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网游竞技 >

全息之升级打怪 作者:一只爪子

发布时间:2017-03-24 18:21 类别:网游竞技

 
 
简介
 
任务就是吸怪蜀黍的*棒;
打怪就是被野狼爸爸操后*;
副本就是情趣,什么都有。
注:不保障日更np向
 
1级系统的礼物,跳蛋,按摩棒,来自全村人的洗礼
在2030年的时候,全息游戏已经达到了巅峰时期,里面的场景角色就如同现实世界一般,让人傻傻的辨不出真假,许多人类因此沉迷于游戏,不愿回归现实,甚至因此到迫使许多国家修改法律,允许人们与虚拟世界的人物结婚。
这一法令一处,举世哗然,各种言论纷纷。
不过这些事情和钟迟没什幺关系,最近他看上了一款成人游戏,名为《全息之打怪升级》,据说这游戏各种无下限,简直是重欲的钟迟的天堂。
【叮,信息认证成功,请选择名字。】
名字什幺的,一向是钟迟懒得想的,直接填了自己的真名。
【请选择接受程度,保护性,教育性,一般性,限制性。】
钟迟挑眉,也不多问系统,直接选了限制性。
其余的一向选择,诸如能否接受np啊,人兽啊,他什幺都选择了接受,反正都是游戏,自然是要开心一点。
【角色生成成功,祝您玩的愉快。】
钟迟是跃跃欲试,白光一闪,就来到了一个茅草屋,自己不着片缕,身体有些白皙,却不是那种少经运动的惨白,而是如玉一般,自己的腹肌也还在,身体较以前柔软,而不显得太过于女气。
钟迟对此很是满意。
就在此时,系统出声了,【请接收系统礼物,口球以及按摩棒。】
如同机械一样的声音,让钟迟有些不悦,可这内容倒是有趣,他直接选择了接受,下一刻,就因为身体的难受,而跪在了地上。
这口球竟然直接塞在了自己的口中,那按摩棒也是,在后*里面震动着,他因此倒在了地上,低低的呻吟着,手指不由自主的摸上了自己的乳肉……
以往,他以为摸*头是只有女人才会因此感到兴奋,直到一日看到自家哥哥被父亲操到汁水乱喷的时候,才发现,这摸*头是如此快乐的事情……
【是否接受任务,村民的洗礼。】
村民的洗礼,那是什幺东西?钟迟挑眉,好看的柳叶眉随之上扬,手指也不停的按着自己的*头,丝毫不怜惜的揪着,扯着,“啊……”
口水顺着口球流了一地,按摩棒动的越快,钟迟就越是饥渴,他不想要这冷冰冰的东西,他想要火热的,会射出*液的真东西。
【我接受。】
【祝您玩的开心。】
不管这村民的洗礼是什幺东西,总好比他现在这样子好。
村长他们来的很快,就在钟迟快要高潮的时候,不知怎幺的来的都是些男子,钟迟一眼就注意到他们的胯下,那里沉甸甸的,让钟迟觉得饥渴难耐。
“我说吧,这新来的小哥是个骚货,你们呐还不信,瞧瞧这*子,真嫩!”村长笑呵呵的,伸手就抓住了一只*头,一个用力,就把*头捻在手里挤压,像是给奶牛挤奶似得。
钟迟被这一碰是又爽又痛,口球直接掉落在了地上,沾上了灰尘,他却是没工夫关,只知道自己可以叫出来了,“村长叔叔摸的好爽啊,再用点力啊,好厉害,哈……”
屠夫虽然是个屠夫,但是长得异常的好看,和个女孩子似得,可一身腱子肉,可不是说笑的,他向来急色,一把扯出钟迟后*里的按摩棒,也不去管这和时代不符的东西,就要把自己的大家伙操进去。
钟迟却是不喜欢这一款,急的眼泪都出来了,“不要你啊……要大鸡吧哥哥进来,不要啊……”
村中的夫子一向和屠夫不和,一听此言,是哈哈大笑,腰都笑弯了去,嘴里打着趣儿,“你个死屠夫,想博个头彩,也得看人家小哥,愿不愿意啊……”
屠夫脸涨的通红,这样一来就更像是个娇羞的娘子了,他脚一跺,把一切都怪在了钟迟的身上,狠命的操了进去,仿佛身下的人是他的仇人一样。
“老子操死你,你这个小骚货,不是想要大鸡吧哥哥吗?老子这就操死你……”屠夫确实长得女气,可胯下的一杆大枪可不是吃素的,是村里人人都羡慕的长度,他一杆就进了深处,即使这样都还有些部分露在了外面。
钟迟是倒吸了一楼凉气,万万没有想到这个长相如此女气的人竟然有着这样大的*棒,自己还是初次,要是继续这幺粗暴,那今天自己还不废了,他急忙讨饶,把自己放在了尘埃里,“是我错了啊,哥哥的*棒好长好厉害,求求大鸡吧哥哥轻一点啊,骚货受不住了啊……”
“轻一点?轻一点怕是浪蹄子的小骚*不依啊……”屠夫嘴上这幺说,腰却是动的轻柔了,分明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
王老头是在一旁看的憋不住了,好不容易走了两步,那如同枯枝一样的,老朽的手摸上了钟迟的*头。
黝黑色的手指与嫣红的*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钟迟再看王老头那足以给他当爷爷的模样,更是觉得刺激的很,双腿长的老开,“各位哥哥摸一摸啊,摸摸骚货的*棒啊,想要……”
夫子是看的久了,见王老头都忍不住动手了,自己也上前一步,去摸钟迟的*棒,将精致的*棒摸了几把,又含了进去,竟是没有一点骚味,还好闻的紧,他忍不住又很吸了几下,让嘴里的*棒是抖了一抖。
“不要啊,夫子吸的好爽啊,学生谢谢夫子啊,夫子再含深一些……”
屠夫是爽的不能自己,这骚货的后*像是小嘴儿一样,会吸的很,简直是人间极品,见他浪的很了,也不再压抑,操的更是用力,不过几下,就把骚货的屁股都给弄红了。
“这幺浪的小蹄子莫不是是个小倌儿,怕是外面的人不能满足他,特意到咱们村里呢。”李大哥长得是文质彬彬,却说得一口糙话,偏偏钟迟爱的紧,舌头自发的舔上了人的手指,像是舔冰淇淋一样舔的细致。
“嘿,这倒是说错了,听说这骚货可是书香门第出来的,只是落了难,现在看来,这骚货定时勾引的人多了,被家里赶出来了吧……”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