了边上这人后,他径直抬脚走到了安言面前。
  修长的身形完全挡住了射来的光线,安言第一眼看到的,是宁汀那双鞋。还不知道面前是谁的他,只是瞥了眼就又将注意力放在了手机游戏上。宁汀见安言没抬头,也没生气,只是揉了揉安言的头道:“这回倒是没中药啊。”
  “嗯?”头上突然多出来一只手,安言不惊讶才怪。也没听清宁汀说的话,直接抬起了头。不抬头还好,这一抬头,安言就知道糟糕了。“你,你怎么在这儿?”这位不是病秧子金发帅哥是谁,那些人里面,安言对他印象还是很深的。拖着那种病气十足的身体都能满足他,能力真心不是盖的。
  “这应该我问你。”宁汀眼底满是笑意,能再见到这个不像人的人,他这病怏怏的身子都精神了不少。“走吧,去我办公室。”剩下的视察他也没心思做了,牵起安言的手就往他平时都不会待的办公室走。而那个办公室,在这栋大厦的最顶楼。
  能再遇见晚上做过爱的人,对安言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可是大庭广众之下,他也不想把事情弄得人尽皆知。在宁汀的带领下,半推半就地到了他的办公室。淡蓝色为主的办公室大得可以在里面踢球,全落地式的玻璃窗也将大厦之下的景色全部映了出来。
  安言赞叹了几声后,便将注意力放到边上的宁汀身上了。“坐着说吧。”急着抱抱这个消失了好几天的人,宁汀连水都没帮安言倒,就把人拉到了沙发上。而安言,刚一坐下,就被宁汀抱了个满怀。熟悉的味道从鼻尖晕染开来,宁汀深吸了口气才缓缓道:“我好想你……”
  没有拒绝宁汀的拥抱,安言保持着被抱的姿势无奈道:“这里不会是你家的吧?”
  “是啊,宁宇集团是爷爷的心血。”
  真是要死了……怎么能这么巧……安言乖巧地靠在宁汀肩头,玩着他的衣角,装作无意地继续问道:“那你平时经常过来吗?”
  “没有啊,只是今天刚好是视察日。没想到运气这么好,碰到你了。”手掌在安言的背上缓缓抚摸,没有太多的色情意思,只是单纯地想这么做。像是被顺毛了,安言也没有多少抵触情绪,任由宁汀这么摸着。
  “那天你看到了什么?”
  “我啊……看到天使了。”
  听出了宁汀语气中的笑意,安言挑了挑眉,掐了他一把:“说实话。”
  “你变成光点飞走了。那个时候,我连阻拦都做不到。”
  能从宁汀的语气中听出认真,安言陷入了沉默之中。化作光点……难道自己真的是妖怪吗?
  “不用太在意,即使你是妖怪,我也喜欢。”伴随着安慰话语的出现,安言只觉得衣服里面多了一只冰凉的手……
 
 
 第五十二章 目标:让你精尽人亡
 安言只慢了一秒,那只手就伸进了裤头。幽深的臀缝间,一根细长的手指正在试图侵入。
  “等,等等!把手给我拿出来!”安言吓得脸色都变了,只能快速按住那只已经快伸进xuè.口的手。“你不会想在这里?!”
  宁汀试图再往里戳弄,可安言的手却死死地按着他。搂着他的腰,宁汀不满地说道:“不中药就不能做了吗?”
  “废话!不中药做什么做。”终于把宁汀的手抽了出来,安言暗中松了口气。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看似病怏怏的人,下手会这么快。一个不留神,就直接朝后面摸过去了。
  手上没有想象中的湿濡,他捻了捻手指,轻声道:“你知道我每天晚上会做什么吗?”
  “什么?”想都没想就顺着宁汀的话问下去了,问完后安言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嘴巴。
  “想着你呻吟的样子,自.wèi。”
  “……”
  安言整张脸都红了,语无伦次的样子让宁汀笑出了声。“说实话罢了,看你脸红的。”捏着安言的脸,宁汀眼底的温柔一点点展现。“真的不做吗?不做的话,不让你走哦。”
  看着某人笑着说出威胁他的话,他不禁心道:“一个人学坏可是连一秒都不需要。”
  “今天真的不行,我老师还在等我。”
  “你老师?”不知道是不是一种直觉,宁汀在听到这几个字时,下意识皱起了眉头。“谁?”
  “间羽,我们学校的心理老师。”
  是他!宁汀还真听过这个名字。“你是S大的学生?”
  安言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嗯……”
  “这就好办了,我叫他先回去。”说着,宁汀就想打电话了,刚把手机掏出来,就被安言一把夺过并喊道:“绝对不行!”
