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密案一科 作者:藏妖(中)(47)

发布时间:2015-03-26 14:22 类别:推理悬疑

    “这不叫玩,那什么叫玩?”
    褚铮的眼神一暗,似在琢磨事情。他忽然捏住秦白羽的下巴,快如闪电般亲了一口!在对方惊讶之际,笑道:“这才叫玩。”说完
 
,下车!特别的浪荡不羁。
    秦白羽整个人都傻了。直到褚铮给他开了车门,他才缓过神来——被调戏了!
    “褚铮!”秦白羽磨着牙,恼怒地瞪着,“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半夜两点。司马司堂和洛毅森终于回到Q市市局门口。下了车,看到褚铮和秦白羽站在大门口,正等着他们。洛毅森拄着拐,慢吞
 
吞走过去,还没到跟前儿,就见褚铮的右眼黑了一圈。
    “卧槽,你被谁打了?”洛毅森不厚道地哈哈大笑。
    秦白羽的脸扭过一边,脸颊上透出一点不正常的红晕。司马司堂看得清楚,洛毅森只顾着取笑褚铮,没看到旁边那位的脸色。
    褚铮没羞没臊地说:“被只小猫挠了一下。”
    秦白羽默默磨牙——那一拳打得太轻!
    洛毅森是个聪明人,自然从褚铮的玩笑里品出些滋味。他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转过头,对秦白羽笑笑:“你怎么来了?大半夜
 
的,你还不回去休息?”
    不等秦白羽解释,褚铮笑着打趣:“我一个人没意思,叫他出来陪陪我。”
    不管怎么说,褚铮也算帮他解围了。秦白羽却不在乎这个,走到洛毅森面前,上上下下打量他,“医生说多长时间能好?”
    “伤筋动骨一百天。走路的话,半个月就行,但是完全恢复少说也要三个月。”洛毅森对秦白羽的态度很自然,并无异常。说着话
 
的时候,还伸手搭着秦白羽的肩膀,“走吧,一起进去等着。”
    看着洛毅森如此坦然的态度,秦白羽不由得再次为沈绍可惜。怎么就没抓住他呢?这么善解人意,你去哪找第二个?
    可惜归可惜。毕竟是男人,没那么多矫情。秦白羽跟着洛毅森进了市局大楼,等待钱包和名片的检验结果。
    这一等,等到天色大亮。结果出来后,四个人的心情说不上是好,还是坏。
    钱包和名片上都有史研秋的指纹。那么,问题出来了。
    抓不抓?司马司堂的意思是,抓!褚铮看了看秦白羽,没有发表意见。洛毅森倒是摇摇头,说:“史研秋就是吃了熊心豹胆也不敢
 
对沈家老幺下手,他不过是个棋子罢了。关键的是他背后那人。”
    大家心知肚明,沈浩吗。但是,抓了史研秋就等于惊动沈绍!
    洛毅森挠挠头,说:“司马,把电话借我。”
    司马站起身,一声不吭地扶着洛毅森,朝着走廊尽头走过去。秦白羽蹙蹙眉,低声说道:“如果不方便,我就先走。”
    “没你的事。”褚铮按住秦白羽,瞥了眼洛毅森和司马司马司堂,“毅森没想躲着你,是司马太会体谅人。”
    这是什么意思?难懂司马司堂对洛毅森……
    秦白羽觉得这个世界变化太快。
    洛毅森真没想要避开秦白羽,想要避开秦秘书的是司马司堂。他将电话递给洛毅森,才说:“秦白羽为什么在这,你清楚。沈飒的
 
案子,沈绍跟公孙之间有协议。但秦白羽不知道。沈绍跟公孙的关系,最好不要让太多人了解。不是信不过,而是以防万一。”
    对此,洛毅森不置一词。
    案子终于有了进展,而公孙锦的态度是暂时不抓史研秋,因为牵扯到沈浩。
    别看沈浩是沈家最不招人疼的老四,但也毕竟是沈家人。对付沈浩,必须找到确凿的证据才能。不然,沈家其他人一定会出面干预
 
。一科的所有人已经很忙了,没多余的精力和沈家周旋。
    洛毅森点点头,算是接受了公孙锦的命令。随后问道:“今天送孩子们去检查吧?”
    “嗯,上午八点。有了结果,我会马上通知你们。“说到这里,公孙锦提到了另外一件事,“找到孩子父母的下落了。”
    “在哪里?”洛毅森的精神为之一振。
    孩子们的母亲叫“徐玲”在四年前离开家,至今未归,家人也早就报了案,现在的徐玲被列入失踪人口中;孩子们的父亲王德,一
 
年半前在Q市打工,去年四月中旬忽然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洛毅森一边琢磨着一边说:“王德失踪的时间,怎么这么耳熟呢……公孙,Q市博物馆盗窃案是去年几月来着?”
    “去年四月八号。”公孙锦说道:“我们的看法一样,王德很可能参与了博物馆的盗窃案。这样一来,吴大华、郑军、王德、这三
 
