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密案一科 作者:藏妖(中)(51)

发布时间:2015-03-26 14:22 类别:推理悬疑

    细想想,沈浩要对付的人不止是沈飒,还有沈绍。他想把沈绍搞成什么样,洛毅森不好妄自猜测,但沈绍那狠茬子,你要是不弄死
 
他,他转头就会弄死你。还是大卸八块,扒皮抽筋的那种。沈浩也应该知道这一点,既然他对沈绍下了手,就必须一击到位。
    假设:真如褚铮所料,沈浩从一开始就憋着劲想弄死沈飒,顺便把沈绍引到Q市,再把这个七弟弄死……
    越想,洛毅森心里越是发寒。搓搓脸,“我们需要跟公孙谈谈了,你觉得呢?”
    “同感。”
    接到褚铮的电话,听过郎江提供的线索。公孙锦半响都没说话。
    “老大,给个动静。”褚铮催促了一声。”
    公孙锦揉了揉眉心,说:“郎江急着要手机,八成他的资料都在手机的某个软件里,可以导出备份。你先去给他买手机送过去,当
 
面盯着。我们要保证拿到他所有的资料。然后,你到bakeer咖啡店找我。”
    好吧,公孙锦的心思才是真缜密。至少他们俩都没想过,郎江给出的资料,还是“挑挑拣拣”之后的。洛毅森佩服地说:“我大公
 
孙机智威武!”
    褚铮白了他一眼……
    别看洛毅森总是嘻嘻哈哈,该他惦记的事一个没落下。路上,洛毅森问到关于自己另一部手机跟踪沈绍车辆的结果。褚铮摇摇头,
 
表示他真的想多了。记录导出后,进行了反复的调查分析,事实证明,沈绍特别老实,或者说那辆车特别老实。
    这个结果反而让洛毅森轻松了一些。其实,这也在算在他的意料之内。那辆车毕竟是沈浩给沈绍的,沈绍也会多个心眼儿,顾忌一
 
下车子有没有被他们家老四动过手脚。故而,洛毅森没有继续纠结下去。转而问起王云帆被杀那一晚,司马司堂录了像,交给了公孙锦
 
。怎么没信儿了?
    公孙锦在会上也没怎么提,不知道分析出来什么结果没有。
    褚铮又把一科大神廖晓晟抬出来。因为是深夜远距离拍摄,画面质量非常糟糕,蒋兵忙得脚打后脑勺没工夫处理录像,这事就转到
 
了廖晓晟身上。廖晓晟把录像带回了S市,让他手底下那帮能人处理,估计再等个三四天吧。
    聊完了,车子也停在一家手机店门口。洛毅森一转头,立刻悲从中来,捶着车门哀嚎:“我的手机啊!六千多块啊!用了还不到…
 
…”
    褚铮机智地捂住他的嘴,“你可以不进去,我马上出来。”所以,闭嘴吧我都想抽你了!
    洛毅森乐呵呵地看着褚铮下去买手机。六千多的手机没了,他还有两千多的!拿出手机,速度给秦白羽发短信。
    「老四是老七的亲兄弟吗?会不会是充话费送的?」
    噗!
    “你干什么?”沈绍正在装作很耐心的样子,听史研秋唠唠叨叨。忽然,坐在一旁的秦白羽看着手机喷笑出来,当即找到了打断史
 
研秋的好机会。
    秦白羽很自然地将手机揣进裤子口袋,顶着他万年不变的秘书脸,道:“沈董,时间差不多了,再不走,会迟到。”
    就在二十分钟前,史研秋以汇报分公司业务情况的理由拖住了沈绍的脚步。当时,秦白羽的面部肌肉差点没抽筋。你一个秘书汇报
 
什么业务?沈浩的工作日常?
    不过,秦白羽本着“我倒要看看你耍什么花样”的原则,怂恿沈绍留下来,给史研秋点脸。
    结果,二十分钟絮叨下来,其中十五分钟都用来婉转的赞美沈绍如何如何能干,如何如何杀伐果断……
    秦白羽不禁再一次怀疑史研秋的智商。偷瞄了沈绍好几眼,似在说:当年你瞎了?居然跟他睡了一年!
    沈绍神色不变,对秦白羽回了几次眼神,似在说:他以前不这样。
    此刻再看史研秋眼巴巴等着沈绍开口带他一起走的样子,秦白羽心里想着:如果沈浩是充话费送的,史研秋就是买99的东西付一百
 
,找不开填的劣质口香糖。
    沈绍也是忍耐到了极点,可毕竟他跟秦白羽是要利用史研秋的,不给他点甜头,他也不会上当。当下便说:“你们俩跟我一起去。
 
    史研秋很高兴,甚至对秦白羽得意地笑了笑。
    
    第79章
    
    买完手机褚铮建议洛毅森先去找公孙,说明情况。他一个人会医院去。不过是盯着郎江给出完整的资料而已,用不着两个人一起去
 
    洛毅森也没多想,叫了计程车直奔公孙锦指定的地点。
    这时候,公孙锦已经见到了沈绍。让他意外的是:史研秋居然也跟着来了。蓝景阳的脸色有些不大好看,公孙锦拍拍他的手背——
 
