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夜晚发骚体质 作者:鸡米饭(21)

发布时间:2016-03-16 10:58 类别:现代都市

  放眼望去,火光蔓延。星星点点的光芒在都是竹子的地方显得异常显眼。一道修长的身影在夜空下若隐若现,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声音幽幽响起:“看来是一帮蠢货。”
  “我先去睡了,好累。”
  看着手上被塞满的烤肉串,室友只能摇着头道:“连妹子都不想多看,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来,我们不管他,我帮你们烤。”后面一句是和正在交头接耳的女生们说的,至于脸上的表情也从嫌弃转化为了温柔。如果单论变脸技术,也许这个室友才是真厉害。
  交谈声逐渐清晰,莫询脸上的冷意足以将整座山峦冰冻。终于看到人了,他的脚步突然加快,在同学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时,走到了空地中央。
  “给你们十分钟,全部给我消失。”
  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莫询的声音竟然传遍了整个空地。正在兴头上的同学们全部将目光投到了莫询身上,当然了,其中也包括安言。
  别人不认识莫询,可不代表安言不认识。在看清莫询那张脸时,他的手掌都开始颤抖了。对于这个人,他打从心底有着一种害怕。
  “他不是道士吗?怎么会在寺庙附近?”轻到只有自己听见的声音缓缓响起,紧接着,安言的身体不自觉地往后挪了挪。好在他前面还有不少同学,可以帮他……不,根本没什么卵用!
  一道凌厉的视线已经彻底缠绕在了他的脖子上,难以呼吸的感觉从心底快速升起。“怎,怎么办!走过来了!他走过来了!”已经急得额头冒汗的他,连东西都顾不上拿,自动迈开脚步朝身后的竹林冲去!
  除了莫询,其他人都没注意到安言的离开。犹豫了数秒,莫询还是打算先解决这些非法过来露营的人。
  “已经过去了三分钟,你们是聋了,还是傻了?”
  比刚才又大声了点,莫询从安言离开的方向收回目光,不耐地说道。“只剩下六分钟了,要是你们再不走,我就打电话给保护寺庙的警察了。”
  “等,等等!有规定这里不能露营吗?还有,你又是谁?和尚吗?”说话的人还特意看了看莫询那头浓密的黑发,眼神里的揶揄清晰可见。
  “哼……”完全没有把对方的话放在心里,莫询只是默默地拿出手机,按了几个钮。“喂,警局吗?这里是龙心庙,对,有一帮人在这里露营,我希望你们……”
  后面的话让所有人都心头一跳。这个男人未免太狠了吧?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抓起地上的包,招呼道:“快走,警察来了,我们说也说不清了。”
  “是啊,快,快,快走!”
  “这个帅哥怎么这么狠!”
  “就是,刚想说去要个电话号码呢。”
  听到这怪异对话的男生,无语地望了眼还在暗自可惜的几个女生,心道:“真不愧是看脸的世界。”
  用了十几分钟,同学们终于在警察赶来之前离开了竹林。慌乱之中,只晓得顾及女同学的室友则是完完全全把安言忘记了。这也间接导致了安言被某人逮住各种“折磨”的惨剧。
  看着空无一人的场地,莫询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接下来,就是去捉小老鼠的时间了。
 
 第四十二章 池塘PLAY
 “……怎么又是同一个地方?!”已经没有力气走动的他整个人瘫坐在了地上。
  干涩的喉咙如火烧一般难受,头上的汗水已经打湿了他的发丝。“棋差一招啊……还以为能马上绕路回去的……”如果带着书包出来,安言还不会这么狼狈。现在麻烦的是,他不仅迷路,还又饿又渴。
  把没有任何信号的手机塞回口袋,他现在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室友身上了。相信那几个货会来找他的……应该。“妈的,一点也不觉得他们会记得我!”想起刚才他们巴结妹子的模样,他的心就一点点往底下沉。
  难道自己就要在这儿等死了?
