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密案一科 作者:藏妖(中)(64)

发布时间:2015-03-26 14:22 类别:推理悬疑

 
安,他犹豫再三,还是决定打电话给沈绍。没想到,沈绍同样不接听电话。
    如此一来,史研秋如坐针毡。
    既然已经豁出去给沈绍打了电话,秦白羽自然不在话下。史研秋将电话拨给了秦白羽,听见接通的铃声,便嘀咕着:“接电话,接
 
电话。”
    “喂?”秦白羽接起史研秋的电话,如常地问道:“找我什么事?”
    “没什么要紧事。”史研秋故作镇定,带着笑意,说:“我找不到绍了,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秦白羽真是连吐槽这人的心情都没了,不疾不徐地回道:“下午我跟沈董请了假,这几天不回去。你们那边的事,我也不大清楚。
 
如果这个时间他还没回去,八成是在外面有事。不用着急。”
    “这样啊……”没有问出任何线索,史研秋非常不甘心,“秦秘书,这几天你忙什么呢?”
    “私事。”秦白羽说。
    “那,你现在说话方便吗?”
    “什么事?”
    史研秋坐下来,尽量让自己放松一些。遂道:“如果是我误会了,你直说就好……你是不是因为我跟绍在一起了,所以躲出去了?
 
    秦白羽真想甩他一身“要点脸”仨字!
    “史秘书,你想多了。”秦白羽冷漠道:“沈董已经跟你解释过,从头到尾我跟沈董都没有关系。”
    史研秋的嘴角扯起一抹冷笑,口气却非常诚恳,说:“那天,实在是对不起。我一时冲动,你别心里去。”
    “不会。”秦白羽随口应付着,心里想着:你怎么还不挂电话?
    史研秋越说越啰嗦,话题自然也涉及到了洛毅森,“我真没看出来那个员警才是绍的情人。绍,怎么会选择他?”
    这叫什么话?秦白羽面色一冷,说:“你不了解毅森,所以不要妄加评断。”
    “我只是觉得很意外……”耐着性子说话,史研秋只是想从秦白羽那里得到一些洛毅森的情况。而他还没想好措辞,房门忽然被打
 
开。看着冲进来的几个陌生人,史研秋当即站了起来。
    涌进来的人没有留给史研秋多叫几声的时间,就地抓住了他,夺去他手中的电话。
    电话另一端的秦白羽听到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史研秋的惊叫夹在在里面。因为过于嘈杂,秦白羽只听见一个“绍”的发音。
    紧跟着,电话断了。
    秦白羽放慢了车速,立刻回拨史研秋的电话,结果是关机。他想了又想,确定史研秋出事后,怀疑是沈绍绑了他。
    但是,为什么呢?沈绍这一招,又要刺激谁?
    管他呢!秦白羽不想过多介入沈家的事,不管沈绍做什么,自有他的道理。自己,只要跟踪好沈浩就行了。
    与此同时。
    洛毅森摔倒在田埂路上,手脚并用地爬了起来。
    远处的司马司堂从惊讶中稳定下来,转回身帮着褚铮将王平久和王德分开。这时候,王德狰狞着一张满是污垢的脸,对着王平久怒
 
吼着:“老不死的!我就知道你要杀我儿子,我跟你拼了!”
    王德的几句咒骂,让褚铮大为疑惑。既然王德知道王平久会威胁到孩子们的生命,早干什么去了?他低头看着被压制在地上的王平
 
久,只见,这个老人一脸的阴冷,眼神中带着讽刺和藐视的态度,对着王德。
    这是父亲对儿子的态度?褚铮表示怀疑。
    这时候,洛毅森总算赶到了地点。气喘吁吁,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揉着脚踝。他看了看父子俩,又看了看司马思堂,“孩子又消失
 
了?”
    司马司堂点点头,“就像上次一样。”
    洛毅森低声咒骂了一句,赶忙拿出电话联系廖晓晟。本以为晓晟需要很久才能接听电话,却不料,只响了一声,就听见了晓晟的声
 
音。
    “怎么了?”晓晟问道。
    洛毅森平缓了一下急促的呼吸,说:“你在办公室,还是医院?”
    “一科。”
    “快去医院看看孩子。”洛毅森说话的同时,勉强站起来走到王平久身边,抓住他的手,反过来看手掌。手掌上有血迹。
    廖晓晟似乎对洛毅森的要求并不意外,他问道:“为什么要去?”
    “孩子刚刚在我们这边消失。你去看看他们……”说到这里,洛毅森懊恼地咬咬牙,“你等我三十秒。”
    言罢,也不挂断电话,直接问王平久:“刚才的孩子们什么性格?”
    王平久把头扭到一边,不予理睬。褚铮威胁道:“你说实话,等会我让你一个人待着,否则,我把你们爷俩关一屋!信不信,你儿
 
子能咬死你?”
    显然,褚铮的威胁起了作用。王平久蔫蔫儿地说:“喜兴、胆小。”
    洛毅森边想着边说:“喜伤心、忧伤肾。晓晟,去医院检查一下孩子们的心脏和肾脏的衰竭是不是恶化了。”
    不等洛毅森的话说完,廖晓晟已经挂断了通话。
    转回头来,洛毅森看着王平久,指着他磨牙霍霍:“普天之下,竟然有你这样的爷爷!你真是……”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你
 