个人可以串联起一条线了。”
    洛毅森闻言,试问:“郑军已经死了,排除不算。吴大华从疗养院跑出来回到英陶山,王德如果没死,会不会也要回来?”
    话说到这里,忽听公孙锦那边传来一些悉悉索索的声音,紧跟着,公孙锦说还有事要办,下午再通电话。
    挂了电话,洛毅森悄悄问司马司堂,“你手里有Q市博物馆盗窃案的所有资料吗?”
    “有。”司马司堂也压低了声音,似乎意识到洛毅森这么问必有下文,“你什么意思?”
    “对比一下。”
    仅仅是几分钟的时间,洛毅森想了很多。急的褚铮曾经说过,当初他被借调回Q市,负责一宗谋杀案,嫌疑人是博物馆的副馆长。
 
还没查清案件真相,副馆长在盗窃案发生当天,死于博物馆内。死亡地点恰好是应龙合璧的陈列柜。紧跟着,他因为某个原因,打了Q
 
市的大神,因此被发配原籍,停职查看。
    假设:褚铮接触到副馆长被杀的核心而不自知。始作俑者利用了当地部门的权限,逼走了褚铮……
    是不是就可以继续假设:合璧影响他人的能力在那时候已经初露端倪?
    另一方面。Q市侦办盗窃案一年半时间都没有抓到犯人,会不会也是因为受到合璧的能量影响?
    洛毅森将自己的疑惑说给司马司堂,司马司堂反过来问他,“你怀疑褚铮被逼走、Q市缉侦队办案不力,都是因为受到合璧影响?
 
即便是这样,你怎么证明呢?”
    “证据链。”洛毅森毫不怀疑地说,“如果有人被合璧影响,一定会在证据链上留下蛛丝马迹。所以,我要用你手里的资料跟Q市
 
当地部门的资料作对比。”
    一名建筑工人的发疯、死亡、引出太多疑点。从最初的凌乱到现在,所有的疑点都齐齐指向了去年四月八号的盗窃案。吴大华的死
 
要查,盗窃案真相同样要查。洛毅森甚至有种预感,只要他们死抓着盗窃案所有线索不放,一查到底,应龙合璧里的怪物随时都可能出
 
现。
    自己所不知道的秘密,是不是也会有随之浮出水面?
    但是不表洛毅森等人的情况。在S这边的早上八点整,公孙锦开车载着王健和王康以及蓝景阳来到一个貌似寻常的医务器械公司。
    进了公司小楼,径直走到走廊尽头,打开储藏间的门。
    储藏间里摆放着不少打扫卫生用的工具,还有几把落了灰的椅子。公孙锦拿出一张纯白色的卡,在墙壁上划过,墙壁亮起绿莹莹的
 
光,“Yes”在墙面上闪过,墙壁无声无息地开了一道门。
    两个孩子的视线被蓝景阳遮挡的严严实实,看不到公孙锦做过什么。蓝景阳错开身后,他们才发现多了一扇门。王康怯怯地拉住哥
 
哥的手,哥哥转眼看看他,抿着嘴,点点头。
    负责为孩子们检查身体的是一个小组,共五个专家。他们事先得到孩子们的基本资料,可说是做足了准备工作。先是以一些零食安
 
抚孩子们,再来跟他们聊聊天。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两个孩子的脸上才不见了警惕与紧张的神色。
    小组组长对公孙锦点点头,示意他:我们要开始了。
    
    第77章
    
    带着钱包和名片的检验结果,四个人离开了市局大楼。临分别前,洛毅森特意叫秦白羽走到一边,说悄悄话。
    秦白羽已经想好说辞,沈绍的什么情况可以透露,什么情况需要隐瞒。洛毅森站在他面前,半倚着墙,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开口道
 
:“不用担心我,我挺好的。”
    “看得出来。”在洛毅森面前,秦白羽总是很能会心一笑。他喜欢洛毅森,不只是因为这人长得帅,合他眼缘。更重要的是:洛毅
 
森的洒脱、聪明、让他格外欣赏。
    洛毅森还是那个样,至少表面上看没有因为失恋郁郁寡欢。他半开玩笑地说:“不是说,我跟沈绍掰了,咱俩就不是朋友了。以后
 
有事,你尽管找我。”
    当时,秦白羽就愣住了,半响没说出话来。洛毅森笑嘻嘻地搂着他肩膀往回走,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玩笑话,随后催着他早点回去
 
休息。
    褚铮为秦白羽叫了计程车,一改之前的顽劣模样,温柔地说:“我还有工作,不能送你。有事联系我。”说着,为他打开车门。
    秦白羽有些搞不懂了。自己见褚铮到底因为什么?得到了什么?他是想知道洛毅森的现状,因为他担心洛毅森。但是,褚铮的意思
 
很明确“闲谈莫论他人非”他忽然觉得自己真的很欠考虑。见到洛毅森了,他的率直和洒脱让他心中有愧。
    褚铮的正直、洛毅森的坦荡。跟他们相比起来,有些人真是……
    秦白羽自嘲地笑了笑。
    回到临时公寓,沈绍一夜没睡还在书房处理公务。史研秋顶着一双熊猫眼,在厨房里做饭。秦白羽压根没搭理史研秋,直接走进书
 
房。
    沈绍揉揉微酸的眼睛,沉声道:“锁门。”
    好吧,还是要防着点史研秋的。秦白羽如此想着,转身关了门。走到沈绍身边,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沈绍不动声色,只是微微点头,“去休息吧。”
    秦白羽松了口气。临走前,还是没忍住,说:“他崴了脚,要三个月才能恢复。”说完,不等沈绍发脾气,赶紧离开书房。
    充满了烟味的书房里,沈绍又点了一根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