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密案一科 作者:藏妖(中)(34)

发布时间:2015-03-26 14:22 类别:推理悬疑

 
雾弹。
    但是,货物真的就在那十几个人身上吗?
    通知王云帆的人必然在火车上,否则,王云帆不会意识到三号车厢里有“鬼”。假设这个人就是第十八个人。王云帆有没有可能把
 
货物交给第十八个人?第十八个人有没有可能还在车站里?
    公孙锦打定主意守株待兔。而洛毅森和褚铮这边却出了状况。
    王云帆的车朝着市中心行驶,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忽然停了下来。两个保镖护着王云帆下车,朝着路边一家快餐店走去。
    洛毅森谨慎地说:“你盯着车,我跟进去看看。”
    洛毅森并不认为王云帆是饿了,才进得快餐店。不是来接头,就是要尿遁!他将大衣领子竖起来,遮住半边脸,跟着王云帆等人进
 
了快餐店。但是,店里并没有王云帆等人的影子,只有通往卫生间的门还在晃荡着。
    就说要尿遁吧!洛毅森心中冷笑,这都是你家小爷玩过的了。
    为了不惊扰就餐的客人,洛毅森决定在卫生家里面把三个人解决了。推开男士卫生间的门,听见王云帆正在低低说话的声音。他悄
 
悄走了进去,就差两步便能跨过隔间的墙壁,看到王云帆。
    忽然!脖子上传来无法忍受的电击痛感,洛毅森知道自己中招的同时,软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电击器还噼里啪啦冒着电光,手持电击器的保镖踢了踢昏厥的洛毅森,说道:“先生,搞定了。怎么处理?”
    王云帆笑着从卫生间深处走出来,垂眼看了看,“十点半我还有个约会,很重要。先弄到后备箱里,等我做完重要的事,慢慢问他
 
。”
    两个保镖用交代封住了洛毅森的手脚和眼睛嘴巴,一个抬着腋窝,一个抬腿。从快餐店后门溜出去。后门口前,停着一辆银灰色的
 
车。保镖把洛毅森塞进后备箱,王云帆若无其事的上了车。很快车子离开小巷,在褚铮的眼皮子地下朝着郊区而去。
    
    第69章
    
    Q市的夜晚,并没有与其他城市不同的地方。一样的路灯通明,一样的车来车往。主干道上一条绿化带隔开了相反方向的车流,朝
 
东去的这一道车流量很多,朝西去的这一道的车流量则是少的可怜。因为再往前走,就是人烟稀少的郊区了。
    岔路口中间,一亮银灰色的车以迟缓的速度奔着莲县的方向而去。驶入国道,就不如主干道的路面那么宽敞,为了避开几辆小三轮
 
车和拖拉机,轿车不得不左摇右摆了几次。
    洛毅森从摇晃中渐渐恢复了知觉。电击带来的后遗症让他觉得恶心、心悸、甚至是眩晕。他不得不用特殊的呼吸方式来缓解身体的
 
不适,但显然,所在的空间里并没有多少空气。他试着踢踢腿,很快判断出这应该是车的后备箱里。
    我日他们大爷!
    洛毅森愤愤在心里咒骂。
    手脚被捆的很结实,基本没有挣脱的可能性。洛毅森在痛骂了一番之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判断着此时此刻,褚铮应该发现自己
 
出事了。那么,王云帆这只老狐狸打算拿自己怎么办?
    洛毅森安静了下来,保存体力,节约空气。他默默数着心跳,估算时间。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车体明显颠簸起来。
    他努力在窄小的空间里转了身。本该是简单的一个动作,因为条件问题让他冒了一身的大汗,才算勉强摸到后备箱的锁。时间卡的
 
很紧,没来得及打开锁,车子已经停了下。
    到地方了?洛毅森安静下来,以免引起王云帆等人的注意。紧跟着,他听见开车门的声音,听位置,应该是司机那边的车门。第二
 
下,就是王云帆的吧?
    配着第二次车门打开的声音,洛毅森也打开了后备箱的车锁,后备箱开了一条缝隙,寒冷的空气和冬季里水稻的气味冲鼻而来,让
 
他好过了很多。
    这是在乡下的水稻田边上!洛毅森想着,王云帆并不是要找个没人的地方挖坑埋了自己,因为水稻田并不安全。想来,王云帆是在
 
莲县附近,跟什么人接头来的。
    想到这里,洛毅森一阵激动!
    位于水稻田边上的一处空场上,在没有路灯的阴暗处王云帆站在车旁,朝着远处望去。他低头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二十八
 
分。按照预定,对方不到五分钟就会出现。
    这时候,忽见对面的土路上亮起两束车灯,明晃晃的奔着他们而来。王云帆笑了笑,竖起大衣领子,满意地将“货物”紧紧握在手
 
里。
    很快,对方的车停在他们车的对面。车里只有一个人,那人下来后先点了一根烟,似乎并不急着跟王云帆接头。车灯晃着王云帆的
 
眼睛,他看不到对方的脸,只能大约看出那是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男人慢吞吞的抽了几口烟,才朝着王云帆走过去。走出车灯范围,暗下来的光撤掉刺眼的面纱,男人的脸毫无遮掩地暴露在王云帆
 