  “……你和他咳,咳咳……什么关系?”隐隐猜到了点东西的宁汀脸色也不好看了。如果间羽是个七老八十的教授,他还真不会乱想什么。可是……
  注意到宁汀突然严肃起来的脸,安言也觉得自己反应太过异常了。紧捏着手机,侧过身道:“除了师生,还能是什么?我说不行,主要还是怕老师看出点什么。你也知道,一个学心理的,揣摩人心方面实在太厉害。”
  拉近了点和安言的距离,宁汀的手又一次从宽大的衣摆中伸入。“我有说过,我也学过点心理吗?”
  这回安言是彻底愣住了。就算宁汀捏他的rǔ头,他也没有制止。“你……”
  “你表现得太明显了。就算我想当不知道,也很难。”这句话中带着隐隐的落寞,不过很快,宁汀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不管这人和间羽有没有关系,现在他躺在自己身下这是不争的事实。一把推倒安言,宁汀的手从胸膛上迅速下滑到了腰带处。
  “我已经这样了,你觉得我会停手吗?”鼓出来的地方故意往安言的臀肉上压,硬硬的不用看都知道是什么了。安言脸颊一红,陷入了纠结中。
  现在他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妥协,二是逃跑,然后被抓回来。迟疑了一秒钟,他很聪明地选了第一个。望着宁汀,安言主动将腿盘到了他腰上。“做也行,不过我要先和我老师解释一下。不然他找不到我,会着急的。”
  宁汀虽然满意安言的主动,但是当再次听到老师两个字时,他还是感觉到了不爽。不情不愿地点头后,他让安言给间羽老师打了个电话。
  “喂,老师。嗯,我现在不在那里。我啊……老师!我在……唔唔……”
  后面的话被宁汀用唇瓣硬生生压了下去。挂断安言的电话后,他才缓缓起身松嘴。摸了摸安言有点红肿的唇瓣,宁汀笑着道:“想告诉他你的位置?我可以帮你。”
  “别!我错了!”安言的冷汗唰地一下就下来了。要是让那个精分知道自己现在在别的男人身下呻吟,他不被强jiān致死才怪!“他现在肯定在四处找我,那要怎么办?”
  “那简单,你再打个电话过去,说你有事先走了。”把电话还给了安言,宁汀开始脱自己的衬衣。带着病色的身体在阳光下闪着微光,从安言的角度,他甚至能看到骨骼的形状。
  “只能这样了……”又打了个电话,这回安言不敢再透露什么信息,只说了自己有事要先走。而得到的回答就是:回学校操哭你。他敢打赌,这绝对是晚上的间羽!挂电话后,安言哭的心情都有了。就算和白天的间羽老师怎么做做做,他也不想面对晚上的间羽,那个人的气场简直稳赢他。
  此时,宁汀已经把自己脱了精光,而安言也被他顺手扒成了白羊。
  “你……能接受用嘴吗?我突然很想试试你的这里……”扫清了一切障碍的宁汀,又恢复成了贵公子模样。在安言的唇瓣上吻了又吻,表情说不出的期待。
  至于安言,在破罐子破摔后,也索性放开了。捏着宁汀的肩头,反推倒了宁汀。“口.jiāo完我就能走?”
  “不行。”
  “切……”凑近那处硕大的地方,安言边舔边道:“今天我豁出去了。让你精尽人亡!”就不信自己这么健康的身子,还比不过一个病秧子。
  “啊哈……咳……咳咳……”倒吸了口凉气,宁汀又开始咳嗽了。不过他的表情却和以往截然不同,满足中还带着一点色气。“你……你帮他,做,做过这个……咳……这个吗?”
  安言的舌尖在马眼口轻轻戳弄,等有yín液流出来时,又一点点舔掉。望了眼已经闭眼享受的宁汀,他口齿不清地回道:“没有。”
  “那我就是第一个喽……真好……”
  安言其实很想反驳说他不是第一个,但是看看现在的情形,还是算了。专心地舔舐着ròu.棒,他打算用舌头征服这个病秧子。“咕啾……”口腔分泌出来的唾液沾湿了柱身,借着这点湿润,安言开始了吸允。大张的嘴含住了龟.tóu,舌根扭动带动了舌尖,游走在缝隙之间。咸咸的的味道从舌苔上发散开来,安言不管不顾地继续舔弄。很快,整根肉柱就都是他的唾液了。
  抹了点马眼口的yín液,安言一只手握着根部,一只手照顾着两颗大卵蛋。不断溢出的唾液打湿了宁汀整个下身。
  “嗯啊……原,原来用嘴,是,是这种感觉……”宁汀能感受到自己的下身被一个温暖湿润的地方紧紧包裹,偶尔出现的吸力让他的呼吸急促起来。嘴巴和舌头的灵活程度完全超越了甬道,变着花样的舔舐套弄也给他别样的刺激。ròu.棒涨大到了极限,安言虽然不能整根吞下,但是含住半根还是可以的。就着这种姿势,他的头一起一伏,舌头配合着唇瓣,做起了模拟的*合。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