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密案一科 作者:藏妖(中)(37)

发布时间:2015-03-26 14:22 类别:推理悬疑

    公孙锦愣了愣,“继续说。”
    “他很虚弱,忽然出现。叫我的名字,说自己是苏北的秘书,然后就昏了,我抱住他。就这样。”
    不知道该感谢沈绍,还是该狠狠骂他一顿。公孙锦想,难怪褚铮怎么找都找不到苏北的秘书,原来是跟沈绍撞在了一起。
    沈绍说:“现在,他很安全,一直昏迷。你随时可以把人带走。”
    “好,等会一起去接这个人。”
    沈绍整了整衣襟,拿出香烟来点了一根,“下个问题。”
    公孙锦笑道:“沈绍,这个问题还没说完。你为什么不告诉毅森?”
    “跟我家事有关。”
    “老四?”
    沈绍深吸了一口烟,不耐烦地说:“我们家的事,你们别插手。““牵扯到案子,我不得不插手。”
    “做什么,找我,直接插手,不行。”
    事实上,想要沈绍退步不能着急,要慢慢来,慢慢磨。公孙锦放弃了现在就让沈绍吐口儿的想法,转而问道:“郎时的问题跟老四
 
有关,换句话说,苏北和沈飒的问题也跟老四有关。对吗?”
    “知道还问。”
    果然,沈飒事件里有沈浩的一笔。但是,沈七,你到底打什么主意?
    沈绍跟公孙锦明言:“我要趁此机会,弄死老四。所以,你们不要插手。”
    “沈绍,拜托你不要在我面前说杀人。”公孙锦真的有些担心,这位活阎王干得出来。
    沈绍厌烦地白了一眼,“不会要他命。”
    公孙锦也明言,我不管你要弄死谁,我们查案子不会避开你的计划。该抓的人我们会抓,该查的人我们会查。即便是你,也没有任
 
何权利妨碍我们的工作。这一点,要说清楚,不要等针尖对上麦芒那一天,你再来抱怨我。
    沈绍不屑地冷笑一声,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大家各凭本事做事,抱怨这种行为,我从来没干过。
    既然如此,公孙锦不再过问沈家那些乱七八糟的事。那么,接下来要谈的就是今晚的事情。
    沈绍指定的司马思堂掐着时间来,刚好赶上谈最重要的事。
    公孙锦观察着司马司堂看到沈绍的第一眼是什么表情,很快,他发现,司马跟沈绍的关系远远超过了自己的预想。
    他们什么时候熟络起来的?公孙锦不得不仔细回忆,从司马司堂出现开始到今天所有的种种。
    司马司堂从进来一直没有注意公孙锦,他看着沈绍的眼神有些冷漠,还有些愠怒。这让沈绍很不爽。古怪的是:他们谁都没有为难
 
对方,更没有提出任何尖端问题。特别是司马司堂,靠在墙上,对沈绍说:“你找我什么事?”
    “录像给公孙看。”
    “什么录像?”公孙锦走过来,重新坐在沙发上。
    在司马司堂摆弄自己笔记本的时候,沈绍说起今晚事件的起因。
    “第一次有感觉是在王平久家附近。有什么东西等着我。”沈绍照旧用他的跳跃式表达法来讲述,“我去过莲县四次,靠近王平久
 
家三次,最后,我认为,某个东西想要我;或者说,它想要我得到它。”
    这番话说的非常隐晦,就连沈绍自己都有些不明白。他只是简单的讲述一个过程罢了,“毅森、我、史研秋上山,我走得比毅森远
 
。高处可以看到王平久家,感觉最强烈。强烈到时间、地点、人物。跟合璧很像,说不清楚,可能只有我懂。”
    “慢一点,沈绍。”公孙锦打断了他,试着整合分析他讲述的事实。
    就是说:从第一次靠近王平久家开始,沈绍的心里开始有种感觉,感觉到某个东西在召唤他。随后几次靠近莲县,靠近王平久家,
 
这种被召唤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在沈绍跟着洛毅森上山那天,他站在高处,远远的看到王平久家,那种感觉不但强烈起来,甚至让沈绍
 
知道了时间、地点、以及某个人。
    听过公孙锦的重复,沈绍点点头,不愿意过多解释。他说:“今晚十点半,王平久家东面水稻田,男人、东西。这就是我在山上感
 
觉到的。”
    他不知道东西是什么,更不知道男人是谁。沈绍担心这是合璧对他的蛊惑,便联系了司马司堂,让他远远的监视着,并录下所有过
 
程。
    沈绍说:“我以为,见到那个男人可以解开谜团。我跟王云帆说了些话,发现他跟我一样,什么都不知道。我想引起一些变化,突
 
发性的。我拒绝要他的东西,他很着急。他告诉我不少事,但是说到毅森,他被杀了。”
    后面的事还有必要说明吗?毅森也被牵扯其中,并且有不能被发现的秘密。王云帆想用这个秘密留住沈绍,却被合璧里的怪物切掉
 
了脑袋。如此一来,沈绍也明白了,毅森跟合璧之间,必然有某种牵扯。
    “告诉我。”沈绍深邃的眼睛紧盯着公孙锦,“毅森怎么了?”
    被质问的人没有压力,只是揉揉眉心,微微摇头,“现在没时间说毅森的问题。等你回家吧,找个时间,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现
 
