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错位的爱人 作者:丁榕

发布时间:2015-04-12 14:32 类别:现代都市

 
错位的爱人 BY 丁榕 
 
 
 
文案: 
 
自从那一吻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变了样。 
 
为什么他越看少华越觉得可爱!? 
 
曾经被他讥讽为白斩鸡的身子这会儿怎么也这么的……诱人!? 
 
啊~谁来打昏我吧! 
 
看到同是“伊皇三人组”的沐月掳获小情人后的甜蜜生活, 
 
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跟喜欢的人在一起, 
 
别想指望那只只会吃吃吃的蠢猪会自己觉悟, 
 
但更害怕主动告白后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成。 
 
这时突然又跑来了一个柔道帅哥来搅局, 
 
想要赢得美人心,咱们柔道竞技场上见! 
 
 
 
 
 
楔子 
 
某座教学楼楼顶,有一对正在激烈拥吻中的少年,而楼梯口的安全门旁边也站两名男生,一个高大俊朗,却带着讶异的神情,一个白皙雅致,却一脸的平静。 
 
“他、他们……那个是……” 
 
看著那深情拥吻的两人,范子熙惊讶得一口气窜不上来,连话也不会说了。 
 
倒是柯少华像没事似的打望著,心平气和,一点惊讶的迹象都没有。 
 
当同伴不可思议地望向他寻求答案时,他也只闲闲地道出了一句看似风牛马互不相及的话: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啥啥啥啥啥──? 
 
这麽一搅和,范子熙更懵了。 
 
“你在说些什麽?沐月和那个小子在在在……在那个耶!两个男的……” 
 
面对这麽怪异的事情,他居然还有心思吟诗作对?! 
 
“你也想试试吗?” 
 
柯少华接下来的举动令范子熙在一秒之内化为了石头。 
 
飞快地,他往范子熙的嘴唇上轻轻一点,也不管那根大木头是不是被吓傻了,便带著一抹得逞的笑意扬长而去。 
 
这是一个月以前的事情。 
 
 
 
 
 
第一章 
 
俗话说的好,人逢喜事精神爽。 
 
瞧人家江沐月,平常跟得了神经质面瘫似的,嘴皮子天生似乎就为了好看,压根不懂什么叫做伸展运动,这阵子却破天荒地一天到晚笑个不停,迷倒了一群老早就穷追不舍的丫头片子不算,连带他这个衰人看了都忍不住咬牙切齿。 
 
难怪有人说,谈了恋爱的人都会变成傻子,连他们江老大都不例外。 
 
“拜托,沐月,别再傻笑了好不好?很破坏形象耶。” 
 
范子熙没好气地提醒道。 
 
虽说不得不承认,沐月笑起来的感觉要好多了,但关键在于,他这个坐在旁边的人正处于极度低迷状态!所以,少拿一张笑脸在他面前晃来晃去,碍眼! 
 
从刚才就一直沉浸在愉快的思绪中的江沐月总算腾出空儿往他这儿睨了一眼。 
 
“干嘛?拉肚子吗?” 
 
啧,算他说话口气还没变! 
 
“没啦!” 
 
无精打采地靠在安全台的栏杆边,范子熙难得地露出沮丧的神情。 
 
江沐月这才注意到“伊皇三人组”的另一名成员,也就是经常与范子熙斗嘴的柯少华不在,难怪耳根子清净好多。 
 
这段时间他几乎都把所有的心思放在和小爱人缠绵悱恻上,早早就把两个可怜的死党抛之脑后,无怪乎范子熙一见到他就没好脸色。 
 
管他呢,和朋友比起来,当然还是他的小爱人重要。今天若不是许联森要值日,早就被他抱着温存去了,哪还有闲工夫和这个一脸阴郁得像欠了谁几百万似的家伙坐在一起? 
 
“少华哪去了?” 
 
他不在的时候,不都他们两个待一块的吗? 
 
范子熙的神色顿时不自然起来。 
 
“谁知道!” 
 
本打算很不经意地回答,不想过快的否认却泄露了些许端倪。 
 
“吵架了?” 
 
江沐月挑眉。 
 
这两个人一碰面就少不了唇枪舌剑一番,但这会儿赌气不见面还真是少见。 
 
吵架倒也谈不上,总之很不舒服就对了。 
 
范子熙极不愿意想起柯少华,可脑海里却频频出现那一天的情景。至今为止,他仍不明白柯少华那么做用意何在!仅仅是为了捉弄他,看他的窘态吗?那么他成功了,可是……如果是恶作剧,又何必做到亲吻的地步?如果不是,那…… 
 
想到这,他便面色潮红,唇上似乎还感觉得到柯少华那短促飞快而又轻软的一吻,尽管总共不到两秒钟,尽管只是蜻蜓点水,也足够令他震慑了。 
 
更要紧的是,当时少华凑过来时,那发间耳际青草般的清香,仿佛有意似的窜进他的鼻间,竟让他产生了一种情迷意乱的古怪感觉,再加上那个吻,他……他、他快疯掉了! 
 