的眼前。
    “怎么是你!?”王云帆格外吃惊,下意识叫了一声。
    窝在后备箱的洛毅森心急如火。听王云帆的口气,他也不知道今晚来接头的人是谁。但是,那个人王云帆一定认识!
    急切间,听见有人开口说话:“你认识我?”
    这一刻,所有的血液凝固,身体变得僵硬冰凉,好像在清醒时刻体会到死亡的感觉。脑子变得空白,呼吸在意识到什么的同时,变
 
得急促而又沉重。
    为什么是沈绍!?
    王云帆很快恢复了常态,朝着沈绍上前一步,笑道:“沈先生贵人多忘事。怎么不见你的员警情人?”
    沈绍恍惚了一下,随即也想起了王云帆的身份,“你就是江蕙背后的人。”
    “不大准确。”王云帆被揭穿了当时的身份并不着急,反而很散漫地说:“那天情况特殊,我也是所人所托照顾江小姐。”
    沈绍睨了王云帆一眼,似乎完全不在意鸿鹄、江蕙这些事情。他又抽了一口烟,问道:“你找我?”
    “不,不是我。事实上,我也想问同样的问题,沈先生找我吗?”
    恢复了神智的洛毅森越听越糊涂,他们在打什么哑谜?
    沈绍蹙蹙眉,继续反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也不知道。”王云帆摊摊手,苦恼地笑道:“我想,我们的情况是一样的。帮‘谁’做事而已。至于‘谁’是什么,我不知道
 
,你也不知道。”
    一番摸不清头绪的话反而让沈绍明白了些,眉头蹙的更紧,半眯着眼打量王云帆。
    不过是个矮胖子而已,他会有什么特殊之处?
    王云帆大大方方让沈绍把自己从头看到脚,随即说道:“我们是一样的。能感觉,可以沟通。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早知道是你
 
,我就不用那么麻烦了。”
    忽然,沈绍的眼睛睁了开来,“照片是你给我的。”
    王云帆搓了搓手指,笑问:“沈先生还满意吗?”
    面对王云帆善恶不明的态度,沈绍半点反应没有。显然,这让王云帆觉得,自己的试探还不到位,他继续说:“你的那位小情人很
 
聪明,自从在鸿鹄见过他之后,他一直是我心里的隐患。但请相信,我对他没有任何恶意,我只是想摸清他的底细。毕竟,知己知彼百
 
战百胜嘛。”
    “哦。”
    这就是沈绍的回应。一个单音,毫无情绪。把王云帆搞的不禁尴尬,还有些生气。但是,他不敢为难沈绍。
    “沈先生,我们来谈谈正事吧。”王云帆又上前几步,走到沈绍面前。
    结果,因为王、沈二人的低声交谈,洛毅森半个字听不到。急得直想踹开后备箱!
    低声交谈不过是三五分钟,随后,王云帆后退了几步,笑道:“沈先生未免有些强人所难。不如这样,我们各退一步。我可以把东
 
西给你,你不要询问详细过程。”
    沈绍冷冷回道:“如果我要人,不要东西呢?”
    没想到沈绍居然这么说,王云帆哼了一声,道:“沈先生,你确定这条路适合你?”
    “与你无关。”
    “抱歉,现在我还不能信任你。想要知道一切,就拿出诚意来。”
    沈绍不急不躁地想了想,试问:“什么诚意?”
    王云帆对两个保镖招招手,那两个人走向了后备箱。
    “在路上我遇到一点小麻烦。”王云帆说,“若果沈先生愿意帮我解决,我自然会信任你。”说着,错开半个身位。
    沈绍看到两个保镖拖拉着一个被捆着手脚,蒙着眼睛嘴巴的男人走过来。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两个保镖把人丢在地上,单脚踩住。其中一个保镖居然从怀里掏出一把枪,熟练地配上了消音器。
    王云帆接过手枪,亲自送到沈绍面前,“沈先生,这就是我要的诚意。放心,一切后患我都可以解决,不会牵连到你。”
    趴在地上的洛毅森隐约察觉到王云帆要沈绍做什么了。惊愕之余,心里居然疼了起来。
    沈绍会不会认出他?不会吧?自己易了容,又被蒙住了眼睛和嘴,这样的尊荣要是沈绍能认出来,就原谅他背着自己所干的一切坏
 
事!
    虽然不断在心里否定着,但事实上,他多么希望沈绍一眼就能认出自己。
    现实永远都是残酷的。
    沈绍接过手枪,拿在手里掂量两下,又去看趴在地上的男人,“他是谁?”
    “无关紧要。”王云帆说,“一个麻烦而已。我的麻烦很多,不在乎多这一个。但是,我很希望看到沈先生的诚意,我想这件事对
 
你来说不难吧。毕竟,你以前杀过人的。”
    沈绍,你到底瞒着我干了多少事?
    因为对方是沈绍,洛毅森总觉得死亡距离自己很遥远很遥远。他满心都想着沈绍以前干过什么,今天晚上又来干什么。然而,听到
 
熟悉的脚步声走来,洛毅森终于害怕了。
    他只有二十四岁,他怕死。更怕死在沈绍手里。
猜你会喜欢....