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夜晚发骚体质 作者:鸡米饭(18)

发布时间:2016-03-16 10:58 类别:现代都市

  几个关键词出现后,他的记忆也开始回笼了。回想到最后那个高潮,他的脸色终于变了。
  “睡着了?妈的!我竟然睡着了!”我竟然在老师还没射之前睡着了!完了完了,不知道心理课退课还来不来得及……安言真觉得欲哭无泪,抓着被子,他整个人都像坠入了冰窖。
  抛下一个恐怖至极的男人先睡着,自己昨天晚上到底在想些什么啊!还有身上这些伤,一看就是对方在报复自己。“不知道这几天有没有他的课……要是有,我是该逃呢?还是该逃呢?”
  逃不逃课的问题,足足困扰了他一个早上。
 
 
 第三十六章 三人修罗场
 安言再一次为早上做出的那个决定而后悔。毕竟不来就不会碰到这些克星了……
  “喂!间老师叫你呢!”室友推了把安言的胳膊,催促着说道。“从刚才开始就这么心不在焉,就算间老师人再好,你也不能一点面子都不给吧?”
  这哪里是人好,简直是精分啊……望着讲台桌上那个笑脸盈盈的男子,安言实在不知道说些什么好。点谁不好,偏偏点我!怎么看都是故意的!
  嘴角一抽,他终于在教室即将沸腾的时候站了起来。与此同时,他身上那四道视线变得深沉了许多。
  “沐司,你怎么不睡觉了?”
  沐司笑了笑,“看到我喜欢的人了。”
  “啊?!就是你说想得睡不着觉那个?在哪儿在哪儿?肯定很漂亮!”
  不再理会边上起哄的损友,沐司的视线全程都在安言身上,扯都扯不下来。“他的漂亮,是你看不到的。”
  手上的书早已经被挪到一旁,坐在角落的苏哲第一次觉得上课没有看人重要。这些天被学生会的事情缠住了,本来以为暂时见不到了,没想到这样都能让他碰到。“安言……缘分这种东西,你总不能否认吧?”
  同一个教室的另一个角落。文轩托着下巴,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笑意。
  等安言走到讲台前,间羽递给了他一根白色的粉笔。“安同学去黑板上写一下问题的答案吧。”
  ……问题……糟糕,刚才完全没听讲!不知道什么问题啊!安言头上冒出了点点冷汗,虽然接过了粉笔,但是完全没有要上去写的意思。间羽见此,只能小声提醒道:“写下你喜欢的类型。”
  “什么?”
  “写下你喜欢的类型。他想知道。”最后这句话,间羽又降了几个分贝,明显是不想让其他人听到。而安言,也在下一秒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也就是说,这个问题并不是现在这个间羽提的,而是他替晚上那个间羽问的。
  这该怎么办!他心里只有对女生的标准,并没有对男生的标准啊!要是自己写了喜欢女人……他会不会被间羽弄死?拿着粉笔的手开始打颤,掉落的粉笔灰弄脏了他的鞋尖。“能,能换个问题吗?这个……我自己也不是太清楚。”
  间羽迟疑了几秒,随后对安言说道:“这样啊……那换成你喜欢开灯还是关灯好了。”
  “……”作为老师,问学生这种色情的问题没事吗??“那我直接说好了,写就不写了。”
  “行啊。安同学请说。”间羽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关灯,我喜欢关灯。”天啊……太羞耻了。安言感觉脸上的温度已经高到可以煮鸡蛋了,这种类似于暗示的话,在课上说实在太犯规了!眼神不自觉扫过其他三个人所待的角落,发现他们也在看自己后,连忙低头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怎么样,是不是很可爱?】
  【你对我的学生也太过分了!】
  【你昨天还不是看得津津有味。】
  间羽脸上一热,连忙用咳嗽掩饰了下去。“同学们,今天的课就先到这里吧。安同学说的答案,我等下节课再来解答。”
  “是,老师再见。”
  【你等会儿去找他。】
  【你想干什么?】
  【让你知道,他比女人的味道好多了。】
  间羽脚下一软,差点没撞到门框上。和边上的学生示意自己没事后,就匆匆出了教室。【晚上怎么样随你,白天我还要上课的。】
  【切,真是不会享受。】
  就在安言为下课而松口气时,边上坐着的室友竟然对他这样说:“我今天要和朋友吃饭,你就自己去食堂吧。先走了啊!”
  “喂!等……他妈的,臭小子。早不吃晚不吃,偏偏今天吃。”对着已经消失在门口的背影,安言狠狠地咬了咬牙。
  打算快点理完东西开溜的安言,第一次只用五分钟就收拾好了所有东西。可惜的是,刚背好书包,那三个人就不约而同地过来了。苏哲一推眼镜,扫了眼其他两人后,径直对安言说道:“最近有点忙,我下午去找你。”
  “也许,安言并不想见你。”站在安言左边的文轩突然开口了,带着笑意的脸庞看上去人畜无害。
  “原来你叫安言。那两位是?”后一句是对文轩和苏哲说的,沐司的脸色看上去不太好。
  三人里面就沐司不知道安言的名字,他当然觉得不爽。不过安言现在却连大气都不敢出,毕竟在这个节骨眼上,他算是个外人。
  安言默默往后退了一步,将空间让给了三人。
  最先发难的是苏哲,而针对的对象,自然就是刚刚开腔的文轩。“你不是安言,你怎么知道他不想见我。还有……你应该是大三的吧?”
  “是啊,那你是不是应该叫一声学长呢?”
  “如果你说的话像个学长,那我会叫你一声学长。”
    文轩笑而不语。“那你呢?你过来的目的又是?”
  “哼。”沐司冷哼,却没有说话。
  一时之间,三人陷入了沉默。这修罗场般的场景,看得安言心惊肉跳。要是三人在此刻达成了一致,那最惨的还是他。不行,要阻止!
  “其实……我还是比较喜欢老师。我先走了。”丢下这句话后,安言带着得逞的笑意直接出了教室。而愣住的三人则是连说话的欲望都没了。
  “……这个意思是,我们都没戏吗?”
  苏哲转身朝外走去,“反正我不打算拱手让人。”
  文轩笑道:“我也是。”
  望着丝毫不动摇的两人,沐司挠了挠头,“说得我会放弃一样。不过真是没想到,情敌竟然这么多……”
  好不容易回到寝室的安言松了口气。他在决定上课的时候也没想过会发生这种奇异的事,明明大家专业不同,年级不同。“算上间老师,这可就是四个了……妈的,这该怎么躲?”
  想到苏哲下午还要来找他,他整个人都不好了。思考再三,他还是决定做一只鸵鸟。
  白天出去,半夜回寝室,他不信这样还会被逮住。又看了眼自己的小床,他不舍地抹了抹眼角:“晚上再来抚摸你,等我。”
  
