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谜案集2【第二卷】+番外 作者:沉默的戏剧

发布时间:2017-02-12 07:50 类别:推理悬疑

悬疑推理
 
文案:
要打开一把锁,本质上需要的并不是钥匙,而是找到破除障碍的关键。
而我们通常把这种关键称之为......钥匙。
 
非现实向探案故事,请勿较真,娱乐为主。
 
内容标签: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庭希,韩琛 ┃ 配角:南宫繁伽,白望城,陈逸飞 ┃ 其它:
 
 
 
  ☆、第一章
 
  从卡利亚小镇回来之后,顾庭希又去老宅住了几天,恰逢年关,串门子的亲戚络绎不绝,在七大姑八大姨的群轰乱炸下,顾庭希没熬上几天就快崩溃了。
  老太太倒是很高兴,整天乖孙乖孙的喊,弄得顾庭希想走也开不了口。
  这天表舅妈带着她刚满十岁的孙子来串门,屁股还没坐热就开始推销起她那侄女来。
  字里行间全是希望老太太能给她介绍个好对象。
  只要表舅妈不觊觎他哥,顾庭希听着还挺乐呵,一边嗑瓜子一边听她吹牛皮,末了问一句:“表舅妈,你以前是超市促销员啊?”
  表舅妈笑呵呵的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嘛,我那侄女是真好,你没见过想不出。”
  顾庭希正想说话,她那胖嘟嘟的大外孙喝着牛奶跑到了顾庭希面前,张口就说:“小叔叔,给我压岁钱。”
  “淘气鬼,怎么说话呢?你小叔叔还会少了你的压岁钱吗?”表舅妈腆着脸笑起来,作势在他孙子肩膀上拍了几下。
  顾庭希无语的翻白眼,掏出钱包拿了两千块钱出来,递给小胖子说:“喏,回去自己套个红包袋。”
  小胖子飞快地把钱揣进口袋里,得意洋洋的冲他奶奶笑。
  今天初五,上门拜年的亲戚朋友依旧不少,徐简阳的母亲陈曼华也来了。
  陈曼华年近五十,却仍旧有着少女般姣好的身材,穿一身简洁的黑色长款毛衣,脖子里戴着一串雅致的珍珠项链,长靴的鞋跟踏在地上每一次都发出一声清脆的敲击声。
  陈曼华悠悠一笑,温和的说道:“我看庭庭这几年真是长大了,不仅脾气好了,人也懂事了,自己还在上学仍是个孩子呢,就知道给晚辈包压岁钱,不过这点钱够买什么的,你当这是打发乞丐呢?”
  表舅妈的脸上一阵白一阵红,恨不得找个地洞往里钻。
  顾庭希看了她一眼,岔开话题道:“阿姨,我现在在书店打工,老板就给我一千块一个月,你说他抠不抠?”
  陈曼华皮笑肉不笑地说:“你和我们简阳还真是好兄弟,一个整天在书店,一个整天在花店,没想到我这大半辈子倒是教出一个花匠来了。”
  老太太一直没说话,这会儿倒是开口了:“职业无贵贱嘛,我看阳阳是个有想法的好孩子,你也别太拘着他,孩子们早晚要长大的。”
  老太太微微叹了口气,言语间充满了忧伤。
  顾庭希揽住她的肩膀,笑着说:“我再长大也是小孩儿啊,您得一直给我零花钱用,好吗?”
  “不思进取,你哥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已经提前毕业进公司做事了,哪像你天天混在书店里,你跟外婆说说,都看了什么书了?”
  表舅妈表情古怪的看着顾庭希,挤着眉不知道在琢磨些什么。
  顾庭希随口说道:“看了《三国演义》。”
  老太太笑问:“那七擒七纵的典故里说的都有谁啊?”
  顾庭希:“......”
  “那张绣为何要刺杀曹操啊?”
  顾庭希连忙说:“这个我知道,肯定是曹操睡了他媳妇儿呗!”
  “胡说八道!”老太太忍着笑拍了拍他的脑袋。
  众人哈哈大笑,陈曼华道:“庭庭也想娶媳妇儿了?”
  老太太没吱声,端起茶盏抿了口茶。
  表舅妈笑了笑,淡淡的说:“这怎么可能呢,我怎么听说庭庭和一个男人好上了呢?他既然喜欢男人,又怎么会想姑娘呢?”
  客厅里的人倒吸一口冷气,目光在顾庭希脸上游走一圈后落回了老太太脸上,众人大气不敢出,皆等着老太太的反应。
  表舅妈笑嘻嘻地说:“我还听说那个男人就是书店的员工,庭庭,表舅妈的消息准确吗?那天我可都看到了,你和那个男人在路上拉拉扯扯......”
  老太太面无表情的看着表舅妈,表情不带喜怒,就是直勾勾的盯着她不眨眼,直把人给看的背后发冷。
  “给我闭嘴!”老太太将茶杯狠狠砸在桌面上,冷着脸道:“陈秀蓉!你管天管地管到我外孙的头上来了!谁给你的胆子在我方家老宅嚼舌根!”
  表舅妈身体一颤,正要辩解,怀里的小胖子脸一皱哇呜一声大哭了起来。
  顾庭希不知所措的看着老太太,两手下意识的去揽她的肩膀。
  老太太看了他一眼,默不作声的站了起来,独自往楼上走去。
  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表舅妈一边拍着她大孙子的背一边抱怨道:“你惹老太太动怒,还要牵累到我身上,真是倒霉。”
  顾庭希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站起来往楼上跑。
  他跑到房门口的时候却突然退怯了,在门口几度徘徊。
  “进来吧,门又没锁。”
  顾庭希听见他外婆叫他,连忙推开门进去。
  “外婆。”
  老太太手里抱着一个老旧的毛绒娃娃,幽幽的叹着气:“你喜欢谁不好,非得喜欢他。”
  顾庭希恍惚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老太太可能一早就知道了。
  他站在原地没动,目光湿润的望着老太萧条的背影。
  “那个时候你都快死了,整夜整夜地做噩梦,我们把你妈的遗物全部藏起来,照片、首饰、衣服,哪怕是她的梳子我都收起来了,就是怕你看见了又做噩梦。”老太太哽咽道,“我谢谢他救你一命,但这一切也都是他引起的,和他在一起你总有一天会重蹈覆辙。”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