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夜晚发骚体质 作者:鸡米饭(13)

发布时间:2016-03-16 10:58 类别:现代都市

  脚步声越行越远,宁汀稍稍放下手中的笔,左手在眉间轻轻揉捏。“今天确实是太勉强了……等会儿早点休息好了。”心里这样想着,宁汀又一次握住了笔身,下笔速度竟然比之前还快上几分。
  “这里是……咳……”华美的装饰,柔软的床铺,一切的一切都和他闭眼之前完全不同。“哦哦……看来是又到了陌生人床上……不过我的头怎么这么晕?”想了半天,安言才想起自己那神奇到令人发指的体质。想必这里就是今天晚上要和他共赴云雨之人的卧室了。“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咳咳……咳!”
  喉咙火辣辣地疼,比以前重了好几倍的头让他无法抬起身来。呆呆地望着天花板,他开始打理自己已经混在一起的思绪。
  白天和苏哲在寝室做了之后就去卫生间清理了一下,然后……记起来了!“原来是感冒了。”弱弱的话语只有他自己听得见,滚烫起来的身体令他头脑发昏。
  就在安言以为今天晚上会这样度过时,房门方向传来了一声轻微的开锁声。无法动弹的他连拉过被子把身体遮起来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看着一个虚弱的金发帅哥从门外进来。
  不出他的意料,金发帅哥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向后退了几步。摆出一副标准的攻击姿势,一看就是专门练过的。为了不让自己白白挨打,安言只能拖着发沉的身体坐了起来。从手肘后撑到臀部挪动,一系列动作下来,安言觉得自己的命都丢了半条。
  “那个……咳咳……别,别误会……我,我不是小偷……咳……”接连不断的咳嗽打断了他好几次,但是凭借着不想挨打的毅力,安言还是把这串话说完了。至于结果,还要看对面的金发帅哥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了。
  宁汀脸上出现了些许疑惑,自己家里的安保系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弱了?别说不穿衣服的进不来了,就算是穿了衣服的也别想靠近一公里之内。保险起见,宁汀又往后退了几步,缓缓放松自己的双手后才轻声问道:“既然不是小偷,那你为什么会在我家?而且……连衣服都不穿。”宁汀的视线快速扫了扫安言暴露在外的身体,白皙的肌肤透着淡淡的粉意,最令人在意的,还是胸前两颗rǔ头的颜色。怎么会有男人的rǔ头粉嫩成这个样子的?
  尴尬地收回视线后,宁汀脸上闪过一丝晕红。“咳咳……你又有什么证据证明你不是小偷呢?即便你证明了你不是小偷,那我是不是也有,咳咳,也有理由相信你是敌方家族派来的杀手呢?”身为一个大家族的继承人,宁汀有着比常人更多的怀疑心。虽然已经看出了安言没有坏心,但他还是抱着该有的警惕心开始试探安言。
  如果是没生病之前的他,肯定连好点的理由都编不出来。毕竟一个陌生人突然出现在自己床上,换谁都要怀疑一下的。但是今天,他有了一个很好的借口!光凭这一点,他就能洗脱各种嫌疑。
  “我……咳咳……我生病了……不管是哪个小偷杀手,都不会挑,挑这种时候来下手吧?咳咳……”安言的话中夹着激烈的咳嗽声。生病吃药惯了的宁汀光听声音都能听出安言的身体状况。咳嗽不是假的,那这人来自己卧室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如,如果你想问原因的话……那就是……我中chūn药了,想找个人解药性。”
  宁汀眉头微皱,对安言给出的这个理由抱着十万分的怀疑。哪有人中了chūn药后还能摸到别人家里去的?这人明显在说谎。
  “不,不信的话就和我做一次,我,咳咳,我保证在天亮之前让你看,看到我的特殊之处……咳咳……”后.xuè渐渐开始流水,熟悉的感觉让安言明白,必须找个人来打一炮了。
 
 第二十九章 又是处男
“如果还不放心的话,可以把我绑起来。”侧躺在床上的安言,用一种迷离的眼神看着宁汀。说出来的话,也让宁汀动心不已。
  “你说你很特殊,到底是什么意思?”
