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密案一科 作者:藏妖(中)(48)

发布时间:2015-03-26 14:22 类别:推理悬疑

    史研秋端着早餐进书房,险些被烟味呛个跟头。他诧异地说:“你怎么抽了这么多烟?伤身体的。”说着,将餐盘放下走到沈绍身
 
后,拿起搭在椅子上的西装,先给沈绍披好,转身去开窗户,放走屋子里的烟味。
    沈绍并没有对他的自作主张有什么反应。放下手里的文件,拿起筷子,端起一碗粥喝了一口。
    眼神忽然暗了下来,似乎想起了什么。心情变得难以控制的糟糕,干脆放下碗筷,站了起来。
    “绍?不合胃口吗?”史研秋有些局促地说,“在美国,我也是这么做给你的。”
    “困。”沈绍只是说了一个字,再没没有任何表示。离开书房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洗澡睡觉!
    看着只被动了一下的早餐,史研秋毫不气馁。且战且勇猛!追到了沈绍的房间门口。可惜,房门在里面上了锁,叫门更是没有回应
 
。史研秋咬咬牙,转身下楼。几步台阶走下来,又是叹息又是自恼。
    秦白羽从厨房走出来,正好碰上史研秋,听他那叹息声快把墙皮都叹下来,不由得想:真是“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
    洛毅森回到酒店,恨不能一头扎进浴室好好洗个澡,然后好好睡一觉。司马司堂没有在酒店住,这里没他的房间。洛毅森拉住司马
 
司堂,煞有介事地问:“你去哪啊?”
    “回我那边的酒店。”
    “你就这睡吧。”洛毅森拉着他进了房间,“顾队长那边说不定马上就能有消息,到时候你还要往回跑,麻烦不麻烦。先洗澡,咱
 
俩挤一个床。”
    一旁的褚铮打着哈欠说:“回去是挺麻烦,在这将就将就吧。毅森脚上有伤,你睡我的床。我去蒋兵那睡。”
    司马司堂也不是个啰嗦的主儿,当下同意了他们的提议。先让洛毅森去洗澡。
    三个人轮流洗了澡,洛毅森钻进被子里,指挥褚铮:“快把窗帘拉上,不能透一点光!”
    闻言,褚铮白了他一眼,一边拉窗帘一边嘀咕:“你缺钙吧?掉个小土坑都能崴脚,回去补钙!”
    洛毅森躺在被子里,舒舒服服地蹭了蹭,随口道:“我还缺爱呢,你给我补啊?”
    刚好司马洗完澡出来,看到褚铮脸上奇怪的表情,还以为他们在谈什么重要的事。问道:“怎么了?”
    褚铮指着洛毅森,说:“这傻逼说自己缺爱。”
    司马司堂斜睨了一眼洛毅森,后者夸张地瞪大了眼睛,打了声口哨,“哇!司马,你身材真好。”
    褚铮也摸着下巴打量司马,点点头,“嗯,看着的确很不错。”
    司马司堂懒得搭理这俩闹货,走到床边,掀开被子,钻进去准备睡觉。洛毅森翻了身,面对着他,“司马,说真的。你到底当没当
 
过兵?”
    司马司堂闭上眼睛,充耳不闻。洛毅森的一只胳膊抬起来,夹着被子,好奇地问:“你那一身肌肉在健身房可练不出来。你都不造
 
我有多羡慕。”
    褚铮正在包里翻找自己的ipad,听见洛毅森的打趣,回头看了一眼。人家司马司堂照旧闭着眼睛,不理不睬。
    洛毅森倒像是来了兴致,“司马,别装睡!教教我呗。”
    司马司堂的眉头微微蹙起,转身背对着洛毅森……
    褚铮笑了,指了指洛毅森,无声地说:“找艹呢?”
    洛毅森抄起枕头直接飞中褚铮英俊的脸,低喝了一声:“滚蛋!”
    褚铮笑着跑去蒋兵的房间睡觉。洛毅森起身,准备下地捡枕头。本来已经不搭理他的司马司堂动作很快,他的脚还没沾地儿,已经
 
把枕头还给他。
    “谢谢。”洛毅森随口说道。
    司马司堂无奈地叹息一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躺好。
    洛毅森有些疲劳,却没多少睡意。睁着眼看天花板,脑子里一堆烂事儿。烂事儿里面都是沈绍俩字,挥也挥不掉,赶又赶不走。洛
 
毅森有点烦了,干脆不强迫自己忘掉沈绍。
    想忘记一个人并不难,难的是如何跟这个人撇清关系。沈家老大和老三都在和茗楼的爆炸事故中遇难,真的就像沈绍说得,他们是
 
去见爷爷才被炸死的?
    爷爷手里有什么,会引起沈家老大的注意呢?
    爷爷这一辈子最多的,最值钱的就是藏书。那些书自己都看过,没什么问题。
    如果说是某件东西,似乎也不大可能。记得,父母被确认死亡后,爷爷卖掉了一家三口的房子,同时也卖掉了他自己的小公寓。和
 
