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夜晚发骚体质 作者:鸡米饭(16)

发布时间:2016-03-16 10:58 类别:现代都市

  湿热的气息将两人牢牢包裹,李昊趴在安言的身上,缓缓挺动着腰身。和刚才的迅猛完全不同,现在的他走的是温柔路线。柔软的肉壁已经被开拓到极限,完全接纳了他的ròu.棒之后甚至还有缝隙用来流淌yín水。两人*合的地方此时已经被yín水彻底淹没,不管是安言的卵蛋,还是李昊的yīn.毛,都遍布了yín水的痕迹。
  粗糙的yīn.毛在安言的后.xuè后来回摩擦,痒痒的感觉刚刚出现,就立刻被粗壮的ròu.棒全部打碎。甬道里,ròu.棒连根没入,随着推进程度的加深,内壁里本就稀少的褶皱被逐渐抹平,直到ròu.棒被再次抽出时,才会恢复原状。
  为了不再受到那种刺激的侵袭,做好心理准备的安言索性拉下了李昊的头,乖乖地将舌头送到了对方口中。而李昊也忍着没有多动,将自己的口腔留了一个小小的齿缝,期待着安言能自己撬开它。“唔……咕啾……啊哈……”最后,安言的舌还是成功进入了李昊的嘴,泛着甜味的唾液不住地在两人口中涌动。
  “啊哈……唔唔……”
  “你好甜……唔……”
  随着时间的推移,李昊不再满足安言的拖拖踏踏。一只宽大的手掌突然出现在安言的脑后,稍稍用力,两人的唇瓣交缠地更加紧密。唾液不断从嘴角流下,李昊看着安言泛红的脸颊,身下挺动的速度又一次加快。
  一只手托着安言的脑袋,令一只手却朝着魂牵梦绕许久的地方探去。“你这里好像变大了。”李昊的左手已经来到了两团丰腴的臀肉,揉捏了几下后,他将现在的大小和记忆中的对比了一下,最后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臀部也算是安言的一个敏感点,粗糙的指腹在上面滑动了几下他都能知道得清清楚楚。李昊的话让他心头微震,不由得想起了之前那些男人在上面来回揉搓的触感。
  “不过大了也好,手感变得比之前更棒了。”想着能在上面捏出多种形状,李昊还埋在安言体内的ròu.棒立刻大肆弹跳起来。“啊啊……别动……又,又变大了!”
  “不大怎么满足你?”嘴里说着下流的话,刚分开的唇舌立刻又缠了上去。来不及说反驳话语的安言,又被李昊的各种动作弄昏了头,最后只能乖乖承受着臀瓣和ròu.棒的夹击。
  好在李昊选的这条街一直是人少区域,再加上时间还早,等两人完事,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发现。将自己的yīn.茎从安言体内拔出来后,一股股白色的jīng.液混着安言自己的肠液,如翻滚的浪花,争先恐后从后.xuè里流淌而出。而安言,像是被玩坏的布娃娃,无力地躺在座位上,腹部还残留着他射出的jīng.液。
  从锁骨一直蔓延到大腿的吻痕是李昊“战斗”后的胜利果实,望着被他操弄了许久的安言,他心里的得意是从未有过的。“记得给我打电话。”将手机递还给安言后,他收到了由安言手机打过来的电话。“我帮你擦擦。”好在他车上什么都有,抽了不少纸巾后,他开始做起了清理工作。
  全身瘫软的安言全程只能看着李昊忙上忙下,直到对方把衣服重新给他穿好后,他才终于恢复了一点力气。又在街边停了一会儿,李昊才重新启动车子,来到了S大的大门口。
  借着角度的隐蔽性,李昊在安言唇上落下了一个又一个的吻,足足缠绵了数分钟才不舍地放开他。眼里盛着对安言的特殊情愫,他开口说道:“早点回去休息,等到了打电话给我。”
  “嗯……”安言嘴角微抽,忙不迭地道:“那我走了,上课要迟了。”
  “……那再见。”李昊压下心头那点不舒服,亲自将安言的安全带解开后,送安言下了车。目送着安言进校门后,他的嘟囔声才缓缓响起:“连头都不回……我刚才是不是对他太温柔了?”