  安言虚弱地笑了笑,轻声道:“这是一个小交易。”言下之意就是:不做就别想知道。宁汀不蠢,他当然听出了其中的意思。但是这样真的可以吗?和一个中了chūn药的男人做爱……
  “我没有经验。”是的,他没有经验,不论是和男人还是和女人。作为一个大家族的继承人,没和人做过爱听起来像是一个莫大的玩笑。但是放到身体状况不好的宁汀身上,就太正常了。也正是因为身体不好,连和友好家族联姻都做不到。没有未婚妻,没有女朋友,哪里来的经验呢?
  又是个处。听到宁汀的话后,安言心里生出了一点内疚之心。他宁愿和经验丰富的人做,也不想将处男拉下水。但是心里想的,永远是和身体相反的。已经快被后.xuè彻底打败的他,朝犹豫不决的宁汀伸出了手。白皙的手掌在眼前轻晃,宁汀实在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接下。
  接还是不接,可是代表了很多东西。
  “……算了,你直接帮我找个帅哥保镖好了。这样你既可以看到我的特殊,又可以不和我这个男人做。”自认为找到了最好解决方法的他,手缩到一半便被人一把拽住。莫大的力道让他的手背顿时起了一道红色印记。
  “疼……咳咳……咳……”倒吸凉气后,干涩的喉咙像被倒灌进了一把沙子,接连不断的咳嗽响彻了整个房间。
  “抱歉,咳,咳咳……”也是几声咳嗽,宁汀渐渐放开了自己拉着对方的手。顺势在床沿上坐下后,他踌躇了半晌后道:“如果让别人来的话……不如我来。咳咳……”
  这时,安言也终于注意到了宁汀那异样的咳嗽声。仔细一想后,他的眸光越发黯淡。“我病了就算了,怎么连你也是病怏怏的。两个病号能干什么?你还是帮我找个男人好了。”
  “……身体不好不代表下面不好。”觉得自己的男性尊严被鄙视了,宁汀猛地转过身,扑在了安言身上。虚弱的安言被这么一压,差点没背过气去。“咳……你,你干什么?!咳……咳咳……”
  湿热的气息萦绕在鼻尖周围,宁汀终于看清了安言的脸。对于男人来说,这确实是一张充满情欲诱惑的脸。不是非常出色五官却在色气满满的话语和动作的衬托下,显得异常诱人。也许这也是让他想自己来的一个原因吧。
  “不用保镖,我就可以了。说好了,天亮之前,我要看到你特别的地方。”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几公分,安言甚至都能看到宁汀眼里的认真了。处男就罢了,没想到竟然是个这么容易认真的处男。
  “你,你帮我翻个身。从后面来会轻松点。”
  “后面?”哪个后面……一直不曾接触过这些东西的宁汀压在安言身上,满脸疑惑。似曾相识的场景令安言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就是他不喜欢和处男做的原因了。
  “把你的这里,塞进我的这里。”生怕自己的话对方听不懂,轻车熟路的他拉过宁汀的手就往自己已经泥泞不堪的后.xuè摸去。刚碰到火热无比的后.xuè,宁汀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里……不是gāng.门吗?!!
  “就是这里,嫌,咳咳……嫌脏的话,就,就找……”
  “不必找别人。咳咳……我就可以。”眼里闪过一丝犹豫,宁汀僵着的手在安言的后xuè.口微微扫过,如羽毛般的轻抚让安言本就焚烧的欲火更加旺盛。整个人像被放进了火炉之中,极高的温度炙烤着他的意识,最后吞噬了他的身体。
  “把手指,伸,伸进去……”想让宁汀先适应一下的他,贴心地引导着对方的动作。等宁汀的食指插进去一半后,安言的眼中已经都是透明的泪水。好难受……不管是后.xuè还是脑袋。
  从未有过的触感从指尖不住传来,宁汀真的是没想到,自己在有生之年还会用手指抠挖一个男人的gāng.门。并且,他还不觉得恶心。
  “这么小,进得去吗?”