稍安勿躁。
    沈绍走在面前,秦白羽走在他身后。偷偷给公孙锦递了眼神——带个累赘来,非常抱歉。
    公孙锦笑笑,请沈绍坐下。
    史研秋要往沈绍身边凑乎,秦白羽拦住他,低声说:“沈董没有发话,我们不能坐在他身边。跟我去旁边坐吧。”
    史研秋看看已经稳稳坐下的沈绍并没有告诉自己可以坐过去,便怏怏地跟着秦白羽在旁边桌子旁坐下。
    公孙锦打量了几眼沈绍,笑问:“这几天很忙?脸色不好看。”
    沈绍把香烟掏出来点燃一根,深深吸了一口,才说:“什么事?”
    蓝景阳从背包里拿出一打儿装订好的打印纸,放在沈绍面前。沈绍看了几页,眉间渐渐蹙起。
    史研秋也发现了沈绍的表情变化,更想知道那些纸上写的什么东西。可惜,他距离沈绍虽然不远,可也看不见纸上的字。而秦白羽
 
落坐下后就拿出笔记本来继续工作,全神贯注,仿佛压根没有其他人似的。跟他相比史研秋显得更加坐立不安。
    “有事,他会叫我们。”秦白羽实在受不了史研秋总是动来动去,“稳当一点。”
    史研秋尴尬地笑了笑,在秦白羽低头继续工作的时候,冷冷地白了一眼。
    十分钟,沈绍看完了打印纸上的内容,还给蓝景阳。遂问公孙:“你想要什么?”
    公孙笑道:“我想要更多的。”
    “回去。”
    “今天不行?”
    “怎么给?”
    他们俩一言一句的聊着,这可苦了史研秋。他完全无法在俩人的对话中猜测出任何信息。哪怕,他曾经在沈绍身边待了一年的时间
 
,还是很难很难接受并理解沈绍的语言方式。
    事实上,蓝景阳也很糊涂。好在,在来之前,公孙锦告诉了他见沈绍的目的。公孙锦想要沈绍手里的一份资料,这份资料八成在S
 
市,所以沈绍才说“回去”。
    公孙锦用镊子夹起一块儿方糖放在沈绍的咖啡杯里,这一动作表示方才的话题告一段落。他继而说道:“上一次谈的问题,如果你
 
没有其他意见,我就不等了。”
    “等。”沈绍看也不看面前的咖啡,只顾着抽烟,“还有问题,不出两三天。”
    虽然沈绍解释了一句,他的态度也算是拒绝。公孙锦满不在乎地笑着,顺便帮蓝景阳调咖啡。一杯香浓的咖啡调制好,推到蓝景阳
 
手边,低声说:“还有点热,别烫着。”
    蓝景阳只觉得脸上发热,低下头抿了一口——你放了多少糖?太甜了!
    看到蓝景阳的掩饰,沈绍睨了公孙锦一眼。对方眯眼一笑,无声地说:“还差的远。”
    难得,沈绍居然送给公孙锦一记白眼。
    一旁的秦白羽处理完一份合同,打开邮箱阅览邮件。短信铃声响了起来,看眼号码,是褚铮的。
    「U盘里的东西我看完了。有时间找你聊聊,时间你定吧。」
    秦白羽想了想,回了短信:这两天不行。你等我电话。
    很快,褚铮的短信又来了:老四是路边捡的吧?
    这一回,秦白羽笑不出来了。洛毅森说老四是充话费送的、褚铮说老四是路边捡的。两个人跟他说同一个笑话,怎么想都觉得不对
 
劲。秦白羽瞥了正在跟公孙锦说话的沈绍一眼,心里攒了一肚子话要说。碍于史研秋在场,他只能另找机会。
    这时,咖啡馆的门传来叮当一声,洛毅森找来了。
    蓝景阳第一个看到他,觉得格外诧异。不是说,来的人是褚铮吗?怎么换成毅森了?沈绍在这呢,这不是……
    洛毅森刚进门,就看到了史研秋和秦白羽,第二眼自然发现了背对着他的沈绍。心里一阵波动。
    洛毅森神色如常地走过去,公孙锦看到他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站起身,问道:“怎么没人告诉我,这么严重?”
    沈绍下意识回头,瞧见了无视自己的洛毅森,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过来。眼神沉黯,转回身,将靠过道这边的椅子往里拉了拉。
    洛毅森笑着说:“没伤着骨头,过几天就好。”
    蓝景阳已经起身走过去,护着他来到桌边。洛毅森大大方方坐在沈绍身边,大大方方打招呼,“沈绍,好久不见了。”
    沈绍的脸色阴沉着,只“嗯”了一声。洛毅森走完了礼节性的过场,正经起来,对公孙锦说:“公孙,有几件事需要你亲自出马。
 
我和褚铮想要度假城买卖使用权的所有文件,还想要一份王云帆所有银行卡、信用卡的交易记录。”
    闻言,公孙锦反问:“这是从郎江那边得来的线索?”
    洛毅森闻言一愣。心说:史研秋还在呢,你这是故意说给他听?
    公孙锦布的局,洛毅森不会妄加猜测,顺着他的话,说:“算是吧。郎江那边的信息量不少,一样一样查。”
    公孙锦点点头,问道:“你怀疑什么?”
    “我怀疑,是王云帆放走了吴大华。”洛毅森有些口渴,直接拿起蓝景阳的咖啡,喝了一大口,“我去,怎么这么甜?你放了多少
 
糖?”
    蓝景阳扭头看窗外,公孙锦笑的和蔼。
    在他们说话的功夫里,沈绍拿起烟盒,抽出一根香烟点燃。才抽了一口,洛毅森便礼貌地说:“不好意思,别抽烟行吗?今天眼睛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