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密案一科 作者:藏妖(中)(79)

发布时间:2015-03-26 14:22 类别:推理悬疑

    “其实,只要仔细分析一下就能明白。”洛毅森的口气中带着尊敬,“陈爷爷,我的记忆中没有您,就是说,我不知道您跟我爷爷
 
还是要好的朋友。第一次听说您,是在司马的口中,得知应龙合璧是您捐赠给当地博物馆的。所以,我调查了一下合璧捐赠的时间。很
 
巧,我爷爷是11月14号过世,11月18号您就把合璧送给了博物馆。”
    如果说,时间上的巧合让洛毅森多想了一些,那么,陈老找上司马司堂则是让他几乎确认了什么。
    私家侦探何其多,为什么偏偏找上了司马司堂?好吧,换一个角度想。司马跟爷爷是忘年交,陈老跟爷爷是老朋友,这三个人之间
 
必然会有一些联系。
    爷爷在过世前曾两次给司马发了邮件。
    爷爷过世后第四天,陈老将合璧送给当地博物馆。
    距离合璧被送到博物馆之后的五个月,也就是第二年的4月8号,合璧被偷。
    陈老在有关部门已经全力侦办此案的同时,找到司马司堂。
    遇到司马司堂后,他说出受陈老雇佣调查合璧。但从那一天到现在,司马所有的行动都围绕着合璧、沈家为中心。就是说:沈家在
 
合璧案中,也是个重要角色。
    紧跟着,他们来到q市,陈老面会沈绍。不说偷偷摸摸吧,也的确是瞒着自己。
    综合以上线索分析:合璧、爷爷、陈老、司马司堂、沈家。这是一条完整的线索链。
    听完了洛毅森的分析,陈老目瞪口呆。
    洛毅森拿起茶壶,为陈老倒茶,“爷爷曾经告诉我,‘酒满、茶半、饭平碗、’。我总是喜欢把茶倒得满满的,喝着烫嘴,满口留
 
香。爷爷说我是牛嚼牡丹,不懂得品味。”
    家常话,将陈老的惊讶淡化了几分。他诧异地看着眼前这个平和、雅致的孩子,恍惚间,无法将司马描述的那个冲动、风趣、好动
 
的洛毅森结合在一起。
    不可否认,此刻,在洛毅森的身上,陈老看到了洛时的影子。
    释然,仅在一呼一吸之间。陈老笑着拿过茶壶,说:“老洛最喜欢喝金丝滇红里的金牙儿,我这啊,总是给他留上一些。走吧,我
 
们去院子里喝茶。”
    陈老没有搀扶洛毅森,让他先到院子里等着。过了五六分钟,陈老拿着泡好的金丝滇红走了出来,顺便还带着一张厚厚的毯子。
    说起跟洛时的往事,真是几天几夜都说不完。陈老回忆起当年的种种,只道老洛走得太早。
    洛毅森无声叹息。
    “不说这些了。”察觉到洛毅森心情的低落,陈老换了话题,“毅森,有些事我不知道对你有用没用,所以,我没有对任何人说过
 
。包括司马和沈先生。”
    洛毅森精神一振,眼神烁烁地望着陈老。
    陈老缓缓道:“其实,应龙合璧是你爷爷给我的。”
    “惊讶”,已经不足以形容洛毅森的心情。还好,他控制住了面部表情,如常地看着陈老,等着下文。
    “大概是你爷爷出事的三个月前吧。”陈老半眯着眼,回忆着那些让他至今想不明白的事,“他给我一个锦盒,锦盒里面装的就是
 
应龙合璧。他只说要我帮忙保管,不日会有人来取。如此过了三个月的时间,期间,我们一直没有联系。你爷爷出事的前几天晚上,我
 
接到他的电话。他告诉我,如果他发生什么意外,就让我把合璧捐赠出去。”
    “您没问他吗?”洛毅森急切地追问,“他这么说,您也觉得很奇怪吧?”
    “是很奇怪。我当然要问,不过,你爷爷什么都不肯说。我本想第二天坐飞机去看看他,不巧,协会里来了一个交流团,作为会长
 
,我是要负责接待的。我每天都给你爷爷打电话,他也接听了。我们聊起很多事,唯独我问道合璧的事,他就找借口挂断电话。我想,
 
他可能是不方便说,也可能是需要时间考虑。所以,我愿意等。”
    说到这里,陈老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他的死讯。”
    极力压制着心里的躁动。洛毅森勉强冷静下来,问道:“第四天,您就把合璧送出去了?”
    “也不能这么说。”陈老神秘兮兮地靠近洛毅森,靠近他的耳朵,“我只送出了合璧。”
    卧槽!老头儿,你都干了什么?
    陈老慢慢坐了起来,抓住了洛毅森的手。布满皱纹的眼睛,紧紧地看着他,“毅森,这就是我没告诉司马小子和沈先生的事。我能
 
猜到,合璧跟你爷爷的死有关系。但我不能食言,我必须按照你爷爷说得,送出合璧。”
    “等一下。”洛毅森打断了陈老的话,“我爷爷对你说得是‘送出应龙合璧’而不是‘送出锦盒’对吧?”
    陈老欣慰地拍拍他的手背,“不错,是老洛的孙子。脑筋转得快。”
    “然后呢?”洛毅森不想听夸奖,想听得是下文。
    陈老继续压低声音,说:“我不能确定自己做得对不对,我想或许应该把东西给你。那时候我非常犹豫,出了一件事让我打消了这
 
