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密案一科 作者:藏妖(中)(43)

发布时间:2015-03-26 14:22 类别:推理悬疑

 
看老四表面无所作为,这人的心思比谁都阴仄。他若没有十成的把握不可能对自己出手,沈飒不过是个导火索罢了。
    想到这里,沈绍问道:“家里那边有消息吗?沈飒和苏北怎么样了?”
    “刚入院,检查还没出结果。”秦白羽回道。
    “集团那边呢?”
    “一切正常。虽然沈老先生只去过一次,所有部门主管都很会看眼色。”
    闻言,沈绍冷哼一声。遂打开秦白羽的笔记本,输入密码,登陆私人邮箱查看邮件。顺便吩咐秦白羽,“找沈浩,把史研秋要过来
 
。理由你自己想。”
    秦白羽欲言又止……
    沈绍盯着笔记本屏幕目不转睛,低声问道:“想说什么?”
    “史研秋来我同意,但你想过吗?他很可能就等着你这么做。”
    “无妨。”
    “你不能让他们太得意了!”秦白羽的口气重了些,“或许你还没察觉到,沈浩早就知道你很毅森的关系,他却没跟史研秋提过,
 
这不合理。”
    沈绍的脸色沉了下来,“我跟洛毅森再没任何关系,做好你的本分。”
    “沈绍!”秦白羽直呼了他的名字,这表示,秦秘书很不爽。
    沈绍略显然有些烦躁了,蹙着眉,低声喝道:“出去!”
    混蛋,你就死撑吧!早晚有你哭的那天!
    秦白羽气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只能光着急,他恨不能立刻到晚上,从褚铮口中掏出全部事实真相!
    愤愤摔门而去,留下刺耳的关门声给沈绍,让他明白明白,秦秘书也是有脾气的。
    沈绍当然知道秦白羽的脾气秉性,只是现在这会儿,他根本不想听任何跟洛毅森有关的话题。
    恼怒之余,拿起电话,对方很快接听。他直接问道:“有结果了吗?”
    “BOSS,这跟说好的不一样。您说过给我半年时间。”
    “急。”
    对方无奈地叹息一声,说道:“我只能查到那天在山上的第三部手机的大概位置。”紧跟着,这人嘀嘀咕咕说了不少牢骚话,在沈
 
绍不耐烦的催促下,才勉强说:“这么短时间,我真的查不到。好吧好吧,不是没有办法。手机信号之间其实是有连点的,同样的赞助
 
商,就会有同频率的连点。您跟那位员警的手机同一个赞助商,同一个机型,你们俩之间的连点就是一样的。如果第三方……”
    “省略。”沈绍真的没有耐心听他吐什么专业泡泡。对方被噎的差点没喘上起来,只好说:“我需要那个员警的电话,确定第三方
 
的信号点型。”
    沈绍深深吸了口气,“如果没有,需要多久?”
    “两个月。”
    “我等。”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书房门又被敲响,秦白羽进来后,低声说:“分公司那俩贪污的主管来了,见不见?”沈绍面色如常地关掉了秦白羽的笔记本,放
 
在脚下,随后才让秦白羽叫人进来。
    两个主管居然还提着礼品来,意思是:第一次见大老板,这是一点小小心意。秦白羽接过礼品送去外面的客厅,临走前关了书房门
 
。他看到沈绍在暗示自己:出去。
    估计用不了多一会儿自己还是要进去的,干脆不回房间,继续在客厅办公,联系家里那边的几个心腹,做好各种防范措施。
    不过是十几分钟的时间,忽听沈绍怒气冲冲的大骂声。其慑人的程度,连秦白羽都有些胆寒。悄悄起身走到书房门口,侧耳倾听。
    沈绍摔出去的笔,擦着某主管的脸飞到了墙根下。笔尖在主管的脸上划出一道血痕,吓得他战战兢兢,寒颤若噤。
    沈绍尽力控制自己的怒气,冷着脸问:“做多久了?”
    俩人忙不迭地说:“快三十年了。”
    他才只有三十岁,这俩人在分公司已经快三十年。真他妈的出息!沈绍的身体用力靠在大班椅上,从头到脚散发着“老子很不爽”
 
的气势,冷眼瞪着下面的两位主管,奚落:“加一起百来岁,都活成狗了!?”
    “董事长,我们真没干那些事。那都是别人看我们不顺眼,栽赃啊。”其中一人辩解道。
    沈绍不耐烦地摆摆手,沉声道:“我经常说‘不怕外患,只怕内忧。’公司是集团下属,谁的狗谁管。我打狗并不看主子,欠打就
 
要打!”说着说着,愈发无法控制心里压抑已久的怒火。沈绍从大班椅上站了起来,抄起烟灰缸直接打了过去。喝道:“延误工期、偷
 
工减料。老四给你们脸,给脸不要脸!”沈绍的脾气上来,也不想控制,朝着房门大喊,“白羽!”
    秦白羽掐着时间,半分钟后推开房门,“沈董,什么事?”
    “让老刘去分公司查账。这俩个草包克扣了多少,一分钱都要算!拿了,给我还回来;吃了,给我吐出来;倾家荡产把窟窿补上!
 
