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密案一科 作者:藏妖(中)(84)

发布时间:2015-03-26 14:22 类别:推理悬疑

    沈绍撇撇嘴,耸耸肩,“你确定在史研秋死在他怀里之后,他还能听我说话?”
    “不要把他想得那么……”话还没说完,公孙锦意识到了什么。他诧异地打量起仍旧傲慢冷漠的沈绍,“你……”
    “什么?”
    “你害怕了!”公孙锦非常肯定地说,“你很了解他,工作和感情他分的明白。你跟他实话实说,他必然会接受,只是对你什么态
 
度就不好说了。说到底,你是怕他轻视你。”
    只有打得疼,对方的反应才会激烈!
    公孙锦轻而易举地撕下了他的伪装,沈绍磨着牙,大有要把公孙锦杀人灭口的冲动。
    公孙锦反倒是轻松起来,“相信我,毅森的别扭远比不上我们家那个。我都能搞定景阳,你还搞不定毅森?”
    沈绍很清楚,公孙锦离婚真的不是因为蓝景阳,但是蓝景阳主动扛起了小3的大旗,并为此责备自己,怨怼公孙锦。
    “情况不一样。”沈绍略有些无奈地说。
    公孙锦哼笑一声,道:“沈绍,你现在需要考虑的是:真的爱毅森吗?别跟我瞪眼睛!你为他做了这么多,没有一件事触到你的底
 
线。你对他的好,都在你的能力范围之内。那么,超出你的能力范围呢?要你为了他放下尊严,放下荣华富贵,你敢吗?”
    沈绍愣住了,公孙锦说得这些他从没想过。
    公孙锦的话很明确,乃至有些不留情面!
    你沈绍以为自己多金帅气,对谁执着一点就能万事ok了?沈绍,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毅森骂得对,你活了三十五年,真正爱过吗
 
?你真正做过使出浑身解数,死皮赖脸的追求一个人的事吗?你没有!你都是招招手,洒下一把钱,那些人就自己爬上你的床。你觉得
 
毅森爱钱吗?众人所知,他跟你从好上到分手,不但没拿到一分钱,还往里搭了好几千。
    你再问问自己,当初为什么喜欢上他?不就是因为他敢跟你叫板,敢跟你耍横,敢跟你出生入死吗?正因为他看重的不是你的财产
 
,而是你这个人,所以他敢!
    换句话说:没有倔强的性子和坚韧的骨气,他能做到这些吗?你对这样的一个人来硬的,你硬的过他?你只会伤到他。
    最后,公孙锦语重心长地说:“我同意毅森在你那边住七天,七天后你必须放了他。不管什么结果,我都认为毅森有能力对抗你的
 
父亲。我从来没小看过他,他值得我这份信任。你……”公孙锦犹豫了一下,才说:“你啊,可长点心吧。”
    后半夜,有人惆怅有人忧。
    回到s市的一科成员在不同的环境下,想着相同的事。苗安、蒋兵睡的昏天黑地,梦中还惦记着案子未解的线索,梦呓着那让人胆
 
寒的怪物;廖晓晟将自己锁在实验室里彻夜不眠;司马司堂开着车在城市里不停地寻找想要的答案;蓝景阳睡在公孙锦隔壁的房间,因
 
为喉咙不适,辗转反则。
    如果说有人会正享受着幸福,或许只有褚铮。
    秦白羽也回来了,今晚约褚铮出来吃饭以表谢意。这一顿饭吃完俩人聊得意犹未尽,去了秦白羽的家继续喝酒聊天。聊着聊着,聊
 
上了床。大半夜的云雨过后,褚铮在奄奄一息的白羽口中得知,沈绍囚禁了洛毅森。
    出人意料的,褚铮没有摇醒说完话就睡过去的秦白羽。他只是沉思了片刻,拿了一件浴袍,给秦白羽掖好被子,起身下床。
    褚铮是局外人,多少能看清楚些洛毅森跟沈绍之间的问题所在。沈绍别扭,洛毅森也不坦荡,俩人凑到一起,针尖对麦芒,谁都不
 
会让着谁。如果,他们其中一个可以坦率一点,问题很好解决。
    所以说:当“结症”摆在你面前的时候,你的心里不能只有原则。
    不知道一肚子火气的洛毅森能不能明白这一点。
    第二天早上八点,洛毅森在沙发上醒了过来。他睡得并不好,这会儿还有些头晕眼花。听见外面客厅传来了声音,勉强打起精神,
 
靠在沙发上坐了起来。
    丹尼斯进来的时候,被洛毅森的状态吓了一跳,忙说:“你该多睡会儿。”
    洛毅森心情不好,自然无视他。丹尼斯将热乎乎的早餐放下,说道:“boss让我把这个转交给你。里面是他对和茗楼爆炸案,还有
 
沈兼、你爷爷的调查资料。”
    看到放在手边的ipad洛毅森顿时精神了起来,下意识地说:“不是都被偷了吗?”
    丹尼斯愉快地笑了笑,说:“boss自己有备份,这事连白羽都不知道。”
    毫不意外地冷笑一声,洛毅森觉得这倒是像沈绍能干出来的事。
    有了失而复得的资料,他也不想再睡了。简单吃了点东西,拿着ipad去了沈飒和苏北的房间。丹尼斯去而复返,给洛毅森拿了一些
 
换洗的衣物。
    丹尼斯不会多问boss的感情问题,但洛毅森着实让他刮目相看。被绑了来,对沈绍发了一顿脾气后就再也没什么过激反应。该睡睡
 
、该吃吃、看到ipad像着了魔似的。
    不得不说,洛毅森很坚强。
    或许是因为真的很佩服这个人吧,丹尼斯想跟他多说几句话。比方说:“我很纳闷,你跟boss已经偷到了半块合璧,为什么没能找
 