  “难道你是竹子变的?”揶揄的声音从安言头顶响起。可怕的熟悉感令他快速睁开了双眼。“啊啊啊!!你怎么找到我的?!!!!”嗖的一下,安言用最快的速度从地上站起来了。纤细的胳膊还摆出了防卫的动作,可惜这在莫询眼里,不过是无用功。
  “你胆子很大啊,上次竟然敢自己逃跑。”
  “我,我……”语塞了一会儿,安言还是脱口而出,“我讨厌你!对,我讨厌你,所以我逃了。怎么样,你咬我啊!”
  莫询气极而笑:“不知道是哪个小妖怪还说喜欢我的ròu.棒呢。”
  “呸!我什么时候这样说过了!”我应该没说过吧……突然有点不相信晚上的自己,安言的底气瞬间弱了许多。“你到底想干嘛?我那些同学呢?”
  看着倒退的安言,莫询眼底的冷意越来越盛。“他们啊,被我杀了。因为不听话的关系,所以我决定让他们好好尝尝死亡的滋味。”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嘴角抽搐,第一次发现这个假道士也挺幽默的嘛。
  莫询突然一笑道:“还以为你会相信的。不过妖怪也有同学的吗?难道他们也是妖怪?”
  面对莫询的问话,安言刚想反驳,脑子却出现了一个大胆的念头……
  “对!他们都是妖怪,怎么样,男的女的都有,很符合你的要求吧?”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想法,安言很无耻地出卖了自己的同学们。就在他以为莫询会眼睛发光然后去追他的同学时,莫询给了他这么一句话:“尝过你的味道之后,我就不能和别的妖怪做了,你说你该怎么补偿我?”
  后退的脚步陡然一滞,安言吓得连话都不会说了。真的假的?难道我真是妖怪?“不,不可能……我是人,我不是妖怪。你这个假道士,别想骗我!”
  趁现在,逃!
  不知从哪儿涌出来的力气拽着安言转身就跑。快速消失在夜色中的背影看起来是如此的……诱人。莫询只觉得下腹一阵发烫,在看到安言那一刻就bó起的ròu.棒此时竟然开始隐隐作痛。
  “那边是死路,看你怎么逃!”今天,他要用身下这根把不听话的小妖怪彻底征服!
  每走一步,安言都要往后看看那个可怕的男人追上来了没有。这也导致他没有留心看前面的路,脚下一滑,整个人都跌进了水里。
  冰凉的水流顿时浸湿了他的衣服、裤子,软软的布料贴在身上说不出的难受。“倒霉!”狠狠拍了下水面,四散的水花溅在脸上,为夏日的火热带来了一丝凉意。
  “看来你是嫌竹林太热,想在水里做。罢了,满足你一次。”又是一阵笑声,莫询靠在树边看着正懊恼不已的安言。
  “……”为什么我要听那些损友的话,出来什么班聚啊!安安分分待在寝室不好吗?再次懊悔自己今天的举动,安言恨不得立刻就能睡着,然后穿越。换谁都比这个假道士好!
  “快点睡着……快点睡着……快点睡……”
  莫询把上衣一脱,精壮的身体在月光下泛起了莹莹的光。就着水流,他来到了安言身边,眼疾手快抓住了安言的手腕,轻声问道:“嘟嘟囔囔什么呢?是在说要自己张开腿让我操吗?”