通知沈浩,停止他们所有工作。”说完,指着俩浑身发抖的主管,“敢跑路,打折腿!滚!滚!”
    这俩人没想到沈绍居然这么霸道,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就要制裁他们。虽说证据已经被销毁了,但这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万
 
一还留着什么被这祖宗发现,自己就是死路一条。说什么也不能滚!
    当时,一个主管就给沈绍直接跪了!这般没有尊严,反倒让沈绍更是恼火,一脚踹翻了椅子,怒吼一声:“滚出去!”
    秦白羽看的直翻白眼,拉着扯着把这俩人弄出了书房,直接塞到门外。两个贪污了建筑公款的傻逼,揪着秦白羽不撒手,使劲往他
 
怀里塞钱,声泪俱下的请秦白羽帮忙说情、想办法补救。秦秘书保持着一贯的冷静,在心里吐槽:沈绍啊沈绍,这种事怎么总是推给我
 
    抱怨归抱怨,戏还是要继续演下去。他故作神秘地说:“不是没办法,但是你们俩可想好了,开弓没有回头箭。”
    “想好了,想好了。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只要我们能办到的,一定办!”
    秦白羽在心里冷笑几声,遂道:“好,回去等我消息。表面上,该查的还是要查,不要怕,我会尽快帮你们联系好。但是事后……
 
”秦白羽将他们递上来的钱又塞了回去。
    俩个贪婪的家伙立刻明白:只是嫌钱少啊。
    打发了两个棋子,秦白羽回到书房,对沈绍点点头,“成了。时间不能太紧,不然会被沈浩发现。“沈绍还没缓过劲儿呢,烦躁地
 
挥挥手,“你去安排。”
    秦白羽知趣地离开了书房。站在门口摸着下巴琢磨沈绍这个状态。沈绍不是没发过脾气,但是摔笔、砸烟灰缸、踹椅子这种事,貌
 
似还是第一次。
    失恋后遗症吗?反射弧是不是太长了?
    沈绍化身暴怒老虎,洛毅森这边则要安静很多。
    吴大华的母亲知道儿子被杀,当场脑溢血进了医院,尚未脱离危险。郑军的家人俩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就连郑军具体外出打
 
工的日子都记不准,更不用说详细了解郑军到底在外面干什么了。
    三个人铩羽而归,都有些怏怏。看时间,估摸着公孙锦也该到王平久家了,洛毅森提议,“咱们再等一会儿,公孙把孩子带走了,
 
咱们去王平久家。”
    “你有什么在意的吗?司马司堂问道。
    洛毅森点点头,“我曾经在孩子的鞋上找到一点土,山上的土。那俩孩子八成经常上山。沈飒出事的时候,也上过山,吴大华尸体
 
上的匕首也有孩子的指纹。我怀疑,山上可能有什么东西。”
    那还去王平久干什么啊?直接上山吧!这是司马司堂的看法。褚铮估算了一下时间,说:“今晚我有事,上了山怕是回不去了。你
 
们俩去吧。”
    正好,洛毅森还有些事让褚铮会Q市办。当即将自己的另一部电话拿出来,交给他,“手机蓝牙和GPS都开着呢,你想办法把里面的
 
资料复制出来,单独存放在电脑里。发给我。”
    褚铮掂了掂手机,随口问道:“这是哪边的线索?”
    洛毅森眼神一暗,“沈绍。”
    司马司堂白了褚铮一眼,拉住洛毅森转身走了。褚铮回想起方才洛毅森的表情,心里始终不是个滋味。这都叫什么事啊?真糟心!
    越是糟心越是想见秦白羽,想从他口中打听一点沈家的消息。
    褚铮这人远不像旁人看的大大咧咧,一天到晚就知道插科打诨。这人的心思细着呢!当初他是第一个怀疑姬韩斌,也是第一个跟踪
 
姬韩斌的人。洛毅森跟沈绍分手本不是大事,但褚铮总认为沈绍另有所图。褚铮暗中想着:希望沈绍“图”的跟沈家无关,不然的话…
 
    时间很快到了下午五点左右。上了山的洛毅森和司马司堂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休息。俩人漫无目的的找,自然没什么收获,干脆坐下
 
来分析一遍手里的线索,弄个头绪出来比较好。
    司马司堂怀疑,两个孩子经常上山未必是为了实物,毕竟孩子们有他们所不知的特殊能力。
    洛毅森摇摇头,说:“现在怎么想都行,关键是没根据。但是这个山肯定有问题。沈飒出事前上过山,孩子们也经常上山。沈绍在
 
山上的感应能力比以往都强。这座山就像个信号发射器。”
    “一件事一件事来。”司马司堂打断了洛毅森的分析,“首先说,吴大华为什么上山?他来这里干什么?找东西,还是找人?”
    洛毅森耸肩撇嘴——我哪知道。
    司马司堂说:“如果史研秋的证词没错,当时吴大华就是站在我们这个位置上被他看到。接着,吴大华朝着前面跑。”司马司堂指
 
着前方的一条很难辨认小路,“跑的时候目标确定,没什么犹豫。就是说:他要去的地方是在前面。”
    洛毅森双眼一亮,“走着,看看去。”
    于是,两个人重新出发,循着吴大华的轨迹走进窄小的羊肠路。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