出另外一个怪物?”
    洛毅森闻言,狐疑踢抬起头来,“另外一个怪物?”
    “合璧里有两个怪物,你知道的。你们到q市后两次遇到怪物,从发生的事件分析,应该是暴躁、没有自我思维的那一个。你跟
 
boss遇到的那个呢?”
    洛毅森微微蹙眉,“我们试过,没有任何效果。”
    丹尼斯夸张地耸耸肩,“如果,你们正握了召唤怪物的方法,或许可以召唤它。”
    丹尼斯这一番话点醒了洛毅森的某个思维误区。是的,他们所掌握的合璧里不是空空如也,而是没有用正确的方法。简单点说:他
 
们不知道如何召唤怪物。
    这时候,洛毅森想到了那三张拓纸上的内容。
    图腾、女人高举着婴儿、男人手里的线香、从天而降的怪物。
    虽然想通了一些事,洛毅森并没有表露出来。坐在又宽又长的沙发上,谢过丹尼斯。丹尼斯笑着说:“不客气,有什么需要尽管叫
 
我。boss,估计下午过来。亲爱的,如果你想打他,请记得算上我那一份。”
    洛毅森挑挑眉,“非常愿意。”
    随口应付了丹尼斯,洛毅森开始细看手里的资料。点开文件夹,发现司马司堂的资料居然也在。对了,司马司堂早就跟沈绍达成协
 
议,他的资料在这里也很正常。
    那么,来看看吧。当年到底隐藏着什么。
    很快,洛毅森发现一台ipad根本不够使用。他拿起内线电话,想要一台笔记本。洛毅森本还担心丹尼斯不会给他,没想到五分钟后
 
,丹尼斯就带来一台新的笔记本。只可惜,笔记本上没有多少软件,联网更是不可能的。即便如此,洛毅森觉得也足够他使用了。
    丹尼斯干脆不上去了,坐在洛毅森身边帮他干些杂活。
    首先。洛毅森将司马司堂的资料和沈绍的资料,以年月日、时间进行相同和差别的整合区分,打开两个word视窗,进行对比筛选。
    这样一来事半功倍。很快,洛毅森发现了第一个疑点。
    沈绍说,爷爷跟沈兼有邮件往来,追溯到第一封邮件时间,是去年的一月份。由沈兼发给爷爷。内容很简单,是分析命格的请求。
    爷爷研究了一辈子周易,这种请求非常多见。只是爷爷很少给人批命格,除非对方是老朋友,或者是老朋友介绍来的友人。
    沈兼是怎么跟爷爷联系上的,这一点无从查起。
    从沈兼在邮件里的生辰八字来看,洛毅森能分析出,这个八字不是沈兼自己的。
    19xx年7月31日23:40
    洛毅森也会一些周易,但算起来远远不如爷爷。他费力地想着,“19xx年是戊辰年。7月31号,应该是巳未月、丁亥日、子丑时。
 
木命,大林木!”
    非常普通而且常见的一个八字。
    点开爷爷回复的邮件内容,洛毅森发现,爷爷为这个八字分析的命盘很多地方都特别“细致”。比方说:此命格之人在二十五岁到
 
二十六这一年里有一场大劫。
    看到这里,洛毅森忽然瞪圆了眼睛!二十五岁——二十六岁的大劫?自己不就是在这一年有场大劫吗?
    但是,他已经过完了二十六岁的生日,虽然几次濒临死亡,好歹算是健健康康活到了今天。
    继而,洛毅森又想跟陈老聊天的一个场面。
    陈老:上一次见到你,你还在上高中。一晃儿,都二十五了吧?
    究竟怎么回事?自己的八字跟这个大林木命完全不沾边儿,爷爷也是算出来自己也有一场大劫的?
    他试着分析自己的命盘,算来算去也算不出什么深奥的结果出来。本来嘛,他不过是略懂皮毛,哪里及得上爷爷的功力。
    暂且放下这个疑问。洛毅森继续看爷爷和沈兼的通信。
    第二封邮件相隔了大约半月,也就是一月底。还是沈兼发给爷爷的,还是请求爷爷批命盘。
    一看这个八字,洛毅森乐了。心说:这哥们出来的够巧啊,阴年、阴月、阴日、阴时。
    卧槽等等!洛毅森的脑袋嗡了一声,拿起笔仔细一算,这个八字的人到今年刚好三十五岁。不会是沈绍吧?
    “丹尼斯,问你个事。”洛毅森的手离开了笔记本,转身看着坐在后面正在整理文件属性的丹尼斯,“你知道沈绍的生日吗?”
    “知道。”虽然知道哪年哪月哪日,具体的出生时间就不清楚了。即便如此,年月日的相吻合,也让洛毅森又冒了一身的冷汗。
    可想而知,沈兼发给爷爷的第二个八字,是沈绍的。
    洛毅森擦掉额头上冒出来的冷汗,没有在丹尼斯面前表露任何不适。接着,他对照司马司堂的资料,发现两份资料里对爷爷和沈兼
 
的邮件调查完全一致。只是,在这个时间段里沈绍的资料中缺少三件事。
    这三件事明确地罗列在司马司堂的资料里。
    沈家老爷子雇佣司马司堂调查和茗楼爆炸案是否跟沈绍有关。司马司堂从爆炸现场的痕迹入手,分析出有哪些人作案会留些相同的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