他妈的白活了六十多年!”
    被洛毅森骂了,王平久不反驳,只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嚎哭起来。他哭得越凶,洛毅森越是生气,“你哭个屁?这是第几次了?如
 
果我们分析错误,今天是你第二次杀他们!你怎么下得去手?!”
    “第二次?”褚铮猛地抬起头,看着洛毅森,“之前是哪一次?”
    “沈飒出事当晚。”洛毅森肯定地说。
    忽然,王平久昂起头来,大声反驳:“没有!今晚是第一次,我是害怕了,我害怕了。我没想杀他们,我就是那个,那啥,自卫!
 
    “狗屁的自卫。”洛毅森怒吼一声,打断了王平久的狡辩,“徐玲的尸骨已经找到了,在那个山洞里我们还找到一个塑料袋。里面
 
有来自工地的细砂,就特么是你带进去的!袋子上还有孩子们的指纹,你懂不懂这说明了什么?”
    不待王平久继续反驳,王德忽然朝着洛毅森爬过去,被司马司堂一把抓住,控制在原地。王德抻着脖子,朝着洛毅森使劲,“咋回
 
事?我儿子之前咋回事?”
    洛毅森紧紧抓住王平久的手臂,强迫他面对自己。在他身上翻找了一阵,找出一打藏在棉袄里的钱。洛毅森把钱拍在王平久的脸上
 
:“这是沈飒和苏北的钱。你他妈的跟我狡辩吗?回去化验指纹,你狡辩有用吗?说!你跟沈浩还有史研秋是什么关系?你跟王云帆是
 
什么关系?”
    王平久哭得声音嘶哑,只说:“不认识,我不认识他们。”
    “胡说!沈飒的钱包上有史研秋的指纹,苏北的钱包又在你家里找到。你们没关系?”
    王平久梗着脖子,闭着眼睛嘶喊:“反正我谁都不认识,啥都不知道。我没杀孙子,这有我孙子吗?有吗?”
    王平久的蛮不讲理把洛毅森气得举起了拳头,褚铮及时制止了他。说:“带回去再说。”
    恨恨地瞪了王平久一眼,撂下狠话,“等回去的,我好好招待招待你。”说完,站起身走到一边,拿起装着装着半张钞票的箱子,
 
走到司马司堂面前,扔到他的脚下,说:“使劲踩。”
    虽不明白洛毅森意欲何为,司马司堂却愿意按照他说得做。起脚狠狠踩着箱子,直到洛毅森说:“停!”
    被踩的七零八散的箱子里,洛毅森扒拉出一个比大拇指指甲盖稍微大一些的东西。举到司马司堂面前,说:“我就知道沈绍会动手
 
脚。”
    司马司堂仔细看了看,“这是信号发射器。”
    “对。所以,从王平久失踪到现在,只有沈绍知道他在哪里。”
    说完,狐疑地观察了几眼四周。
    时间不等人。他们必须尽快带着王平久和王德回去,突审。
    洛毅森的脸色史无前例的难看,倔强地不用司马司堂搀扶,拖着酸痛的脚踝,快速疾行。司马司堂能够理解洛毅森的心情,也知道
 
他想起了洛时。所以,才会对王平久咬牙切齿!
    百种米养百样人,不是所有当爷爷的都疼惜自己的孙子。相比王健和王康,洛毅森不知道幸福多少倍。想来,真正让洛毅森痛苦的
 
是:洛时已经过世了。
    司马司堂跟在洛毅森身后,既不想劝解他,也不想安慰他。这种事,还需要他一个人走完过度的旅程。
    被司马司堂抓着的王德不知道又想起了什么,紧盯着王平久的眼睛,忽然扯着嗓子大喊:“你该死,你最该死!”
    “闭嘴!”司马司堂扯了王德的胳膊,低声喝令。王德置若罔闻,好像眼睛里只有王平久存在。他说:“从我儿子生下来你就不安
 
好心。你,你根本不是我爸!”
    褚铮心烦,听见王德骂骂咧咧的更心烦。扭头瞥了一眼,“你再不闭嘴,老子打昏你!”
    谁都没想到,在褚铮问威胁后,王德却声嘶力竭地喊着:“他真的不是我爸!他不是王平久!”
    倏然间!三个人都愣住了。
    洛毅森慢慢回过头,一双大眼紧紧地盯着王平久。伸出手指着,说:“回去第一件事,做亲子鉴定!”
    他的话说完,从前方传来车辆行驶的声音。褚铮眯着眼一瞧,说:“公孙来了。”
    公孙锦和蓝景阳开着两辆车,跟洛毅森汇合。听过了事情经过,让蓝景阳先将王平久刺杀孩子们的凶器收好。随后,他招呼洛毅森
 
等人尽快上车。
    洛毅森拉着公孙锦走到车的另一边,低声道:“不能都走,上山还有一拨人。”
    公孙锦蹙蹙眉,低声问道:“老四还是老七?”
    “估计是老四。”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