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密案一科 作者:藏妖(中)(46)

发布时间:2015-03-26 14:22 类别:推理悬疑

 
怎么说?“褚铮来了兴趣。
    秦白羽说:“沈绍的大哥、三姐还有他的叔叔婶婶,包括他家的司机都在那次事故中遇难。这些人遇难的三个月后,沈家老爷子任
 
命沈绍为集团CEO。紧跟着,坊间传言,是沈绍一手导演了那次爆炸事故。”说到这里,秦白羽深深呼吸,抬眼严正地看着褚铮,“但
 
我清楚,那件事跟他无关。”
    “有证据吗?”褚铮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你有证据说明,那件事与沈绍无关吗?”
    秦白羽失落地摇摇头,“我的重点不在这里。谣言刚出来的那段时间,沈董怀疑是他的兄弟姐妹故意陷害他,所以让我仔细查谣言
 
的源头。很快,我发现里面的水太深,我一个小小的秘书根本淌不起。”
    在秦白羽说话的功夫里,褚铮已经喝了半瓶啤酒。他越听越糊涂,可也有点越听越明白。明白的是:秦白羽有沈绍做后盾,什么水
 
淌不起?他不敢淌,说明背后那个人连沈绍都惹不起。沈绍惹不起的人有几个?
    而糊涂的是:秦白羽说的这些事,跟洛毅森有什么关系?
    秦白羽拿出一个U盘来,推到褚铮手边,“这里面是我当初调查事故的所有资料。你回去看看就知道跟毅森有没有关系。这么说吧
 
,我不想毅森出事,更不想沈董出事。”
    褚铮狐疑地拿起U盘,问道:“为什么不直接给毅森?”
    “这也是我今天约你的目的之一。”秦白羽终于拿起自己的啤酒,喝了几口,“毅森,现在怎么样?”
    “死撑呗。”
    “嗯,跟我估计的差不多。先不说他了,继续说司马司堂这个人。“秦白羽说得口渴,一口气喝掉大半瓶啤酒。优雅地擦擦嘴,继
 
续道:“司马这个人很奇怪。我发现,他的那个账号里还有别人汇款。那个账号我非常熟悉。”
    “谁的?”褚铮好奇地问。
    秦白羽习惯性地看看四周。脸上的表情发生微妙的变化,好像看到了什么很意外的东西,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硬是咽了回去。他扭
 
回头,坐直了身子。一脸狐疑地看着褚铮,“他怎么来了?”
    谁?褚铮循着秦白羽方才的角度去看,瞧见不远处的一张桌子上居然坐着了史研秋!
    史研秋带着一男一女,斜对对着他们,正有说有笑。褚铮回头问秦白羽,“他来这里很正常吧?”
    “不。这个时间,他应该帮沈董做事呢。我出来的时候他还在。”
    顿时,褚铮瞪大了眼睛,“沈绍什么鬼啊?刚跟毅森分手,就和前男友混在一起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秦白羽白了他一眼,“我们找他是因为有这个必要。”
    话赶话的功夫里,史研秋也看到了他们,显然也是一愣。随即,他跟同行的两个人说了什么,放下酒杯起身,径直走了来。
    余光看到了史研秋已经过来了,秦白羽仍旧板着脸,低声对褚铮说:“你说,他怎么就没遇上怪物呢?”
    褚铮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
    史研秋还没走到位置,就大声笑道:“秦秘书?这么巧啊。啊,褚先生,晚上好。”
    褚铮假模假式地点点头,“史秘书,晚上好。跟朋友来玩?”
    “不,来谈生意的。”史研秋自来熟,坐在了秦白羽身边,“秦秘书,我以为你还在自己的房间里。你出来,绍知道吗?”
    秦白羽目不斜视,冷静回道:“出来见朋友,没必要告诉他。”
    “是吗?”史研秋煞有介事地笑了笑,“但是,绍找不到你会着急吧?毕竟,你还是他的秘书。”
    史研秋特意强调了“秘书”两个字,显然是在暗示什么。褚铮觉得,秦白羽再好的性子,也该给他两句。更何况,洛毅森已经跟沈
 
绍分手了,他完全没有必要帮洛毅森背黑锅。
    秦白羽被史研秋挤兑不是一天两天,他好像也习惯了似的。转头睨了一眼史研秋,似笑非笑地说:“他身边不是还有你吗?”
    “这倒是。毕竟,我跟绍的时间比较长,相互都了解。”史研秋丝毫不避讳还有第三个人在场,尽情地挤兑着秦白羽,“这几年难
 
为你了吧?绍的脾气不好,你多担待。”
    卧槽!这货都不要脸了,你还不给他两句听听?褚铮偷偷在桌子底下踢秦白羽,提醒他,别忍着了!
    
