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密案一科 作者:藏妖(中)(81)

发布时间:2015-03-26 14:22 类别:推理悬疑

    听过了苗安的讲述,褚铮拍着额头,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死丫头,你胆子也太大了!”万一被沈浩撞见了,有个三长两短的怎
 
么办?
    苗安不以为意,说道:“我很会保护自己的好吗?拜托,你的重点不对了!”
    “好吧,你的重点是什么?沈绍受伤了?”
    “这只是其一。”苗安伸出一只细细的手指,差点戳进褚铮的鼻孔,“其二!沈绍叮嘱我,他受伤的事不准告诉任何人。”
    褚铮挑挑眉,“那你还告诉我?”
    “褚铮!你的重点又错了!”
    小姑娘的内心世界永远都是这么——奇幻!褚铮翻翻白眼,耐着性子问:“那我该注意什么重点?”
    “小森森啊!”苗安恨铁不成钢地抓着褚铮的衣襟,“沈绍不想让小森森知道他受伤,是怕小森森难做。你不觉得,沈绍对小森森
 
是真心的吗?”
    无语之余,褚铮拍着苗安单薄的小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小安,沈绍对毅森是真心的,这一点你明白没用。要毅森明白才行。”
    “但是小森森不想明白啊。”
    “这事吧……”褚铮困扰地挠挠头,“不是他想不想,而是没到时候。到了时候,就算他不想,也会明白。”
    “那什么时候才是‘到时候’?”
    褚铮张张嘴,哑口无言。苗安不依不饶,揪着褚铮不让他走,“万一这被谁谁谁谁趁虚而入,怎么办?”
    褚铮:“不会。”
    苗安:“你怎么知道不会?”
    褚铮:“我就知道不会!”
    苗安:“你又不是那谁谁谁谁,你怎么知道?”
    妹子,你饶了我吧!
    苗安已经进入非常焦躁的状态,使劲摇晃着褚铮,非要他说出个子午卯酉来。褚铮实在烦的没辙,只好说:“司马司堂就不是那种
 
人!他跟毅森之间……”
    话还没说完,就被苗安捂住了嘴。苗安煞有介事地说:“不要把名字说出来啊,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你懂不懂?”
    褚铮眼角直抽:妹子,你的“谁谁谁谁”好哪去吗?
    最后,是蒋兵伸出援手,从苗安手里救下了褚铮。苗安听说门卫大爷打电话过来让她下去拿邮包,还纳闷,这个月也没网购啊。哪
 
来的邮包?
    怀着“我是不是捡了大便宜”的心态,跑到门口。签了邮包,迫不及待地撕了起来。那架势,看门大爷都要退让三分。
    邮包终于被拆开,发现里面是国际顶级品牌限量版香水。这一款苗安在网上看过,她半年工资都不够的价格,让她只能过过眼瘾。
 
此刻,如此梦幻的事就发生在她的身上,必须大吼一声:“卧槽,谁这么了解我?”
    这么贵的香水算不算贿赂?俗话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该不是要自己做什么不该做的事吧?
    苗安很快冷静了下来,在盒子里翻来翻去,翻到一张打印出来的卡片。上面只有两个字:谢谢。
    苗安琢磨了片刻,也明白这瓶香水来自哪里了。自然是心安理得收了这份昂贵的礼物。
    带着无比雀跃的心情回到大办公区,汉子们正紧锣密鼓地研究扫描下来的东西。
    蒋兵把图像投放到大显示屏上,放大、清晰化。这一幅图,是那三张拓纸中的其中一张。仔细看,是一群穿着古怪的人,正在做同
 
一件事。
    图中的都是男子。穿着长袍,带着面具。长袍上有一只鹰,面具也被做成了鹰面的样子。男子分为三层。底层有七个人、中层有五
 
个人、最上层有三个人。他们围成圈,圈的中心立着高高的杆子,在杆子最顶部变成了圆形,上面刻着一些花纹。
    洛毅森指着有花纹的圆形,说:“这个应该是我们找到的铁板,你们仔细看这些花纹,一模一样。”
    说着,洛毅森将铁板扫描图单独放了一个小视窗,一旁的蒋兵说:“不用这么麻烦,我来。”
    他将拓纸上的圆形花纹,和铁板上的花纹单独截取,重叠。虽然说不上是严丝合缝,吻合度也在百分九十以上。
    司马司堂随手将花纹对比图转到小视窗里,单独指着拓纸上的内容,“这是在干什么?一种仪式吗?”
    “仪式的一部分。”洛毅森坐在椅子上,受伤的脚搭着桌面,一边说着,一边试图拆开石膏,“铁板是图腾,那么,这些人就是同
 
一族群的。在远古时期,某些特殊的族群中,女人不可以参加祭祀图腾的仪式。只有巫师、圣者和一些被选中的勇士,才能参加。但是
 
,单看这张图,不大对劲。”
    凡是祭祀,都要有祭品。这张图上只有膜拜,而没有祭品。看着,倒像是祭祀之前的叩拜,或者是祭祀之后的行大礼。
    洛毅森转头看着蒋兵,“第二张。”
    大屏幕上放出第二章拓纸的扫描图。这一次,图中的男子少了三个,围成的圈也少了一层。就是说:图里只有下七、中五、12个人
 