  流动的水流和莫询的动作打散了他所有的睡意,别说穿越了,就连动一下都难。腰间那只可恶的手已经开始上下游走,配合着水波,一股股别样的感觉从臀缝间不断溢出。
  糟糕……身体开始热起来了……每到夜晚就会出现异样的身体,安言已经对它彻底没辙了。再加上这个假道士的抚摸……“嗯啊……”甜腻的呻吟从喉头自动蹿出,根本没给他一点反应的时间。而莫询在听到这声代表了很多东西的yín叫后,揉着臀瓣的手掌变得更加滚烫。
  “还是这么yín荡。”
  灵活的舌尖在安言的颈窝处轻轻舔舐,温热的鼻息缓缓搔刮着耳根。别样的色气从这个男人身上蔓延开来,将安言包裹地严严实实。“别,别舔……”
  “真的?你的身体好像不是这么说的。”已经成功攻破防线的手指在小xuè.口放肆摩擦,无处不在的水流顿时抓住这点缝隙,朝安言敏感的后.xuè直直冲去!收缩扩张的后.xuè在感受到水流的第一时间时,就开启了自我保护模式。夹紧的臀肉也将进入的水流挤出了不少。不过同时,莫询的手指被臀瓣锁在了那条幽深的缝中。滑腻的触感从不同方向传向指尖,莫询舔弄的舌也随之微微一顿。
  “最好等会儿也能夹这么紧。”拨开身边那些碍事的水草,莫询揽着安言的腰游到了一块大石头边。一半浸在水中的石头在黑夜中显得有点发白,安言的背刚碰到石头,一股侵入骨髓的寒意就传遍了全身。下意识抱住莫询这个发热体,安言发出了一声小小的叹息。
  莫询一笑,揽着安言的腰身微微用力。“条件问题,只能从背后来了。小妖怪可要主动点,不然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来。”
  “嗯啊……会,会做什么……什么事?啊哈……”下半身还在水里,丰满的臀瓣在莫询手里变换着各种形状。安言现在的神智已经被后.xuè的瘙痒全部吞噬,唯一能感知的,就是那只火热的手掌在自己身上游走的触感。融入夜晚的呻吟和虫鸣声渐渐合成了一首曲子,给压在安言身上的莫询带来了莫大的愉悦。
  “想试试被水草堵住这里的感觉吗?”
  宽大的手掌按住小小的xuè.口一阵揉搓,而另一只手则是从安言的rǔ头上顺着腰线滑到了前面的yīn.茎。已经完全挺立起来的小ròu.棒在水里顺着波浪起伏,莫询的手刚碰到柱身,安言就发出了难耐的呻吟。“啊哈……”
  短暂的快感很快消失,因为安言终于知道莫询指的地方是哪里了。苍白起来的脸色被发丝遮挡,但是莫询还是能他从颤抖的身体里看出一二。坏心眼地凑到安言耳边,好听的男声在静谧的池塘里缓缓响起:“突然有点想试试怎么办?”
  “不,不要……”恐惧感油然升起,就算被莫询这样撸动,小小的ròu.棒也有萎缩的迹象了。安言的反应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既然害怕,那后面的事就好办了。他可是很想看看方面解放的对方能yín乱到哪种程度。
  “害怕的话,那就主动点。不然……”后面的话就算不说,安言也明白了。本就已经妥协于自身欲望的他,在听到莫询的话后,除了更加听话外,不会有任何异议。臀瓣在浮力颇大的水里上下挪动,为了让后面那个可怕的男人能更好地掌握它,安言使劲定住自己的身体,双手的指甲也牢牢嵌进了石缝中。直到身体不再随波逐流,安言微微侧头道:“进,进来吧……”
  “吻我。”
  没有多余的话,莫询的唇瓣在安言脸颊上轻轻摩擦,如电流划过,安言眼中渗出了点点泪水。好难受……真的好难受……为了能被ròu.棒填满,让他怎么都行。
  尊严被彻底抛在脑后,安言大胆地附上莫询的唇,火热的舌直直缠上了他薄薄的下唇。因为姿势,安言只能尽力扭头,用臀瓣和唇舌去讨好这个男人。
  “咕啾……咕啾……”享受着安言的服务,莫询的手指也从xuè.口外围直接侵入到了里面。紧窄的肉壁还和以前一样,美妙到让人发疯。冰冷的水终于找到了进入的机会,在手指破开最后一道防线时,那道最先达到的水流直接灌满了安言的后.xuè。
  瞬间冷却的温度让两人都微微一震。反应最大的安言,只能拼命收缩着后.xuè,以达到排水的目的。“你夹这么紧,我怎么帮你润滑。”回亲了一口安言的唇瓣,莫询脸上竟然多了点温柔。不过一瞬就消失了,安言收敛心神,打算按照莫询的话做。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