  李昊离开后,安言带着忐忑的心情回到了宿舍。拖着这种疲累的身体,他也没心思再去上课,索性抱着被子重新开始了补觉时间。而他担心的苏哲,直到日落西山也没有出现。
  冲了个澡,安言躺回了自己的小床。眼睛刚从手机屏幕离开,那个熟悉的铃声又再一次响起……
  “喂……”
  “你终于接电话了!”
  “我刚才睡着了。”
  “你睡了一天?”
  “是啊,拜你所赐,累死了。”
  电话里一阵沉默,片刻后,安言听到了李昊的那声细微道歉。
  “没事了吧?我挂了,我想再睡一觉。”毕竟晚上是个不眠夜。想到晚上还有一场不知道要持续多久的“战斗”,安言就打从心底里觉得累。
  夜晚的时间在他看来,不是睡到的,就是眼巴巴等到的。等他睁开眼时,他已经换了一张床。
  漆黑的房间里什么都看不到,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安言只能抱着侥幸心理将手伸到了床头柜上。所幸,四处乱摸的他终于摸到了一个开关。但是这个开关……怎么感觉怪怪的?
  “滴滴滴……”
  突然出现的光亮令他双眼微眯,过了几分钟后,他才缓缓适应过来。“那个是……水声?”难道是浴室吗?不断从门内涌出的热气很好地证明了他的猜测,安言紧张的心情顿时放松不少。
  “不过好奇怪啊,怎么床头柜开关是开浴室门的?这个房间的灯在哪儿?”想着要开灯的安言不顾自己不着片缕的身体,直接下床开始摸开关。就在他背对着浴室时,雾气蒙蒙的浴室门口出现了一道模糊的身影……
 
 
 
 第三十四章 老师的调教
  “你是谁?”
  伴随着话音出现的,是足以闪瞎眼的光亮。数十枚大小不一的灯在安言头顶散发着光热,一瞬间,身上的汗珠就顺着肌理滑向了地毯。
  “我……我是……”我是来干什么的?安言又一次为自己的愚蠢犯了愁。明明知道每到一个地方就需要编一个理由,为什么不在睡着之前先想好呢?砸吧了几下嘴,他背对着对方道:“你猜。”
  “我猜?哼。安言同学胆子倒是不小。”
  !!!还在努力想理由的安言在听到自己名字后,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不,不会这么倒霉吧?!保持着弯腰找灯姿势的他,虽然腰酸背疼,但是却连动弹一下都不敢。“你,你说什么呢……啊哈哈……谁,谁是安言啊……”天晓得他现在多不希望自己叫安言这个名字,这样对方就肯定是认错人了。苦着脸的安言吓得眼睛都闭上了,他怕自己一睁眼就看到一张熟悉无比的脸。
  能叫自己安言同学的,不是同班同学,就是平日里打过招呼的人。自己现在这个状态不管怎么解释都会出大问题的!
  “哦?看来是我认错了。”
  “啊哈哈哈,是啊,你认错人了。”
  “37。”
  “……”妈的,真的是熟人!
  间羽在报出那个数字后,脸上的冷笑越来越深。“学号37的安言同学还想反驳什么吗?”紧了紧腰间的毛巾,间羽的眼睛从安言的臀缝间快速扫过,喃喃道:“屁股不错。”
  被灯光照得浑身发热的安言在确定对方是自己熟人后,也不再紧张。索性直起了腰,转身道:“既然大家都是熟人,那就放我一马。再见了!”连间羽的脸都没看清,安言就想抬脚离开。可是间羽是什么人,他会这么容易放过安言吗?