。变化不仅仅是这些。围绕着圆形图腾有一些“条”像是被拉长的阿拉伯数字“1”
    “这个代表光芒。”说完,洛毅森不解地自语,“这个怎么理解呢?人少了五个人,图腾放射出光芒。”
    “不,是少了四个。”褚铮眼睛尖,指着图的右下角,“第十三个人在这儿。蒋兵,放大。”
    洛毅森坐得比较远,行动不方便。蒋兵把右下角放大数倍,好让他看得更清楚些。
    在右下角的确有个人,看服饰和发型是个女人。奇怪的是:这个女人不像十几个男人那样是跪在地上的,而是站的笔直。她的脸上
 
没有戴面具,张着嘴巴……
    洛毅森猛地坐直身子,紧盯着大屏幕,对蒋兵说:“再放大。”
    操作过后,女人的容貌暴露在众人面前。按照现代的审美标准来说,绝对算不上美人。或许,在那个古老的年代,这就是最美的了
 
。不过,让洛毅森在意的不是女人的美丑,而是她的身材!
    “这个女人怀孕了。”说完,洛毅森亟不可待地让蒋兵放第三张拓纸图。
    
    第98章
    
    第三张图仅剩下一男一女。高高的杆子还在,图腾还在。女人的肚子显然小了,取而代之的是:手中托举着一个婴儿。婴儿的身上
 
放射出光芒,与图腾上的光芒相互辉映。男人站在女人身边,手里拿着细细的……
    洛毅森认为,男人手里细细的东西应该就是线香,因为上面还有代表烟的线条。线香的烟气缭绕向上。
    以上的信息都在洛毅森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无法理解的内容是:半空中,有一个模糊的影子。仅看轮廓,与合璧中的怪物极为相
 
似。那影子仿佛从天而降,正好对着婴儿的方向。而男人手里的线香烟气都缭绕在怪物周围。
    “谁能给我讲讲,这到底是什么?”褚铮单手撑着下颚,耐着性子,问道:“那些人都哪去了?第三幅画为什么只有一男一女?”
    洛毅森挠挠头:“我这点墨水肯定是解释不清,找专家吧。”
    众人面面相觑,司马最先行动起来。拿出电话联系公孙,转告他要带着上三幅图去找专家分析。公孙锦信得过他,没有在这件事上
 
过多讨论。
    褚铮和司马司堂带着扫描图等证物出去找专家。洛毅森本想回房间休息休息,走到三楼的时候,还是有些心痒。慢腾腾地爬到顶楼
 
,敲开了廖晓晟的实验室房门。
    工作的时候,廖晓晟讨厌被人打扰。一身的寒气比冷冻柜还更甚,差点让洛毅森打了退堂鼓。这厮厚着脸皮嘻嘻笑道:“晓晟,我
 
来帮你。”
    廖晓晟恢复了平日里的死人脸,冷不丁儿地说:“史研秋死在你怀里了?”
    卧槽,心口好疼!
    “临死前,他还惦记着沈绍呢?”
    卧槽,心口更疼!
    “沈绍一句话都没跟你说?而却……”
    “晓晟!”洛毅森扶着门框,苦哈哈地说:“我给你稽首还不成吗?别插刀了。”
    “还要帮忙?”
    这是报复!赤果果的报复!然,洛毅森以慷慨就义的姿态,坦言:“只要你让我进去,随便插刀!”
    廖晓晟居然被洛毅森的玩笑逗乐了。
    这是第一次看到廖晓晟露出笑容,洛毅森摸着下巴感概:“你还是别笑了。”
    虽然昙花一现的笑容在廖晓晟的脸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到底还是给洛毅森让了路,允许他进入实验室。
    洛毅森的来意,廖晓晟很清楚。无非就是想知道,王德详细的口供情况。廖晓晟一边做实验,一边告诉他:“王平久留下的那个纸
 
条上的话已经分析出来了,是唐朝的。我正在调查王平久口中的地图。”
    “真的有地图?”洛毅森以为是假王平久说得谎言。
    但,这一点在王德口中得到了核实。因为他见过一次那张地图。据说,地图一直都在吴大华身上。
    去博物馆盗窃合璧的那些人也是吴大华召集起来的。但王德只是个跑腿干活的,具体内幕他不清楚。
    “我一直纳闷呢,王德为什么要离开吴大华那帮人?”洛毅森问道。
    廖晓晟将仪器连接好,转身靠在工作台上。说:“根据王德的回忆,他们作案的当晚,吴大华就把合璧送出去了,可见吴大华也是
 
被人指使。然后,吴大华分给每个人一笔钱,一拍两散。吴大华没有让王德离开,带着他到处躲藏。就是那段时间里,王德见过那副地
 
图。很可惜,吴大华一直贴身收藏徒弟,王德没机会仔细看。一次偶然的机会下,王德得知散伙的那些人差不多死的死,失踪的失踪,
 
他害怕了。”
    “被灭口了吧。”洛毅森分析道,“所以,王德怀疑是吴大华杀了那些人,他怕吴大华杀他?”
    “基本就是这样。”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