    第76章
    
    说了几句话,史研秋的朋友走过来跟他道别。看态度,跟史研秋相熟的是男人,女人还是一副陌生人的姿态。既然走到了一起,史
 
研秋也大方地介绍了一下,指着秦白羽说:“这是沈氏集团总部CEO的秘书,秦白羽。”
    女人的眼睛立刻一亮,“你好,秦秘书。”
    在秦白羽起身跟女人握手的时候,史研秋说:“这位是恒远基金的负责人,陶丽娜女士。”
    陶丽娜从包包里拿出名片,递给秦白羽一张,也同样递给史研秋一张。秦白羽笑着说:“抱歉,出来的时候没带名片。”
    “没关系。”陶丽娜笑着表示。
    一旁的史研秋拿出自己的名片夹,抽出一张来,递给了陶丽娜,“以后有时间,我再请陶总出来玩。”
    大家说了几句客套话,陶丽娜带着身边的男人自行离去。这时候,褚铮弯下腰,在地上捡了什么东西。重新坐好之后,实在不愿意
 
看史研秋那张得意洋洋的脸。直接对他说:“你慢慢玩,我跟白羽还有事,先走了。”
    言罢,褚铮起身拉住秦白羽的手,准备离开。史研秋略夸张地说:“你们感情真好。”
    “瞎子都看得出来!”褚铮痞里痞气地回道,“告诉沈绍,今晚白羽不回去了。”
    秦白羽也不解释,任由褚铮拉着他走向酒吧门。留在座位上的史研秋半天没缓过神来,直到褚铮和秦白羽走没影了,才嘲讽地自语
 
:“背着他出轨,我真该谢谢你。”
    被褚铮拉着,一路走到车子前,秦白羽才甩开了他的手。严肃道:“你是为了甩开他,还是真找我有事?”
    “都一样。”说着,褚铮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着的餐巾纸。打开后,里面包着一张名片,“这个,是从史研秋名片夹里掉出来的。
 
    秦白羽伸手去拿,被褚铮打了手背。褚铮提醒道:“没见我都用纸巾垫着,不能碰,会留下指纹。”
    狐疑的眼神透过镜片传达出去,秦白羽也不开口询问,只等着褚铮自己说。
    “看清楚,这不是史研秋的名片。”褚铮捏着名片一角,让秦白羽看。
    只见,上面印着的是沈飒的名字。
    沈飒的名片在史研秋手里,不算奇怪吧?
    褚铮摇摇头,说:“别忘了。沈飒来Q市、去莲县、没跟沈浩见面。至少,沈浩和史研秋都否认了。那么,沈飒的名片怎么会在史
 
研秋的名片夹里?”
    这么一说,秦白羽有些急了。转身就要回去找沈绍,褚铮急忙拦住他,“你今晚不能回去。既然你跟沈绍要利用史研秋,就要给他
 
创造机会。”
    闻言,秦白羽乐了,“你看出来了?”
    “我又不傻。”
    “你就不担心,史研秋真能把沈绍勾搭到手?”
    “我怕什么啊?”褚铮撇着嘴,笑道:“再说,沈绍得多傻逼,才能吃回头草?走吧,今晚你就跟哥混。”说着,打开车门,把秦
 
白羽塞了进去。
    秦白羽一本正经地提醒他,“我比你大!”
    拐跑了秦白羽,褚铮也没忘了本。开车的功夫给洛毅森打电话,结果关机。他又联系了司马司堂,才知道洛毅森的状况。但是,听
 
说他们找到了沈飒的钱包,褚铮笑出了眼泪。
    “真是及时雨!我也找到沈飒的名片了。”
    司马司堂一手捂住洛毅森哀嚎的嘴——噤声!
    洛毅森疼的眼泪汪汪,还要被司马司堂“虐待”立刻以不忿的眼神表示反抗!司马司堂只好说:“褚铮在史研秋的名片夹里,找到
 
一张沈飒的名片。”
    扯下司马司堂的手,洛毅森抢了他的电话,急吼吼地问褚铮:“就找到一张?”
    “一张够用了。我说哥们,你摔成什么样了?残了没?”
    “你才残了!我好着呢,就是扭伤而已,骨头没事。你在哪呢?”
    褚铮说目前还在Q市晃悠,下一步准备把名片送过去检查上面的指纹。洛毅森说:“你等我们回去,钱包和名片一起检验。”说着
 
,电话还给司马司堂。跟正在为他脚上敷药的老大夫商量,“大爷,快点行吗?”
    收了电话,褚铮也跟秦白羽商量,“陪我等会儿毅森?他脚扭伤了,在医院。”
    秦白羽也想见见洛毅森,点了头答应下来。顺便让褚铮再找个地方杀时间。
    思来想去的,秦白羽还是给沈绍打了电话,省去褚铮这一段儿,直接说在酒吧遇到史研秋,并在史研秋的手里捡到了沈飒的名片。
 
据说,莲县那边也有了新发现,找到了沈飒的钱包。现在,他跟褚铮在一块儿,等着那边送钱包过来,要检验上面的指纹。
    沈绍听完了秦白羽事无巨细的说明,直言,“拿到结果再回来。”
    “我知道。”秦白羽回道,“今晚我不回去了。史研秋估计已经快到了,你多加小心。”
    听着秦白羽跟沈绍通话,褚铮一肚子坏水儿开始作祟,故意大声道:“先去医院吧,毅森伤的不轻。”
    秦白羽恨恨地白了褚铮一眼!因为,电话那边的沈绍话才说了一半,忽然就没了动静。他赶紧给沈绍台阶下,“有消息再联络,挂
 
了。”
    然后……
    “褚铮,你吃饱了撑的吧?你多大了?这么玩有意思吗?”
    褚铮在咖啡馆门前停了车,混不吝地说:“我没玩啊。”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