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密案一科 作者:藏妖(中)(54)

发布时间:2015-03-26 14:22 类别:推理悬疑

    闻言,王德一愣,随即用力地点着头。
    “沈飒和苏北的昏迷,跟你有关系吗?”
    这一次,王德虽然愣了,却没任何表示。洛毅森不能确定他是否刻意隐瞒什么,毕竟现在的环境完全不适合审问。
    “跟我回去吧……”
    洛毅森的话还没说完,跪在地上的王德忽然扑了上去。俩人之间的距离本就不远,几乎眨眼的功夫就将洛毅森扑倒在地。洛毅森当
 
然不会由着他胡作非为,单手扣住王德的肩膀,反身将人压在地上。哪知,这王德也有一些功夫,使劲挣开了洛毅森的牵制,就地一滚
 
,滚进一旁的矮植被里。洛毅森不敢冒然开枪,这黑灯瞎火的,万一打死怎么办?他只能爬起来追捕王德。
    一只脚不方便,追赶的速度自然大打折扣。才吃力地跨过矮植被,便失去了王德的踪影。
    洛毅森愤愤咬牙。王德太熟悉英陶山的环境,想要摆脱追捕很轻松。自己的脚也是不给力,否则,一定可以抓住王德!
    对于环境条件、彼此实力的判断,洛毅森选择了立刻联系公孙锦。
    此刻,公孙锦正在房间里跟司马司堂等人分析度假城的相关文件。接到电话,一向温和的公孙锦居然恼了火,“谁让你一个人半夜
 
上山的?你请示谁了?”
    洛毅森忙不迭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也是临时想……”
    “想个屁!”公孙锦一边骂人,一边拿了外衣,指挥身边的三个人立刻取车,出发。
    关了房门,公孙锦的脸色愈发难看,吼着电话那边的洛毅森,“老老实实待着不准动!听见没有!?”
    “听见了。”洛毅森蔫儿蔫儿地说。
    挂断了电话,洛毅森反而笑了。这是公孙锦第一次骂他,别说,感觉不错呢。
    虽然公孙锦发了火,估计也没大事。毕竟自己找到了新的线索——王德!
    当初,洛毅森就分析过,王德很有可能跟吴大华一样,会回到英陶山。但王德回来的目的,似乎跟吴大华不同。方才,他求着自己
 
救救孩子。怎么救?从谁的手里救?再者说:王德不是对孩子不闻不问吗?从孩子们出生到现在,也只回过一次家,按理说他对两个孩
 
子不会有什么感情。怎么现在反倒变成“慈父”了?
    挠挠头,真是想不通啊。
    不过,王德这一跑不会再回来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先把足迹照片发了吧。但愿信号给点力。
    重新打开手机,发现信号居然是满格!嗨,被公孙锦骂一通,信号也会给三分薄面吗?我大公孙果然威武。
    发了照片,洛毅森连续打了七八个喷嚏。不知道是被冻的,还是有人在背后骂他。
    “这个傻逼,活腻歪了!”褚铮把车开到飞起来,狠狠痛骂洛毅森。“还是伤的不够重,直接腿打折。”
    蓝景阳也很生气,紧跟着说:“是该给些教训。”
    褚铮一脚油门踩到底,建议公孙锦扣洛毅森一个月薪水,保证他长记性!话音落地儿,手机响了起来,褚铮没想到,大半夜的秦白
 
羽给来电话。他示意车里的人不要出声,随后接听。
    “白羽?这么晚了,还没睡呢?”褚铮打趣道。
    秦白羽并没有顺着他的话闲聊,开门见山地说:“关于王云帆案件,我想看看你手里的资料。”
    闻言,褚铮一愣,转头瞧着公孙锦,无声地说:“他要看王云帆案件的资料。”
    显然,公孙锦也觉得有些意外。大约思索了三五秒的时间,对着褚铮点点头。褚铮点开免提功能,回答秦白羽,“可以。”
    “那你现在到我这边来吧。我在世茂酒店707房间。没有外人,只有我自己。”
    蓝景阳挑挑眉,眼神里有些玩味。
    褚铮懊恼地咬咬牙,“现在不行,我走不开。明天晚上吧。”
    “那好吧,我等你电话。”说完,秦白羽率先切断了联系。
    褚铮又是一股火气冲头,“洛毅森!你他妈的坏老子好事!”
    秦白羽觉得沈绍应该给自己涨薪水了。谁家秘书像自己这样,不但要负责工作,还要为老板的感情操心,并兼职调查案情?普天之
 
下,也就是他秦白羽了吧?
    不过,话又说回来。哪个老板能保护他平安无事这么多年?
    懒得想从前的恩恩怨怨,秦白羽拿起电话打给沈绍,说:“资料明天才能看到,这事你不要着急。”
    沈绍只是“嗯”了一声,便挂了秦白羽的电话。随后,问坐在身边金发男人,“还要多久?”
    金发男听着从二楼卧室传来的肆无忌惮的哼叫,压制着恶心,苦哈哈地说:“BOSS,我是异性恋。你让我干这事,真是要我的命。
 