在,先看录像。”
    司马司堂将笔记本转到他们面前,开口道:“我还有事,先走一步。明天上午回来。录像里很多东西会让你们大吃一惊,慢慢研究
 
。”
    沈绍对司马司堂的去留并不在意,他叫司马来,本就是因为录像。公孙锦的注意力更不在司马司堂身上,他迫不及待想要看录像里
 
的内容。
    司马司堂离开了公孙锦的房间,上了25楼。
    褚铮打开房门的时候,看到是司马司堂觉得非常意外。司马司堂对他点点头,“洛毅森呢?”
    “看电视。”褚铮回身指了指窝在沙发上,发呆发傻的家伙,“他不适合谈案子,你有事明天再来。”
    “谁找我?”洛毅森听见了声音,起身走到门口。眼神在司马的身上扫了一遍,冷不丁地问:“公事私事?”
    “都有。”
    洛毅森抿抿嘴,蹙蹙眉,长吁了一声,“褚铮,你先睡吧。”
    褚铮想留住洛毅森,想来想去,觉得自己管的有点过火。爱哪去哪去吧,老子管天管地,还管得着你失恋?老子还没恋上呢!
    褚铮撒手不管,洛毅森跟着司马司堂离开。离开酒店,上了车,驶入机动车道。从头到尾,洛毅森都没问:你到我去哪?
    深夜里的高架桥已经没有半个人影。司马司堂把车停在桥边,下了车从后备箱里拿出两箱啤酒。回到车里,塞给洛毅森一箱。也不
 
管洛毅森诧异的眼神,自顾自地打开一瓶,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
    洛毅森强装笑脸,“干嘛?借酒浇愁?”
    “喝吧。”司马司堂说,“过了今天,你连借酒浇愁的机会都没有。”
    “你好像知道很多事。”
    “喝完了告诉你。”
    洛毅森搓搓脸,抱着怀里的一箱酒,感觉着愈发麻木的脑子。他自嘲地笑道:“多大个事啊?不就是分手,不至于大半夜跑出来喝
 
酒。真的,虽然心里有点堵,可我真没事。以前又不是没失恋过。”
    司马司堂冷眼看着洛毅森不算解释的解释,并没有反驳他。打开车里的小储物箱,翻来翻去,终于挖出一张照片来。啪一声,贴在
 
挡风玻璃上。
    那时洛毅森的爷爷,洛时的照片。
    司马司堂指着照片,“来,当着你爷爷的面,你再说一遍自己没事。”
    洛毅森怔怔地看着爷爷照片,恨不能掐死司马司堂。
    两句话,一瓶酒,司马司堂把空瓶子扔到后面,又开了一瓶。他再也没有劝说洛毅森,也没有再拿出什么刺激他的东西。就一瓶接
 
着一瓶的喝。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洛毅森的眼睛无法从爷爷的照片上移开。他十分不解,“司马,你对我爷爷到底是什么感情?”
    “洛时救过我的命,不止一次。”
    “你对我好,为了报恩?”
    “不。”司马司堂明确地说,“我要查清洛时怎么死的,还他一个明明白白。”
    洛毅森失落地低下头……
    司马司堂抓住他握成拳头的手……
    一边拉着洛毅森,一边喝酒,司马司堂再也不开口说话。
    堵在心里的憋屈,一点一滴从内里渗透出来。此刻,他有了种变成另外一个人的古怪念头,想要把真实的自我撕开,换成截然不同
 
的内容。
    洛毅森暴力地撕开酒箱,从里面拿出酒,用牙齿咬开。仰着脖子,咕咚咕咚喝下大半瓶。抹抹嘴,从心里往外透着一股子爽劲儿!
    
    第71章
    
    上一次喝得酩酊大醉还是毕业当天的事,再往后,他对酒一向适可而止。借酒浇愁并不适合自己,喝得时候畅快淋漓,酒醒之后反
 
而会让一些心事变得更加沉重。而且,伴有剧烈的头疼!
    太阳早就挂在了天上,车里充满了酒气,让人干呕了几声。迷迷糊糊摇下车窗,寒冷的空气吹进来,吹醒宿醉的头脑。洛毅森动了
 
动身子,扭头瞧了眼身边的司马司堂。司马睡的很香,怀里还抱着半瓶啤酒。
    洛毅森揉着脑袋,推了推司马,“醒醒,天都亮了。”说着,眯眼看手机上的时间。
    “十点半了!”洛毅森顿时清醒过来,使劲推了两把司马,“司马,快醒醒。”
    司马司堂在头痛中清醒过来,蹙着眉、咧着嘴、不适地问:“有水吗?”
    “我也渴着呢,起来开车,找地方买水。”说着话的功夫,洛毅森已经把所有车窗都打开了。司马司堂冷的直打哆嗦,却没有关上
 
自己这边的窗户。
    两个人胡闹了半夜,代价就是头疼欲裂、口干舌燥。司马司堂晃晃脑袋,说:“不行,我得下去走走。你等着,我去买水。”
    司马司堂下了车,洛毅森也不想闲着。打开车门将空酒瓶拿出来,扔到垃圾箱里。绕着车跑了两圈,脑袋更加清醒了些。司马司堂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