  “别人不行,我,我的可以。”
  好奇地将眼神对准了安言的后.xuè,看着自己手指在里面进进出出,他的下腹竟然热起来了!望了眼将裤子顶出一个小包的yīn.茎,宁汀的脸红得能滴出血来。这么激烈的感觉,还真是第一次。“我先脱个衣服。”既然也会有感觉,那他可不打算再等什么。
  
 
 第三十章 生病也能做 
  中央空调吹着凉爽的风,但是这却并没有给房间里的两人带来一丝凉意。
  粗重的喘息从两张不同的嘴里前后冒出,虽然对象不同,但是可以听出,都是代表了一个意思。
  谨慎起见,宁汀在脱掉自己身上的衣物后,又将安言的后.xuè研究了一番。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天赋异禀。“没想到真的能承受四根手指。”四根并排进入的手指现在正在享受安言后.xuè甬道的挤压按摩,由重到轻,由指尖到指节,无一不照顾到。弄了将近十分钟,本就欲火焚身的安言终于有点按捺不住了。后.xuè陡然一缩,把宁汀要继续深入的手指直接卡在了自己的甬道里。
  “快换你的大ròu.棒,手指满足不了我。”也许是对于ròu.棒实在太过渴望,安言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连停顿都没有。顺畅地都不像一个病人。宁汀的手指在安言的后.xuè里不上不下,滑腻的yín液甚至充满了所有指缝。红晕从脸上一直蔓延到了脖颈,就算只是手指,他也能借此想象出自己的ròu.棒在里面被这般包围的感觉。
  “那你先放开,这样我进不去。”
  闻言,安言连忙放松后.xuè,突然涌出的yín水立刻将宁汀的四根手指从里面挤了出来。不断流淌的透明体液顺着指缝一直流到了手腕,望着这些不属于自己的水,宁汀又一次呆住了。
  “发,啊哈……发什么呆……快进来……我真的忍不住了……嗯啊……”随着手指从里面出去,一直被他压抑着的欲望像洪水冲城般摧毁了他所有的意识。下意识扭动的腰肢在宁汀眼前形成了一副yín荡的画面。暗下来的眸色也昭示着宁汀那本勾起来的欲望,自觉动起来的手掌快速握住自己的柱身,对着安言那个销魂又勾人的地方直直冲去。
  有了手指的提前开拓就是不一样,龟.tóu在xuè.口滑动了几下,宁汀很顺利就挤进了大半根。刚进入,安言就爽得叫了出来,毕竟真实ròu.棒的进入还是手指比不了的。甬道从前往后一点点被破开,得到快感的不光是被操的安言,还有插入的宁汀。
  双手放在安言的胸前,不住揉搓着那两颗小小的凸点。下半身则是随着腰肢的扭动坚定向前。作为一个处男,能在安言那大力的收缩下还保持不射,宁汀的实力不言而喻。从未有过的刺激从外到内一直传向他的各路神经,涨红的脸上泛起了一丝苍白。稍显急促的喘息时轻时弱,作为一个病气缠身的人,再怎么勇猛还是会有点吃不消。
  安言和宁汀不同,他本质上来说,是个体质力量大于身心力量的人。虽然生着病,但他依旧会被体内那涌起翻腾的欲浪所操控,夹紧了双腿,就着正面被操干的姿势,他放肆地叫出了声。
  “啊啊……好棒……ròu.棒插得好深……再,再进来点……啊哈……”
  混乱的大脑好像被后.xuè的极致快感给全部占领了,比以前还要放荡几分的安言一直将自己的臀瓣往宁汀的方向送。同时,他还将自己的手放在宁汀的臀上,借着推力将对方的ròu.棒狠狠插进他的身体深处。“啊啊……好深……”
  分不清是哀嚎还是呻吟的声音不时响起,体力有点不支的宁汀额上已经布满了冷汗。“进,进去了……”终于连根进入的他缓缓舒了口气,ròu.棒被滚烫的肉壁死死绞住的感觉说不上是爽还是惊慌,但是这种前所未有的新奇感还是令他欲罢不能。“我要动了……”保持这个羞耻的姿势数秒后,宁汀觉得自己已经准备好了。双手从安言的胸前拿开,直接撑在了他头的两边。双腿抵在床单上,中间的ròu.棒则是整根进入到了安言体内。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