个念头。”
    说着,陈老从毛开衫里拿出两张折好的纸,打开放在桌子上,指着上面的照片,说:“这个人是博物馆的副馆长,当初是他全程接
 
待我,办理合璧的捐赠手续。合璧到了博物馆之后,这个人莫名其妙地杀了一个人。在接受调查期间,他也死于非命。毅森,我不敢将
 
锦盒给你,我怕你也……”
    “我了解您的顾虑。”洛毅森并没有埋怨陈老的犹犹豫豫,瞻前顾后。在陈老眼中,他是洛家唯一的人了。
    陈老也坦言,若果你出了什么事,我如何对得起洛时?
    但是,洛毅森自己找上门来,这就是所谓的“天意”吧?
    当陈老拿出锦盒的瞬间,洛毅森忽然觉得身体里的血液开始沸腾。他极力控制着自己的双手不要发抖,极力压抑着想要大吼几声的
 
冲动。克制再克制!
    陈老将锦盒放在桌面上,打开盒盖。里面铺着暗紫色绒布上面,有两件东西。一个是折起来的黄表纸、一个是捆在一起的五根深绿
 
色的线香。
    绒布上还有一个凹槽,里面已经空了。看形状,应该是放着合璧的。
    
    第97章
    
    送走了洛毅森,陈老忙不迭地回到书房,开始寻找什么东西。因为过于焦急,抽屉被直接抽了出来,里面的物品撒了一地。陈老顾
 
不得这些,继续翻找其他地方。终于,在一个收纳盒里找到了一个小本子。
    小本子里记着不少杂事,他翻翻看看,在其中一页上停了下来。
    陈老照着笔记本上的记载,念叨着:“戊辰年、子丑时、大林木命。大林木者枝干撼风,柯条撑月,耸壑昂宵之德……”重复念叨
 
着这一段话,并屈指计算年份。越是计算,越是糊涂。陈老放下了笔记本,不解地自语:“没错啊,是大林木命,怎么换了呢?”
    忽然间,陈老好像想起了什么,本已半眯起来的眼睛倏然间瞪得浑圆。他好像怕了似的,将笔记本上的纸撕了下来,反身跑到厨房
 
,点了火,将纸烧成了灰。
    回到酒店,褚铮等人已经整装待发,只等他一个人。洛毅森笑嘻嘻地赔礼道歉,乖乖钻进车里。
    褚铮白了他一眼,打电话通知顾队的人,押着五名犯人马上出发。
    洛毅森忙了一早上,早饭都没吃。这会儿饥肠辘辘,却不好开口说停车,让我吃点东西。大家等了他大半个上午,他哪好意思啊?
    揉着不舒服的胃,被一阵香气引了过去。眨眨眼,看着司马司堂从前面丢过来kfc的纸袋子,里面装着汉堡、鸡翅、可乐和薯条。
 
洛毅森简直热泪盈眶,扒着车座,使劲掐了把司马司堂的肩膀,“司马,还是你惦记我。”
    司马司堂没吭声,系好安全带,准备踏上漫长的路途。洛毅森边吃着,边回头看后面的车,“蒋兵和苗安在后面?”
    “嗯。蒋兵开车,小安好久没睡了,补眠呢。”褚铮回道,“刚才苏洁给我打了电话,说老大已经住院,情况稳定。让咱们放心。
 
    说到苏洁,洛毅森觉得好久没见着那位女王陛下了,这阵子她一个人在外面忙什么呢?
    褚铮也是上午那会儿才知道苏洁最近的工作任务,她被廖晓晟安排出去,调查鸿鹄会员内脏衰竭的问题。可能是有了些眉目,所以
 
才赶到医院。
    洛毅森几口吃完了汉堡,喝着可乐,问道:“晓晟审王德,审出什么来了?”
    褚铮抬起头,在车镜里看了洛毅森一眼,似笑非笑地说:“你能想到吗?吴大华是王健杀的。”
    “嗯……”洛毅森发出很古怪的声音,听上去有点纠结。
    这好像不是能不能想到的问题吧?毕竟刺杀吴大华的匕首上有王健的指纹,而且,孩子的课本还在吴大华手里攥着。他已经有些怀
 
疑王健就是凶手。
    但是,王健只有十一岁,吴大华是个成年人。说王健杀了他,听上去还是比较玄幻的。当然了,王健不是一般的孩子。
    话说,王健和王康到底跑哪去了呢?
    司马司堂接过这个话题,说:“顾队长这边已经发了寻人启事,我们也安排人在q市和周边县市寻找孩子们的线索。两个孩子能跑
 
多远?估计很快就能找到。”
    前景还是很乐观的,但洛毅森着急的是另外一件事:王健为什么要杀吴大华?
    “为了王德。”褚铮转述廖晓晟的话,“王健和王康几次跟踪王平久上山,是想知道他把徐玲埋在哪里了。赶巧,王德回来后也跟
 
踪过王平久。俩孩子看见了王德。可能是父子恋心吧。当时就认定,这是他们爸爸。吴大华被杀当天,跟王德打过照面,王德自己说吴
 
大华要杀他,忽然冲出来一个小孩儿,不叫也不跑,就是看着吴大华。然后,你懂得,吴大华开始头疼。他好像知道王健的能力,撒腿
 
就跑。王健在后面追,没追多远就把吴大华杀了。当时王德看得非常清楚。”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