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善良的人们 作者:sidewalkends

发布时间:2018-01-31 10:14 类别:推理悬疑

悬疑推理
 
文案:
这些和善的男男女女他们聚在一起,就是为了用热乎乎的故事打发漫长的冬夜。还有跟随在亲爱的朋友身后的人啊,他们每走入一户家里,就是为了翻箱倒柜找出一点房子主人和现实的联系。女孩,女孩的梦想是登上通往亚马逊的船只
 
内容标签: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克莱夫埃德加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END
  
  我说:“带我去你工作的地方转转吧。”艾莉莎同意了。我又问她:“你就没点犹豫吗?”艾莉莎把口香糖吐到糖纸里,她奉行一种“至死不渝”的政策。比如,口香糖纸就该裹着糖沉到垃圾桶底部。艾莉莎懒得回答的我的问题的时候,她就会找点别的事情转移注意力。然后我就懂啦,她在说我是个傻子。
  我跟在艾莉莎的后面,她的脑子里应该有一张关于整个城市的地图。地图上连在哪条街上摆了多少个垃圾桶都标注了出来。
  “来吧,见见麦克拉伦先生干净的小房间。我真不知道他为什么需要有人帮他每周打扫一次。克莱夫你看看,我在这基本就是无事可干,噢还是有一件事来着…”艾莉莎径直走进卧室。我像个失明的可怜人,艾莉莎就是我的棍子,她在哪我就跟到哪。艾莉莎打开了一排衣柜。“我的活,来的时候把衣柜打开。这可真是累死我了—我开玩笑的。我爱死他了,我希望我每个客人都只要我每周一次帮他们开开衣柜,散散里面的霉气。”
  “他自己都能干。为什么就要找你呢?”我和艾莉莎并肩站在衣柜前。我看不出这些衣服的好坏,对衣服的了解大概只限于它们的颜色可以有灰的,有白的,有又灰又白的。艾莉莎伸手弹掉了一根粘在衣服上的毛。还记得我开头说过的话吗?艾莉莎又把我当傻子了。
  “如果他弄清楚了,我就要失业了。小甜心克莱夫。你是怎么考上大学的?我当时怎么就没有再多坚持一下呢?搞不好我们现在又能做同学了。”
  “别挖苦我。你知道我就没吵赢过你。”
  艾莉莎暧昧地笑了。当她笑起来的时候,你会真的以为她的心情好得不得了。但是真相是,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你。
  我跟着她回到了客厅,她熟练地翻出水杯,给我和她自己倒了一杯。我们坐在沙发上。现在的时间是星期六上午十点,我们表现地像是上完夜班,跌跌撞撞爬上沙发静静等待灵魂归位的上班族。我抱着水杯,一口水都没喝进去。我爱啃食玻璃杯的边缘更胜于喝水,艾莉莎已经喝完了一杯,左手往空中一挥,其实她是要我看放在电话旁边的照片。
  “这就是麦克拉伦先生。”她把照片拿到手上。照片上的人有一头棕色的头发,抱着狮子狗。我能看出他挺不满,也许是对照相时的大太阳,也有可能是对狗毛过敏。
  “他看起来不太高兴。” “是吗?这不是这年头流行的照相姿势?哎,克莱恩你说我是不是老了?他们说上过大学的人都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要小。” “他们是谁?”艾莉莎顿了一下,把照片放回原位。“他们就是他们呗…克莱恩你可真烦人。”
  好吧,我闭上嘴巴乖乖坐好。艾莉莎斜靠在沙发上把我从上到下看了一遍,伸手推了一把我的胳膊。“噢别这样,你明明知道我有多爱你。我只敢对你这么说话…我妈妈…” 
  “你去看她了吗?她现在还好吗?”
  “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只要没死,什么都是好的。”我对着艾莉莎敞开了怀抱,艾莉莎嫌恶地站起来,嘴里嘟囔着:“虽然麦克拉伦先生只要我开开衣柜,但我不能真的就只是来开开衣柜是吧?克莱恩我后悔带你来了,你把我的节奏都打乱了。”
  艾莉莎絮絮叨叨的时候我就能想象她满头白发的样子。小老太婆艾莉莎。哎呀,全世界话最多的小老太婆艾莉莎。
  艾莉莎在工作,我就把照片拿回来又看了一遍。我对着艾莉莎在的方向喊:“他看起来真年轻。”艾莉莎关上水龙头,说:“你是想说跟你差不多大?” “…嗯…大概吧。”艾莉莎又把水龙头拧开,粗着嗓子喊回来:“克莱恩你真他妈自恋!”
  呵呵呵。
  克莱夫·考尔德在公交站反省自己的失误。他不该在有个人说:“嘿,小子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吗?”之后下意识地点头。过了九点之后,回家的班车就变成半个小时一趟。上帝保佑啊,他可不想再来一次重感冒了。
  他把自己想成一个热乎乎的鸡肉卷,外面有层暖和的面皮护着他。他想车站要是有个人和他一起等情况就会好很多,至少能给他点安慰。只要一想到孤独,克莱恩就会打个颤。冬夜该是个多么骇人的恶魔啊,就连月亮与星星都不愿在天上与他遥遥相望。但是克莱夫又仔细想了想,他觉得一无所有的夜空要更好。这就跟人不会为已得到的东西流泪,而会为抓不到的东西哭得撕心裂肺一样。所谓的向往都是建立在虚无缥缈之上的。
  克莱夫靠着思想生出的火才不觉得太冷。他看见有个人影走过来,昏黄灯光下渐渐显出的人脸是个年轻人的样子。
  “那个…”年轻人怯懦开口的姿态使克莱夫联想到自己找朋友讨一百块的欠款时的畏缩。感情上的共鸣让克莱夫觉得年轻人如此亲切,他好心地自己走近,听听年轻人有什么请求。
  年轻人揣着一摞传单,寒冷暗淡了传单上缤纷的色彩。他见到克莱夫主动靠近他,脸上的喜悦藏都藏不住,他要是感情再丰富点,也许立马会跳到克莱夫身上来几个激烈的感激之吻。
  “我们这有个活动。您能看看吗?不收费的。”克莱夫二十几年的人生里,第一次听见有人称自己为“您”。他多少有些震惊但心里上却不觉得有负担。被人尊敬从来都是件好事,就不要深究它背后的寓意是不是要你买上一套十八件的厨房餐具了。再说他又说了“不收费。”那就更谈不上会有什么损失。克莱夫要他把手上的传单给自己看看,这样克莱夫手上又多了一件打发无聊等车时光的事。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