钱买了大公寓,带着他生活。
    那一次,可以说是全面大整理,值钱的、重要的都放在爷爷的书房里了。他也是看过几次的,基本上没有跟古物贴边的东西。爷爷
 
过世后,他又整理了一遍家里的东西,若是真的有什么,他一定会发现。
    莫非真的像沈绍所说,那东西在老宅子?
    就在洛毅森胡思乱想的时候,隔壁房间的褚铮已经开始浏览秦白羽留给他的U盘内容。越看,他的脸色越是凝重。大约过了四十多
 
分钟,他不得不联系公孙锦,并且复制了U盘里的内容,发送到公孙锦的邮箱里。
    听过褚铮的讲述,公孙锦说:“暂时不要告诉毅森,我再核实一下。”
    收好了U盘,褚铮才倒下补眠。
    三个人睡到下午一点左右,被顾队长的电话吵醒了。穿衣服、洗漱、直到走出酒店大门,他们还有些迷迷糊糊。上了车,褚铮使劲
 
拍拍脸,精神了一点。转回头问洛毅森,“他们说,找到什么了?”
    “纸灰。”洛毅森懒洋洋地坐在后面,把脚搭在座位上,“他们在山坳里找到一双棉手套,手套上沾着纸灰。”
    褚铮咂舌。棉手套那种东西是不会留下指纹的,这就没办法确定手套的主人是谁。但是,纸灰是什么?
    半小时后,洛毅森拿到了纸灰。只看了一眼便说:“烧给死人的纸。”
    “你确定?”褚铮问道。
    洛毅森点点头,“爷爷过世后,他的忌日、鬼节、春节我都要烧纸。这种纸灰再熟悉不过。”
    司马司堂没有在纸灰的问题上纠结,问顾队长,“手套检查出来什么没有?”
    顾队长遗憾地摇摇头,“那手套很旧,破了好几个洞。指纹不可能留下,我们只在上面检验出泥土和木屑。”
    “什么土?”
    “山上的。”
    司马司堂想了想,说:“木屑能不能检验出来,是哪种木头呢?”
    顾队长闻言继续摇头,“样本太少了,估计够呛。”
    一旁的褚铮说:“给我们吧,我们那边一样可以检验。”
    顾队长本来还想说点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通过这起案子,他知道“一科”这个部门,第一次知道系统里还有一个神秘的存
 
在。他不能多说,更不能多问。当下,将手套和纸灰都交给褚铮,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Q市。
    三个人先找地方吃饭。褚铮这个土豪,要了包间,还点了一桌子的菜。洛毅森纳闷,问他:“为什么你到了这里之后,整个人都散
 
发着铜臭味?”
    褚铮哼哼一笑,“我家在这里,老子好歹也算富二代。”
    说到这个,洛毅森才想起来,褚铮家里也是做生意的。但是,从他身上真的看不出一点富二代的痕迹。洛毅森不得不佩服,“伯母
 
伯母把你养的真好。”
    褚铮踹他,“我是自学成才!”言罢,催促道,“快吃吧,吃完了我还要去送发快递。”
    钱包、手套、纸灰、都要邮寄回一科,让晓晟重新化验。别人弄不出来,搞不明白的东西,到了廖晓晟手里,就跟变了样儿似的。
 
甭管是仪器的功劳,还是廖晓晟的能耐,反正人家就是能办到。
    有时候,洛毅森特别纳闷。一科只有一个法医,还兼职做鉴证化验,晓晟简直神人。褚铮却是哼哼冷笑几声,说:“你傻逼吧?他
 
再怎么能耐,也是一个人啊。一科有自己专属的后勤人员。他们不在一科上班,有独立的研究所。公孙锦不知道怎么想的,不让我们见
 
面。”
    洛毅森听着好奇,“化验那边谁是头儿?”
    褚铮咧嘴一笑,“晓晟。”
    洛毅森和司马司堂立刻流露出“原来如此”的神情。
    这时候,洛毅森的电话响了。看了眼号码,洛毅森说:“是景阳。”
    蓝景阳的嗓子恢复了差不多了,只是还有些沙哑,说话比较慢。他问道:“你那部电话怎么关机了?”
    “大哥,别在我伤口上撒盐啊。”洛毅森悲哀地叫着,“我的手机啊!六千多块啊!用了才不到半年啊!”
    司马司堂真恨不能立刻给他买部手机,封死他的嘴!
    蓝景阳认真道:“丢了还是坏了?六千多,太可惜了。”
    洛毅森还要继续捶胸顿足,褚铮一把抢过电话,问道:“景阳,什么事?”
    “我跟你说说孩子的检查结果。”
    “等一下。”褚铮打断了蓝景阳,并让司马司堂关了包间的门。
    房门关好,褚铮打开了手机免提功能,“说吧。”
    “还有几项结果要等一周后才能出来。现在出来的,是脑电波和基础检查项。”
    蓝景阳说话慢,包间里的三个人不能催他,都急得有点抓心挠肝。蓝景阳不紧不慢地说:“基础知识就不说了,你们也都知道人类
 
的脑电波分为几个波段。其中的a波的频率是每秒八到十三次,平均数在十左右,是我们的精神状态最佳也是最集中的时候;β波的频
 
率是每秒十四到三十,当我们亢奋、激动的时候就会产生这中波段。而θ波和δ波……”
    “STOP!”褚铮很明智的打断了蓝景阳如念经般的声音,“说人话!”
    “好样的,褚铮!”洛毅森竖起大拇指,他在蓝景阳说出波段那时候就想这么干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