  “这么着急走干什么。来,我们师生之间好好谈谈。”最后几个字间羽特地拉长了音调,在两人都赤身裸体的情况下,显得色情无比。被这种犯规声音煞到的他,下半身竟然有抬头的趋势。对此,他吓得直接夹紧了双腿。
  就在安言纠结要不要冲出房门,直接飞奔的时候,他突然愣住了。等等,刚才那人说了什么?师,师生?“你!”此时的他,终于看清了站在身后之人的脸。
  同样是那张帅得让全校女生为之尖叫的脸,但是现在看上去,却多了一丝说不清楚的邪气!眼角的标志性泪痣也在,只是配上流露出来的色气,看上去简直羞耻度爆表!
  “间,间羽老师?”
  “看来还没到忘记我名字的程度。”间羽邪邪一笑,看上去完全不在意和自己的男学生赤裸相对。
  现在安言反而希望站在眼前的是自己的熟人了,毕竟熟人也好过给自己上课的老师啊!“老,老师看上去,气色不错……”我在说什么啊!安言眼角含泪,恨不得当场给自己两个巴掌。
  “下面更不错,要不要试试?”
  也许是安言此刻的表情愉悦到了他,间羽第一次笑出了声。带着温度的视线将安言从头到尾瞄了一遍,直到安言全身都起鸡皮疙瘩了,才缓缓收回目光。径直走到床边坐下后,他对安言拍了拍边上的空位道:“过来。”
  安言默默咽了口唾沫,刚想说不,就看到间羽突然凌厉起来的眼神。最后只能乖乖地坐到距离间羽二十公分的位置。“老师好像……好像和白天不太一样……啊哈哈……”他试图用干笑来掩饰心底的惊愕,但是很可惜,还是失败了。
  间羽的手指轻轻敲着掌下的床单,闷闷的声响有规律地起伏着,本就紧张无比的安言觉得自己的心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刚才升起的火热此时已经全部消失,bó起了一半的yīn.茎萎靡地低下了头。
  “看出来了?也对,明摆着的事儿。”略带深意地望了眼安言,间羽突然抬起了点臀部,朝安言坐的地方挪了一点。刚刚洗过澡的身体依然散发着热量,他一靠近,安言立马就感觉到了热意。再加上灯光的散热,安言只觉得自己要烧起来了。
  “老师……能关掉点灯吗?有点……”热字还没出口,间羽就伸手在安言的背上抚了一把,嘴角上扬道:“好啊,做事还是光线暗点好。”
  “不,不是!”伸出的手凝固在了半空,安言来不及解释,间羽就起身去关了灯。随着啪嗒几声,原本明亮到晃眼的房间瞬间变成了另一个风格。这时,安言真的很想把自己的嘴缝上。就算刚才热死,他也不该要求关灯的!要是自己忍耐不住和老师滚了床单,那以后的课还要怎么上啊!
  在昏暗房间内依旧行动自如的间羽,二话不说就坐在了安言旁边。而刚刚安言特意留出来的二十公分,现在也只剩下了一个指节的距离。近到能听到彼此呼吸和心跳的距离,好像已经证明了很多东西。“老师……是Gay吗?”
  “白天的我不是,晚上的我……就不一定了。”不知何时,间羽的身体已经彻底贴在了安言背上,而身后那根火热到烫人的东西也令安言手脚酥软。
  “唔!”突然从腋下穿过的手直直袭向了自己的胸口,一个不察,他的左rǔ头就被间羽揪住,小小的点在指尖之间被来回揉搓。安言浑身一抖,半个人都瘫在了间羽怀里,颤抖的呻吟时轻时弱:“啊……老师……老师别……嗯啊……”
  “说着不要,后面却已经开始自己湿了。”半抱着安言,间羽的舌尖在敏感的脖颈间上下舔舐,顺着血管的方向一路舔到了耳后根。至于另一只手,则是大胆地伸到了安言的后.xuè,xuè.口的褶皱被手指一一抹平,最后食指的一戳,令安言彻底投降。
  “老师……嗯啊……”怎么办,身体开始热起来了……间羽老师的技巧也太好了吧,根本把持不住啊……望着和白天完全不同的间羽,安言眯着的双眼泛起了阵阵湿意。“边叫老师边湿身的感觉是不是很棒?”他的手指已经彻底插进了安言的后.xuè,感受着里面高于体表的温度,间羽满意地叹了口气。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