    “还要多久?”沈绍神色阴沉,不耐对方的牢骚。
    金发男只好说:“再有十几分钟吧。啊,这个酒杯我要拿走。”说着,将有半杯红酒的酒杯,收进银色的手提箱里。
    “我的杯子,有问题?”
    金发男撇撇嘴,“你喝了多少?”
    “吐了。”
    “BOSS,我真为你的机敏感到庆幸。杯子里被下了药,就像你给他下药一样。喝了之后……你懂得。”
    言罢,金发男听见了一声尖叫,恶心得直打哆嗦。
    沈绍再也不想听见史研秋的声音,起身走进秦白羽的房间。金发男屁颠屁颠跟进去,直言——避难。
    金发男为沈绍做事已经有七年了。自从沈绍在国外把他从死神手里拉回来,他就为他卖命,为他赴汤蹈火。但,为BOSS配药这件事
 
,真是害他白担心一场。
    金发男毫不畏死地说:“我以为,这么好的药你是要用在那个探员身上。”
    沈绍的脸色顿时阴了一层……
    金发男不知死活地继续说:“你们俩很般配。BOSS,我不得不说,你的审美越来越好了。楼上的那个,嗯,当初你是太无聊了吗?
 
    沈绍的眉心已经扭成了疙瘩……
    “相比之下,那位探员先生就非常不错。虽然我不喜欢同性,但如果是他那样的,我非常想尝试一下。”
    沈绍手里的杯子发出清脆声,被捏爆的杯子碎片刮破了他的手。鲜红的血顺着指缝流下来,滴滴答答落在地上。金发男居然还有勇
 
气,招惹沈绍。一本正经地说:“BOSS,消消火。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问问你,我可以追求那位探员吗?”
    沈绍忽然将手中的玻璃碎碴扔到金发男的脸上,阴森森地威胁:“他是我的。记住!”
    金发男摸摸脸,好担心被毁容什么的。至于BOSS的威胁,他只是笑笑而已。
    二楼有伤风化的声音终于停了下来。须臾,一名保镖敲响了沈绍所在的房间门,进来汇报情况。
    楼上那个,彻底昏了。整个过程都很完美,他一直以为跟他翻了红被的人是沈先生您。这一点我们录下的实况完全可以证明。代替
 
您的那位先生,我们会亲自送往机场,盯着他登上飞往国外的班机。他到了那边之后,会跟我们联系,我们再把剩下的款子打过去。
    沈绍冷着脸听完下属的汇报,挥挥手,说:“走吧。”
    没多一会儿,临时公寓里的“闲杂人等”撤的干干净净。
    沈绍不能走,他要在史研秋醒来后继续演一出戏。
    推开卧室房门,看到狼藉的床铺上睡着疲惫不堪的史研秋。沈绍的眼睛里隐隐流露出阴冷的寒意。
    
    第81章
    
    黎明将近,沈绍坐在昏暗的书房里反复分析现在的局面。随着咔哒一声,打火机又点燃了一根香烟,猩红的烟头一明一暗,沈绍的
 
眼神也跟着变得越发深邃,如深不见底的水潭般冰冷。
    史研秋给自己下药的目的是什么,沈绍一清二楚。若是换做从前,他定会在第一时间处理了史研秋。现如今,沈绍不得不多想一些
 
其他问题。
    史研秋在沈绍的印象里,是个有点无病呻吟、喜欢故作清高的人。但是这人并不笨,更不蠢。然而,到了这里跟史研秋相遇,这人
 
好像变得又蠢又笨。不管是挤兑秦白羽,还是故意接近他,种种行为都显得没脑子且愚笨。沈绍有些想不通,史研秋是被驴踢过了脑袋
 
,还是装傻充愣另有所图?
    应该是另有所图,否则很难解释史研秋的转变。况且,沈浩也不是傻的,放任史研秋胡来,对他有什么好处?
    说到底,还是好四哥一直“惦记”着他。
    回来这几年,他常常想,如果继续留在国外,现如今会是另一番的光景了。他的那些兄弟姐妹们也不会将他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回想起大哥沈兼见到自己的那一刻,惊讶、愤怒、疏离的表情跃然于脸上,想掩饰都掩饰不住。那个一向沉稳老练的大哥,居然也有控
 
制不住情绪的时候,真是让他觉得心情大好。自家除了父亲,有一个算一个,都认为他是回来抢夺一份家产的,事实上他对一份家产真
 
的不在意,他想要的事整个沈家。
    表面上的亲切迟早会有被撕毁的那一天。但,沈绍没想到,打破僵局的事件竟然是大哥及三姐的死亡。
    大哥、三姐、叔叔、婶婶、都死在和茗楼爆炸事故中。这绝对不是什么巧合。而井水不犯河水的大哥和三姐是因为什么走到了一起
 
的?没有共同利益,他们不会联手。包括叔叔、婶婶。那么,值得沈家四个人合作的事,也定然不是小事。
    关键还是洛时。
    打开抽屉,从里面取出秦白羽的笔记本,又看了一遍关于沈兼和洛时的资料。这份资料在不断更新,不断完善,但至今,沈绍也没
 
能找出些新的线索。好像所有的一切随着洛时和沈家几个人的死亡,戛然而止。
    想到这里,沈绍的眉间忽然皱了起来。他有了一个不切实际,甚至是异想天开的念头。并将它复制实际行动。
    鼠标点开一份文件,边看着边拨打电话。听筒里传来老人和气的问候声,沈绍礼貌地说:“很抱歉陈老,这么早打扰你。”
    陈老先生笑着说:“没关系。年纪大了,起得早。沈先生有事?”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