  
 
>(~ ̄▽ ̄)~大家快告诉我,想看哪位攻再出现,如果没人想看的话,我就又要踏上完结之路了。现在还剩一个攻,两三章就搞定了。再弄点修罗场,最多五章就完了。所以要看攻的,趁热, 不对,趁早啊~【挥小手绢】
 
 第三十七章 双胞胎少年
 “怎么这么迟才回来?”
  安言挠了挠后脑勺,打了个哈哈:“外面有点事要办,对了,今天有人来找过我吗?”
  室友回想了半天才吐出了这么几个字:“有……吧。好像有,不过你什么时候认识他们的?我怎么不知道?”
  听到室友用了他们两个字,安言就明白了。幸好他机智,不然就要被一群狼堵在寝室里了。抹了把头上的冷汗,他顺手关上门道:“别提了,那帮人和我有仇,想来找我麻烦。如果他们问起我的事,你就说不知道,明白不?”
  “……那间老师呢?他今天也来找过你,说你上次作业没交。不过我记得我是和你一起交的啊,是不是哪里弄错了?”室友疑惑地摸起了下巴,放开了从不离手的鼠标说道。
  安言倒吸了口凉气,他怎么也没想到心理老师能用这么无耻的理由来找自己。什么没交作业,睁着眼睛说瞎话!一拍室友的肩头,他满不在乎地说道:“没事儿,肯定是他弄错了。你接着玩游戏吧,我去睡觉了。”
  “你又这么早睡?”
  “嘿嘿,人老了,没办法。”
  “滚滚滚,你老了,我不是要入土了?”
  嬉笑了一番后,安言渐渐收起了笑颜。脱得只剩下内裤的他,成大字型平躺在床上。“如果晚上我出去睡的话,会不会就没有穿越这回事了?现在想想,我倒是每天都在思考自己身体的问题,却从来没有怀疑过床铺的原因!”感觉自己看到了一丝曙光的安言恨不得现在就起床到校外去睡,不过望了望已经指到十一开外的指针,他那颗躁动的心又慢慢平复下来。
  “该死的规定!”
  安言他们学校有规定学生十一点之后不得离校,除非有特殊原因,不然就按处分处置。不过这么多天下来了,他也不在乎再多一个晚上。
  带着难以言说的激动心情,他足足折腾了一个小时才睡着。而这时,其他几个室友还在电脑桌前奋力战斗着。
  华丽的大厅内,觥筹交错。男男女女耳语的声音此起彼伏。
  “两位少爷,老爷说成年礼物已经在房间里了。希望两位少爷能早点上去看看。”一名管家样的中年男子朝两个一模一样的少年微微躬身,话语里的恭敬令人惊讶。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木浮少爷。”
  木沉一推木浮的肩头,嘿嘿笑道:“你说会是什么?”
  “老爹连成人礼都不打算让我们继续参加了,还托管家特地过来说一声,你说会是什么呢?”成年礼,成年礼,自然是需要成年才能得到的礼物。木浮冷淡地看了眼底下的嘈杂场景,头也不回地转身朝楼上走去。身后的木沉想通之后,嘴角越咧越大,差点当场唱起歌来。
  “如果真是那个,那我可爱死老爹了。”
  “看看不就知道了。”
  两人先是来到了木浮的房间,推门进去之后,果然看到了床上有个不寻常的鼓包。木沉刚迈开腿,就被木浮推了出去。木浮堵在门口,愣是不让木沉进门,并且对他冷冷地说道:“去看你自己的。”
  木沉切了一下,嘟囔了几句后,才不情不愿地离开。走之前还信誓旦旦地说:“肯定是我的漂亮。你就抱着丑八怪睡一晚上吧!”
  懒得理会自己这个口无遮拦的弟弟,合上门后,木浮的棕色双眸转向了房间中央的床铺……
  “砰!”
  恶狠狠地关紧了房间,木沉觉得自己被哥哥小看了。虽然平时确实什么都不如他,但是他相信,在这方面,自己那个软绵绵的大哥肯定比不上自己!嘿嘿,我的成年礼物!我来了!
  木沉连看都没看床上什么情况就整个人都扑了上去。所以在下一秒,他的整个人都呆住了。又重新摸了一遍,可是……“没有?怎么会没有的?!!”人呢?我的成年礼物呢?木沉呆呆地趴在床上,僵硬的面庞连一丝笑容都挤不出来。
  “不行!去看看老哥的!”心里不想承认某些事的他,只能悄悄打开门,蹿到了木浮房间门口。“竟然锁了?平常怎么不见你动作快。”暗自腹诽了几句,木沉的动作越来越大,眼见就要把门把手拉坏了,房门竟然从里面打开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