从没有哪一次,脑子会乱成这样! 
 
凭他直来直去的思考方式,怕是想到天崩地裂,也猜不透少华那精明狡黠的心思! 
 
因此,他和柯少华本就互不对牌,现在更是雪上加霜,一见面就直想掉头! 
 
他又不敢贸然地开口问他为什么要那么做,如果少华根本就什么意思都没有,那他岂不是糗大了? 
 
……不!那更不可原谅! 
 
最最让范子熙在意的是,那明明就是他的初吻(虽然说出去会让人笑掉大牙),为什么却阴错阳差地落到一个男生手里(嘴里)?而且还是那只向来最爱笑话他的白斩鸡! 
 
当然,这也绝对不能说出去,否则丢脸的还是他! 
 
但是,一日不弄清楚,他一日就不能安宁,辗转反侧,坐着走着躺着想的都是那个该死的不到两秒钟的吻! 
 
这让他怎么甘心啊—— 
 
对于范子熙时而仰天长叹,时而怒目低咒,时而抱头苦叫的怪异表现,江沐月也不是没有看到。他微微皱起眉,正考虑要不要将这家伙送到精神病院时,低头一瞄手表。 
 
“我走了。” 
 
时间到了,该去接他的小森森了! 
 
至于这头像得了口蹄疫的熊,自生自灭去吧。 
 
怨怒地目送着江沐月洒脱的背影,怎么看都觉得那即将与情人会面的快乐笑容龊到了极点。 
 
重色轻友! 
 
范子熙在心里恨恨地批斗着。 
 
不过他也没指望沐月能帮上什么忙。那小子没谈恋爱之前就像一座千年不化的大冰山,刨都刨不下来,而谈了恋爱之后,满眼里就只容得下一个许联森,再也看不到其他的人,连分点余光都觉得浪费! 
 
罢了,反正回去也没啥事可干,去社团练习吧。 
 
他拎起书包向拳击社走去。 
 
虽说他是每一季校季赛上的冠军,却跟个幽灵社员没两样,心血来潮时才去报到一次。畏于他的辉煌战绩,连社长也不敢有所微词。 
 
路过柔道社,里边传出熟悉的声音。范子熙停住了脚步,从窗口探去,只见扰乱了他几天几夜的元凶柯少华此刻正身着素雅的柔道服,在场上给社员们做示范动作。 
 
“你过来攻击我。” 
 
柯少华向其中一个社员抬抬下巴。 
 
别看他外表雅致清秀,气势却一点不输人。和四处摸鱼的范子熙不同,挂名于柔道社的他时不时也会过来知道一下其他的社员。众人对他则是又敬又畏,敬的是他既不像江沐月那样难以接近,也不像范子熙那么火暴,淡漠得如一缕清风,说起话要容易多了,畏的是他外柔内刚的个性,清秀不代表他好欺负,若真惹毛了他同样死得很难看。 
 
那名被叫到的社员踌躇了一下,朝他发起进攻,然而下一秒钟却被重重摔在地下,干净利落的动作引来周围一阵崇拜的惊叹。 
 
“我说过多少次,不可以光用蛮劲,下盘不稳,上身再怎么用力也没用!而且在摔倒前不做好防护很容易受伤的!” 
 
柯少华微颦眉道。 
 
“起来,再来一次!” 
 
这回他让那名社员将他翻倒在地,再示范防护动作如何进行。这么你拉我扯的,身体接触的频率难免增多。 
 
站在窗外的范子熙看着看着忽然不痛快起来。 
 
搞什么!做个练习不需要那么卖命吧?喂喂!你晓不晓得那小子几乎整个人都趴你身上了?滚开!不要乱吃豆腐! 
 
没人发现他的脸色愈来愈阴沉,而他也不清楚着从心底迅速涌现的风暴究竟是为什么,只觉得一看到少华与其他人身体触在一起就万分来气! 
 
社里都是男人,谁吃谁豆腐,又说不过去,可是…… 
 
偏偏就…… 
 
等他意识过来,一声暴吼已不受控制地脱口而出: 
 
“放开他!” 
 
这时候柯少华正亲自示范如何反手为攻,而那名社员也恰恰骑在他的身上。听到吼声,大伙儿都惊愕地朝窗户望去。 
 
“子熙?” 
 
柯少华有些诧异。 
 
他那是什么脸?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